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8 November 2015

TPP的要害是司法主权

TPP的要害是司法主权

作者 / 来源:郑若麟 / 《新民周刊》、《环球视野》
globalview.cn/html/economic/info_6614.html
xmzk.xinminweekly.com.cn/News/Content/6323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本文作者是文汇报国际评论专栏撰稿人郑若麟,发表于《新民周刊》的一篇关于TPP的评论文章。作者自1990年至2013年任文汇报常驻巴黎和欧洲记者,常驻法国超过二十年。他的国际评论在中国国内颇受欢迎和重视。他的许多作品常被法新社、BBC等外国传媒翻译成英、法文转载和评论。

《新民周刊》是目前中国国内报刊零售和自费订阅市场上发行量最大的时政类周刊;它是历史悠久的文汇报、新民晚报联合组建报业集团后新创的首份媒体,也是目前具有全国影响的新闻周刊之一。

作者在本文中指出,TPP的根本目的,就是将WTO模式下主权国家所拥有的国际贸易司法仲裁权转移到跨国公司集团手中。这一仲裁机制就是ISDS机制。加入TPP实质上就是把经贸司法仲裁权拱手相送给跨国公司集团,并任由跨国公司集团主导本国的政策、法律、法规。作者对中国读者发表的关于TPP的这个见解,更是值得我国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认真思考的。

以下是全文内容,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由美国主导、中国缺席的TPP谈判(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达成协议的消息传来,立即在中国引起激烈争议。

从纯经贸角度看TPP是“瞄错了靶心”

从纯经贸角度去讨论TPP协议对中国经贸未来前景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实际上是“瞄错了靶心”。诸如将缔约国已经很低的关税降至零、将劳工保护标准提高到发达国家水平、反对对国有企业进行补贴、反对汇率操纵等等“枝节”,我认为都只是TPP谈判的烟雾弹,是为了掩饰其核心目标:夺取超越国家主权、进而间接主导主权国家政策法规制定和实施的贸易冲突仲裁司法权!也就是说,有关“投资方-国家争端解决机制”(ISDS)才是TPP协议之要害所在。只有从这个角度出发,方可洞悉为何TPP要抛开WTO而另起炉灶。

事实上,除了贸易冲突仲裁机制以外,TPP所达成的其他所有协议,在双边自由贸易谈判中都可以实现。为什么美国还需要TPP,以及在大西洋两岸也已开启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呢?这就涉及到一个更深、更大的战略目标。在这个战略目标中,美国本身也仅仅是保障,而非获益主体。这个战略目标就是建立一个世界政府。

马克思曾设想,无产阶级是无国界的,因为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共同特点就是“一无所有”,所以他们奋斗的目标将是一致的,即“失去的只是锁链,而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然而历史的发展却出现了马克思所没有预料到的一幕:发达国家的“无产阶级”所出卖的劳动力价格,却比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要贵得多。于是,无产阶级变得不平等了;于是,不再是“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无国界的神话便被打碎了。事实上,近年来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之间发生的摩擦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各国工人阶层之间的矛盾。TPP提出高标准劳工保护,实际上就是挑起一部分国家的“无产阶级”与另一部分国家的“无产阶级”之间的冲突。如果说无产阶级实际上是有国界的话,那么真正没有国界的则是“资本”。资本不仅已经实现了跨国布局,而且对利润的追逐也同样是没有国界的。只要能获利,资本并不理会钱是从哪个国家挣的。这就是为什么资本力主在全球建立起WTO即世界贸易组织,以便使资本的全球化能够得到一个统一的规则保障。但是,无国界的资本却一直遭遇国家主权的顽强抵抗。即便是在WTO的模式下。

TPP把司法仲裁权转移给跨国集团

因为在WTO模式下,外国投资方必须遵守所在国国家法律法规。一旦发生利益纠纷,所在国拥有司法裁判权。如果投资方不服还可以上诉到世贸组织。但投资方必须通过其所属国才能上诉到世贸组织,因为只有主权国家才有权提出诉讼,也只有世贸组织成员国才拥有解决贸易争端机制的最终控制权,包括选择仲裁机构的权利。因此,为了使资本能够更为自由地在全球各国无国界限制、特别是得到“司法保障”的情况下完全自由地流通,就有必要将WTO模式更推进一步,这就是为什么需要TPP协议的原因。也就是说,TPP的根本目的,就是将WTO模式下主权国家所拥有的国际贸易司法仲裁权转移到非主权国家机制 ——即跨国公司集团——手中。这一仲裁机制就是ISDS机制。

