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2 November 2015

昂山素季获胜之后的缅甸政治走势 与广大底层人民和少数族群的未来

昂山素季获胜之后的缅甸政治走势
与广大底层人民和少数族群的未来

作者 / 来源:破土报道 / 《破土网》(中国)

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民盟)主席 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

狮子不敌孔雀,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获胜

备受外界瞩目的缅甸大选已于11月8日当地时间下午4时正式结束。11月9日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民盟)发言人称民盟获得70%的选票,赢得大选,执政党承认败选。缅甸拥有5200万人口,这次选举的合法选民大约3000万人。这次选举是2011年一个名义上的平民政府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全国大选,本次缅甸大选选举产生联邦议会和省邦议会共1100多名议员。共有91个政党推举的5728名候选人和310名独立候选人参加本次角逐。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和最大在野党民盟均推举了1100多名候选人展开全面竞争。新一届联邦议会将于明年1月举行首次会议,并于2月选举总统,其后由新总统组建政府。现任总统吴登盛领导的本届政府的任期将于明年3月底结束。

巩发党的党徽主要标志是缅甸狮子,而民盟的党旗党徽主要标志是孔雀。因此,缅甸一些评论员把这次大选比喻为“狮子与孔雀之间的对决”。这次议会大选,民盟以压倒性优势获胜,可谓狮子不敌孔雀。大选之前,也有人认为把本次大选说是两党对决还不太准确。民族政党在本民族地区具有一定的优势,有人把这种现象称作三足鼎立。此间观察家认为,未来缅甸的政治版图大致可划分为四大版块:巩发党、民盟、军队(现行宪法赋予在各级议会中拥有25%非选举议席)和民族政党(地方政治势力)。

美国背书下军方会承认大选结果

缅甸国内以及国际社会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是,民盟赢得议会大选,缅甸军方会做出何等反应?总统吴登盛此前虽然强调他本人和缅甸军方将领会“尊重选举结果”。尽管吴登盛已表态,但缅甸国内以及国外媒体担心即便民盟最终胜出,军方是否会接受这一结果,目前也还是个问号。1990年的选举结果就因遭到军方的否认而作废。25年后的今天,这一担心仍存。“军方并不能避免这一(结果),但他们有枪,我们无法完全信任他们,”一名支持者如此表示。

对此,昂山素季表示,如果有足够的民意支持,军方并不会是一个阻碍,“我不相信(军方)是不可冲破的阻碍,尤其是涉及人权问题时。”她从未表露对军队的不满,相反她在多个场合强调父亲昂山将军的军人身份。值得注意的是,全民盟名誉主席吴丁乌上世纪曾任缅甸第四任国防部长,深谙军方情况。不排除昂山素季未来与军方合作的可能。

缅甸2015年大选最大的风险来自于军方,因为军方能否在选举中持有一个相对中立立场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军方的“政治化”也是缅甸政治民主发展需要克服的第一大挑战。缅甸2008年宪法规定,25%的联邦及省、邦议员由国防军总司令直接提名的现役军人出任。2010年11月,缅甸举行了20 年来首次多党制全国大选,2010年大选的主要热门人物也多是选前辞去军职的前军政府重要人物。他们通过2010年大选,仍然把持着人民议院、民族议院、政府。军人集团实现了继续主导缅甸政局的核心政治目标。

缅甸国内外对军方力量的忌惮不无道理,军方及军方内部力量的博弈在很大程度上依然是当今缅甸政局变化的最大影响因素。巩发党的前身是军人集团的外围组织——联邦巩固与发展协会,其精英与骨干多为退役将领,与军人集团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新的宪法颁布后,军队虽然已经退居幕后,但是遇到重大事件,军队都会起到重大作用,安全部队也隶属于军队,巩发党背后本身也是安全部队在做支撑。军方依旧牢牢掌控着权力,决定着未来缅甸政局的发展方向。

但一位关心缅甸政治的国内观察家向破土网透露,考虑到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民意基础更广,以及有美国及亲美阵营的国外资本力量做背书,缅甸军方迫于美国的压力将不得不接受此次大选的结果。而民盟执政后,作为交换,将实行新自由主义政策,开放国内市场和减少政治管制,允许缅甸三千多万廉价劳动力进入市场。

