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7 December 2015

砂文史工作者于东撰文说明: 汶莱不加入与新加坡退出 “马来西亚联邦”缘由

  砂文史工作者于东撰文说明:
汶莱不加入  新加坡退出
"马来西亚联邦"缘由


[图片说明] 位于南中国海南端的马来西亚,英国和马来亚统治集团在1961年提出“马来西亚联邦”计划时期是包括马来亚、新加坡、砂拉越、沙巴和汶莱的。而在计划实施之前,汶莱苏丹决定不加入,在1963年9月16日当天由马、新、砂、沙4邦正式组成“马来西亚联邦”。新加坡在大约两年之后即1965年8月9日,被迫脱离马来西亚联邦而宣告“独立”。现在的马来西亚联邦,仅剩下原来的马来亚(11个州)加上砂拉越和沙巴两个州(总共13州)组成。近年来,“砂拉越人的砂拉越”以及“沙巴人的沙巴”的呼声不绝于耳,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国内民主党团和各族人民又将如何对待这个局面呢?这都是值得关注和思考的问题。

——以上插图与说明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本文作者于东(左下图)原名黄招发,又名昭发,1945年出生于砂拉越加帛(Kapit)。上世纪60年代曾参与砂拉越人民反对“马来西亚计划”的社会运动和砂拉越解放同盟领导的武装斗争。80年代结束森林游击和地下活动,出山回乡后正常谋生,并参与砂拉越华人社会与华文教育争取民主权利的宪制斗争。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初,在业余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花在反思与笔耕工作。


作者早期出版了几本关于砂拉越华文教育的著作,近10 年来的重要著作有《探索砂盟革命运动的败因》(2007年出版)、《砂拉越左翼运动史(1938年—1990年)》(2009年出版)与《命运的拐点 ------揭开汶莱 “12.8” 武装事变真相》(2012年出版)等书。作者不仅为砂拉越社会政治运动,也在相关的文史研究工作上,做出了不少的努力和不小的贡献。

作者今年(2015年)初从保险业退休后,偕同夫人黄玉芳离开美里移居古晋。预料他将会更倾注于砂拉越文史的研究和探索工作,他也正在关注着目前在砂拉越兴起的“砂拉越人的砂拉越”政治活动的态势和动向。作者日前传来这两篇文章的电子文件,他在电邮中说明:“撰写这两文原因是近年来由于马来西亚政坛丑闻频发,马币贬值,严重影响打工一族生活素质。砂拉越新生代对当局甚感不满,在S4S[《人民之友》编者注:“S4S”是英文词语“Sarawak For Sarawakians”(“砂拉越人的砂拉越”)的代号或简称]运动崛起感染下,联想当年汶莱不加入和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的事件。人们不禁要问汶、新当年为什么可以不加入和退出?砂可以吗?如今许多人对历史不知情或知其一而不知其二。所以有感而作。”

以下是作者发来的两篇文章的全文内容——




当年汶莱为什么不加入马来西亚联邦?

作者:于东(砂拉越)

由英国殖民主义者精心策划的“马来西亚计划”是要将英属五邦的马来亚、新加坡、砂拉越、沙巴(北婆罗洲)和汶莱合并成一个联邦。

《马来西亚联邦》是当代东西方冷战的产物,是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要在东南亚建立的反共桥头堡,来抗拒和阻遏东南亚的左翼势力的扩张。

当时英属五邦反殖民统治力量已经严重的威胁到英殖民者在本地区的利益。因而不得不采取“合而治之”和“改头换面”的手段将五邦合并起来,通过搞假独立和扶植本地代理人,进而分化民族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以达削弱反殖民主力量的团结,最终达到扑灭本地区的左翼势力。

尽管“马来西亚计划”一出笼,就遭到五邦左翼力量(包括中间势力)的坚决反对,但英殖民者非要按原定计划强行成立不可。于是在1963年7月8日召集了来自五邦的所谓“民意代表”(由英殖民者指定的)在伦敦签署《马来西亚协议》。随后分别在英国、马来亚、新加坡、砂拉越和沙巴的立法机构通过成为法律文件,即《马来西亚法案》。就在协议签署的前一刻,汶莱代表苏丹奥玛利•赛福丁在英国同意下临时决定不参与签署,结果五邦合并变成四邦合并。

为什么英国突然改变主意,答应汶莱苏丹要求而不加入拟议中的《马来西亚联邦》?此事一直来没公开说明。时至近年,由于马来西亚政坛的混浊,令人“喘不过气”来,严重影响到人民的生活素质,让人们自然想到邻邦人民的生活状况,因此,不禁会问:为什么当年汶莱有选择权而不加入马来西亚联邦?新加坡为什么可以退出马来西亚联邦而独立?

