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Anniversary.PNG

人民之友16周年纪念,针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发表专题文章,供给我国民间组织和民主人士参考,并接受我国各族人民民主改革实践检验。

 photo 2017.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7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Tuesday, 30 June 2015

学者何启良评"余澎杉事件":新加坡制度杀人

 学者何启良评"余澎杉事件":
 新 加 坡 制 度 杀 人 

原标题:制度杀人——余澎杉事件的真实写照

作者 / 来源:何启良 / 诗华资讯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余澎杉事件在新加坡庆祝建国50周年之际发生,正好是对李光耀创立的人民行动党霸权统治的生动写照和强烈讽刺!曾任职于新加坡国立大学、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南洋理工大学,目前担任南方大学学院副校长的知名学者何启良,对李显龙领导下的行动党统治精英对余澎杉事件的处理,起初觉得“啼笑皆非”后来感到“义愤难平”,而写下这篇发自内心、令人激赏的简短评论。

← 作者何启良(资料图)

鲁迅曾云:制度杀人!此言正是当前新加坡余澎杉事件的真实写照。

事件的辗转发展,开始令人啼笑皆非,继续是政府进退失措,竟然把一十六岁的少年初判入神经病院,令人愕然。当初的啼笑皆非,如今发展已经让人义愤难平。

余澎杉智商,以我多年教育新加坡大学生的观察,实属上上。虽然幽默、讽刺过度,但是在其脸子书上对司法与制度的看法与批评,实在知识的合理与理性范畴。他曾言尝试写一篇论文,研究耶穌与李光耀的异同点,此类题目看似匪夷所思,但不正是当前新加坡大学教育在不断追求全球卓越时要求学生 think outside the box 所要达到的吗?余澎杉言举,只不过是当年胡適所言“大胆怀疑的自由”而已。

退一步想,当初控方有工作要做,只想循例教训一位不顺从制度的顽皮少年,然而在过程中却深入制度、权势压人就范的深渊里,处境尷尬,走到极端,貌似公正的司法又无情陪助之,区区无助一少年的一生美好前程,因此被断矣。此事件还没有完结,以后发展,不令人看好。

新加坡有识之士(所谓精英)在不义中一片沉默,媒体负面报道,极力贬低彭氏,反而外界联合国人权机构以及台湾、香港公民社会发出援助之声。

新加坡社会麻木不仁的程度,已经超出了一个长期在集权国度生存下缺乏慈悲的限度。卫道者紧紧掌控了话语权,这个国度再度沉沦在僵化的一言堂里。

人性的多面的,国家、社会必须有容忍的气度。倘若在成长中一个少年还不能畅所欲言,那么这个社会实在辜负了生于斯长于斯的生命意义。

制度的责任,是要去教育眾人容忍异议的气度,而不是压制毫无具伤害性的异议。诸君可以看看黑色幽默的台前秀,如George Carlin,批评宗教语言之尖锐与“伤害”,最后也只能让人一晒尔。

所谓“自闭症障碍”,爱因斯坦和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数学家约翰•纳许(John Nash)据说都患有。

根据新加坡司法制度与评估的標准,这些人(艺术表演者、科学家)都要被判入神经病院受观察。

余澎杉事件的发展,让人想起林清祥(政治人物),想起《飞越疯人院》(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美丽心灵》(A Beautiful Mind)(电影),想起向制度控诉的鲁迅。

Monday, 29 June 2015

解说余澎杉直言事件 两张图胜过千言万语/Two pictures are better than a thousand words in describing Amos Yee’s incident/Kisah Amos Yee, dua gambar memenangi seribu kata (6月30日更新 /Updated on 30 Jun)

解说余澎杉直言事件
两张图胜过千言万语
Kisah Amos Yee, dua gambar memenangi seribu kata
Two pictures are better than a thousand words 
in describing Amos Yee’s incident

《人民之友》选编 / Selected by Sahabat Rakyat 
 (图画取自网际网络 / Pictures taken from internet)

【6月30日更新】:英译标题、图片和说明
【Updated on 30 Jun】:Title, picture and caption of English rendition

这是新加坡政府对付年仅16岁的余澎杉(AMOS YEE)的“绝招”!
Beginilah cara kerajaan Singapura 'melayani' Amos Yee yang baru berusia 16 tahun!
This is the best stratagem of Singapore government in dealing with Amos Yee who is merely 16 years old!

这不只是余澎杉父母亲的心声,也应该是全世界的父母亲的心声!
Ini tidak sekadar suara hati ibu bapa Amos Yee, malah merupakan suara hati ibu bapa seluruh dunia!
This is not only the voice of Amos Yee’s parents, but should also be the voice of the parents around the world!

相关链接

1、余澎杉饱受精神折磨 母称儿已变成另一人
2、人权观察组织呼吁新国政府:无罪释放余澎杉
3、外媒披露余澎杉遭囚精神病房 新国否认其事但禁其媒体报道
4、余澎杉(Amos Yee)在新加坡当查理

余澎杉饱受精神折磨 母称儿已变成另一人

余澎杉饱受精神折磨
母称儿已变成另一人

来源:香港《立场新闻》2015/6/26 报道


新加坡16岁少年余澎杉(Amos Yee)因为拍摄短片批评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早前被判罪成,其后更被关押至心理卫生学院,等待精神状况报告。新加坡媒体《网络公民》25日刊出余澎杉母亲Mary Toh的文章,形容儿子饱受精神折磨,如今已变成另一个人。

Mary Toh在文中指出,余澎杉早在23日中午12时被转送到心理卫生学院,但她却是在翌日才知到有关消息。余澎杉被关进心理卫生学院后,其家人都感到非常疲累,而余澎杉更变成了另一个人:“余澎杉曾经是一个快乐、自信、擅於表达的孩子。他亦非常有创意,而且会投入很多时间做他想做的事。不过孩子已经变成了另 一个人。”

Mary Toh指,余澎杉现时被关在心理卫生学院的第7座,这区域内住的都是真正患有精神病的人,部分人更犯过事。Toh质疑,“我的儿子只是要被评估是否患上自 闭症,我不明白为何他要和这些精神病人同住在此”。她又指:“余澎杉是这些精神病人当中,唯一的正常人。这个想法令我既害怕又伤心”。

余澎杉比起其他病人拥有较好的“待遇”,家人能一周前来探访三次,每次一小时。在星期三,Toh曾来到心理卫生学院探望儿子。余澎杉当时表示,希望可以回家睡觉,并在家中接受精神评估。

文章又形容,余澎杉被独自关在病房之中,全日都有闭路电视监察他的一举一动。房内只有一个尿兜,地板上只放有一张床垫,房间内甚至连厕纸亦欠奉。房内又设有 警报器,当有患者需要被抑制时,警号就会响起。另外,其他的病人经常尖叫,都令余澎杉加添精神负担,“他看着疯狂脸孔的人,并整天忍受著疯狂的声响”。

Mary Toh的文中称,曾经被告知心理卫生学院有其他私人病房,可以供并非患精神病的余澎杉入住。但法庭命令却要求他一定要入住第7座的病房之内,“我希望他能够跟我回家,让我能够照顾他”。

