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3 September 2015

动员群众进行斗争何去何从 打倒纳吉?推翻政权?改革体制?(阿鲁哲文论文纲要)【9月13日晚上10时更新标题和编者按语】

动员群众进行斗争何去何从
打倒纳吉?推翻政权?改革制度?

阿鲁哲文




[编者按语]《人民之友》张贴这篇论文纲要是为了让网民可以尽快阅读到阿鲁哲文在“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论坛发表的论文的基本内容。这份纲要是人民之友工委会秘书处在论坛举办前非常短的时间内,从阿鲁用马来文撰写的长文,摘录、整理和翻译而成(会后再进行了一些修改),并在论坛现场分发给出席来宾。想要正确无误地了解阿鲁的论点,必须阅读全文内容(Dilemma Mobilisasi Untuk Perubahan: Tukar Najib – Tukar Rejim – Tukar Sistem?)。

为了避免我们的翻译可能因错误解读阿鲁哲文的文辞含义(尤其是关于他对人民之友的见解和主张所提出的质疑和批评)而引起误解或疑惑,更为了让读者准确理解阿鲁所发表的主张和观点,我们决定,阿鲁也同意提供由他委托的专人所作的华文译稿,让我们张贴在《人民之友》部落格。我们接到他的华文译稿,当即上载以取代以下“纲要”——


一、对此论坛基础文件的五点意见或批评
(编者注:论坛基础文件是指人民之友发布的三篇声明)

1、是新的阶段还是延续前一个阶段

  • 论坛提出的主要议题是一个“新的阶段”,我们是否已经进入新的阶段,还是正努力重新启动奄奄一息的原来的阶段——即人民联盟的阶段。
  • 民联喊出505换政府的口号虽然取得超过一半的选民支持,增加了国会议席,但是却轻而易举的就瓦解了,我们甚至没有看见积极挽救民联的努力,我认为这是对人民的背叛。
  • 目前的舆论和努力都集中在成立一个新的政治联盟取代民联以便赢得选举,没有有关改变体制的建议。
  • 而新成立的国家诚信党(暂译)能否提供一个超越种族政治和朝向变更体制的进步选择?我认为不可能。
  • 因此,我认为目前我们还处在推翻巫统国阵,建立两党制(两线制)的阶段。只有在巫统国阵垮台后才会进入新的阶段。
2、谁是主要敌人——巫统还是资本主义体制?

  • 论坛主题提出了“民主改革”,这可以诠释为把打倒作为主要敌人的巫统国阵政权视为最后目标,而不谈更换统治国家经济政治的体制。
  • 我可以认同首先必须打倒实行种族主义制度的主要敌人——巫统,但问题是谁才是统治阶级呢?
  • 国内最有钱的人如郭鹤年、阿南达•克里斯南等和立宪君主们扮演什么角色呢?
  • 替换了巫统,歧视和种族问题就会结束了?
  • 分而治之真的对统治阶级有助吗?
  • 统治阶级会不会为了延续分而治之而把巫统撤换?
  • 巫统是问题的根源,还是它只是另一个更大力量的代理人?
3、国家伊斯兰化的过程

  • 主办单位认为马哈迪是国家伊斯兰化的始作俑者。 我认为相较与伊斯兰党,马哈迪主张的是开明的伊斯兰教。
  • 我们也不可忘记,安华正式马哈迪推行伊斯兰政策的主要推手。
  • 我们也有兴趣了解国家诚信党将会推行怎么样的政策?什么是进步的伊斯兰,国家诚信党能有多么进步呢?
  • 他们是不是只关注伊斯兰问题,还是如Hizbul Muslimin般探讨马来伊斯兰教徒的经济问题。
4、经济情况是进行斗争的客观条件

  • 经济议题才是主要议题,人民抗争的客观条件。
  • 每次发生经济衰退、金融危机、失业率高涨等,同时就会发生政治危机。
5、对“新希望”的期望

  • 论者多认为伊斯兰党是民联破裂的导因,我认为行动党也必须负上责任,它的做法加快了民联的破裂。
  • 行动党频频猛烈抨击伊党宗教师派系和哈迪,以便使自己成为原来就厌恶伊党和伊党所推动的保守伊斯兰议程的非伊斯兰教徒社群的大英雄。
  • 行动党的做法使马来伊斯兰教徒感到愤怒和受威胁。这种做法对一个种族分化的社会是没有好处的。
  • 马来族(作为多数族群)感到受威胁和缺乏安全感是有根据的,我们不可轻视他们这种恐惧。
  • 马来伊斯兰教徒虽是多数,但比起东南亚其他国家如菲律宾、印尼、泰国和新加坡等,伊斯兰教徒和非伊斯兰教徒的比例只是1.5比1。由于没有明显的数量优势,马来伊斯兰教徒必然会感到不安全和受威胁。
  • 巫统操控马来伊斯兰社群的心理,以便继续统治。

