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8 October 2015

4原因决定TPP难以阻挡中国脚步!

4原因决定TPP难以阻挡中国脚步!

作者/来源:占豪/ 神探007的博客


在美国主导下,美国日本战略合作与妥协下,谈了5年的TPP终于到了尾声,框架协议签订。对此,我们昨天在《占豪丨TPP达成,中美进入角力新阶段!》中从博弈角度宏观分析了这一事件的影响以及对中美博弈的意味。今天,我们接着分析。

对于TPP的达成,网上悲观声音不少,甚至有人被这种声音影响有些慌乱;也有些人对此不以为然,认为“然并卵”,当然也有一些人乘机再发表一些“中必最输”、“中已最输”或“中或最输”的话以制造“中国不行论”。

对该事件,占豪昨天的分析实际上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即该协议的初衷、该事件的标志性意义、对未来的作用,我们都应充分重视,我们还应对TPP未来的影响进行充分研究和分析,然后做出针对性的应对。但是,我们对该事件发生的背景、未来影响进行充分辨析的情况下,也不必谈TPP色变,觉得是真的“狼来了”。其实,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意味着中美博弈跨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进入一个新的状态,不过是一种新阶段博弈的开始而已。

这种博弈,与输赢没有任何关系,就像中国“一带一路”的提出本身并不能打垮美国一样,TPP也不可能现在就能架空、压垮中国,而在占豪看来,未来也根本不存在这种可能。对TPP框架协议的达成,我们应该重视,更应认真研究应对之法,但也仅此而已。网上所有大喘气的一惊一乍,基本都是对事情处于无知状态的忽悠,或是被这种状态感染带来的没必要的紧张。

TPP为何能在近期达成协议

为什么谈了5年的TPP,前面四年多都进展不是很大,今年谈判却突飞猛进甚至达成一致协议呢?在占豪看来,其根本原因有三:

一、“一带一路”战略形成的战略压迫。

我们知道,2006年7月22日多哈回合谈判因各国难以达成一致而最终被WTO终止。多哈回合谈判的终止,意味着在世界范围内搞大一统的自贸构想失败了。失败的原因、矛盾的焦点还是根本规则和利益问题,以美国为首西方主导的WTO, 试图通过多哈回合谈判彻底确立世界性的贸易规则,而发展中国家一定不愿意被这种规则左右,变成一种全球范围内少部分发达国家对大部分国家的剥削。多哈回合 谈判的失败,虽然体现在农业和非农业的市场准入问题,本质上却是发达国家和非发达国家在利益上的分歧。鉴于之前世界经济游戏规则整体利于西方,且WTO组织主要由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控制,发达国家是想进一步延续这种规则趋势,而发展中国家希望新规则更加平等。在这种背景下,最终谈判难以达成一致意见几乎是必然的。

世界范围内大一统的自贸框架难以达成,在经济发展的需求下,小区域范围内的自贸区谈判必然兴起,于是各种区域性的自贸框架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美国加入并主导TPP是2008年2月,这其实就是在多哈谈判失败后开始另谋棋局的一种办法。其根本目的在于,瓦解作为发展中国家代表、最大发展中国家的中国。说白了,就是发达国家在与发展中国家难以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美国开始避开中国这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试图通过TPP这种平台来瓦解发展中国家阵营。只要美国将中国周边尽量多的发展中国家纳入到了美国主导的新的贸易体系,那么中国不加入,本质上其实就是为了在经济上对中国进行釜底抽薪的孤立。美国是想在WTO框架之外,构建排除中国之外的新的贸易规则框架,一旦成功,最终原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在多哈回合谈判中没有达到的目的就部分达到了。

然而,中国在与东盟的经济融合方面走得要比美国远得多和及时的多,早在美国1997年东南亚金融风暴洗劫东南亚国家后,美国正在忙着中东反恐之时,中国却忙着和东盟发展自贸关系,推动东盟从危机中走出。到2010年,中国东盟自贸区构建完成。而美国2008年介入TPP并主导,也有试图通过TPP分化中国与东盟经济关系的目的。