Mary Toh早前亦曾向《网络公民》表示,儿子在未进入心理卫生学院之前,一直被关在一间24小时开着电灯的特別牢房,每日一小时的放风时间还要回答所谓专家的问题,认为余澎杉即使可能患上自闭症,但再受监禁也未必得到合适治疗。

Friday, 26 June 2015

人权观察组织呼吁新国政府:无罪释放余澎杉

   人权观察组织呼吁新国政府:
无罪释放余澎杉

来源:“人权观察”网

(左图为2015年5月12日余澎杉受审后步出新加坡法庭时摄——路透社)



“余澎杉所说或所张贴的言论均不应被视为犯罪,遑论因此坐牢,新加坡在尊重言论自由方面的恶劣情况,由其动用刑事司法体系对付一个直言不讳的16岁少年即可见一斑。”


————费尔・罗柏森
(Phil Robertson)
人权观察亚洲部副主任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HRW)6月24日曼谷讯] 人权观察今天表示,新加坡当局应无罪开释一名因为在博客张贴文章和视频评论新加坡故总理李光耀去世而被定罪的16岁博客作家余澎杉(Amos  Yee)。

余澎杉(Amos  Yee)于2015年6月23日出庭聆判,可能被判处最高三年徒刑或送入青年改造所服刑18个月。法庭于5月12日以余澎杉上传据称是猥亵的图片和在视频中发表被认为“侮辱宗教”的言论而将他定罪。

人权观察亚洲部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 余澎杉所说或所张贴的言论均不应被视为犯罪,遑论因此坐牢”,“新加坡在尊重言论自由方面的恶劣情况,由其动用刑事司法体系对付一个直言不讳的16岁少年即可见一斑。”

3月27日,余澎杉在YouTube上贴出一段题为“李光耀终于死了“(Lee Kuan Yew is finally dead)的视频;次日,他又发表一帧两人性交的漫画,将3月23日过世的李光耀和已故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的照片贴成画中人物头照。新加坡检察官控告余澎杉触犯刑法第298条(“故意以言词伤害任何人的宗教或种族情感”),可处以三年徒刑及罚金,以及刑法第292条第1款第a项散布猥亵物品罪,可处以 罚金。检察官一度提出第三项控告,指其违反《骚扰防治法》禁止“使用任何威胁性、侵犯性或侮辱性的言词或行为”的规定,但稍后予以撤回。

新加坡政府对余澎杉自由表达的权利施加极其严厉的限制。5月31日裁定的取保条件包括封口令,禁止余澎杉在审判进行期间上网张贴任何内容或留言。当他贴文 为自己筹募诉讼费用后,法庭随即以违反保释条件传唤,使他于4月17日至21日遭到羁押。4月29日,他再度上网发文,并自翌日起被羁押在樟宜监狱直到开庭。

新加坡当局违反了它所认同的《儿童权利公约》

普遍被接受为习惯国际法的《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 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未满18岁的余澎杉还应受新加坡1995年批准的《儿童权利公约》保护,该公约保障儿童享有自由发表意见的 权利。

在余案中,新加坡当局还违反了其他一些受《儿童权利公约》保障的权利。该公约规定:“对儿童的逮捕、拘留或监禁.........仅应作为最后手段,期限应为最短的适当时间”。此外,政府针对儿童的一切行动均应“以儿童的最大利益做为首要考虑”。

然而,余澎杉在被定罪前已因非暴力违法行为而被监禁18天。5月7日开庭时,他被戴上手铐、脚镣,而且身穿监狱提供的T恤,背上印有“囚犯(prisoner)”字样。

6月2日,余澎杉拒绝检察官提议缓刑并送入青年改造所的惩罚。法庭将他还押并下令对他是否适合进入青年改造所进行评估。若被送入青年改造所,余澎杉至少将服刑18个月,刑期远高于其他近期因猥亵或侮辱宗教罪名入狱人士。

有关当局对待余澎杉的人身安全令人担忧

新加坡政府对本案的处置令人对余澎杉的安全颇感忧虑。余澎杉的律师于6月12日向法庭表示,余澎杉向监狱精神医师表达自杀念头后,曾被绑缚在监狱医务室的 病床上一天半,而这种过当反应似乎不是处理精神健康状况的常规方式。4月30日,有一名男子在法庭外攻击余澎杉(见右图);尽管攻击者已于5月份被捕并判监三周,但此次攻击事件令人怀疑当局是否尽到保护余澎杉安全的义务。余澎杉也遭到网络上的仇恨攻击,包括威胁向他施暴,而当局对此似乎没有做适当调查。

“继续关押余澎杉,只会让新加坡侵犯基本自由的不良名誉雪上加霜,”罗柏森说。“唯有释放余澎杉并撤销对其一切控罪,才能挽救新加坡的司法制度。”

Face Hindraf and the Oppressed Community’s demands squarely, look forward to helpful policies for all ethnic groups to be carried out by Johor Sultan

Face Hindraf and the Oppressed Community's demands squarely,
 
Look forward to helpful policies for all ethnic groups to be carried out by Johor Sultan


Author: Nyam Kee Han (Committee Member of Sahabat Rakyat)

Translated by: Yong Siew Lee

[Text below is translated from original version in the Chinese language published on 23 June 2015. In the case of any discrepancy between the English rendition and the original Chinese version, the Chinese version shall prevail.]

Johor Sultan, Sultan Ibrahim Iskandar (second from right) listening to the explanation of the root of 2 gold elephants presented to His Majesty by Johor State Human Resources and Unity Committee chairman R. Vidyanathan (second from left).

——Source of picture and caption (Chinese): Sin Chew Daily
Johor Sultan Ibrahim Iskandar and 4 members of the Malay feudal aristocracy attended a royal banquet with the Indian community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recent installation of the Sultan of Johor in Johor Bahru on 12 June. The sultan singled out Hindraf as the group out to create trouble in the country by raising sensitive racial and religious issues during the event. Hindraf chairman P. Waythamoorty criticized the sultan’s statement above afterwards. Waythamoorthy believed that Sultan Ibrahim Iskandar had a wrong perception on Hindraf as the sultan may had been misled and misinformed by his advisors.

I personally think that the courage shown by Hindraf chairman P. Waythamoorthy in criticizing the Malay feudal ruling class represented by the sultan is far more meaningful compared to the war of words initiated by Minister of Tourism and Culture Nazri against the Johor Crown Prince Tunku Ismail Sultan Ibrahim in his move to fawn over Najib’s regime. The former represents an active role played by the most oppressed ethnic in Malaysia against the authority of the Malay feudal ruling class or the imperial power (represented by the Johor Sultan); the latter only reflects the conflict between a section of the Malay bureaucratic bourgeoisie represented by UMNO and the members of royal families in Johor, whereby it will not bring any practical meaning to the oppressed people of various ethnicity no matter how fierce it is debated.

