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6 March 2016

终止巫统国阵政权,从而拯救马来西亚!

 终止巫统国阵政权,
 从而拯救马来西亚!

原题:拯救马来西亚?抑或拯救巫统国阵统治?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2016年3月5日声明全文
华文译者:陈华明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秘书长西华拉占(Sivarajan)发表声明之影 
——图片取自《当今大马》相关新闻报道

自昨天跟马哈迪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组成逼迫纳吉下台的大联盟开始,新组成的希望联盟和国内公民团体领袖一直逃避人民群众的责备和批评。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对反对党和公民团体迫不及待认同马哈迪的大联盟宣言,是震惊和诧异的。虽然有关的领袖是以个人名义参加,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划清属于个人意见和行动或代表他们的政党和团体,是荒谬反常的。

这些反对党和公民团体领袖,是否征询过他们的党员和会员对他们的决定的意见?他们在签署之前,是否曾坚持有关宣言必须纳入他们所提出的意见?

这个历史性的新闻发布会只能证明,这些反对党和公民团体实际上的组织力量和思想理念是多么的虚弱易毁。他们无法解决他们之间的纠纷,也对逼迫纳吉下台束手无策,只能决定跟喊出同样口号的任何前独裁者结成同盟。

这些反对党和公民团体的上述行动,反映了他们只是把矛头对准个别领袖,而不去了解由巫统国阵造成的国家政治经济状况。任何短期的仅仅撤除腐败领袖而不去推翻霸权政党的统治,只能带给马来西亚政治越来越严重的灾难。人民会在同样反人民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下继续受苦。

人民的税务负担继续加重,更多必需品的津贴将被取消,收入差距将会更加扩大,最低薪金制度成为脱离现实,廉价劳工政策将持续下去等等。

纳吉政府实际上是继承马哈迪的独裁主义者和新自由主义的衣钵。纳吉和马哈迪这两个领袖和其他在巫统国阵的同伙推行同样的经济原理,这将使人民的贫困更加恶化。因此,社会主义党要问,这些反对党和公民团体领袖期望什么呢?是短期的得利,却是长期的痛苦!

在这些反对党和公民团体领袖签署了那份间接确认(即同意)巫统国阵的统治只须做些看上去像结构改革的宣言之后,希望联盟有何基础宣传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可供选择的亲人民的政治联盟?

即使从乐观方面看,希望联盟和公民团体真的相信或如何考虑以下情况的发生?
1、当巫统国阵还是掌握政权时,会按照马哈迪及其联盟的意愿,对反贪会、警方、选委会和司法体制作出具有意义的结构改革?
2、当改革议程开始后,副首相阿末扎希及其同伙明知其政治前途将会受到损害,还会静观其变、坐视不理?
3、在宣言发表之后,下一步是什么行动?如何执行?驱逐纳吉下台,联盟有什么执行权力?
4、谁将是这个联盟的盟主?它是一个民主的联盟?抑或是以马哈迪主义支配的联盟?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提醒希望联盟和公民团体,在此之前,已经有过许多这类宣言,但都不能落实具有意义的改革。马可斯(前菲律宾总统)和苏哈多(前印尼总统)的下台,都不是单靠政治精英发表宣言所能够达成的。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坚信,只有当一个政治制度被另一个不同的政治制度所替代之时,才会发生真正的改革,我们认为,巫统国阵政权必须立即终止,司法、行政、立法机构必须整改(overhaul),不是改良(reform)。

因此,我们不应误导人民,说什么“宣布这些倡议将会真正带给他们生活的改善”。只有一个粉碎新自由主义以建立真正亲人民的经济体制的政治改革运动,才有可能长期维护人性化的制度和自然环境。

终止巫统国阵政权,从而拯救马来西亚!人民要真正改革,不是改良或改善。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秘书长
西华拉占(Sivarajan)
2016年3月5日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