讨论汶莱不加入马来西亚联邦的原因,坊间有不同的说法。有人公开信誓旦旦说:“因为汶莱人民党在前一年(12月8日)发动武装起义”。果真是这样吗?若是,砂拉越在同年12月末和1963年初也搞起武装了,五、六百名青年已在砂印边界和印尼军缔结,准备开入砂拉越境内“粉碎马来西亚”,却为何没有选择权?

知史者明白,恰恰是因汶莱人民党的武装“起义”,让英国人有借口“平乱”而取暴力手段铲除汶莱境内的左翼力量,为英国解除了一个重要的忧患。

鉴于此,笔者就列证两个事例或有助于解开迷惑:

第一、马来西亚首任首相东姑生前接受K•达斯(K. Das)访谈(注一)说:汶莱苏丹执意要保护石油资源开采权而不妥协的结果。

第二、原砂拉越大学亚洲研究院总监麦克李教授(Professor Michael Lelgh)透露,《马来西亚协议》签署前夕,汶莱发现新油田,英国当局不希望看到将后这项石油利益被马来西亚当局所掌控(注二),因此支持汶莱苏丹不加入马来西亚联邦的意愿。

由此看来,石油资源控制权乃是核心利益,也就是当年汶莱不加入马来西亚联邦的直接原因。众所周知50多年来,汶莱保持国家繁荣稳定,公共设施享誉东南亚之最,人民享受低税和零税率,全拜石油开采所赐予。

稿于21/11/2015。

[注释]
(1)柯嘉逊:《最后的访谈——东姑与达斯对话录》,策略研究中心2006年出版。K·达斯是马来西亚印籍作家、记者、《远东经济评论》驻吉隆坡办事处主任,生前著有多本政治性著作,如《司法危机》、《让人质疑的行为》等。1994年去世。逝世后他的家人将他生前对东姑的访谈录音卡带交给柯嘉逊整理出版。
(2)原砂拉越大学亚洲研究院总监,现澳洲墨尔本大学现代亚洲系教授兼亚洲研究院总监麦克李教授(Professor Michael Lelgh)于2015年10月28日在砂拉越大学演讲:“马来西亚的诞生”,道出个中秘史



当年新加坡为什么可以退出马来西亚联邦?  

作者:于东(砂拉越)

1965年8月9日上午9时30分马来西亚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在马来西亚国会宣读宪法修正案,将新加坡排除出马来西亚联邦,国会以126票通过宪法修正案,即刻將新加坡驱逐出联邦。在同一时间,李光耀在新加坡电视台宣布:新加坡即日起正式脱离马来西亚联邦独立。

从表面上看新加坡独立是在和平顺利中完成(进行),而且独立后第一时间内,即第二天就得到英、美、澳、纽、日的承认。这样快速的承认正说明了以美英为首的西方国家较早前已有了默认。

事实上,“马来西亚计划”从出笼到成立,李光耀立下了“汗马功劳”。没有李光耀的出谋献策和奔跑,或许马来西亚成立将会遇到更多的阻力。

1961年5月27日(东姑提出五邦合并计划)前,即1月3日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发表了题为《我党的政治目标》的申明。申明说:“新马合并是必然,它是我们当前任务,但是这种合并应该包括砂拉越、汶莱、北婆的更大政治结合。”有评论说:这是李光耀和英国驻新最高专员薛尔克不断磋商的产品(注1)。

同年6月4日李光耀在群众集会上说:“我热烈欢迎汶莱、砂拉越、北婆代表,如果我们在走向独立的道路上能够维持密切的政治和经济结合,这对我们大家都是有利的。”

1963年7月26日李光耀上电视台说:“新加坡非和马来亚合并不可。”据麦可李教授(注2)说:李光耀非常热衷于五邦合并,反却东姑始终抱有戒心。原因是东姑认为李光耀是有野心想要取代他的地位。时任马华公会会长陈修信曾说:李光耀想以人民行动党取代马华在联盟中的地位。然而,李光耀急需要五邦合并,特别是与马来亚合并,因为他认为,新加坡华族占绝大多数,而左翼力量又太强大,于是乎很快会落到共产党手中,特别是印支三国局势令人担忧,只有通过合并来抗拒左翼力量的威胁。