In my view,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oppressed people, the rise of Hindraf movement in Malaysia and the existence of Hindraf organization is in fact a reflection of the resistance put up by the Indian community, being the most oppressed community, against the institutionalized racism policies implemented by the UMNO ruling clique. The Hindraf rally in 2007 did not happen by coincidence, in fact it has been accumulated for 150 years, from British colonialization till the independence of Malaya (Malaysia) until today. It was the first outbreak by the Indian community when majority of them have been leading a vicissitudes life that has then become misery. It was a “grievous blow” for the UMNO racist hegemonic rule by the marginalized Indian community. The anxiety and discontent of the Tamils (mostly Hindus) on the Islamization move in the country are just like the other non-Malays and non-Muslims. They have no choice but to put up struggle and demands.

In February this year, I published an article entitled Hindraf Movement is a Product of Current Democratic Reform Movement of the Malaysia Indian Community (in Chinese) on the issues of the Indian community and Hindraf. In the article, I further elaborated the history of the Indian community in coming to Malaya (Malaysia) and explained the struggle launched by Hindraf from filing a lawsuit against the British colonial government on the historical crime committed on the Indian community to fighting against the neo-colonial ruling by UMNO-BN, which is basically a continuation of the unfinished historical mission of the national democratic reform movement carried out by the left-wing parties and organizations in Malaya (Malaysia). I made a conclusion in the article: the struggle of Hindraf can be said as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national democratic movement in Malaysia, it is also an inevitable outcome of the current democratic movement of the Indian community in Malaysia.

It is an indisputable historical and realistic problem that the oppression and exploitation faced by the Indian community which have led them to the current misery of being marginalized in the aspect of politic, economic, cultural, education and social status, etc is not a local but a national issue. Sultan Ibrahim Iskandar should view and assess Hindraf organization or the emergence of Hindraf movement from a wider perspective. The sultan should not negate the significance of Hindraf’s struggle for democratic rights and dignity of the Indian community in our country merely from the angle of a state, Johor. It is necessary for the sultan to assess Hindraf in a national context and face the tragic treatment encountered by the Indian community under UMNO’s racist hegemonic rule squarely, instead of jumping to a conclusion that Hindraf is a “trouble maker”.

Local media reported that Sultan Ibrahim Iskandar said his late great grandfather, Almarhum Sultan Ibrahim Ibni Almarhum Sultan Abu Bakar gave land to build places of worships such as mosques, Hindu, Sikh, Chinese temples and churches to forge unity among the people here, and the Johor state government even recognizes the contribution of the Indian community in Johor's development. Therefore, the sultan will not allow any party that wants to create trouble that threatens unity of the Johor people. During the event, Sultan Ibrahim Iskandar also announced a personal donation of RM1mil and RM300thousands from Permaisuri Johor to help the elderly and orphans in the Indian community.

To me, Hindraf movement is a mass movement of the Indian (Tamil) community (mostly Hindus) struggling to uphold their dignity and fight for basic human rights in order to extricate themselves from predicament of poverty and being marginalized. It also symbolizes the demands of other oppressed ethnic communities to “oppose Malay racism” and “oppose Islamization of the state”. It is not at all “raising sensitive issues and threatening unity of the people”.

Johor may be doing better than other states like what mentioned by Sultan Ibrahim Iskandar. However, it does not mean that the oppression and marginalization of the Indian community does not exist. Hindraf who has always been the “voice of the voiceless” has now become “trouble makers” in the eyes of some people is in fact due to the long-term racist policies implemented by UMNO ruling clique. Therefore, the problem faced by them must be resolved at its root – put an end to the UMNO racist hegemonic rule!

In my point of view, if Sultan Ibrahim Iskandar would make Johor a better state, the sultan may decree the Johor state government or the state administrative team to implement the following policy guidelines:
1) Allow all ethnic groups to build places of worships according to the local needs;
2) Institutionalize funding to all primary schools, religious schools, Chinese Independent schools and Chinese tertiary education institutions to ensur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these schools;
3) Urge the federal government to allow building additional primary schools of different streams, religious schools, Chinese Independent schools and Chinese tertiary education institutions when it is found necessary by people from all ethnic groups;
4) Allocate and absorb people from different ethnics into Johor state government agencies, state government-linked companies or business organizations controlled by state government according to the population ratio by ethnicity (Malay 54.1%, Chinese 30.9% and Indian 6.5%).

If the abovementioned policy guidelines can be implemented in Johor, it would outperform other states governed by UMNO-BN or even the opposition parties (including PAS, PKR and DAP). Thus, the people of Johor will build up the mentality of “coexistence in prosperity” whereby we will respect each other and unite with mutual respect and love, instead on the basis of “racial assimilation” or “discrimination by the oppressive ethnics towards the oppressed ethnics”. It will be the role model of the nation. Otherwise, the doings of Johor Sultan reported above will be some sort of enlistment towards the opportunists in the Indian community and further splitting the unity of the Indian community.

Tuesday, 23 June 2015

正视兴权会和被压迫族群的诉求 期待柔州苏丹推行善待各族政策

正视兴权会和被压迫族群的诉求
期待柔州苏丹推行善待各族政策

作者:严居汉(人民之友工委)

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右二)聆听柔州团结與人力資源委員会主席阿威雅(左二)讲解柔州印裔社群赠送给殿下的兩尊金製大象的緣由。

——图片和说明来源:《星洲日報》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与其4名马来封建贵族成员于6月12日在柔佛新山出席一项与印裔族群共餐的晚宴。会上,苏丹特别点出兴权会是一个挑起种族与宗教敏感课题旨在制造社会混乱的组织。事后,兴权会主席瓦达姆迪毫无畏惧对柔佛州苏丹的上述言论作出批评,指苏丹依布拉欣错误评价兴权会,可能是由于其顾问提供错误讯息所误导。

我个人认为,兴权会主席瓦达姆迪敢于顶撞以柔佛苏丹为代表的马来封建统治阶级的勇气,它的意义大过于旅游部部长纳兹里为了讨好纳吉政权而对柔佛州王储东姑依斯迈展开的一场隔空骂战。前者代表的是马来西亚最受压迫民族敢于挑战马来封建统治阶级或皇权(以柔佛州苏丹为代表)的权威的积极作用;后者则只是体现出部分以巫统为代表的马来官僚资产阶级与柔佛州皇室家族成员的矛盾而已——无论双方如何争辩不休都不会对马来西亚被压迫的各族人民带来任何实质的意义。

我个人认为,站在被压迫人民的立场来看,马来西亚兴权会运动的兴起和兴权会组织的存在,实际上反映国内最受压迫的印裔族群对巫统统治集团所实施的制度性种族主义政策的反抗。2007年的那场兴权会大集会并非是偶然发生的,而是累积了150年的时间,从马来亚英殖民时期直到马来(西)亚获得独立截至今天的整个过程,大部分的印裔族群历经沧桑而已经到了活不下去的悲惨情况的第一次爆发,那是一场由被边缘化的印裔族群给予巫统种族主义霸权统治的一次“痛击”。作为兴都教徒的丹米尔族群,他们也跟其他非马来族群和非穆斯林一样,对近年来国家越来越伊斯兰化的趋势深切不安和不满,而不得不提出抗争和诉求。

