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9 January 2016

从地缘政治和币缘政治看世界

从地缘政治和币缘政治看世界

作者 / 来源:乔良 (中国战略家) / 环球网

图片来源于网络——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8368.html
作者:乔良(中国战略家)

“在地缘政治和币缘政治还未消失的世界,中国将面对一个什么时代?我觉得会是一个美元、欧元、人民币“三币鼎立”的时代。在那之后,货币将被新的计价模式取代。在整个过程中,中国只能从自身利益、现实机遇出发,顺势而为。从地缘政治到币缘政治,再到今天我们尚难命名的时代,只有适应变化者,才能成为最后的赢家。”——乔良






地缘政治仍是多数国家获利途径

通过国际合作推动全球治理一直被人寄予厚望。随着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各类国际组织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好像全球治理日盛,地缘政治变得 过时。但现在我们看到,美国在全世界到处制造地缘动荡,它从未放松过“地缘政治”这根缰绳,而是始终把全球地缘关节点牢牢攥在手里不放。同样,俄罗斯从收回克里米亚到现在入叙利亚打IS,也是为了争夺对地缘关节点的控制。这类事件仿佛提醒人们,断言全球治理时代到来,地缘政治过时可能为时尚早。

事实上,自有人类历史以来,所有有效的政治模式或手段都不会过时。它们只会改换方式,改头换面之后再次呈现。在我看来,现阶段地缘政治并非过时,只是不够用了。而且对于不同国家而言,地缘政治的意义和作用也不一样。

对俄罗斯而言,从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女皇到现在的总统普京,一以贯之的思维方式就是地缘政治,它对领土问题格外看重,在这点上超过所有其他国家。普京有句名言:俄罗斯虽然领土辽阔,但没有一寸土地是多余的,就是对这种思维方式最好的注脚。

地缘政治对俄罗斯仍然适用和有效,因为俄罗斯至今没有货币霸权,它要实现自己的国家利益,主要还是依靠地缘手段,以完成物流层面的经济获利。最现实的例子就是俄罗斯需要将油气或矿产资源输送和出口出去,才能支撑国家经济发展。如此便不难理解为何它对地缘如此在意,因为任何地缘关节点卡了壳,比如某一国家截断俄罗斯的对外油气管道,都将直接影响它的经济。因此,地缘政治对俄罗斯这样的国家自然重要。

不仅俄罗斯,其实对美国之外的任何国家而言,地缘政治都是同样重要。在这方面中国也不例外。试问,我们能不坚决捍卫南海主权,不对马六甲海峡一旦被掐断而感到担忧么?否则我们为什么对克拉地峡表现出兴趣,对瓜达尔港和中巴铁路那么看重呢?其实这些忧虑都来自地缘政治,因为那是当前和未来很长一段时期中国经济获益的通道甚至生命线。

地缘政治沦为美国币缘政治的附庸和工具

美国虽然也很看重地缘政治,注重把握地缘关节点,但其出发点和其他国家完全不同,因为美国获取国家利益的方式与其他国家已经不在一个层级。美国控制地缘的目的不再止于物流层面。因为美国早已不再是单纯的制造业国家,不需要通过控制物流把别处的资源运回美国、加工成产品再卖出去,这不是美国的主要获利方式了。

那为什么美国还如此重视对地缘关节点的控制,并那么“乐于”给全世界提供安全公共产品、承担世界警察的责任呢?原因之一在于它要让全世界的资源按照美国“需要”的方式配置和流动,比如进入中国这样的制造业国家被加工成产品,再廉价卖给美国人享用。另一更重要的原因是,美国要通过控制地缘政治来满足其币缘政治需求,因为美国真正的获利方式是运用金融霸权。拥有金融霸权,全球资本的总控就在美国手里。而控制了资本流动,其他一切资源尽在掌控之中。

美国在其他国家搞“颜色革命”,表面上看是要颠覆那些国家不符合美国“心意”的政权,但实际上这与美国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一直秉承的战略相一致,即让更多国家破碎化,只有使其破碎化,才易于为美国所操控。比如,美国通过“颜色革命”给乌克兰制造危机,貌似是为推翻亲俄且腐败的亚努科维奇政权,其实背后意图是一石多鸟,不仅要扶植亲美政权,还要使乌克兰成为阻断俄罗斯和欧洲接近的防火墙。因为欧盟与俄罗斯都是瘸腿巨人,前者有经济实力无军事实力,后者则刚好相反。而如果这两个“瘸子”走到一起,就成了一个完整巨人,这是美国无论如何不能容忍的。这还不算,美国此举还有另一层意图,那就是通过乌克兰危机甚至内战,使欧洲的投资环境恶化,其结果就是我们所看到的:上万亿资本撤出欧洲。包括前不久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机,这一突发事件背后也不难看到美国利用北约牵制欧盟的影子。即便我们对此不予深究,但仍可看到该事件导致的客观结果之一是土俄两国股市下跌、资本逃离。

总之,美国在给别国制造危机的同时,也在促使资本顺着美国希望的方向流动,即进入美国。从这个角度来讲,美国与其他国家获取国家利益的方式已经不在一个层次,它已让地缘政治变成币缘政治的附庸和工具。

中国未来不谋求美国式币缘政治

既然根本不在一个层级,别国还怎么跟美国抗衡呢?笔者认为,一时一地之得失该争还是要争,但那绝非主要方面。要想有效制衡美国,其他国家在制定战略时就须更多考虑如何截断资本回流美国的路径或方式,只有这样才能掐住它的命脉。2001年“9•11”事件为何重创美国?除了政治和心理层面的冲击,更关键的是它 在一个月内就让3,000多亿美元资本逃离美国。

在将各种地缘政治事件如此联系和分析后,我们就必须对地缘政治和币缘政治有更深的了解,而不应简单高估地缘政治的重要性,忽略了币缘政治对世界的决定性影响。对于其他国家而言,地缘政治依然头等重要;对于美国来讲,地缘政治虽然依然重要,但其目的已经转向了为币缘政治服务,借助地缘手段给别国制造麻烦比通过其他手段逼迫别国吐出资本容易得多,因为美国拥有这方面有效的军事实力。

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金融帝国,在我看来也将是最后一个。美国之后不会再有帝国,也不会有金融霸权。这与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有关,互联网已使货币高度电子化,网 上消费、远程交易正在驱逐实体货币。或许不远的将来,我们就会迎来一个没有货币的世界。到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还有什么货币霸权可言呢?

对于美国当前这种战略的生成原理和实施流程,我们当然需要了解。但中国未来基本不可能再去强行谋求另外一个货币霸权,因为那将是一种没落和过时的模式。不 过,虽然人民币未来不再可能一统天下,但立足于当前阶段现实需求,中国还是应谋求在货币霸权消失之前,让人民币成为国际化货币,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利于中 国更好更快地发展。

那么,在地缘政治和币缘政治还未消失的世界,中国将面对一个什么时代?我觉得会是一个美元、欧元、人民币“三币鼎立”的时代。在那之后,货币将被新的计价模式取代。在整个过程中,中国只能从自身利益、现实机遇出发,顺势而为。从地缘政治到币缘政治,再到今天我们尚难命名的时代,只有适应变化者,才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