Thursday, 19 May 2016

“一带一路“东南亚突破 中国投资大马参与基建

“一带一路”东南亚突破
中国投资大马参与基建

作者 / 来源:林友顺 / 《亚洲周刊》、《明镜网》

“马来西亚城”( Bandar Malaysia)规划图

中国积极推动“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拥有六亿二千万人口的东南亚是重要腹地,也是突破口,其中马来西亚更成为桥头堡。过去一年中资投入大马估计高达四百亿马元(即零吉RINGGIT,下同),投资和并购的企业与项目繁多,包括具战略性的能源、电力领域,以及规模庞大的房地产和基建项目。中国联手大马企业入股未来的座标”马来西亚城”,不仅是抓住机遇,也成为大马政府欲摆脱政治与经济困局的强劲后盾。

中国以“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作为对外发展的重要战略,拥有约逾六亿人口的东南亚是重要腹地,而马来西亚更是一带一路的突破口,过去一年估计约四百亿马元(约一百亿美元)中国资金投资大马,是大马政府摆脱经济与政治困境的强劲后盾,也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的重要布局。

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日前宣布,将以约十亿美元收购东南亚电子商务平台Lazada的控股股权,为该公司进军东南亚六点二亿人口市场吹起号角。阿里巴巴踏足东南亚绝不是偶然及孤立的投资个案,这是近年来中国资金大量湧入东南亚的其中一环,以抓紧东南亚市场的增长机遇。

Lazada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的在线购物网站之一,於2012 年由德国创业孵化器Rocket Internet孵化创立,总部设在新加坡。Lazada目前的业务分布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泰国和越南,面向本地和国际品牌及分销商提供针对消费者的一站式电商入口,出售服装等商品。Lazada 总估值达十五亿美元。阿里巴巴总裁迈克•埃文斯对收购事件发表文告称,投资Lazada将使阿里巴巴得以进军消费者基数庞大、而且在不断增长的海外市场。

除了电子商务,基础建设更是中国政府和企业所重视的领域,尤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部分都亟待开发。近年来,由中国云南省省会昆明,经老挝(老挝)旅游胜地琅勃拉邦,至老挝首都万象(永珍),全长四百十七公里的中老铁路奠基;起于云 南省会昆明,止于泰国首都曼谷的昆曼公路全线通车;中国兴建的印尼雅加达至万隆高铁项目已动工等,都是突破口。

事实上,中国众多企业已经纷纷到东南亚探寻收购及开拓市场的商机,包括渴求外资的大马。人们注意到,每个星期,有多个中国企业或官方代表团扛着“一带一路”的旗帜访问大马,他们向大马政府表达强烈的投资意愿,同时也积极向大马企业伸出触须,探讨合作及合并的商机;一带一路研讨会不时也在大马各地进行,不过主要还是集中在商业领域。日前分別接见两个中国教育集团的大马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表示,“大马已经成为一带一路的区域桥头堡”。中国资金在大马的企业收购案,最引人瞩目的是联手大马企业收购大马未来的座标“马来西亚城”(大马城,Bandar Malaysia)及战略资源Edra发电厂。

中国资金投入的重点地区和项目

中铁公司大举投资大马

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CREC)今年(2016年)一月联手大马企业依斯干达海滨控股(IWH)买下“马来西亚城”六成股权,两个月后中铁也宣布投资二十亿美元,在大马城设立中国中铁亚太集团总部。中铁总裁张宗言指出,该公司将在大马城兴建一座综合办公室大楼作为总部大厦,预计将成为世界各地跨国公司的区域枢纽。他也发出豪言,中铁将是首间落户大马城的跨国企业,这仅仅是大马城计划的开端,未来大马人民将会见证数以百计的世界级企业到大马城投资,在大马城的发展过程中,肯定能见证更多的奇蹟。

去年中国中铁在世界五百强企业中排名第七十一位,是全球最大的基础设施建造商,中国六成铁路及全世界三成高速公路为其所建。张宗言表示,中铁设立亚太区总部大厦,将会充分利用大马良好投资环境、大马城提供的先进基础设施及聚集大马城的全球经济资源,开拓广泛国际合作及区域经营。他承诺,中铁亚太集团总部将给予大马企业合作,共同开发中国市场,促进两国交流,进一步提升大马经济发展。他也恳求大马政府为大马城投资者提供优惠政策及便利措施,以提升大马投资吸引力。

