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4 May 2016

关于南洋大学复校的商议

关于南洋大学复校的商议

作者/来源:何 明 /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忆南大
长堤越,同窗四載云南园
云南园,南大如旭,海外名宣!

弘扬华敎抗民奸,切齒李朝霸青天
霸青天,灭我南大,人神共歼!

话说缘由

翁俊民是印尼南洋大学校友会会长,也是第十五届南洋大学校友会联欢会主席。他建议创办南洋大学校友基金会,同时也率先捐出五百万,今后將会一对一捐款。但最引校友注目的还是他的建议在新加坡复校南洋大学,并说复校后课程將与时并进。看来他是已有一个复校计划蓝图,胸有成竹的。因为他和他的集团与新加坡的官政关系密切,加以他身缠万贯,富甲一方,计划应该已孕育多时。校友们对他的复校建议各持看法。我想,关心南洋大学,热爱民族教育的人士如果有看法有意见的,都应在欢迎之列,但对南大校友的参与辩论,意义尤大,最为迫切!因为那是他们怀念已逝的母校!

一路来有关南大复名,复办,选址多有论述,各执一词。新加坡?加拿大?马来西亚?泰国?印尼?或借道大马设立集美大学分校再正名南大,校友们各有论据。而今翁俊民校友独特认定在新加坡原地复校,还是第一遭。

我认为复校嘛就是在原校址复名复政复校和复址,但原校址云南园早已被占用,并立校南洋理工大学混淆国人和世界,一开始就从校名蒙骗世界,接下去更成功地把南洋理工大学简称南大(南大本来就是南洋大学的昵称),最终目的在把南洋理工大学正名为南洋大学!全面掠夺南洋大学史料以便直接自我称谓南洋大学建校于1953年。当年全民动员,由侨领陈六使创建南大的历史將被直接併入史册,再由御用的所谓文史工作者(其中多数是华文教育份子及部分南大校友)通过纂写、改书南大史以符合新加坡政府的彻底消灭南洋大的目的。这些御用文人不外是力捧政府远见,把南洋大学由单一民族文化的大学转型为以英语为媒介的综合大学、就地扩建发展成有国际规模的南洋理工大学,再回过头來而正名南洋大学。从此南洋大学便和南洋理工大学合为一体成为一所英语综合大学,符国际潮流。这样一来都归功且赖于“有远见的新加坡政府,尤其是李光耀”。今后南洋大学史將被引向这个方向大步向前。

南洋大学创校前史便一笔鈎销成了南大史的一个创校前奏曲,穿着南洋大学外衣的南洋理工大学(那时他们也叫南洋大学),简称南大將以变了质南洋大学的身份走向世界。

南洋大学还是南洋理工大学?

允许我在此插上一段,我呼吁南洋理工学院及南洋理工大学的校友们亲自出来维护自己的校史,我相信你们都不会同意前南洋大学史是你们母校的前身,你们母校有着自己成长的过程和光辉发展史,那绝对与前南洋大学史没有丁点的关系!勉强说有关系也只是校址建在同一和重叠的地点。没有理由让心存邪念的政治人物利用,敢敢对他们说不!南洋理工大学是南洋理工大学!南洋大学是南洋大学!

但混淆不清成了篡史的温床,原本是帮凶和弑母主犯的二位名人王赓武和李光耀在新的南大史中却因此成了功臣,对改革更新起了引导发展,历经“千辛万苦”,把南大由单一文化转型为国际综合大学的模式,因此他们都自然成为南洋大学后史的功臣!头像高高挂在大礼堂!过去任何的争论都被他们成功地变成了南大教育史发展的一个过程,不再是什么亲仇或敌我之争!

这上面所说都是我个人一气之下所发泄的怨言!现在言归正傅,来讨论一下主题。

境外复办南大还是扶持南方学院继承南大精神?

过去很多争论和建议在境外复办南大,这也不是不可取,但必须有理有据。为何要在境外?主要是当时局势使然,可以这么说在原地复办南大在当时李光耀还活生生的局势下,简直就是说夢话!更别说复校!李光耀必会冷眼嘲笑我们这批“大汉沙文主义的南大人”痴人说夢,不置一顾!