对印裔族群和兴权会问题,我在今年2月间发表了一篇题为《兴权会运动是马来西亚印裔族群在现阶段的民主改革运动的产物》的文章。我在文章中阐述了印裔族群来到马来(西)亚的历史过程,并说明兴权会所展开的斗争,从讨伐英殖民主义对印裔族群所施压的历史罪行,再到对抗巫统和国阵的新殖民统治,基本上是延续马来(西)亚左翼党团和各族人民群众所展开的民族民主改革运动所未完成的历史使命。我在文章中也做出总结:兴权会的斗争可以说是马来西亚民族民主运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马来西亚印裔族群在现阶段的民主改革运动的一个必然产物。

印裔族群遭受残酷的压迫和剥削以至如今处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社会地位等方面被边缘化的悲惨境地,是全国性的问题,不是地方性的问题,已经是一个不争的历史和现实问题。苏丹依布拉欣理应从比较宏观的视野去评估兴权会组织或兴权会运动的出现,而不应该单单从一个州属即柔佛州的角度出发,就全盘否定兴权会在为国内印裔族群争取民主权利和民族尊严的斗争意义。柔佛州苏丹有必要把兴权会放在全国的范围内来考察,正视印裔族群在巫统种族主义霸权统治下所遭受到的悲惨待遇,而不应妄自断言,说兴权会是“制造社会混乱”的组织。

国内传媒报道,苏丹依布拉欣在同样的会上指出,(1)曾祖父(Almarhum Sultan Ibrahim Ibni Almarhum Sultan Abu Bakar )曾经拨出土地建盖回教堂、兴都庙、锡克庙、华人庙宇和基督教堂以缔造柔佛州人民的团结以及(2)其州政府甚至承认印裔族群对柔佛州发展的贡献,因此,苏丹不容许任何组织挑起敏感课题威胁柔佛人民的团结。苏丹还在大会上宣布,本身捐款100万令吉,苏丹后捐款30万令吉给州内的印裔老人和孤儿作为援助金。

在我看来,兴权会运动是一项以信仰兴都教的(淡米尔)印裔族群为基础,为摆脱贫困和被边缘化的困境,维护本身民族尊严和争取基本权利的群众运动,它实际上也同时代表着其他受压迫的族群提出“反对马来种族主义”和“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诉求。根本没有所谓“挑起敏感课题,威胁人民团结”的问题存在。

柔佛州或许正如苏丹依布拉欣所说的那样,比其他州属做得好一些。但是,那并不表示印裔族群被压迫被边缘化的事实不存在。如今,敢于发声的兴权会之所以会成为一些人心目中的所谓“惹事生非者”,其实也是巫统统治集团长期实施种族主义政策所制造出来的。因此,若要解决他们的问题,就必须要从造成他们的问题的根源着手——终结巫统种族主义霸权统治!

我个人认为,若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想把柔佛州治理得更加出色,苏丹尽可谕令柔佛州政府或行政团队,全面实施以下几项政策方针:
(一) 允许州内各族人民按照地方性的需要增建各民族宗教信仰者的膜拜场所;
(二) 制度化拨款给州内各源流小学、宗教学校和华文独中和华文高等院校,确保它们得以永续发展;
(三) 促请中央政府允许州内各族人民凡是认为有需要就可增建不同源流的小学、宗教学校、华文独中和华文高等院校;
(四) 按照柔州族群的人口比率(即马来人54.1%、华人30.9%以及印度人6.5%)有系统的分配和吸纳各族人士进入柔州政府行政机构,或州政府控制的半官方机构,或州政府控制的商业组织内任职。

我个人认为,只要上述方针得以在柔佛州落实,就可以很快的将其他由巫统国阵甚至由反对党(包括伊斯兰党、公正党和行动党)治理的州属给比下去。这样一来,州内各族人民必然会逐步建立起“共存共荣”的心理,彼此互相尊重,把各族人民的大团结建立在互敬互爱之上,而非建立在“民族同化”或“压迫民族歧视被压迫民族”之上,成为全国的好榜样。否则,上述报道的柔佛苏丹的所作所为也只是用来向印裔族群中的机会主义者招安并分裂印裔族群的团结罢了!

稿于2015年6月18日


此文也于2015年6月22日在以下媒体刊登:

1、《当今大马》公告:正视兴权会和被压迫族群的诉求 期待柔州苏丹推行善待各族政策  www.malaysiakini.com/bulletin/302730

Monday, 22 June 2015

中国社科院專家许利平表示:中泰民間确有讨论开凿克拉運河,邀韩马印尼参与将有助项目开展【附:凤凰视频】

中国社科院專家许利平表示:
中泰民間确有讨论开凿克拉運河
邀韩马印尼参与将有助项目开展

来源:凤凰网 / 观察者网 / 新浪网

中国社科院专家许利平表示:开凿克拉运河绝不是纸上谈兵之事。

【澎湃新闻记者樊诗芸】继上个月有媒体报导“中泰双方簽署克拉运河合作项目”后,6月19日晚,凤凰卫视中文台《中国战法》栏目播出节目《特邀专家,独家披露中泰民间确有讨论开凿克拉运河》。

“去年年底,我们在北京开了一个有关中泰开凿克拉运河事情的会议。”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亚太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东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许利平在节目中表示,克拉运河之事,双方确有互动和讨论。

“我认为泰国在这方面做了非常充分的沟通,我们今天在这里谈论克拉运河,绝对不是纸上谈兵,应该来说也是现实的,是正在进行中的可行性研究。”许利平称。

神秘的龙浩国际集团

5月14日,《南方日报》报导称,日前,泰国克拉运河研究和投资合作洽谈会在广州举行,会上簽署了泰国克拉运河项目合作备忘录。报导称,中方簽约代表龙浩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开凿修建克拉运河不仅将惠及广东、福建、上海、江浙等沿海地带,更有助於中国加强与东南亚、中东、非洲、欧洲各国的贸易往来,助推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泰方有关负责人介绍,项目将为泰国民众创造可观的就业机会。

不过,中泰官方迅速对上述事宜进行了否认。

5月1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我们也从媒体上看到了有关报导。我没有听说过中国政府有参与该项目的计划。”

中国驻泰国大使馆也对中国媒体表示,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迄今为止没有参与关于此项目的研究和任何具体合作。这项协议簽署双方是民间组织,并非现任政府官员,他们应该是在研究这项合作的可行性。

澎湃新闻此前曾报导,协议簽署方的中方代表为“龙浩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但其注册名在广东省范围内暂未被使用。

中泰克拉公司的身份

相比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龙浩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克拉运河项目的另一个“中国玩家”中泰克拉基础设施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看上去要有来头得多。

据新华海外财经4月17日报导,4月10日,中泰克拉基础设施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郭羿与亚洲联合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泰国三军总司令、泰国前总理兼国防部长察哇立荣斋育上将就合作项目共同召开发布会,在泰国王室秘书长派雍素玛少将的见证下,对簽约曼谷新老机场轻轨投资建设、巴提亚乌达拋机场改建、泰国国际会展中心投资建设、泰国克拉运河投资建设、NGV客车在泰组装生产等项目进行簽约。