依斯干达海滨控股(IWH)和中铁组成的财团IWH-CREC私人有限公司,於去年底以七十四点一亿马元购买大马城六成股权。大马城坐落吉隆坡,佔地面积约两百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八百四十万平方米,旨在打造一个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城市发展计划。张宗言有信心,在IWH及CREC合作下,大马城将建立成为世界级城市综合商业中心、国际汇演中心、跨国企业中心、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及大吉隆坡交通枢纽。依斯干达海滨控股董事兼执行副主席林刚河指出,大马城计划预料耗时十五至二十五年,将分三阶段进行,预计发展总值为一千六百亿马元,首阶段工程预计明年动工,中铁亚太集团总部佔大马城首阶段工程的百分之三十。

依斯干达海滨控股董事依查丁透露,IWH-CREC财团联合财政部将积极寻找本地与国际投资伙伴加入大马城的开发,共同将大马城建成一个世界之城。他相信,通过吉隆坡至新加坡(隆新)高铁和中泰铁路的带动,大马城建成后必将成为大马走向世界的新门户。

欣见中国资金大量湧入的首相纳吉表示,在短短三个月内,中铁就承诺投资二十亿美元在大马城设立亚太区集团总部,除了显示该公司对大马的信心外,也反映了马中友好关系。他说:“当一家企业如中国中铁要前进时,它会以非常快的速度前进,因此大马也必须以同样的速度做出回应。” 纳吉指出,来自中国大陆及香港的外来 直接投资在过去七年,平均取得百分之二十二的年度增长,是大马增长数度最快的外资来源。

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指出,中国中铁紧捉机遇,以战略性的眼光在大马设立区域公司总部,相信中铁必将利用自身优势和大马合作伙伴紧密合作,为两国的经济联系和合作做出贡献。他认为,引进福布斯全球前五百及全球上市两千强的中国中铁进入大马城,将吸引更多大型跨国企业进入大马市场,继而开拓亚洲市场。他说,大马城拥有美好且未来无限光明的规划蓝图,旨在建设吉隆坡新地标,空前的多功能国际贸易中心,将作为马新高铁的交通枢纽,成为吉隆坡的门户。他指出,区域化及全球化的跨国企业在未来必将通过其国际企业交流及价值创造,为大马带来伟大机遇,成为世界一流的动态贸易交流中心,当然,中国企业也乐于参与其中。

大马城位于吉隆坡郊区,土地面积两百 万平方米,原属空军基地,是目前吉隆坡中心区域单一最大、未开发的完整地块。政府把该片土地售卖给首相纳吉领导的策略公司一马发展公司(1MDB),不过该公司债台高筑,以致必须变卖资产还债。根据协定,收购方必须负担大马城的全部债务,包括一笔二十四亿马元的伊斯兰债券,以及重新安置大马城项目的警察和军队搬迁及重建设施的开支。这笔交易将在2016年6月完成资金交割,并预定在2018年动工。

大马城是大马政府策略性建设之一。根据政府的规划,大马城地块将被打造为集购买、住宅、娱乐为一体的商业中心,这里也将成为通往新加坡的马新高铁的终点站。大马城将成为吉隆坡公共交通系统的中枢,除了连接捷运二号线和捷运三号线,也有电动火车、吉隆坡国际机场快铁和隆新高铁。

争夺马新高铁的战略布局

在大马经济低迷、 外资却步、官联公司一马发展公司陷入困境及首相纳吉在受一马公司牵连而备受前首相马哈迪逼宫之际,中铁在短短三个月内连连出手,而且都是大手笔,让人瞩目。中铁对马投资也是中国资金近年来大规模湧入大马的最新例子,这对外资纷纷撤出而面对资金短缺及货币贬值的大马而言,犹如雪中送炭,不过也被首相纳吉的政敌视为解救纳吉脱困,而与中国激烈竞逐马新高铁的日本,则视最新的大马城的收购是中铁争夺马新高铁的战略布局,以让自己占据有利的地位。

去年七月,由中国南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牵头组建的 “东盟制造中心” 在大马正式投产,这座具备年产一百辆、架修一百五十辆轨道列车能力的“铁路工厂”,是中国铁路轨道装备整车首个海外制造基地,也使大马成为东盟第一个拥有轨道交通装备产品制造能力的国家,成为推动马来西亚乃至整个东盟轨道交通发展的中国力量。