当时校友们都认为境外复办可行也同时可摆脱了老李“追杀”的风险,不过却在如何保住南大精神而又不失赶上国际舞台而烦恼!我们是否可以“克隆南大”?就像中国广东省惠州博罗一百巴仙“克隆”西欧的 Hostadt Village 呢?在境外克隆一所完全和以往云南园一样的南大当然不适时宜!那么开放南大又如何?问题又来了,让我们想想看这样做和在任何一地办一所大学又有何不同?正当大家忙着搞复办南洋大学时,李光耀及他的摧残华文教育的随从却得心应手,不费吹灰之力大搞推动南大复名工程!当年还搞得如火如荼,徐冠林功不可没,因此催生了南洋理工大学建校于1953年的荒谬篡史行动!为了做足功课,又颁发了不少奬狀名堂给原南洋大学杰出校友中有功之士!把他们打造成名望出众的桥头堡!为南洋理工大学今后正名为南洋大学奠基。

大家都知道,今天“南大”这简称自从被 NTU 成功夺下后,已经分不清她是南洋理工大学还是南洋大学?国内国外,人人只晓得“南大”泛指南洋理工大学(因为原南大已经被扼杀,再也发不出声音)!过些时日,当南洋理工大学被正式正名为“南洋大学”时,任你如何讲述都难以分辨谁是谁非?顺着时间推移,它便是 NTU 的正称。你不同意,那么就让你花尽一生的力气去辨证,没人再会去听你的说法!听也听不懂!太复杂了!

我们为什么対南洋大学会有这么的深厚感情呢?那是因为南洋大学是我们的母校!君不见当年的全民动员浩浩荡荡的创校史及其凝聚全民族的力量凝成民族教育文化,造就了南大精神!所以如果能在原址复校,就算它已拓展成双语或多语言为教学媒体,甚至由创校初旨重在培养华校师资转化为全方位培养人才的综合大学,其南大精神仍然存在!但如果选在境外复办(境外就不是复校,顶多也只是复办)那就截然不同了!你要如何定位?华文大学?外语大学?现代双语大学?科技大学?或是综合大学?无论如何,你要在境外创立一所纯华文大学是不切实际的,即使在星马二地也一样,中国崛起了,开放了,现在再也没有这个必要!办学就是办学,即使你投资过亿,办学工程也必须符合当地社会的政治経济,科技文化需要而创立能迎合时代潮流的大学,即使是这样,她也绝对无法体现南大精神或民族教育或文化特性!与其在境外这样“复办南大”不如直接对当地注资扶持有困难和有潜能的大学,所以才催生了要把大马的南方学院、新纪元学院继承南大精神!

复名南大

复名一事在此就不提了!因为那是在承认南洋理工大学就是南大为先决条件下的一个偷天换日的盖羞布!即使我们愿意,那也得问问南洋理工大学的校友(虽然南洋理工大学校友不像南大校友那么执着,但肯定会有人不认同,因为那是他们的母校)!

翁俊民复校南洋大学

翁校友创议在新加坡复校,但没有透露更具体的详情。我想他一定有足够的理由和把计划实施的经济条件。这一切我们现在都不得而知!只能等待他在适当时透露实情!

我的看法(不一定对),复校就是在原址恢复其办校的精神面貌,如校名,校址及校政(华教人士,华社领袖必须入主校董校政)及原有全部(起码大部分或可以重开的)课程!至于教学媒介则应做到有必要的,保留!比如中文系,当然以华文华语为媒介(总不能像今天的新加坡中小学用英文教华文吧?)历史系则可用双语或相应多语(英文只是双语之一,但中文一定要保留,起码在教授中国历史方面)。至于其他课程则应因时制宜。我不是教育专才,有关这方面就希望专家评述了!