工商资料显示,中泰克拉基础设施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成立於2015年4月9日,注册地是北京市海淀区,法人代表是郭羿,注册资本高达20亿元,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施工总承包;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投资管理;资产管理等。这家公司有两大股东,一是法人股东中投亚联(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二是自然人股东李亚斌。

郭羿全资持有汇金亚联投资有限公司,并实际全资持有中投亚联(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再和李亚斌共同持有中泰克拉基础设施投资开发有限公司。

从工商资料上看,中泰克拉基础设施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是一家纯私人公司,跟国资巨无霸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没有关系。

克拉运河如何破局

许利平认为,与外界所称的“商业炒作”相反,上述两家中国公司在克拉运河项目上很低调,“簽署这个备忘录肯定是真实的,实际上这个公司也并不愿意去宣传自己,并且我认为这两个公司丝毫没有炒作。因为(双方)是4月10号簽署,过了一个月后才出来,反而很低调。”

泰国克拉运河项目是一个传言已久的话题,被誉为解决马六甲困境的优良方案,指在泰国狭窄的克拉地峡区域,挖掘一条沟通泰国湾与安达曼海的运河。运河建成之后,从印度洋到东亚港口的航程可缩短约1200公里,节省2至3天时间。更重要的是,它的开通将降低马六甲海峡的战略地位,并因此改变亚洲贸易版图。

2004年,《中国青年报》的一则报导曾援引专家观点称,中国要确保石油运输安全,必须寻找一条比马六甲海峡更便捷、更便宜、更安全的石油运输线路,而克拉地峡正是一个重要选择。

对东亚国家来说,“泰国运河”一旦建成,可使大多数在印度洋和太平洋间穿行的船只减少航运成本,相比马六甲海峡,船只可少走约1200航程,节约2至3天航运时间;相比巽他海峡,船只可少走约2500至3000公里航程,节约4至5天航运时间。初步预估,该项目需耗时10年、投资总额约280亿美元。

凤凰卫视中文台在19日的节目中称,克拉运河一旦实现,将为在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整体战略布局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也会为泰国及地区带来多方面势力的提升。

面对当前泰国国内局势沉浮,外界普遍看衰此局的现状,同时以新加坡、马来西亚为首国家的谨慎态度,许利平表示,邀请第三方参与合作将更有助於项目的开展,“例如,韩国就是个很好的考虑因素,他们也有这方面的需求,此外,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都可以参与其中。

凤凰卫视播出的有关视频和报道

以下是凤凰卫视播出的有关视频和报道———


6月19日晚,凤凰卫视中文台《中国战法》栏目播出节目《特邀专家,独家披露中泰民间确有讨论开凿克拉运河》。

杜平(主持人):中国的公司跟泰国签了一个备忘录,要开凿这个海峡(克拉海峡),所以一时间各种各样的评论舆论都有。官方否认说官方没有参与,但这个事情本身是真的还是假的?

许利平(东南亚问题专家):毫无疑问签署协议备忘录是真事,实际上这个公司也并不愿意去宣传自己,实际上这个新闻…

杜平:但人家说是在炒作,是左手握右手。

许利平:没有,我觉得这两个公司丝毫没有任何炒作,为什么?因为它是4月10日签的,过了一个月新闻才出来。

杜平:反而要低调是吧。

许利平:反而要低调,是这么来的。

杜平:那这就说明中泰双方至少在民间层面,企业层面确实是在深入讨论这个问题。

许利平:毫无疑问,比如说去年年底在北京,我们就开了一个会,关于中泰开凿克拉运河的事情,我觉得我们是有互动的,并且也有讨论的。我觉得泰国在这方面做了非常充分的工作,所以今天我们在这里谈论克拉运河,绝对不是纸上谈兵,应该说是现实的,一个可行性的研究正在进行。

杜平:那你是我们独家的辟谣啊,其他国家实际上也都尝试过,包括美国、日本,都希望有这样一个可能性,能够做成这样的事情,但是现在轮到中国最积极,看上去是最积极,最害怕的可能就是东南亚,像新加坡、马来西亚比较害怕,如果克拉海峡开凿成功的话,马六甲海峡基本上就没什么用处。

曹卫东(海军军事专家):我认为如果从经济利益和人类发展的角度来讲,开凿运河是一件好事情,因为开凿了这条运河之后,可以大大减缓马六甲海峡的运输的压力,不是说开凿了运河马六甲海峡就废掉了,而是说减轻它的压力,现在马六甲海峡的压力非常大,60%的船只都要经过这里,而且马六甲海峡情况并不好。

Saturday, 20 June 2015

北京南海已变调 美国缘何再补刀

北京南海已变调
美国缘何再补刀

作者 / 来源:霍娜 /《多维新闻》


南海问题已成美国心病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6日举行紧急新闻发布会单独就中国南沙岛礁建设答记者问。陆慷称:“经向有关部门了解,根据既定作业计划,中国在南沙群岛部分驻守岛礁上的建设将于近期完成陆域吹填工程。”这被媒体解读为中国为顺利与美国举办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南海问题上向美妥协。而为了给习近平访美奠定良好氛围,中美也需要一定程度上缓和因南海产生的紧张局面。

中国的"妥协"并未赢得美日正面回应

然而中国的妥协姿态并未赢得美国的响应。6月16日当天,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柯比(John Kirby)就此指出,“中国宣布的计划无助于减缓当地的紧张,也不是对外交与和平解决方式的支持。它不会加强中国对争议海域的主权申诉。”6月17日,柯比再次就中国宣布完成南海造陆活动的表态回应称,“我认为我们已经在公开和私下的场合里反复明确地表达出我们的立场,至于中方选择此时公布声明的意图,你需要和中方沟通。但对美国而言,我们不会改变对中国企图破坏南海稳定活动所持有的一贯立场。”

柯比还表示,在6月22日即将到来的美中战略经济对话会上,南海问题仍将是谈话的重要内容,国务卿克里还将继续表达美国对这一地区的关切与担忧。

美国发声以后,其在亚太的主要盟友日本也随之“敲边鼓”,继续就南海问题对中方行动表示不满。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17日称,日本对中国“这种导致紧张局势的单方面行动”极为关注,并表示日本不容许中国南海造岛变为既成事实。

中国"退了一步",美国为何不肯接招?

从美国飞机在南海侦察被中国驻岛官兵喊话“离开”,到美国国内媒体大幅报道中国在南海的造岛情况,从中国发布《国防白皮书》阐述对海上利益的关注,到新加坡召开的香格里拉对话上中美代表各自毫不退让地坚持自己的立场,中美就南海问题已经过招几回合。此前在发现中国在人造岛礁上部署有军事武器以后,美国鹰派代表麦凯恩曾突然表示美国并不想与中国开战,给人以色厉内荏之感,如今中国罕见地“退了一步”,为什么美国反而不肯接招?

