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5 February 2016

向南大人建议的两项“事业”:追讨陈六使公民权 、追讨南洋大学产业

向南大人建议的两项“事业”

  : 追讨陈六使公民权、追讨南洋大学产业

原标题:宜将剩勇讨公道

作者/来源:游 黎/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nandazhan.com/reunion/r2016l02.htm


自南大校友北京联欢会后,曾在南大人中引起激烈争议的复校课题,开始沉寂下来。校友花了不少精力、口水、笔墨争论复办南大,最后得出的结论恐怕只是“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无奈,唏嘘。


日前传出,有校友要在来届巴厘岛的联欢会上,重倡复校议题。余山农先生虽认为(如在新加坡)复办有如与虎谋皮,但以“自古成功在尝试”为激励,认同重倡复办。附载于余山农文章之末,是巴厘联欢会会长致校友的呼吁。文章以传承南大精神为复办南大的理由。


南大校友对母校被关闭,耿耿于怀,不难理解。要为母校留下文化、历史遗产之心,更是难能可贵。但笔者不认为复办南大是传承南大精神的最佳事业;也不敢苟同这事业成功的可能性,需要,和付出,仅是“尝试”一下,那么优哉轻易。况且,复办的课题研讨,不已在北京联欢会前后,反刍吐咽到发酸了吗?

笔者不才,在此向南大造就的社会佼佼者,建议两项“事业”,其成功率不亚于复办南大,也不愧是申张正义,维护公道的南大精神之体现。
 
(一) 追讨陈六使公民权

笔者在《有关陈六使的公民权》一文提及:新加坡在1963年9月16日加入马来西亚。同年9月21日大选,第二天9月22日便取消陈六使的公民权。可见李光耀超越权限,取消陈六使的马来西亚公民权。当时李光耀有请示吉隆坡中央政府吗?中央内政部是否存有档案可查?
 

(二)追讨南洋大学产业

南洋大学是公众产业。新加坡自诩尊重产业权,岂可霸吞产业而不赔偿。即便是以公众利益名义征收,也得有适当赔偿。
 
南大校友中有不少律师人才,李光耀在世时也许不敢跟他的剑桥法律学位较量,而有所顾虑。上列二仇,正是不是不报,是时机未到。
 
如今,告上公庭,我看胜算不差。
  

2016-02-25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