再回头看看,南洋理工大学由南洋理工学院升格而成,但始终是在云南园南洋大学原校址上插种拔苗,基本的思维或政治操作就是把原来的南洋大学降格,同时全面否定华文为教学媒介,全面去华化。故意选在云南园南大原址由官力办校不外是为今后彻底消灭、改变南大历史面貌而铺路——今天的南洋理工大学和计划正名为南洋大学已经赤裸裸的证明这一切!这些都是官方行为。

地产,土地拥有权使用权

南洋大学在1957年新加坡政府颁布南洋大学法令后成为法人,南洋大学有限公司也应该解散。至于是否已解散了,一时不得而知。但问题在福建会馆捐献给南洋大学云南园这212公顷的土地又是如何安置?这地段是属永久地契还是99年租地?这一大片土地目前的拥有权属现在属谁?又如何归属新加坡政府或拨地南洋理工大学?还是土地仍属前南洋大学校董会?法理何据?

新加坡政府建办的中小学、工艺学院或大专学完的选址都是按需要而建的,因此当需要发生变更,迁址就会成为可能,他们不会在原地生根,也就不会形成文化。名声大噪的来福士书院迁到锦茂區,后来又迁址到碧山,新加坡大学因星马分治而由马来亚大学改名而来,又改名国立大学,由武吉智码迁到肯特岗,公教中学由奎因街迁址到碧山,南洋女中把原校址让给南洋小学而迁在国家初级学院隔邻,培育了中国近代抗日革命的音乐家冼星海的养正百年小学(民办),关闭后把校址卖给发展商,多年后由政府用同名在实龙岗建立官办养正政府小学……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政府行为,校政为教育部直接管辖。

所以说 NTU 由新加坡政府官方出资建校(纯属官办大学),校址虽选云南园但并非云南园莫属,一成不变!说实在,毕竟 NTU 在现址也确实投下巨资建设院校和科技设备,如果复校计划有所眉目,NTU 也同意迁校还址,这一切增建物产和设施的投资清单必然是一笔天文数字!是复校工程的一大负担!因此推动复校是一项极其庞大的工程,他涉及二所大学的兴建成本。

复校的政治困境与办校方针

原址复校,困难重重,政治上,必须理清因李光耀私仇南大的根絮和他去华文理念的随从阻力。首先是新加坡已在李光耀成功去华教后,把英文定位为第一语文,因此任何违背这一法规的办学计划,尤其是高等教育,我想要通过这一关绝非易事!因此复校的南大无可避免地必须采用英语,顶多争取到双语为媒介就很不错了!其次,在教育领域,新加坡目前拥有五所大学,国立大学,南洋理工大学,管理大学,新跃大学和科技大学。此外还有很多所工艺学院!复校南洋大学如果得以付诸实施,南洋理工大学亦愿迁校还址,那么新加坡就有六所大学!新加坡政府会接受吗?生源何来?出路何去?复校后的南洋大学在课程设计、安排和校政发展方向又如何为新加坡及东南亚人民造就人才从而惠及区域国家发展?为了复校而复校,未能惠及区域社会那是没有义意也不符合南大精神!最后还是要看区域的需求而决定!其三,南大复校具有何种历史义意?如果能复校,肯定不会和前南大一样是一所华文教育最高堡垒,也肯定的说她必然要顺应现今社会发展潮流,加上那独特独到的办学理念才能突破潮流创新复校!南大复校能否在今天创造明天的光辉历史?那就要看南大精神,华教火种能否旧地重燃?

南大精神何处何时再发光芒?

什么是南大精神?它是依附着整个南大创校史,结合当时社会的经政人文条件而产生的一种民族文化教育运动、思潮概念!综合有三要素:

1)50年代的星马各地华文教育生存条件恶劣,加上新中国成立后国内需要稳安建设,对外亦无邦交,原本师资奇缺的星马华文教育更是雪上加霜,加上星马仍非主权国,与新中国由于没邦交根本无法引入师资。直到陈六使之登高一呼,创建南洋大学,并由福建会馆献出裕廊云南园大片土地为校址,陈公率先捐款五百万,带动全东南亚华社总动员捐助南大!因此是一项民族文化大动员!创建陈南亚华文教育最高学府,这是南大精神之髓!