一种说服力很强的解释是,因为中国的“完成”造岛表态,对美国在南海的战略利益、对南海地区当前局势、对中国解放军在南海的战略部署等等关键问题来说,都没有带来实质性的改变。中国的让步让了“面子”,却没让“里子”。事实上,美国真正忌惮的不是中国在南海造出多少陆地,而是担忧中国会用不断的军事部署和工程建设在南海打造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截至目前,中国在南沙建造的军事设施令解放军的空中战略打击范围向前足足推进了1000多公里。外交部发出的声明看似是宣布停止继续造岛,但实际上从未否定会继续打造不沉航母,这导致美国的焦虑丝毫没有减轻,因此即使被中国给好了台阶,美国方面也仍然难以“借坡下驴”。

另一方面,日本方面的表态也泄露了一部分“天机”,尽管中国外交部批驳菅义伟的言论为“没有意义”,并称中方对南海有关岛礁的主权毋需通过建设措施来证明,但是,对于在南海与中国存在领土争议的其他各国来说,中国的南海造岛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一旦美国顺着中国的这个台阶下了坡,对其他在南海问题上迫切需要美国撑腰的国家来说,无异于美国承认了中国造岛的合法性,这更是华盛顿无法接受的。

看来美国在南海问题舞台上只能摆姿态

最后,美国亚太盟友目前对美国非议连连,美国的亚太战略部署已现出分崩离析态势,此刻美国在南海问题上非但不能让步,甚至有必要更强调对华施压,以便巩固自身亚太同盟,迫使盟国们“只能前进,不能后退”。随着美国国会否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辅助方案快轨授权TPA,美国出尔反尔的举动已经招致了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多个盟国的不满。而军事方面的布局则更为敏感,美国与菲律宾签订的美菲扩大军事合作协议(EDCA)眼下被菲议会强烈质疑为“违宪”,这使得美军进驻菲律宾的计划严重受阻,与美菲军事合作协议同时倒在菲律宾议会枪口下的甚至还有日本与菲律宾刚刚签署的深化军事合作的协议。而美国前不久要求越南停止南海造陆行为,更削弱了同盟内部的团结性。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不是不想退,而是不敢退,一旦接受了与中国和解的方案,美国在亚太本就摇摇欲坠的领导地位将更难保住。

如果真如美国国务院所说,即将启动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将再次成为中美就南海问题展开角力的舞台,那么可以预期的是,美国的强硬姿态或许还会继续高调下去,但华盛顿如今所能摆出的,也只有姿态而已了。

Friday, 19 June 2015

董总运作陷瘫痪,恐殃及独中师生—— 92名董总行政部职员告社会大众书

董总运作陷瘫痪
恐殃及独中师生
2015年6月18日92名董总行政部职员告社会大众书

92名董总行政部职员于2015年6月18日身着黑衣,聚集董总行政部,联署发出告社会大众书。他们围绕在具有象征意义的“华教基石”周围向华社疾呼“董总领导危机继续,势必殃及独中业务,危及统考作业。华社必须团结起来严厉谴责一切破坏董总日常运作的行径”,似乎在提醒华社:这块“华教基石”万万不能让人任意动摇或拔除。以下是声明全文内容——

董总领导危机爆发迄今,愈演愈烈,昨日更传出董总银行户口遭冻结,董总日常运作恐陷瘫痪,若往后发展没出现转机,势必殃及独中业务,危及统考作业。我们一群董总行政部职员,作为推动及发展独中事务的前线工作者,基于事态演变之严重,影响层面之巨大,特此发出这封告社会大众书,向社会大众具体说明独中业务的受影响情况。

董总财务遭冻结,业务停顿,首当其冲將会是今年报考高初中统考的全国独中生。若统考无法如期举行,评阅工作无法顺利开展,势必影响毕业生明年到国內外大学深造的计划。其二,董总新编的独中教材,若无法如期出版,將打击来年全国独中生的学习进度和未来升学成绩表现。其三,董总所办理的各项独中师资培训课程,若因没有经费而停办,將不利独中教学质量的提升。其四,董总的奖贷学金也无法顺利放发予相关学生,必將影响学生的升学。以是观之,全国华文独中的教职员、毕业生和在校生,皆会受此次董总财务危机所波及和影响。

无论如何,我们向社会大众承诺,在以学生利益为大前提之下,我们会竭尽所能,继续站稳岗位,以我们的专业和能力,守护董总行政部,尽力让一切业务保持正常运作。与此同时,我们呼吁所有关心华教的社会大众和我们站在一起,同声严厉谴责一切破坏董总日常运作的行径,並抗议所有企图以流氓手法干扰董总行政部同仁执行业务的行为。

董总课程局美术学科编辑张厚耀(手持麦克风者)18日代表董总行政部92名职员发表题为《董总运作陷瘫痪,恐殃及独中师生》的告社会大众书并回答媒体询问。


相关新闻链接:
1、行政部92职员:运作瘫痪危及独中

中国紧急喊停南海造岛背后

中国紧急喊停南海造岛背后

原标题:南海秘密协定遭翻炒 北京紧急喊停造岛背后

作者 / 来源:唐苏 / 《多维新闻》

中国外交部6月16日突然宣称"将在南海停止吹沙造岛"。官方媒体同时公布了一幅永暑礁完成填海工程後的衞星照片(上图)。

中国外交部昨日上午突然"让步"宣布在南海将停止吹沙工程,也就是说,中国要停止继续造岛。外界舆论议论纷纷,有观点称,中国停止南海造岛是由于工期的结束,也有观点称,这是中国的一次"妥协"。

从美国飞机在南海侦察被中国驻岛官兵喊话"离开",到美国国内媒体大幅报道中国在南海的造岛情况,从中国发布《国防白皮书》阐述对海上利益的关注,到新加坡召开的香格里拉对话上中美代表各自毫不退让地坚持自己的立场。中美就南海问题已经过招几回合,但是两方依旧相持不下,谁都不肯各让一步。

就在南海问题白热化的同时,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范长龙却穿越太平洋赴美国访问,明则是正常访问,但实则离不开南海问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出访使得中美关系仿佛进入了波涛汹涌的不太平水域。中美的冷关系已经不可言喻的进入僵化。接下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9月还将访美,中美经济合作还要进行。

中国甘愿"妥协",原因恐怕有三

在这一背景之下,中国主动发出声明,宣称全面停止吹沙。在这个关键节点上,中国甘愿"妥协"是出于什么原因呢?原因恐怕有三。

第一,填海工程基本完成了。从表面看,在中美这场没有硝烟的口水战争中,是中国输掉了,但实则不然。有分析人士称,中国的南海填海工程,并不会因为美国或是别的什么国家抗议就会停下来,唯一的理由就是工程已经结束了。从大局来看,其实中国南海造陆的目的已经达成,不再吹沙,是不再造陆,但是还会在已填好的土地上继续兴建机场和部署空军。因而中国的表态不是妥协和让步,而是顺势让美国有台阶下。

事实上,中国在南沙建军事设施、造机场,令解放军的空中战略打击范围,向前足足推进了1000多公里,包括了美军在菲律宾的基地,这些都是最刺激美国的,但美方又阻止不了。从某种角度来说,美国害怕的不是中国造岛,而是中国在南海打造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而外交部发出的声明在表面看是停止继续造岛,但实际上从未否定会继续打造不沉航母。也就是说,中国的目的依旧没有改变,而美国虽然找到了台阶,却实际上什么也没有改变。

第二,中美或达成了秘密协定。据观察,此次范长龙访美与中美近期的一系列对话不同,不仅规格是历年最高、上将人数最多一次,总政高级将领还首次出现。如此不同寻常的安排实有谈判的感觉。另外范长龙访美之行从一开始就显得极为低调。虽然中美两国媒体都在关注此次访问,美方也公布了访问行程,但当范长龙与美国国防部长卡特 (Ashton Carter)会谈之前,两国媒体上都没有任何关于范长龙在美国访问的实质内容。而五角大楼发言人也透露中方要求围绕此次访问不要有太多的媒体关注。如此的不同寻常,是否意味着中美在商讨如何在南海收场的事情呢?中国还让媒体不要过多关注又是否是因为中美要谈秘密政治呢?

