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2 April 2016

李玮玲言论的实际意义

李玮玲言论的实际意义

作者/来源:商丘羊/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李显龙和李玮玲(资料图)
李玮玲因投稿被删引出与李显龙的对峙,最大的震撼是她否定了对李光耀的“英雄膜拜”与对李显龙“欲建立王朝”的拆穿。

李光耀死后一年,为何李氏子女如此之快反目呢?一个是身居总理职位,一个是脑神经科医学院主任,按说两人都还在顶着李光耀的光环,享受着特殊待遇,维持着风光无限的生活。李玮玲的言论,像是晴天霹雳,震撼了新加坡,首先是震撼了那些一心一意为李光耀歌功颂德的阿谀奉承者,令他们大惊失色,六神无主。今后有谁还想出来歌功颂德,还得面对李玮玲的责难。

其次,李玮玲直接指称李显龙要“建立王朝”,明显地指向他的儿子李鸿毅准备成为第三代总理接班人。李显龙曾公开说自己会在70岁退休,令人想起当年李光耀打算在70岁时让位给时年41岁的李显龙接班。可是由于吴作栋不肯让位,李光耀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一直到了李显龙52岁时吴作栋才让出位子,而李光耀已经81岁垂垂老矣。李显龙对于李光耀的安排百依百顺,因此他所谓70岁退休很可能就是依照乃父的路子亦步亦趋。李鸿毅今年33岁,2022年李显龙70岁时他正当39岁,与当年李光耀的设想十分接近。

李光耀在世时扶持李显龙上台,尚且遭到吴作栋的阻扰。李显龙想要扶持李鸿毅上台,阻扰的将不会是内阁成员,而是全体新加坡人民。一个自小在美国受教育的孩子,首先对新加坡没有真挚的感情,尽管先让他当上议员,然后部长,然后副总理、然后总理,这完全是家天下的作风,无视于民主社会的精神。尽管李显龙可以自圆其说,就像当年李光耀把他说得天上有地上无那样,强拉硬扯把他推上总理座位,那完全是自欺欺人的把戏。500万新加坡人睁大眼睛,正看着李显龙怎样导演这出活剧。但是,我们可以相信,李玮玲说的话,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坊间戏称李玮玲为“公主”,这位出身权贵之家的金枝玉叶在婚姻上遭受挫折,没有爱情的滋润,其遭遇令人唏嘘!李光耀夫妇去世后,再也没人可以与她交流,相信她仍然活在父母呵护的影子中,否则不会极力反对李显龙把她的慈父形象夺走,制造出“英雄膜拜”,令她感到浑身起“鸡皮疙瘩”。

从李玮玲指责李显龙“欲建立王朝”,可以知晓兄妹关系不和,也许李光耀在世之时已经出现,而在李光耀死后更加加剧。

李显龙大权在握,而他的何晶却大钱在握,两人掌控着新加坡的命脉。权势、地位、财产,这一切完全建立在李显龙身为总理的基础上,没有总理地位,这一切将化为泡影,正如马可斯与苏哈多倒台后,一切归于灰烬。李显龙与何晶明白权、钱相辅相生的道理,他们会尽力扶持自己的儿子上台,即使冒天下之大不讳也不足惜。

李显龙也十分了解当年李光耀扶持吴作栋暂时上台的错误,在他70岁之前,他绝不会让任何人暂时“暖席”,前车之鉴历历在目,这是李家的一次重大教训。也因为如此,除非眼下突然发生变化,那些身边的部长如张志贤、黄永鸿、尚达曼、尚穆根等等,都心知肚明,这个禁脔别想染指,况且尚穆根早已信誓旦旦表态,自称不想当总理。

李玮玲的言论,无论如何产生了两个作用:第一,李光耀的造神运动被她泼了冷水,今后再有任何人进行造神运动首先必须通过她这一关,因为她是李光耀唯一的女儿,有绝对发言权,否则仍然是诱发“鸡皮疙瘩”。第二,李显龙尚在酝酿的李氏王朝第三代接班人密谋被她捅破,八字还没一撇的继承人呼之欲出,却因为密谋被捅破而极为尴尬狼狈。

现在,摆在李显龙面前的是两个问题:要不要继续利用李光耀的剩余价值为党国服务?要不要马上让儿子出台以解决接班人问题?

此次李氏兄妹之争,说明李玮玲还是一个明事理之人。毕竟她是受华文教育的底子,在是非面前,终于还原真理胜于一切的理智,不因恶小而由之,这是华文教育精神发酵的真髓。我们要为李光耀消灭华文教育的罪过感到非常的不齿!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 将在9月底之前 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将在本月杪之前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
英文译稿也将在9月杪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本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