美国加入TPP并吸引一些国家进入后,TPP一直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这种分歧其实与多哈回合谈判中遇到的困难有些类似。但是,出乎美国预料的是,中国在2013年9月到10月才提出“一带一路”战略,也仅仅过了一年多,就已经与很多国家在“一带一路”战略上达成一致意见,并且构建了亚投行和丝路基金,发展形势喜人。这让美国充分感受到了压力,因为“一带一路”战略不但能破解TPP对中国的战略意图,其背后所蕴含的意义甚至比TPP要深远得多。这种压力迫使美国不得不加快TPP的谈判。

二、美日在战略上的统一。

2009年8月,日本民主党在议会选举中获胜,鸠山由纪夫就任首相。鸠山上台后,走的是脱欧入亚的路线,2009年10月中日韩领导人峰会就达成了启动中日韩自贸区的一致意见,日本脱欧入亚开始迈出实质性步伐。鸠山的路线显然和美国重返亚太路线完全相悖,果不其然,鸠山只做了几个月的首相被通过手段赶下了台。2010年,鸠山由纪夫的继任者开始调整鸠山路线,转而与中国交恶,中日钓鱼岛争端使得中日关系急剧恶化,这一谈判进程也被严重边缘化。

与此同时,在与中国交恶后,2011年11月日本宣布加入TPP谈判,这宣布日本在经济上也开始向美国进行新一轮战略靠近,这和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基本暂停形成鲜明对比。

鉴于日本的经济影响力,在日本加入TPP谈判后,事实上最大的阻力已变成来自于日本。就像美国发展TPP不仅仅是为了经济一样,日本想得到的不仅仅是什么TPP协定,而是有其很强烈的政治意愿,即促使日本成为正常国家。在过去几年的谈判中,TPP一直是和政治挂钩的。2014年日本解禁了集体自卫权,今年又和美国签署了新的美日安保条约,前些天又通过了新的安保法案。这一切都实现了,日本的阶段性目标也就实现了,TPP日本该让步的部分也就可以让步了。

一方面是日本的让步,另一方面是美国看到中国亚投行的势头,于是美国在TPP原来坚守的部分也有让步。当两个最重要的经济体在战略上达成了一致,TPP签署的条件也就基本成熟了。

三、美俄的交恶。

美国和俄罗斯的交恶,使得美国在政治上非常需要在TPP、TTIP上取得重大进展,因为这样可以提升美国在经济上的竞争力,从而起到进一步孤立中国和俄罗斯经济的目的。

当然,除上述三个因素之外,还有美国总统奥巴马最后任期想去的一些成就有关。

中国能搞定TPP吗?

很多人担心,TPP来了,中国恐怕要被孤立了,中国经济将面临巨大压力,甚至连新的中国崩溃论都来了。对于这些观点,如果因为不了解而紧张是正常的,如果故意渲染则显得居心不良。TPP的确是该重视的事情,但它既不会压垮中国,也无法真正阻止中国战略的推进,更无法阻挡中国的大国崛起之路。在占豪看来,四个原因决定了TPP难以挡住中国前进的脚步:

一、东盟国家对TPP本身保持高度警惕。

东盟国家,既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又有一定的投机心理。一方面,从政治上来说,东盟担心中国的强大最终会压迫他们,所以战略上他们很大程度上或默认、或 欢迎美国重返亚太,这样他们即可借美国之力平衡中国的力量,还可以借机实现一些自己的政治目的。对东盟来说,他们有些拿不准中国真的足够强大后会不会走向 霸权,虽然中国一直在消除大家的疑虑,但并不能真正改变他们内心的那种惴惴不安,特别是那些占了中国便宜的国家。另一方面,东盟国家也很担心自己成为中美 角力的着力点,担心被迫站队,特别是担心被迫在经济上与中国割裂,1997年东南亚金融风暴的伤痛阴影在这些国家心中挥之不去。当然,相比美国和日本,中国才是代表着经济发展的未来,美日经济加在一起的增长量也赶不上中国的增长量。

基于这些因素,当美国2008年2月加入TPP并主导后,2011年东盟即提出区域经济全面伙伴关系(RCEP)。RCEP不但涵盖东盟10国,还邀请了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加(“10+6”),其目的是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建立16国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若RCEP谈成,将涵盖约35亿人口,GDP总和将达23万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1/3,所涵盖区域也将成为世界最大的自贸区。

