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5 October 2015

避谈权力制衡,砂州何以独立?

避谈权力制衡,砂州何以独立?

作者:吴益婷
来源:《燧火评论》



[本文作者吴益婷(右图)为槟城理科大学政治学博士,目前任教于马来亚大学。]

過去半年,「公投」的呼聲開始在砂拉越大城小鎮響起。呼喊者並非一般民眾,而是來自「砂拉越人的砂拉越」(Sarawak for Sawarakians,S4S)組織成員。這個組織的活動相當高調,卻未遭到州政府和警方壓制,對「反建制」(anti-establishment)聲音如此容忍並不是砂州政府一向來的做法。

除了上述組織,這些年也出現其他零星爭取砂拉越自主權的運動。無論如何,本文並非要探討現有砂拉越各種政治勢力的議程和角力,也不是談爭取公投和脫離馬來西亞的法律基礎,而是思考砂拉越脫離馬來西亞,有何政治上的好處、危險或可能性。

砂拉越脫離馬來西亞,至少可以遏制在州內擴張的兩大保守勢力:巫統與伊斯蘭黨推動的伊斯蘭化(Islamization)和馬來主權(Ketuanan Melayu)。巫統和伊斯蘭黨在砂州沒有可觀的影響力,他們所奉行的伊斯蘭給東馬一般民眾的印象是教條、專制和狂熱。過去幾年,各類有關伊斯蘭的法庭訴訟,伊斯蘭刑事法法案的提呈等,一再威脅聯邦憲法的至高地位,整體趨勢令人不得不憂慮馬來西亞人對建國原則的共識基礎是否已越來越薄弱。


保守勢力衝擊民眾日常生活

在西馬,這股勢力經已影響民眾的生活,例如某些國民學校設定帶有歧視性的規條,限制非穆斯林學生日常生活如服飾、宗教、食物等,引發族群關係緊張;政府機構強加伊斯蘭道德口味於民眾,讓許多人感到能把這股來自官方和社會的壓迫力量拒於門外,是多麽令人愉快的事。

至於巫統的馬來主權意識形態,影響廣泛,就談一兩項吧。想象一下沒有蘇丹的土地,那里的天空是否更清澈、雲朵更亮白?也可想象把馬來主權逐出國民教育後,到時砂拉越人是否可以更自由快樂的學習語文。例如學校可以務實地加強國際商業用語——英語的學習;中文也可能因是中小企業通用語而流行起來。不同民族的語言、文化可以根據區域和需要而定,成為國民學校的必修或選修課。

單單上述兩點,脫離馬來西亞就很吸引人了。但是砂拉越人別太天真,擺脫了馬來主權,取而代之的是什麽意識形態呢?也許依然是土著主義,不會是砂拉越民族主義。至今,砂拉越最有勢力的執政黨如土著保守黨(Parti Pesaka Bumiputera Bersatu,PBB)並不開放會員籍給華裔,只招收土著會員。砂拉越也有口耳相傳的「社會契約」——若土著穆斯林是首席部長,那州長必須由達雅人(Dayak)擔任。所以脫離馬來西亞後,砂拉越非土著依然不會享受平等的公民權,只不過換了比較「多元化」的「tuan」(主人/主權者)。雖然族群關係的相容性比西馬大,絕大多數政黨的會員籍都是開放的,但多數政黨仍由單一族群主導,說明族群還是砂州社會主要的分歧點。

若爭取砂拉越獨立運動者,只談州內富饒的土地和天然資源,不談如何公平且有效地治理國家,不正視砂州統治精英數十年來的貪腐,那獨立的目的是什麽?難道是讓現有統治精英更自由地掠奪州內財富?

執政黨對過去砂拉越選舉不公一直視而不見,同時也是金錢政治的始作俑者。本地報章被執政黨或朋黨財團壟斷,大專學府不鼓勵獨立思考和言論自由,這樣的政經環境如何貫徹獨立真正的意義和願景?到時執政精英獨立了,砂拉越人民還沒獨立。

公投決定砂拉越該不該脫離馬來西亞,雖然是個符合民主精神的建議,但條件是砂州選委會首先必須是獨立的,才能提供乾淨的選民冊,實施公平選舉。試問現有的選委會獨立嗎?其選區劃分最近才被高庭宣判無效!新的劃分作業大大增加鄉區席位,完全不尊重一人一票、票票均等原則。這樣的政治手段符合砂拉越人的利益嗎?在種種條件不充足之下,公投只是淪為統治精英合法化個人議程的手段。

民主論述缺席的解放運動

砂拉越人追求的是讓人民成為「tuan」(主權在民),而非一個民主論述缺席,不談限制統治權力的解放運動。

爭取砂州獨立自主運動愛談錢,仿佛有了錢,砂拉越社會的貧窮和基本設施問題勢必迎刃而解。本文對此難以樂觀,因為我們從不知曉有多少國家財富將落到平民手裡。許多歷史經驗早已證明天然資源豐富的國家,不一定能發展出福利更好,國民教育更優質,基本設施更完善的社會。沒有良好廉潔的施政,缺乏有效制衡統治者的制度,沒有揭露當權者貪污舞弊的新聞媒體,最後可能淪落到官肥民瘦的局面。

今天砂拉越的困境,不能簡單地歸咎「西馬因素」。在過去我數度參與的選舉,拒絕「西馬因素」或「西馬文化」一直是砂拉越執政黨的口號,一方面想轉移民眾對執政黨貪腐形象的怒氣,另一方面要求砂拉越人拒絕來自西馬的在野黨,尤其是公正黨和行動黨。過去數十年由砂州國陣掌控的政治氣氛和經濟狀況,讓所有砂拉越本土在野黨無以為繼,公民運動十分薄弱。若沒有外來支援,當地公民運動與政治反對力量,很快被削弱。

爭取自主或自治的目標是爭取下放權力,要賦權於民,毋需依賴政府或執政者的恩庇生存。若不談政府如何下放權力,只談政府要擁有哪些權力,這樣的獨立運動不會為人民帶來真正的好處。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