范长龙12号周五结束访问行程,紧接着16号周二外交部就发布了消息称南海停止造岛,显然时间如此接近是预先商量好的,而这一系列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中美之间达成了某项协定,而这个协定又是不能公开的秘密。虽然秘密政治在大国外交中是时常出现的,但是中国肯妥协,有很大的原因是美国给了中国想要的。

第三,中美关系恐生变。中美关系一直都不同于世界其他的大国关系,无论是从经济、军事还是政治上,中美关系都比所表现出来的要好。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交与外事管理系教授张清敏甚至曾经说过,中美关系甚至超越中俄关系,其意义不同。然而南海问题却如同毒药,在中美之间迅速蔓延开来。如果不加控制的继续蔓延开来,中美关系可能会走向表面和内里一直的情况。

此次,美国对中国在南海争议岛礁填海造地多次表达不满。而中国官员以及媒体也对美国的说法作出愤怒反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要求美国停止"挑衅行为",而中国的官媒《环球时报》指出,如果美国继续对填海造地表示不满,那么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这些针锋相对的言辞没有转化成实际的军事对抗,因为美国和中国都希望避免冲突。但是为了强调自己的立场,美国正在考虑作出一些可能被中国视为具有威胁性的举动。如果美国一旦开始做越界的事情,中国将不得不被迫动武以捍卫自己的利益,这样的结果只会使中美之间擦枪走火。当然,相反的话,无论是美国在南海做了多么越界的事情,中国的态度也只是停留在口头上的话,武力是不会升级,但自此中国的疆域将会变成任人侵犯的标本。无论是哪种情况,对中国一点好处都没有。

中国借驴下坡,卖一个面子给美国

从现今的情况来看,中美正在朝着一条不归之路前进,这一点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而且9月份习近平还要访美,中美之间还以后经济合作,这么看来的话,中国是更加需要中美关系稳定的一方。在此前提之下,中国为了避免事态朝向更加严重的方向发展,而决定停止继续填海造岛。

无论是哪种原因,中国都是借驴下坡,给美国一个巨大的面子。因为岛已经造好了,只剩下施工,此时中国宣称停止继续扩建,对中国来说,没有任何损失,却卖了一个面子给美国,同时还换来了南海的宁静,中国的做法可谓是一箭双雕。

Wednesday, 17 June 2015

外媒披露余澎杉遭囚精神病房 新国否认其事但禁其媒体报道

外媒披露余澎杉遭囚精神病房
新国否认其事但禁其媒体报道

原标题:批評李光耀 星国少年疑遭囚精神病房

作者/来源:李忠謙 / 《风传媒》网站


上图取自香港《谜米新闻》网,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插。该网站也有相关报道(news.memehk.com/posts/7594)。以下全部插图为原文所有。

在网路上批评甫过世的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独裁,因而被捕下狱的16岁星国少年余澎杉(Amos Yee),日前传出竟被囚禁在精神病房,导致他出现忧郁甚至寻死倾向。他的律师质疑此种待遇无异精神虐待,但新加坡当局15日称此种说法与事实不符,禁止星国媒体报导。

"李光耀终于死了"

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今年3月过世后,16岁星国少年余澎杉(Amos Yee)在网路上批评李光耀独裁,庆贺“李光耀終於死了”。在他所拍摄的影片中,余批评李将星国建设成一个物质主义的国家、贫富差距极大、没有言论自由。余还暗示李是如同希特勒、毛泽东的独裁者,与耶稣基督一样渴望权力、操弄信徒。此外,余还上传了一张李光耀与柴契尔夫人肛交的恶搞漫画,对李极尽讽刺之能事。

余澎杉在部落格上传的争议图片

余澎杉的言论在新加坡引发极大争议,在超过20位民众的举报下,余遭到警察逮捕,并在李光耀下葬的当天(3月31日)遭到检察官起诉。余曾在开庭时遭到气愤的民众攻击,新加坡的人权组织则质疑本案形同箝制言论自由。最后法院判定余违反伤害基督徒感情罪、散布淫亵图片罪,最重将面临3年有期徒刑与5000元新币的罚金。余原本获得保释在家等候宣告刑度,但因再度上传批评李光耀影片,6月2日又被还押三周,待监狱署判定是否要将其送进青年改造所。

余澎杉4月30日出庭時遭一名中年人掌掴

澳媒披露 余遭非人道待遇

就在余澎杉被再度关押期间,澳洲独立媒体《States Times Review》独家披露余的精神状况因非人道对待出现问题、甚至有自杀倾向。为余辩护的Dodwell & Co律师事务所在写给本案承审法庭的信件中表示,余澎杉4日便向狱方表示他有寻死的想法,因为他竟然被囚禁在精神病房,而且一手一脚被绑在床上,造成他根本无法处理排泄问题,只能直接尿在床上。

澳媒披露的余澎杉辯護律師信

余澎杉的律师指控,他除了不被允许阅读(其他囚犯则无此限制),其被囚禁的场所全都是精神病患,而且房间里根本是24小时不关灯,形同对余给予精神折磨。但这篇报导仅见於这家独立澳媒,新加坡主流媒体均未加报导,该报导底下的留言有人谴责狱方不人道待遇、有人认为这是余编造出来吸引外界目光、也有人认为这是他自找的。

星媒报导余澎杉境遇 遭总检察署警告

新加坡的网路媒体《The Online Citizen》(简称TOC)曾在12日报导此事,但该媒体15日表示收到星国总检察署(Attorney General Chamber)来信。检察官凯尔文•许(Kelvin Koh)在信中表示,余澎杉辩护律师在信件中的说法并未反映事实,公开该信件可能构成妨害司法公正,要求TOC不应再散播相关资讯。

新加坡總檢察署致信TOC

TOC称,该媒体在收到总检察署的来信后,随即移除报导中所引用的余澎杉辩护律师信件,并去信要求总检察署说明究竟“何处未反映事实”。结果总检察署再度回信,称已知悉TOC在报导中移除律师信件,但该篇报导仍未从网站移除,这仍可能构成妨碍司法公正。TOC只得再移除12日对此事的报导。

