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2 June 2015

王赓武的伪命题:《中国崛起与新加坡华人困境》

  王赓武的伪命题:
《中国崛起与新加坡华人困境》

作者 / 来源:商丘羊 /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王赓武(资料图)

他是一名对李光耀的去中国化政策建言献策,特别是在新加坡消灭华文教育和关闭南洋大学方面,功劳不小的历史学家和政治打手。但是,当“一带一路”开始时,当亚投行建设时,李显龙还相信王赓武这类人物在现阶段的判断和分析吗?

——以上插图与说明以及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6月7日,王赓武在《联合早报》发表《中国的崛起与新加坡华人困境》。这是一篇伪命题文章,其目的是秉承“先主”李光耀的意志,故技重施,制造假象,替李光耀数十年来利用种族主义的卑劣行径掩盖事实,仍然想要欺骗世人。此文标题已经标明作者的目的,中国的崛起与新加坡华人困境有关。

王赓武打从香港到新加坡,立刻成为李光耀的顾问,明显的是政治打手。在香港九七回归到来之际,王赓武匆忙离开,由于当年撰写《王赓武报告书》有功,在加上一位李ⅩⅩ女士的搭线,终于在东亚研究所站稳脚跟,此后不断以谏臣自居,向李光耀建言献策。李光耀死后,此人仍然不忘“先主”,甚至恍惚之间, 以为自己就是李光耀化身。

新国反共反华政策从李光耀上台后就开始了

李光耀上台后最善于耍弄种族主义,由于被马来西亚赶了出来,再加上苏卡诺对抗马来西亚的动作,李光耀深感不安。为了应对外忧,他有计划的制造种族舆论,故意声称外间指新加坡是中国的第五纵队、第三中国,新加坡被马来海洋所包围,新加坡是东南亚的以色列等等烟幕。当马来西亚发生五一三种族暴动,印尼发生排华事件,这种烟幕的确能产生国民对执政党的支持效应。

王赓武的文章一开始就说新加坡“四分之三人口是华族”,以此模糊读者的视线,为文章的后续制造没有根据的论证。文章从1965年说起,毛泽东正与同僚进行权力斗争,印尼发生军人政变,屠杀华人,文化大革命,人民行动党掌握大权,尼克松访华,邓小平来新,中国改革开放,区域华籍商人投资中国。文章至此,突然转为“邻国对新加坡人口结构的敏感性,使新加坡始终保持警惕”。王赓武特意把中国改革开放后的海外投资浪潮引向新加坡的方向,造成一种新加坡商人投资中国致使邻国注意的错觉。其用心之苦,居心之深,可以看出另有目的。中国改革开放后,前往中国投资的华商不止新加坡商人,马来西亚、印尼、泰国,以及中国台湾的商人,无不鱼贯而入中国,寻找商机,开拓市场。也许王赓武在改革开放之初,当时还在香港当他的校长,不知道新加坡的情形,这里可以告诉他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在马来西亚柔佛州开设三合板工厂的新加坡人,因为生意不佳,把工厂机器打包到中国设厂。不料新加坡政府得知,将他召去问话,理由是哪里都可以设厂,孟加拉、巴基斯坦都可以,为什么偏偏选在中国?这位新加坡人力争说,我的工厂不在新加坡,你们没有权力阻止我!王赓武肯定不知道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新加坡政府是这样看待华商到中国投资的,相信李光耀本人也不会告诉他这类事情。

王赓武为李光耀的“去中国化”建言献策

李光耀上台后采取反华反共政策,这一政策使他必然投向美国的怀抱,于是亲美成为他的信念。六十年代开始,李光耀的亲美态度越趋明显,终于出现与美国订立军事合作框架协约,进而把新加坡的码头、机场,以及武吉知马山的弹药库,都呈献给美国人使用,成为亚细安国家中最亲美的一份子。在此种情况下,新加坡绝对没有如王赓武所谓的邻国对它的敏感问题,而李光耀更加借此肆无忌惮地在反华反共和亲美政策两边耍弄手段,而实际上对中国是忌而远之,对美国是投怀送抱。李光耀心知肚明,新加坡绝对没有面对周围国家视之为华人国家的担忧,中国是他内心的对立面敌人。他在位数十年所进行的去中国化努力,彻底表现在消灭华文教育和关闭南洋大学方面,而替他开始这项工作的恰恰是王赓武此人。王赓武曾经公开声言,海外的华人应该放弃“华侨”、“华人”、“华裔”的称谓,意思是融入当地社会,放弃华人的身份认同。这种民族虚无主义的言论,在王赓武的意识中潜在多时,而他提出这种论调时,正是吴作栋在位,高喊 “SINGAPOREAN”的时候。既然新加坡政府已经认为新加坡已经出现“新新人种”,那么就没有华人的问题存在了。