TPP协议中的ISDS机制非常明确地将投资方与东道国之间一旦发生贸易争端时,将提出诉讼和仲裁的权利从主权国家手中夺走,而交到跨国投资公司和某些类似“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等设在华盛顿、纽约等地的“国际”机构手中。由这 类机构在主权国家与跨国投资大公司发生争端时主持仲裁;这类仲裁是没有任何上诉机制的,也就是说,这类仲裁一旦作出,就是终审判决。其不利于主权国家的结 构设计是一目了然的。可以说,一旦加入TPP,那么外国投资公司如果认为所在国政府制定的政策、法律、法规损害其利益的话,就可以提出诉讼,由设在美国的 仲裁机构进行终审裁决。换句话说,TPP缔约国不仅必须对其现有政策、法律、法规重新审核,以免违反外国投资公司的利益而招致巨额赔偿损失;而且缔约主权 国家在未来在制定国家政策、法律、法规时,也必须首先咨询在本国投资的外国跨国公司的意见,看是否违反其利益。在这种背景下,跨国投资公司将成为所有 TPP缔约国的隐形的“太上皇”。加入TPP实质上就是把经贸司法仲裁权拱手相送给跨国公司集团,并任由跨国公司集团主导本国的政策、法律、法规。

这才是TPP的要害所在。因此,是否加入TPP不是一个经济或贸易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一个国家主权问题。

缔约国或将面临“澳大利亚选择”

TPP 协议让我想起几年前对ACTA(互联网反盗版贸易协议)的深入调查。与TPP一样,ACTA谈判也是秘密进行的,也将中国排斥在外,也包含了大量不公开的内容和条款。当时我采访了法国大量网络人士和各路专家,最终发现这一谈判也是借着“反盗版、知识产权保护”的幌子,实际上是为了使跨国网络公司能够绕过主权国家,以打击盗版的名义,对任何一个签约国家进行越国界网络监控。也就是说,最终如果达成协议的话,那么掌握着网络最终司法裁判权的,将不再是主权国 家,而是跨国网络——谷歌、推特、脸书等等公司。与TPP谈判一样,ACTA谈判也是故意设立一些虚假的靶子,让人们去争吵、辩论,而实际上则想将其真正 要达成的目标用“暗度陈仓”的方法强加到缔约国头上。当时ACTA谈判也将中国树为目标,声称中国从电影到音乐,“盗版现象无所不在,极其严重”,而且中 国“设立长城防火墙”,是对“互联网自由”的限制。ACTA试图使西方网民与中国网民对立起来,从而得以将“反盗版”为名的对国际互联网的跨国监控强加到 各国头上。这种指东打西的手段差一点就能得逞。幸亏全世界的网民信息灵通,互通情报,很快识破其并洞悉其计。最终ACTA协议在全球(除中国以外,因为中 国网民绝大多数并不了解这一秘密谈判的情况)数以几十亿计的网民一致且极其强烈的反对下无疾而终。当然,这一谈判本来就是在高度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目前 是否仍然在秘密继续,我因没有再跟踪,所以不得而知。

极有可能面对境外诉讼和巨额赔款

TPP产生过程几乎与ACTA谈判方式如出一辙。也是将中国树为标靶。也是放出烟雾, 声称“中国不符合加入标准”,好像TPP唯一的目标是中国似的。然而这一次跨国公司集团“暗度陈仓”获得了成功。TPP终于达成了协议。于是“不带中国玩”便成了一个事实。谈成的TPP和失败的ACTA、以及目前还在继续进行之中的TTIP谈判,目标都是一致的,就是为跨国公司集团夺取超越主权国家的国 际司法仲裁权,在发生贸易争端时可以合法地干涉缔约国的经济、贸易甚至社会、货币等国家核心政策。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接受这种制度安排,届时我们 国家的每一项政策的出台、每一项立法、每一项规定……如果没有在中国投资的外国公司的认可,我们就将面临遭到其在国外提出诉讼的可能性。而一旦败诉(这几 乎是可以肯定的且很有可能是唯一的结果),我们将面临难以想象的巨额赔款的前景。这对任何一个主权国家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

