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9 May 2016

何启良对祝家华作出的9项指责 南方大学学院必须公布调查报告

何启良对祝家华作出的9项指责
南方大学学院必须公布调查报告

作者:陈定远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本文是刚离职的南方大学学院企业管理学院教授陈定远(左图)今日(5月 29日)送达本编辑部请求发表的文稿。

陈定远是在2015年1月到南院任职,两年合约未满即辞职不干。他在离职前一天即4月29日,以该校教职员福联会主席身分发给该校教职员一封函件,其内容是要求校方“公开祝家华的调查报告”以及公开该校教职员的薪金制度。

陈氏发出上述函件的讯息,引起了国内华人社会的关注。本文或许是陈氏针对有关事件的进一步说明,全文如下(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南方大学学院(南院)董事会理事会于五月六日召开联席会议后,向外宣布董事会、校长祝家华博士和前副校长何启良博士三方,已经达成共识,签下和解协议书,并议决不对外公布有关何启良博士对祝家华博士九大指责的调查报告。

笔者认为,撤销对何启良博士的法律诉讼,是个明智之举,而不公布调查报告是个大胆专横,无视华社大众的错误决定,势必引起华社的不满和反对。而和解三方对董事会的最终调查报告不得有异议,显然是在宣示董事会至高无上的权威。何启良博士没有阅读过该份调查报告,强迫他接受并且不能质疑报告书的内容,则是十分可笑的。

有关调查的公正独立性值得怀疑

去年十二月,何启良博士对南院校长祝家华博士作出九项严重指责,笔者当时作为南院教职员福利联合会会长,当即联同学生总会,呼吁校方必须解释为何何启良博士未获续聘,同时成立一个公正独立的调查委员会,调查何博士对祝校长的严重指责。笔者当时天真地认为,独立调查委员会应该有笔者和学生代表参加,才是公正独立的,然而,出乎预料,调查委员会七人竟然全是南院董理事会的成员,外人一位也没有受邀参与,而调查委员会却坚持他们是公正独立的,可见他们连什么是公正独立的调查委员会也故意不懂。

再说其调查方法也未免过于粗陋简单,想敷衍了事。方法是调查委员会主席发函给各有关涉及单位的负责人,要他们就有关指责写成报告,呈给主席一人阅读,别人不得过目。鉴于南院员工有饭碗被打破的顾虑,而其中两人当时又获得升职加薪,各有关报告不免会写得言不由衷,不尽事实。调查报告就是这样草率写成的,其公正性独立性是绝对值得怀疑的。

调查报告完成之后不公布有原因

文告又说,调查报告是个完整、公平和实事求是的,它厘清了何启良博士对祝家华校长不符事实的指责。这么说来,调查报告认定何启良博士的所有指责都是子虚乌有,不符事实,即是这样,就应公布调查报告,让人们知道何启良博士指责的不是。其实,何启良博士的指责当中的许多条都是大家知道的无可否认的事实,有的还是祝家华校长亲自承认错误并且道歉过的,有白纸黑字为证。如今议决不公布报告,只能证明这是董事会的片面之词,企图一手遮天,掩盖事实。

新闻报道说,调查报告已经还给祝家华校长清白,那就是说何启良博士的指责是错的。既是这样,公布调查报告对祝校长应该有利才是,为什么还是坚持不要公布调查报告,答案显然只有一个,那就是公布报告对祝家华校长和南院董事会都是不利的。董事会里面有人赞成公布,有人反对公布报告,一下子僵持不下,这就是为什么调查报告完成三个月后,才有不公布调查报告这个困难的决定。

南院三方签署和解协议书,究其实,胜方显然是何启良博士,他作出了九项指责,达致和解时,却连一项指责也不必收回,更不必道歉,这和董事会所说何启良的指责不符事实是互相矛盾的。这也说明何启良的指责,也许不是全部属实,但应该是绝大部分的指责是正确的。根据内幕消息,有看过调查报告的校外人士透露,何启良的指责有约70%是属实的。这是不公布调查报告的最重要原因。