2)当年新加坡仍然属于自治邦,英国殖民政府不支持办南大,还极力打压,最后南洋大学只能以商业名誉注册为南洋大学有限公司,由此南洋大学学位不被承认而学子不得不向外进修高级学位求存。这种力量逼使南大生出国深造,一些成绩好条件够和家境许可的南人生紛纷出国留学,在国外成绩斐然,硕士、博士、専家、教授人才济济,成了南大的一页亮丽名片!展现了南大精神!

3)陈公六使在生之年寄望南大学子学成回馈社会,也力挺校友参政服务社稷,因此促成大量南大生参选议员。但当年行动党分裂,林清祥等左翼力量脱离行动党成立社会主义阵线,南大生从政者九成都加入社阵,因此形成形势尖锐的敌我对比。社阵代表着一般市民,工人和学生。李光耀的行动党代表着英语社会和少数的精英群体,夹着马来亚政权和英国殖民政府的力量赢得了政权,最后导致陈公六使公民权被遞夺,而后腰斩华文教育,由中学三三制改为四二制,切断生源,接着改组南大直至消灭为最终目标。在这整个漫长的政治斗争中,南大人的抗争和坚持都处处呈现出不畏强暴,大气凛然!直到南大被完全消灭后,南大精神就消沉不振!南大实体仅存孤独的牌坊!至今仍迄立不倒!

现在复校南大行动,如果行之实施,肯定能重振南大精神。复校如有眉目,也必然激发沉默六七十年的南大風云,再度卷括东南亚区域!

复校隐忧——复校变复名

在新加坡复校,存在着一定隐忧!那就是现政府心存诡计的唯英去华派政治力量,他们可能将计就计,顺水推舟,把复校推向复名南大。为达到这目标,他们可能不惜修改南洋理工大学法令,甚至允许华教人士及华社领袖进入校董参与大学行政为饵,保留吸收全南洋理工大学,併合二者为一,正名为南洋大学,从而达到复名目标,以复名南大替代复校南大!

结语

撰写此文,目的在引起校友们的兴趣,参与讨论、辩论、论证和推广原址复校南洋大学的运动!因此欢迎对本文批评和指正!

刼后遗生南大魂
漫漫长夜三十载,牌坊独护南大魂。
慈母屈死冤不散,先贤血泪在南洋。

万二火种飘四方,未见游子报恩来。
重生复办若有期,功在你我南大人。

拜谢各位拨出宝贵时间阅读!
何明(南大地理第九届) 鞠躬

[相关链接]
1、提议复办南大不睿智 不如争取平反陈六使
2、向南大人建议的两项“事业”:追讨陈六使公民权、追讨南洋大学产业
3、正确评价民族教育旗手陈六使创办南大的功劳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成立18周年纪念,9月21日举办论坛

我们决定举办“‘509改朝换代’马哈迪当政,民主改革运动前进抑或倒退?”论坛与自由餐会,作为我们今年(2019年)纪念人民之友成立18周年的活动内容。以下4名专人欣然接受作为论坛的主讲人:
  • 兴权会2.0领导乌达雅古玛 (P. Uthayakumar)
  • 人权律师西蒂卡欣 (Siti Kasim)
  • 自由撰稿人及评论人唐南发(Josh Hong)
  • 媒体工作者及评论人蓝志锋(Lum Chih Feng)
4名主讲人将针对论坛主题分别出具论文,发表讲话,并回答现场问题。我们会在论坛过后,将主讲人的专题文章和讲话视频,上载到人民之友部落格(sahabatrakyatmy.blogspot.com),供公众阅览。我们希望通过此论坛激发更多的民主党团领导、学者、各阶层人士,共同为我国民主改革运动做出更大的努力和贡献。