RCEP若谈成,其涵盖范围、影响力比TPP更强,这实际上是东盟主动发起的对冲TPP的一个经济平台,而这一平台是东盟试图以自己为中心,将中国、日本等周边国家都融入其中,但这里却缺了美国。

缺美国非常意味深长。如果美国加入RCEP,TTP则失去意义,美国附着于TPP上的战略将瓦解;如果美国不加入,RCEP本身就是对冲TPP的经济战略利器。美国本来想统战东盟国家以分化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关系,而今东盟自己却在团结中国和亚太的其它国家。在这种背景下,美国的TTP又岂能达到美国的战略目的。更何况,中国与东盟的自贸区正在建立,如今正在升级成2.0版。所以,本质上,TPP可能会增加美国在东亚的竞争力和影响力,却没有能力将中国和其它亚太国家的经济割裂开来。

二、TPP无法构成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替代。

TPP涵盖很多内容,主要是投资和贸易。但是,如果大家仔细观察会发现,无论美国还是日本,都不可能为TPP成 员国中的东盟发展中国家提供相应质优价廉的基础设施投资、建设服务。与美日不同的是,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恰是以基础建设作为先锋展开的,这也正是中国的长处。相比美国和日本,中国可以提供这些国家最需要的基础工业产品,美日则不能。以几天前印尼高铁中国方案获胜为例,最终印尼选择中国方案而非日本方案,已充分表明在现实中与他们相比,中国竞争力在某些领域非常强。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一带一路”战略对TPP有战略对冲作用,但TPP却不能替代“一带一路”战略。无法替代“一带一路”战略,自然无法阻挡亚投行的运作和中国对这些国家的资本、工业输出。

另外,与TPP相比,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对相关国家的意义更加深刻。相比美国,中国与TPP中的一些国家在经济上联系也更加紧密,考虑到美国与相关国家的经济互补性,中国显然更具竞争力。

三、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是周边国家经济增长的保证。

虽然美国和日本是世界第一和第三大经济体,但中国与美日相比,市场发展潜力要巨大得多,美日都是成熟市场,增长已经见了天花板。TPP成员国当中,连美国自己都不想错过,更何况亚太地区的其它国家呢?连美国自己都做不到在经济上与中国切割,亚太其他国家自然更加不会。而且,美国只是东盟的第四大贸易伙伴,中国则是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另外,中国还是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这些国家在经济上对中国依赖程度远高美国,亚太地区的大多数国家都是如此。

所以,美国TPP虽有孤立中国之意,但除非美国在军事上彻底制服中国,否则所谓的TTP并不能帮助美国实现对中国的孤立与围堵。当然,美国自己也很清楚,在第一岛链内和中国进行军事上的角力美国占不到影响大国战略的便宜。

四、TPP规则本身存在重大的分歧隐患。

TPP看似是平等的,但其本质上还是由美国主导的经济规则,在这个规则下,实际上美国可以将国内经济决策施加给成员国,这其中包括对相关违反相关规定国家的制裁等等。TPP中较为落后的成员国可享受到发达国家的市场是不错,但相应自己的保护壁垒也将全开,考虑到美国在金融、贸易领域的控制能力,最终吃亏的大概率还是这些国家。

因此,可以预见的未来,TTP成员国中美国与其它国家出现矛盾将不会令人奇怪。TTP中的规则相比RCEP以及中国东盟自贸区,在规则平等方面有很大差距。事实上,美国主导的TTP玩得还是西方不平等合作那一套,而相比过去,现在世界上更加注重的规则是合作的平等。所以,占豪并不认为TTP真的会发展顺利,个人甚至认为RCEP不久将会很快达成,并最终后者居上。

基于上述,占豪认为TPP的确值得重视,因为这意味着中美博弈进入了新阶段、新层面。但是,TPP本身并没什么可怕之处,中国的一些战略不但可以对冲,而TTP本身就有很大的硬伤。

综合看来,TPP一定程度可以提升美国在亚太地区经济影响力,但并不能削弱中国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甚至,如果做得好,考虑到中国和美日在经济长处上的不同,美国和日本主导的TTP甚至和中国的一些战略还能形成一定的互补性,帮助相关国家经济的发展。若真运作成如此格局,还能有助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更加快速的落实和展开。

TTP来了,不是什么天塌了、地陷了,而是一个值得研究,考虑如何规避其中风险和如何利用其中机会的课题,仅此而已。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