南院撤销对何启良博士的告诉,是明智的决定。如果进行诉讼,令人大为不满的是,南院管理层的诉讼费将来自南院,而不是用到他们自己的钱,而何启良博士的辩护费用则要自掏腰包。另外,诉讼如果进行,所有被扫进地毯底下的南院污垢,都将暴露在人们的眼前。

南院似乎已变成董事会私有企业

南院管理层不公布调查报告,是一种极端傲慢专横的大胆行为。董理会向来无视员工的建议,将员工当做是透明的,原因是员工是一盘散沙,而华社也是一盘散沙, 将他们置之不理便能轻易避开问题。南院是一所民办大学,不是私立大学,南院不是董事会说了算的,南院管理层是要向华社负责的,如今管理层将调查报告束之高阁,南院似乎已经不是民办的,南院董事会已经将它占为己有,变成他们私有的企业了。

文告又说,董理会将视该调查报告为董理会内部参阅资料,完全没有提及董理会将如何根据报告自我反省,纠正错误,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地步。董事会没有承认错误,也没有向华社道歉,自以为是,一点谦虚的态度都没有。

南院已走下坡,是董事会无为所致

祝家华博士长校已超过十年,任期已经够长。这些年来,许多有志之士,在南院怀才不遇,发挥不出才干,相继离去,尤以这一年来为甚。师资缺乏,阵容衰败,南院已开始走下坡,主要是南院治校弊端诸多,董事会无为所致。公布调查报告,可以让我们知道弊端之所在,如何去除这些弊端。董事会不敢正视这些问题,仅将调查报告作为“参阅”的资料而已,是个极大的错误,而最大的错误在于不敢公布调查报告。

南院董理会宣布不公布调查报告后,祝家华博士迫不及待在脸书上贴文说,调查结果已还他清白。整个调查哪有还他清白?首先是调查报告没有公布,外人根本不知道调查报告的内容,再说调查委员会完全不公正不独立,调查也简单草率,敷衍了事,这样的调查报告我们能接受吗?更甚的是,何启良博士对祝博士作出九大指责,既不用收回,也不必道歉,在在说明九大指责中,有很多是铁板钉钉,无可否认的事实,即使在调查报告中也无法掩盖的。还他清白只是祝博士自己一厢情愿的自爽罢了。

不公布对祝的调查报告就是包庇

此外,祝博士还欠南院全体师生员工和华社一个交代,他在脸书的帖文中只提还他清白一点,完全不提他做过的错事,没有自责,没有道歉,难道他没做过错事吗?难道何博士的九大指责都是错的吗?

笔者说过:不公布调查报告,就是包庇。相信报告一旦公布,会对南院董事会和祝博士很不利,这就是为何不公布调查报告的真正缘由,而不是什么会导致节外生枝这些牵强理由。

南院校长长校弊端还有很多,每一个都可以作为何启良的第十项指责。譬如南院处理员工薪金的做法,就十分对不起南院的员工。首先是薪金的发给十分不公平,十分混乱,特别是旧员工的薪金处理上;然后就是应该公布的薪金级别表却不公布,既有薪金级别表,全世界的大学都公布的薪金级别表,南院为什么不公布?最近就有员工要知道其薪金级别表而被拒绝的事件发生;再来,最近超时工资的问题如果没有谈妥,南院的正常教学势必受到影响。

笔者发现,这次南院事件的调查过程,从何启良公开指责开始,到成立一个非公平独立的调查委员会,再到随便草率敷衍了事的调查过程,最后决定不公布调查报告这个专制决定,请各位读者看看,有哪一点不像一马公司弊案调查的全过程?

我虽已离开南院,仍然关心南院

我虽然已经离开南院,但我仍然关心南院。刚刚发生的南院毕业典礼纠纷,又暴露出南院董事会和祝家华博士在这个问题上又再处理不当,无视同学们的合理要求。同学们,希望你们努力争取,也希望新届学生总会,继续上届学生总会的呼吁,定要南院公布有关对何启良博士九大指责的调查报告!

陈定远 2016年5月24日



相关文章链接:
1、南方大学学院的改革与沉沦
2、何启良不获南院续约 与其批马华言论有关
3、我国华社必须严正对待何启良对祝家华的指控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