事实上,在合并议题上,东姑与李光耀各有“箅盘”,他们之间一开始就是尔虞我诈的斗争过程,这些矛盾一直延续到马来西亚成立后发展到更剧烈、公开化、以至最后决裂。

李光耀在大马成立前夕,为抗衡马来亚联盟势力,突然举行新加坡大选。在这次新加坡大选中,马来亚联盟在51个选区中参选42个,与新加坡行动党正面交锋,结果一败涂地(注3)。

1964年初,人民行动党企图将势力发展到马来半岛,于4月29日在吉隆坡成立第一个支部(这就是现在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的前身)。在这期间,李光耀在一些场面的言论中不时去嘲讽东姑的领导能力和学历。更成为国际笑柄的是,马来西亚成立后,在一个国家中有两个总理(总理相等于首相),一个在中央,一个在州(别的州是以首席部长或州务大臣著称,唯独李光耀的新加坡以总理著称),身为一国之首的东姑却无可奈何。

1964年7月21日下午,新加坡伊斯兰教徒举行先知穆罕默德诞辰纪念游行,游行遭遇到警察干預,发生冲突,参加游行的马来武术队帶头发难,一发不可收拾,演变成种族暴动,造成8死300多人伤和数千人被捕,当局宣布戒严13天。事后李光耀公开指责巫统总秘书赛查化和《马来前鋒报》煽动所致。赛查化回应说:因为新加坡有个恶魔,是李光耀在新加坡的挑衅和嘲弄的后果。

—个多月后的9月4日在新加坡的芽笼士乃又再次发生比上一次更严重的种族暴动,暴动延续到8天才被控制,事件中造成13死,百人伤,1300多人被逮捕。暴动期间李光耀在比利时參加社会主义国际成立100周年庆典,会后没有赶回国解决骚乱,反而飞去伦敦,这不寻常的举动,耐人寻味。

种族暴动后至1965年7月英国首相威尔逊在幕前幕后紧张活动,展开一系列谈判,提出各种解决方案,如:暂时分裂,各走各的数年后再结合、李光耀到中央内阁任职、行动党与联盟组联合政府等,谈判一直无法达成共识。1965年2月初李光耀公开说:马来亚领袖的企图首先使他感到愕然、继而怀疑、最后恐怖。吴庆瑞(李的副手)则说:我们当初行动(加入联邦)是否正确,我越感到怀疑。

4月,李光耀要组成一个马来西亚联合阵线,5月8日在新加坡成立包括马来亚、砂拉越、沙巴所有反对党的联合阵线——《马来西亚团结机构》(简称《团总》,注4)以抗衡联盟政府。这时激发了巫统种族主义情绪,叫囂:中止新加坡宪法、逮捕李光耀等。

5月23日东姑公开指责李光耀挑拨华人反中央政府;与此同时,联盟秘书陈东海公开呼吁将新加坡驱逐出马来西亚联邦。

6月初,东姑飞去伦敦长住至8月5日,6月29日决定新马分家,并通知在国内的副首相传达内阁成员。7月22日副手拉萨代表内阁覆函东姑同意其决定。于是律政司(署)立即着手修改宪法有关条文,8月5日东姑回国,6日召开内阁会议,9日上午召开国会通过宪法修正案。

上述简略叙述了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联邦的来龙去脉。总之,新加坡可以退出马来西亚联邦,乃是新马双方激烈斗争结果。这是一场政治斗争,亦是种族主义较劲的过程,但英国从中扮演着平衡和调控角色。这场斗争结果,谁赢谁输,相信读者可自行判断。

稿于2015年12月1日

[注释]
(1)《马来亚劳工党斗争史》马来亚劳工党党史工委会出版,2001年1月出版。
(2)澳洲墨尔本大学现代亚洲研究院总监兼教授,Professor Michael Lelgh于今年10月28日在砂拉越大学的演讲:“马来西亚的诞生”。
(3)同上(一)。
(4)田绍熙回忆录《一路走来》,2003年6月出版。
  另:本文亦参考历史剪报和李光耀回忆录。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