目前非常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跨国烟草公司对澳大利亚政府为了减少吸烟人口而通过一项法律,规定所有烟草包装必须去除商标、注明吸烟有害健康等内容而提出了诉讼,要求澳大利亚赔偿因此项法律导致烟草公司的损失(包括未来可能的损失)。其诉讼的表面理由当然不会是公众健康问题,而是什么商标的知识产权、品牌价值等其他借口。一旦澳大利亚等TPP缔约国批准了这一协议,届时澳大利亚政府就很有可能败诉,并因此面对两个选择:要么改变已经通过的国家法律,要么向跨国烟草公司支付巨额赔偿。而类似的例子在英国、法国等许多欧洲国家都存在,因为很多欧洲国家都出于国民健康的需要而通过了与澳大利亚类似的法律。届时这些国家都有可能不得不面临上述的“澳大利亚选择”。这可以说是骇人听闻的。类似的例子几乎存在于每一个领域。

有人可能会说,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那签约的12国难道都是傻瓜?都会不明白?问题恰恰在于此。仔细看一看这12国的构成,就可以理解为什么TPP在亚洲能够成功,而欧美之间的TTIP却谈到今天还未谈成。驯服欧洲毕竟比驯服亚太12国要困难得多。这也就是为什么要排斥中国的原因:中国绝对不会加入这样一个协议。

极为荒唐的事却在一步步成为现实

诚然,中国是一个习惯于“打太极拳”的国家,所以竟会有人提出这是一个“倒逼中国第二次改革”的说法,好像只要中国加入,中国就能够适应这种苛刻的规定。这绝对是一个错误。中国尽管适应能力很强,历来能够在西方制定的规则下照样拿到“金牌”,但其中的代价之大,是我们绝不能忽略的。改革开放30多年,我们给跨国公司输送的利益,绝对远超我们自己所获。夺取金牌数量永远不及制定金牌规则来得重要。获取最大利益者也永远是规则制定者。

TPP、ACTA、 TTIP等此类所谓推进新的自由贸易规则的谈判,实质都是为了超越主权国家,直接为跨国公司财团服务,为在未来建立一个统治全球的“世界政府”。今年年底将在法国召开的全球气候峰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同样性质的谈判。其借口从表面上看更为“合理”:因为气候“变暖”将危及所有的国家,因此所有国家都应将自己的部分主权交出来,成立一个世界性的机构(世界政府的雏形?),来共同应对气候“变暖”对人类带来的“挑战”。其关键要害同样在于谁来进行碳排放量测定?发生纠纷时谁主持仲裁……

想象一下,如果通过了关于气候变化的某项决议,这就意味着目前因成为“世界工厂”而不得不大量进行碳排放的中国,将不得不向世界上最为落后的、什么工业也没有、也未对人类任何进步做出任何贡献的那些国家支付巨额金钱:向它们购买碳排放额度。而安排“碳交易”的伦敦金融城和芝加哥气候交易所将会赚得盆满钵满,因为其涉及的金额将以万亿计!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吗?然而这却在一步步成为现实。

拭目以待美国国会是否会批准TPP

理解了这一点,即可理解为什么TPP协议即便是在美国,也遭到民间的强烈抵制。因为美国国家虽然在台前表演,但实质主导TPP谈判的,则是隐藏在幕后的当今 世界真正的统治集团:跨国公司集团。跨国公司集团的构成是一个金字塔形状,以金融财团(华尔街和伦敦城)位于金字塔的塔尖,下面统领着各大跨国财团,其中 包括军工、石油、医药、粮食、影业传媒以及网络通讯等,再下面就是各大制造业集团。越是在塔尖的集团,所获利益就越大,拥有的权力也最大。如果这个金字塔 最终搭建成功,将意味着主权国家的消亡。

其实,TPP不仅仅在中国引起争议,在12国同样引起争议。甚至包括跨国公司最多、特别是华尔街的所在地美国也同样。因为反对者都已经认识到,TPP将同样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而仅仅是有益于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的跨国公司集团。因此,美国国会是否会真的批准TPP,将意味着美国究竟被控制在跨国公司集团(即寡头政体)手中,还是美国人民(即民主国家)手中,让我们拭目以待。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