中国投资的政治经济含义

根据一项非正式的统计,中国资金去年南下大马投入高达四百亿马元,这一方面是受益于中国政府大力推动国内企业到海外投资的“走出去”国家战略,此外也包含中国极力拉拢大马的战略行动,同时协助纳吉领导的政府走出当前的政治与经济困境。纳吉的父亲拉萨是大马第二任首相,他在位时决定让大马成为当时东盟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因而赢得中国政府的知恩图报。

有別於过去只是参与短期的建设项目,中资近年到大马涉及的投资、联营及并购的领域更广泛,包括钢铁、发电、房地产、铁路及制造业等,几乎各大重要领域皆有中资足迹。除了收购大马城,另一项则是中国广核集团向一马公司收购Edra全球能源,总值二十三亿美元。中国广核集团也承纳了Edra总值逾七十四亿马元的债务,并计划注资高达一百亿马元拓展大马及海外业务。这项并购是大马最大宗的企业并购交易,也是亚洲电力领域最大笔交易之一。中国铁建去年在马投资九千七百万美元开设一家铁路车辆制造厂,向东南亚国家销售中国列车,马国铁道公司八成的列车是中国制造。

其他中资收购包括中国天津致远投资注资十八亿马元认购大马钢铁公司柏华嘉控股的特別发股和附加股,拯救其重组计划;中国机械设备工程公司与大马两家公司簽署四项发展总成本六十三亿马元的合作备忘录。广西仲礼企业集团及中科恒源科技也进驻马中关丹产业园,前者投资二十亿马元发展灯饰业及制造陶土瓷和陶瓷,后者投资两亿马元生产再生能源。青岛鲁海丰集团也与吉打州政府合作,设立东南亚最大金枪鱼综合港口,总投资额达四十亿马元。由中资领导的财团也赢得大马半岛中部森美兰州金马士至南部柔佛州新山双轨铁路工程计划,价值约八十亿马元。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碧桂园集团也与大马官联公司及企业合作,在分隔马新的柔佛海峡建造四座人造岛 “森林城市” ,并在二十年内分九个阶段发展岛上项目,总投资额二千五百亿人民币(约四百亿美元),发展总值约四千五百亿马元。森林城市的面积将接近十四平方公里,接近澳门整体面积的一半,拥有集商业商务、会展、滨水城市公园、体育场馆、市民文化场馆、交通枢纽设施及高端居住、国际学校等为一体的城市中心功能体系。

大马滙丰银行分析师认为,中国近年积极到大马并购企业,让大马顺利乘搭“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第三波专注於高科技及服务领域发展的列车。日本《日经新闻》则认为,中国连接收购大马资产的背后有两个意图。其一是为争取马新高铁订单进行布局,中铁参与的吉隆坡再开发计划的规划地将建高铁的始发和终点站。该报指中国的另一个意图是在中美紧张关系升温的南海争端中争取支持。东盟国家对中国单方面开展海洋战略抱有警惕,希望加强对美合作的动作越来越明显。大马坚持“中立”立场,但最近也出现了支持牵制中国的局面。该报指中国希望通过向大马施恩,来遏制对华批评声音的扩大。

高达一百二十亿美元的马新高铁计划预料将在今年七月敲定得标者,它也是泛亚铁路的最南端,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这对中日来说是只许胜不许败的博弈。中方这次有意竞标新马高铁工程的联合体,是由中国中铁、 中国铁建、中国铁路通信信号及中国交通建设组成。城市土地运用及交通规划专家吴木炎说,中铁在大马展现非常有效的商业策略,惟纵使撇开收购大马城这先机, 中铁在大马公共交通规划方面也有经验及记录,可为它在隆新高铁竞标上加分。目前有多个国家有意参与全长三百五十公里的马新高铁工程,这其中以中国和日本最积极,也是最有机会得标。吴木炎认为,对中铁较不利的是,相比起日本及德国,很多人对中国高铁建设的可靠性、安全性及历史经验方面仍持观望态度。然而,中资就马新高铁提供的方案最实际及物有所值,为大马提供拥有附加价值的“良好配套”,可为本地带来强化经济及社会发展的直接连贯性效益。中铁为了击败日本取下马新高铁计划,在近期来更是动作频
频。中铁一方面邀请负责高铁计划的大马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赛哈密等人到中国参观高铁,同时也在大马举办中国高铁展及座谈会,同时在各报章及电视上打广告,以柔性的话语述说中铁的科技、安全与可信赖。