二、马来西亚面对的两个主要挑战

  • 今天的主题《马来西亚民主改革新阶段》显示我们正讨论在没有改变国家政治经济体制的前提下,以一个新的政党替换巫统政权。“改革”这个词本身就具有只换政权,不换体制的意思。
  • 作为一个左翼信仰社会主义的政党,如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或左联,我们认为我国急需解决两个主要问题,即民族问题和阶级问题。这两个问题间有着自己的辨证联系。
  • 资本主义体制制造民族分化以便延续他们的统治,但要解决人民的苦难,却和我国推行的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经济体制有直接关联。
  • 但种族和宗教议题却是人民紧密团结在一个阶级斗争议程下的两个最大的绊脚石,是左翼运动和反对党联盟软弱失败的主要原因。
  • 种族主义制度是我们无可逃避的议题。

三、推进国家民主斗争的三个窘境

1、成立一个取代民联的民粹政治联盟还是建立一个可以共同探讨如民族问题和宗教问题等难题的稳固的联盟?

  • 历史显示,不管是过去的左翼政治联盟PUTERA-AMCJA和社会主义阵线,还是右翼的政治联盟如“伊斯兰团结阵线”(APU)和“人民力量阵线”(人阵,Gagasan Rakyat)、替代阵线和人民联盟,这些联盟之间一个显而易见的共同点就是都无法解决和民族宗教相关的问题。
  • 我认为,在多元的社会里,若只是依据单独一个宗教的看法,从来就不能团结人民。
  • 这是“新希望”团队或国家诚信党和民联2.0必将面对的主要问题,他们应该勇敢的面对这个挑战并尝试解决它。
  • 民联2.0必须在这些根本议题上持有明确的立场,不可重犯民联所犯上的失误。
  • 社会主义党认为新的联盟必须更具包容性,并列出民族攸关的问题进行广泛讨论和表明立场。
  • 应该借鉴由许多有群众基础的党团组成的PUTERA-AMCJA。通过长时间广泛民主讨论,互相妥协和让步,PUTERA-AMCJA成功解决了种族和宗教问题,并将激进的、民族主义的和伊斯兰主义的运动团结在一个共同的纲领下。
  • 因此民联2.0必须真正敞开门户,团结各种非政府组织和社团,以一个各民族人民共同接受的、全面的政治纲领来埋葬种族议题。
2、哪一个才是主要矛盾?必须先解决民族问题,还是先发展阶级斗争?

  • 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民族问题是主要矛盾,另一种则认为阶级矛盾才是主要矛盾,只要解决阶级矛盾,作为上层建筑的语文宗教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
  • 社会主义党认为,在马来西亚的具体情况下,必须要以一个多元族群的运动或队伍来同种族主义做斗争。因为事实上,由单一族群组成的队伍必定倾向为本族群的利益斗争,这必定会引起和其他同样为本族群利益斗争的队伍间的竞争。
  • 因此,只有一个各民族参与的运动才能够对抗由单一民族带来的种族主义思潮。
  • 消费税、公共医疗、房价和免费教育等议题就是可以团结人民的议题。
  • 社会主义党积极参与上述议题的斗争并避开那些会分化人民的议题,以避免破坏到广大人民的团结。
  • 我们更谨慎处理这些议题因为我们认为大肆鼓吹单一种族的议题会为马来西亚社会带来更多的问题。
  • 我们采取分两步走的战术,那就是首先建立一个个族群参与的运动,第二步则反抗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政策。
  • 因此我们支持兴权会的诉求但不认同他们的方法,我们也支持非种族性的扶贫计划,我们也支持各民族参与的、提出跨族群议题的净选盟运动。
3、只要不是巫统(ABU)或是建立第三股势力

  • 反对党和民间社会的主流意志是不顾一切反掉巫统/国阵和建成两党制(两线制)。但这只是要更换执政党,但却推崇同样的经济体制。
  • 社会主义党内部有两种意见,资深的一群认为必须首先反掉巫统才建设第三股势力,而年轻群体则认为必须以鲜明的意识形态来抗衡敌人。他们对民联的表现也颇不满意。
  • 因此,社会主义党一方面和民联合作以推倒国阵,另一方面也积极建设第三股势力进行阶级斗争。但是,如果一个包含方方面面力量和议题的广泛联盟得以出现并达成全民共识,我们或许可以加入。
  • 国家诚信党因此也必须决定,他们是要成为一个具有革命精神的进步力量,还是成为一个只是为了赢得选举的政党。
  • 我们欢迎进步份子加入左联为改变剥削人民的经济体制奋斗。

四、结语 

  • 解决国家的政治问题,我们必须更换领导人;解决国家腐败问题,我们必须更换政党;但是要解救人民的苦难,我们需要一个新的体制。
  • 作为左翼社会主义者,我们的斗争不应停留在埋葬巫统/国阵,我们必须将斗争进行到埋葬资本主义体制,那才是我们要的民主新阶段。
  • 另外,我们必须留意资讯工艺的快速发展,因为这有可能使我们可以越过埋葬巫统/国阵的阶段,直接过渡到发展第三股势力的阶段。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