论坛举办日期:2019年9月21日(星期六),时间:下午2:00—5:30时分,地点:柔佛古来,新国泰餐馆。论坛结束后才进行简单的自由餐会,同时进行互相交流。我们欢迎关心我国政治发展的公众人士前来聆听论坛主讲人的演讲并参加自由餐会(入场免费,但请事先报名参加,以便准备食物。有意参加者请填上表格https://forms.gle/SWbjEaiwNikEUiKF6或联系以下负责人)。

9月9日张贴一篇具参考价值英译文章

我们已在今年9月9日(成立纪念日)这天,发表人民之友秘书处委派人员翻译的一篇新加坡前工会领袖庄明湖2013年所撰写的《廿世纪六十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遭遇问题探索(续篇)》(原是华文版)的英文译稿,作为人民之友18周年纪念的一个献礼——提供一个新马人民反殖独立运动遭遇敌人从内部破坏的历史殷鉴,为在9月21日举行的论坛所探索的现实课题,增添一份具有启示意义的参考材料。

“人民之友”是一个着重促进我国民主人权运动的思想交流平台。人民之友工委会都是义务的自愿工作者,我们坚持独立自主的立场,我们采取自力更生、节约苦干的方针,为推动我国民主人权运动朝向正确方向发展而奋斗。我们欢迎“有心人”赞助我们的这项活动及其他工作,有意赞助者请联系:

(1)朱信杰 017-7721511
(2)钟立薇 012-7177187
(3)吴振宇 013-7778320


Forum to be held on 21 September in commemoration of 18th anniversary

We will be organising “Mahathir returns to power after regime change in the 14th General Election, A progression or regression of the democratic reform movement?” forum cum buffet in commemoration of our 18th Anniversary. The following 4 experts have accepted the invitation to become our panel speakers:
  • P. Uthayakumar – Leader of Hindraf 2.0
  • Siti Kasim – Human rights lawyer
  • Josh Hong - Freelance writer and commentator
  • Lum Chih Feng – Media worker and commentator
All 4 panel speakers will present papers, deliver speeches and answer questions on the theme of the forum. After the event, we will also be uploading the paper and video of the speeches of the panel speakers to Sahabat Rakyat blog(sahabatrakyatmy.blogspot.com)as reference material for the public. Through this forum, we hope to inspire more leaders of democratic parties, organisations, scholars and peoples of all walks of life to make more contribution to the democratic reform movement of our country.

Particulars of the event are as follows:
Date: 21 September 2019 (Saturday)
Time: 2:00pm – 5:30pm
Venue: Cathay Restaurant Kulai, Johor
Buffet will start upon the completion of the forum, concurrent with the sharing session
. We welcome all who are concerned with the political developments in Malaysia to attend this event and join the buffet meal. (Admission is free, but please register in advance so that we can make necessary arrangement for food. If you are interested, please fill in https://forms.gle/SWbjEaiwNikEUiKF6or contact person in charge below)

9 September - Published the English rendition of an article of value for reference

On 9 September this year (the actual day of our anniversary), we had published an English rendition of the "Probing into the sufferings of Singapore's left-wing labour movement in the 1960s (Part II)"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by Chng Min Oh, a former trade union leader in Singapore on Sahabat Rakyat blog, as a gift of our anniversary. This English rendition was translated by personnel delegated by the Secretariat of Sahabat Rakyat. This article provides a historical lesson learned about the destruction bore from within of the anti-colonial independence movement of the people of Malaya and Singapore plotted by the enemy, and constitutes revelatory reference material to the realistic issues that this coming forum is probing into.

Sahabat Rakyat is an ideological exchange platform that focuses on promoting democratic human rights movement in our country. All committee members of Sahabat Rakyat are volunteers. We adhere to the stance of being independent and autonomous, we adopt the principle of being self-reliant, thrifty and hard work, and strive to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democratic human rights movement toward the right direction.
We welcome those who are generous hearted to sponsor this event and other work that we carry out. For those who are interested to sponsor, please contact:

(1)Choo Shinn Chei 017-7721511
(2)Cheng Lee Whee 012-7177187
(3)Ngo Jian Yee 013-7778320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