缅甸大选背后中美两个大国的博弈

缅甸不仅是东南亚领土第二大的国家,而且地缘位置异常重要,长久以来都是大国势力觊觎的区域。2009年,缅甸的民主化运动以及奥巴马的上台使得美国对缅甸的政策发生了转变。美国对缅甸长期的“制裁与孤立”政策逐步向更为务实的政策转变。随着美缅两国高层的互访,美国逐渐放松了对缅甸的制裁,并借机扩大在缅甸的影响力。综合来看,改善与缅甸的关系可以说是美国“重返亚太”战略在东南亚地区的重要突破口,美国欲通过加强在缅甸的影响力,从而扩大在东南亚区域的发言权。对于奥巴马而言,这些年美国一直在积极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企图在东南亚区域扶植更多的亲美势力。而且奥巴马的任期已经进入了倒计时阶段,对于奥巴马而言,如何留下更多的政治遗产将是他这一阶段重要考虑的内容,因此美国将继续推进缅甸的民主化进程,干预缅甸大选,为美国在东南亚的利益拓展打下一个楔子。

缅甸地区对于中国而言,不仅是“一带一路”实施的关键区域,将影响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建设,而且中国企业目前在缅甸的投资项目众多,包括密松大坝(暂时搁置)、中缅天然气管道建设等。缅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进入2015年来,缅甸中央政府与果敢同盟军发生冲突,由于缅甸方面的过错,引发中缅关系的微妙。今年上半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邀请昂山素季访华,也体现了中方对缅甸的重视。长久以来,中国都是缅甸最重要的伙伴,但随着美国推进在缅甸的影响力,缅甸也开始玩“平衡术”,在中美之间不断权衡。有媒体指出中国在缅甸的影响力正急剧下降。缅甸2013年度(2013年4月~2014年3月)来自中国的直接投资锐减,还不到2012年度的10%。原因是缅甸政府冻结了大量由中国企业进行的资源开发投资。在2011年春季走向民主化之后,缅甸吴登盛政府改变政策,致力于摆脱对中国的依赖,现在已经显现结果。对于中国来说,缅甸是进入印度洋的战略要冲,缅甸和柬埔寨是东盟中为数不多的亲中国派。如果缅甸进一步摆脱对中国依赖,很容易导致中国在整个东南亚的影响力下降,从而给整个亚洲的地缘政治平衡带来影响。

中国人眼中的昂山素季与缅甸大选

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赢得大选,会给缅甸底层人民带来什么影响?破土采访了一位关心缅甸局势的香港大学博士生吴冰,她表示不能简单地说昂山素季是美国势力或者她不真的代表底层利益,就否认现在缅甸争取民主的努力。她认为缅甸目前正在争取的民主是走向社会主义的其中一步,不应完全否定,“不要妄想通过民主制度能够直接走到社会主义,之后可能还需要走九十九步,但是如果没有民主制度,没有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就不可能往社会主义的方向走。此外,缅甸的此次选举也是各方利益博弈的结果,缅甸的选举各方力量都参与其中,例如美国势力,这是无法避免的,很多社会运动都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基层群体如何利用这种契机来发展自己,仍然是值得尝试的。”

在美国纽约大学就读的中国留学生张萧则表达了与吴冰不同的看法。昂山素季被宪法限制成为缅甸的总统,但昂山在大选前夕的发言说若民盟胜出,她将担任“总统之上”的职位。这让张萧对缅甸未来的法制产生怀疑,“她如果不当总统还统率全国(像她自己说的那样),那就真是有点藐视缅甸宪法了,就法制来讲可能是倒退的。”

一直关心缅甸政治的国内高校青年教师方小亮提出,他并不看好民盟执政后缅甸未来的局势,特别是缅甸最广大的底层群众——农民的处境。他在接受破土网采访时表示未来随着大量的外资与缅甸权贵资本进入缅甸,最终将导致脆弱的缅甸经济(在转型期)出现问题,“缅甸目前的经济结构中农业和逐步开放的初级加工业占主导地位。随着缅甸市场逐渐开放和加工业发展,缅甸的传统小农会开始瓦解,逐渐半无产阶级化。但这一问题需要几年后才会逐步暴露出来,缅甸未来经济增长会提速,当然这取决于世界资本主义经济的变化。新政府很可能会出卖农民的利益,以促进融入市场,同时牺牲缅甸少数族群的利益。未来缅甸大规模的城市化与劳动力无产阶级化(半无产阶级化)会导致环境、劳资问题进一步表面化。缅甸军方的力量减弱是必然的情况,但是军事集团也可以从新开放中获取利益,并转身成为的新的资本力量。”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