在野党与马来社会警惕

在中资大举进军大马后,大马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由半岛横跨婆罗洲,都可见中资的影子,这也引起在野党及马来社会的警惕。由执政党巫统控制的英文《新海峡时报》前任集团总编辑卡迪耶辛在博客发表文章,炮轰一马公司从人民手中高价购得大马城土地及独立发电厂,却以低价售予中国投资者,这只是要解决一马公司债务问题,国家及人民并没有从中得益。在野党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则认为,中资收购大马城或将让大马在长期所坚持的中立战略姿态,做出妥协。他指出,这些与中资企业所达成的交易,通常由中国政府贷款支撑,常见於非洲、老挝和柬埔寨;而中国广核集团公司买下Edra,也是政府第一次打开大门,允许外企入主战略性业务,有关交易意味着政府必须屈从於外资企业的游戏规则。他表示,中国和美国过去一年在东南亚区域的竞争加强,纳吉政府明显从两国的特殊谈判中获得好处,一 方面为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A)护航,一边通过与中国的系列交易,把大马战略地位置于险境。

中资填补大马流出的外资

在野党的杂音预料将无法阻止一马公司脱售这片土地给马中财团,这除了是要减轻一马公司的债务,同时也要引进更多外资。去年,外资从大马股市撤出总值五十亿美 元的资金,致使大马成为亚洲七国资金流出最高的国家,也是2008年金融风暴以来,最严重的外资流出。外资从去年年初就开始脱售马股,拋售的情况几乎频频出现,外资持续大量撤离,不仅导致大马经济受损,也加剧马元币值的大幅度贬值。在外资外逃的时刻,中国资金却逆向而行,成为大马的“救世主”,中国对大马投资跃升至第五,排在香港、日本、美国和新加坡之后,但值得一提的是,投资大马的香港资金相信也有相当高的比例来自中资企业,以香港企业名义投资。

经济学家普遍预测,在经历三年强劲增长后,大马在今后两年的经济前景或大幅恶化。这除了国际油价大跌的因素,货币的大幅贬值和消费稅的实施将极大可能将2015年大马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拖累至不足百分之五。大华银行预计,大马在2015年和2016年的GDP增长为百分之四点八。国内政局的不确定性和液化天然气价格的走低进一步削弱大马的能源投资,导致政府支出减少,对国内需求也存在一定的抑制作用。德意志银行表示,对大马进一步投资将可能来自中国。中国政府正希望通过大马问题为自己的外交形象加分。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00至2011年亚洲各国经济体对中国出口佔GDP百分比的统计,2010至2011年大马对中国出口佔其GDP的百分比比2000至2007年的平均数增长了大约六个百分点,这也证明了马中双边贸易关系对大马经济的重要性在不断提高。在中国大力推动“一带一路”新战略之际,大马华社给予高度配合,而且也是东南亚配合度最高的国家,大马华社希望“一带一路”能深化马中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加强经贸联系,并为中国对马投资提供重要契机。大马的经济低迷成为中国的商业良机,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提出了马中应该建立海陆空全方位合作关系。

大马中国贸易突破千亿

大马目前是中国在亚洲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中国在东盟国家中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则连续七年成为大马最大贸易伙伴。马中双边贸易在2015年的贸易额达一千一百亿美元,这也是马中两国经贸往来处於历史最高水準。大马已连续五年成为中国在东盟的最大贸易伙伴,并且是继日本、韩国之后同中国双边贸易额突破千亿美元的第三个亚洲国家。在全球经济放缓之际,中国对大马经济越来越显得重要。去年首九个月,中国崛起成为大马第二大的出口市场,仅次于新加坡;至於进口市场,则排在榜首。中国进出口共佔大马总贸易活动的百分之十五点七比重。

不过,中国经济放缓可能冲击两国紧密的经贸往来。达证券预计中国出口每萎缩百分之一,就会导致大马出口增长下滑零点五个百分点。不过,这会被马币贬值所推高的出口表现所抵消。

中国商务部资料显示,2015年中国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达一千一百八十点二亿美元,同比增长百分之十四点七。这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连续第十三年增长。资料 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外向并购额达九百二十二亿美元,是全球跨境并购活动的最大收购国,佔三成市场份额。普华永道交易服务部主管大卫•布朗预计,中国海外 并购交易未来几年将会保持百分之五十的增长,预料大马、印尼等东南亚国家也将从中受惠,未来中国企业在东南亚国家的并购活动将会一波接一波,中国企业投资 范围将不再局限於产业链上下游,而是扩大到所有有价值资产。这股由民营企业为主力军的资金“走出去”,投资领域多元化,更具战略性。人们可以预计,一个新 的东南亚经济面貌与版图即将出现。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