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0 June 2015

中国外交的"高压"姿态迫使白宫"强硬派"辞职

中国外交的"高压"姿态
迫使白宫"强硬派"辞职

原标题:中国高压迫使白宫强硬派辞职

作者 / 来源:皇金 /《多维新闻》

上图为在美国对华外交上表现为“强硬派”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麦艾文。白宫国安会6月4日宣布他辞职。

美国总统奥巴马特别助理、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主任麦艾文(Evan Medeiros)最近辞职引发了媒体的诸多猜测,比如他为何辞职以及他辞职后对中美关系的负面影响等等。但据多维新闻了解,中国外交上的“高压”姿态最终迫使麦艾文辞职。麦艾文外交上咄咄逼人的姿态,很不受中方待见和谅解,中国外交部甚至国防部都对他有所不满。

麦艾文辞职跟与中国的外交龃龉有关

麦艾文并非某些大陆媒体所说的“突然”辞职,他离职的消息早在年初白宫宣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对美国事访问之后就已传开。有媒体猜测说,麦艾文是由于对中国不够强硬才会离职。事实并非如此。麦艾文自2013年担任白宫亚洲事务主任以来,对华立场一直很强硬。只是在奥巴马政府对亚对欧总体外交被动、软弱的大背景下,以及中国掌握中美关系主动权的大势下,麦艾文的那么一点强硬在国内根本算不了什么,只能被视为“软弱”。还有媒体说,“麦艾文辞职可能和美国对亚投行问题的处理有关。美国的抵制策略宣告失败,白宫负有重要责任,必须有人为此负责。麦艾文成为牺牲品。”这种说法不能说错,只是有点夸大亚投行这一因素。其实,多维新闻此前已经报道,美国抵制亚投行这一战略失误主要追究于奥巴马的第一经济智囊、美国新任财长雅各布•卢(Jacob Lew)。

麦艾文曾多次规划“习奥会”,重调奥巴马第二任期的对华政策。所以他离职也理应选择习近平访美结束之后,因为参与和目睹习近平访美,对于麦艾文这样“学者研究型”人物来说是一生难得的机会。无论他今后进入智库还是在新政府任职,这段经历将是一大优势。但是,最后麦艾文还是决定接待台湾2016年大选民进党总统参选人蔡英文之后再离职。蔡英文曾是麦艾文在伦敦政经学院读书的“学姐”,今年访美受到了美方高规格接待。6月4日,也就是蔡英文华府拜会国安会后的第二天,白宫国安会正式宣布麦艾文辞职。据多维新闻了解,麦艾文离职除了是为提前找好未来栖身之所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和中国官方,尤其是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频繁的外交龃龉有关。2014年以来,麦艾文多次和崔天凯隔空较量,在南海和东海问题上,由于对华外交处理手法欠缺柔性,进而导致他成为中方官员心目中难以谅解的白宫官员。

总结麦艾文的整体对华强硬立场,主要体现在以下这几个方面:1、接受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构建,但就如何构建持保留意见;2、反对中国在东海和南海划设防空识别区(ADIZ);3、反对中国频繁向美提及“核心利益”,主张多说中美“亚太利益”或“共同利益”;4、反对中国外交布局中孤立日本;5、反对中国在南海填海造陆。

麦艾文还曾质疑中国举办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活动,说一个大型阅兵仪式能够传递和解的信息吗?能够促进弥补过去的伤痕吗?能够有利于展望未来吗?因为我们希望的是历史归历史。对于麦艾文的这番言论,中国国防部发言人耿雁生4月末强调,历史不可忘却,正义必须伸张,和平需要捍卫。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中方参照各国的普遍做法举行阅兵式,无可指责。美方有关人士的说法是错误的,如果不能正视历史,就可能重蹈历史覆辙,重演历史悲剧。

与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的激烈较量

以下是崔天凯和麦艾文最为激烈的隔空较量:

2014年2月11日,麦艾文在美国进步中心(CAP)批评中国在南海使用威胁、高压及武力等手段,单方面、挑衅性地改变地区现状,造成了地区的不稳定。在钓鱼岛问题上,他还批评了中国单方面的行为和威吓解决争端的手段。9天后,崔天凯同样选择了CAP对麦艾文进行了不点名的批评。2014年2月20日,崔天凯在CAP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研讨会,针对麦艾文和拉塞尔(麦艾文在国安会的前任、现任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就南海和东海问题的言论进行了直白反击。崔天凯当时说,最近听到一些美方政府官员和发言人有时用不那么具有建设性的“胁迫性语言”(coercive language),一边声称在特定问题上不持立场,一边又是连篇指责说些带有偏见和没有根据的话,片面解读国际法律文件并强加于人,这也不具有建设性。崔天凯当时说:“我希望今后不常看到这种表态”。当时,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会见美国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时,借用美方(麦艾文和拉塞尔)当时在南海东海问题上批评中国的惯用措辞回呛美国,指责华府抱持偏见,并将对国际法律文件的片面解读强加于人。

2014年3月24日,习近平在荷兰海牙会见奥巴马后,中国外交部通过中英文网站发表了官方通讯,称“奥巴马重申,在台湾、涉藏问题上,美方尊重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这一立场没有变化。”4天后,也就是2014年3月28日,麦艾文前往民主党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批评中国外交部这种做法是“故意曲解美方立场”(willfully mischaracterized),称中国外交部“这类的举动是不受欢迎的,而且破坏中美两国的互信,且对中国自身目标也不利”,他随后重申了美国对台立场,强调立场并未改变。麦艾文当时也评论了中国近来在乌克兰危机中的表现。他说,克里米亚危机中,俄罗斯侵犯了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而中国选择在3月15日联合国安理会否认克里米亚公投合法性的投票中,以及3月27日联合国大会关于否认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的投票中,两次选择弃权,“造成了对于中国将如何处理(主权和领土完整)这类事件的不确定性。”

之后,崔天凯还通过美国媒体和亚洲协会及美国和平研究所等智库继续强调中国的立场。由于当年中美高层正筹备奥巴马访华事宜,且最终将奥巴马访华级别提升至国事访问级别,麦艾文从那之后有所收敛。最后,国安会由麦艾文的上司、即很少专注于中国的国安顾问赖斯(Susan Rice)在2015年2月6日前往布鲁金斯学会宣布:习近平9月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

接任者康达紧密筹备习近平9月访美

最近,崔天凯继续发挥大使的强势优势,通过美国电视台、媒体继续强调中方立场,批评美国在南海的挑衅行为。接任麦艾文的是美国驻华大使馆二把手、康达公使(Daniel Kritenbrink),相对于麦艾文擅长政策研究,康达在驾驭外交方面比麦艾文娴熟。接下来,他将同中方紧密筹备习近平9月访美的细节安排。双方料将压低在外交和军事层面的火药味。

总之,麦艾文是在中美双边高压政治和白宫国安会内部高负荷工作的双重压力下提出了离职。虽然他在对华政策制定方面扮演一定角色,但他的离开并不会给中美关系带来负面影响。

(皇金 撰写)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