王赓武在文章中对于新加坡亲美政策的事实还掩掩藏藏,他说:“新加坡保持了一路来让它维系同西方经济和安全的准则……它也密切注意美国与欧盟对 中国需求的反应。”这里所说的“西方”,专指美国。王赓武还特意提起周边的亚细安国家对新加坡的态度,他说:“它们关注新加坡华人对信心与日俱增的中国有什么反应。”,这是把新加坡的威胁看成来自亚细安国家,是十分不负责任的说法。王赓武在此有意将李光耀的故技重施,制造耸人听闻的假消息,利用捕风捉影的说道迷惑读者。一边对中国采取不友善态度,另一边又把新加坡当作与中国有关的牺牲者,这就是新加坡政府的惯用伎俩。王赓武终于说出了内心所要说的话:“每一个世代都有更多新加坡人,具备把本地出生的人凝聚在一起的新加坡认同感。”“这种新加坡认同感也是多元种族的。”王赓武忘了,作为种族的特征,新加坡华人是无法逃避人种学的规范,所谓“多元种族”也只是嘴中的口号,是一种社会现象的表征,不是融合的必然。要想出现“SINGAPOREAN”,或者 “SINGAPOREAN CHINESE”,或者“CHINESE SINGAPOREAN”,不是任何人可以随意决定的。

王赓武“多元种族”论3个问题的虚伪性

王赓武的“多元种族”论,据他自说产生三个问题。第一是这样的新加坡人能够消除区域的疑虑,摆脱与中国的关系。第二是东南亚国家与中国发生纠纷,新加坡可以通过亚细安求得解决,发生排华事件时,新加坡可以出来“积极维持区域的稳定”。第三是倘若中美发生冲突,新加坡可能和其他的国家公开选边站,但是“新加坡对美国在亚太区域的承诺抱有很大期望”。从这三点来看,新加坡要摆脱与中国的关系,主要是人种、文化的关系,在李光耀消灭了华文教育系统后,这个目的基本上已经达到。如同李光耀一样,王赓武也天真地以为,只要新加坡人完全讲英语,就可以与中国的人种、文化切割。可是在现实中并非如此,不管讲什么语言,人种的特征无法抹掉。王赓武以学者立场谈论此事,昧着良心两耳不听窗外事,一心为了一个目的——替李光耀的政治目的效劳。何以言此,因为他竟然看不到发生在印尼的血淋淋惨剧,多少已经完全不会讲华族语言的华人在动乱中遭到强奸、屠杀,暴徒还是把他们当做如假包换的华人。王赓武说的第二点更是虚伪,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发生纠纷,新加坡可以通过亚细安解决。小小的新加坡,在亚细安中无足分量,目前的岛礁问题新加坡能做什么?最多是打打边鼓,跑跑龙套。至于排华问题,新加坡可以“维持区域稳定”完全是不负责任的笑话。印尼发生多少次排华事件,新加坡做了什么?第三个问题早已不须寻找答案,中美还没冲突,新加坡已经选边站在美国一方,所谓“新加坡对美国在亚太区域的承诺抱有很大期望”的说法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新加坡与美国订立军事条约,并非对付亚细安国家,而是针对中国,新加坡是美国岛链计划的组成部分,而且是东南亚紧扼马六甲海峡的组成部分。李光耀生前多次呼吁美国留在亚洲,公然指称是对付中国崛起,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政策提出后,李光耀非常兴奋,可是他再也看不见南海风云了。2015年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美国代表团带着虾兵蟹将,挟着在南海制造事端的气势,企图在大会上颐指气使。然而在中国人理直气壮,坚如磐石的辩驳中变成被戳穿的气球,不得不改了口径,而菲律宾、越南,以及日本,全都噤若寒蝉。新加坡作为主办国,李显龙与国防部长黄永宏硬着头皮出来打圆场,李显龙还说了几句关于日本慰安的话。回想几年前,他还强调人们不要重提日本侵略历史,让它过去。李显龙这番话,完全是因为美国人放松了语气,仰人鼻息,亦步亦趋。然而美国人是不会死心的,很快的南海问题又出现在 G7 大会上。

若是有“困境”,就是给李光耀带上美国贼船

王赓武提出的三个问题,完全看不出新加坡华人有什么“困境”,如果说有“困境”,那就是新加坡搭上了美国这艘贼船,如今无法下来,只有跟着美国人行走。亚细安国家是否把新加坡当作敏感的华人国家看待,至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借助种族主义言论攻击新加坡,有之是印尼前总统哈比比因为新加坡气焰嚣张而脱口说出的“小红点”,但这并非一个贬义词,更有可能是一个褒义词。亚细安国家都是新兴国家,属于第三世界,它们至今对于属于“第一世界”的新加坡没有敌意,相安无事。它们都面对国内的经济、政治等问题,自顾不暇,很大程度给予新加坡自由活动空间。而新加坡却“对美国在亚太区域的承诺抱有很大期望”,美国承诺什么?新加坡期望什么?把美国人引进东南亚是对亚细安国家和地区的一种威胁,美国人称霸世界的野心无日无之,亚洲再平衡只是称霸世界的一部分。当“一带一路”开始时,当亚投行建设时,美国人必定会大肆破坏,横加干预,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关系去进行阻止与干扰。没有李光耀的新加坡,李显龙能够看到今后的趋势吗?李显龙可以相信王赓武这类顾问的判断和分析吗?

没有科学根据,与事实不符;不符正常逻辑,不合常理,是王赓武这篇文章的假命题。历史学家无法站在制高点,看的比常人更高更远,客观地评述历史,那是十分愚蠢而荒唐的。而历史学家将自己的言论当作政治利益筹码,想要获取代价,那更是可耻的行为。当自己不承认自己是华人的时候,有什么所谓的“华人困境”?当中国崛起的时候,新加坡有什么“华人困境”? 



以下是王赓武于6月5日发表在《联合早报》的评论扫描: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