星國總檢察署二度致信TOC的內容

总检察署還表示,确认所报道的资讯是否属实是TOC的责任,並未明确回复余澎杉辩护律师的說法“何处未反映事实”。因此余澎杉目前的精神狀況如何、是否受到不人道待遇、是否被囚禁於精神病房、是否因行动受限只能被迫在床上排泄、是否有寻死念頭,星國当局並未給予任何說明,只是警告媒体不可散布余澎杉辩护律師的說法。

余曾指控辅导员“骚扰”引发争议

《星洲日报》5月时曾报导,余澎杉13日在脸书指责曾经保释他的辅导员刘作明骚扰他(how my ex-bailor, Vincent Law, molested me),引发轩然大波。余当天晚上澄清“刘作明并没有真的骚扰我”、“我对于因为指责刘作明骚扰我而对他与他的家人所造成的困扰感到非常懊悔”,51岁的家庭和青少年辅导员刘作明认为余澎杉的澄清并不诚恳。

I am extremely remorseful for the turmoil that I have caused to Vincent and his family, for the allegations towards him...
Posted by Amos Yee on 2015年5月14日

但余16日又在脸书表示,许多人竟然没看出道歉文中「我瞭解到刘作明是个基督教徒,基督教宣导宽恕。所以,我在此赞美耶稣,我们神圣的基督,请给我第二次机会」的反串用意,并在个人的部落格以长文说明,他在接受刘作明辅导的过程中如何感到不适与精神虐待,而英文中的被骚扰(molest)也不当然意味着被「性骚扰」。他只是要借此警告其他父母不要把孩子交给刘辅导,也让刘不要再管他。余澎杉的相关指控与言论,也再次引发网友正反两面的支持与批评。

Yeah I lied, again… I wasn’t really going to tender an apology to Vincent. Seriously… ‘praise Jesus’? ‘Our holy christ’...
Posted by Amos Yee on 2015年5月15日

Monday, 15 June 2015

中国旅美学者寒竹著文:警惕"颜色革命"的陷阱

 中国旅美学者寒竹著文: 
警惕"颜色革命"的陷阱

作者 / 来源:寒竹 / 《观察者网》(中国)

2004年秋,乌克兰在总统选举中发生激烈政治斗争,尤先科以橙色为标志向其政治对手亚努科維奇发起攻击,最终获胜,这就是著名的“橙色革命”。尤先科的“橙色革命”在乌克兰的成功使得街头革命从此有了颜色,“颜色革命”一词在西方世界不胫而走,在发展中国家也逐渐兴起。

2004年的乌克兰人能想到十来年后,他们的国家会变成有如下图这个样子吗?今日乌克兰的悲惨图景能否引起发展中国家和人民对“颜色革命”的警惕呢?



[本文作者寒竹(左图)为中国旅美学者、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颜色革命”是指本世纪初东欧和中东地区一些国家政权更迭的表现形式。从本世纪起,“颜色革命”似乎成了某些地区的一种传染病。一旦某个国家发生了“颜色革命”,与其相邻或类似的国家很容易跟着爆发“颜色革命”。但是,“颜色革命”的本质特征究竟是什么?“颜色革命”得以发生的社会根源是什么?给社会带来的结果是什么?本文试图对这几个问题进行一些基本分析。

一,一个忽悠世界的概念

“颜色革命”是一个来自西方国家的概念。2004年乌克兰大选,亲西方的维克托•尤先科指责亲俄罗斯的亚努科维奇在选举中作弊,于是在全国发起大规模的街头抗议和罢工,迫使最高法院宣布原来的选举无效而重选。尤先科的“橙色革命”在乌克兰的成功使得街头革命从此有了颜色,“颜色革命”一词在西方世界不胫而走。但是,颜色只是对某种街头政治的形容或比喻,而非“颜色革命”的本质特征。“颜色革命”这个概念产生之后,西方社会把在此之前的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鹅绒革命”(1989年)、格鲁吉亚的“玫瑰花革命”(2003年)都称之为“颜色革命”。2010年,由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引发中东国家的一系列街头动乱也被西方社会称之为“颜色革命”。

尽管西方舆论界对“颜色革命”含义的表述并不完全一致,但以下三点通常被认为是“颜色革命”最主要的特征:

第一,“颜色革命”以西方政治制度为理想目标。西方国家通常把“颜色革命”与“第三波民主化浪潮”联系在一起,看作是全球民主化运动的一种表现形式。根据这个标准,只有发生在以西方国家政治制度为理想目标的街头抗争运动才能被称之为“颜色革命”。而发生在西方国家的街头抗争运动,无论有多激烈,都不被西方舆论认定为“颜色革命”。所以,美国2011年发生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法国2005年与2012年发生的街头动乱;英国2014年的“民主占领运动”,美国多个城市最近发生的大规模抗议警察暴力执法的街头示威,都没有被西方舆论认定为“颜色革命”。相反,香港2014年发生的“占中”行动却被西方舆论称之为具有“颜色革命”含义的“雨伞革命”。

第二,“颜色革命”以非暴力为形式,通常是采取大规模的街头游行或广场集会抗争给现有政权构成巨大压力而促使其崩溃。这种街头政治形式跟过去政治团体通过组织武装力量以军事斗争的方式推翻旧政权有很大不同。所以,“颜色革命”通常也被称为“非暴力革命”。

第三,“颜色革命”虽然被称为“非暴力革命”,但却并非是一个国家体制内的和平变革,而是一些政治团体通过“非暴力”手段从根本上颠覆国家政权和根本制度的政治行动。所以,即使是最温和的“颜色革命”也不同于最激进的社会改革,因为“颜色革命”颠覆的是一个国家的政权和根本制度,而改革则是在既有政权的领导下修正和完善国家的基本制度。

根据这三个特征,“颜色革命”这个概念显然不是对社会现实的一种客观描述,而是一个带有明显政治进攻性的概念。

首先,并不是所有国家的街头抗争运动都可以被称为“颜色革命”,只有以构建西方政治制度为目标的街头抗争运动才能称之为“颜色革命”。由于这一界定,西方国家,尤其是以世界警察自居的美国不遗余力地向世界各地输出“颜色革命”。

正是由于“颜色革命”这个概念充满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和政治进攻性,外部势力的渗透常常成为“颜色革命”的一个重要推动力量。与一般意义上的政治革命不同,“颜色革命”通常都是外部政治势力长期渗透的结果,而不是一个国家内部的自我革命。一个国家发生街头抗争和动乱固然有内部的矛盾和根源,但是,这种街头抗争究竟是为了争取民众利益,还是为了推翻现政权而实现西方的政治制度和战略利益?这是西方国家判定一个国家发生的街头抗争运动是否属于“颜色革命”的重要标准。

由于“颜色革命”有着现实的政治方向,因此很难有一个恒定的价值理念。尽管西方国家把“颜色革命”界定为“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的一种形式,但西方国家现实的政治利益决定了很多时候策划的“颜色革命”是跟民主理念相冲突的。这种矛盾现象跟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在二次大战结束后的几十年中支持全球的一些独裁者的情况有些类似。“颜色革命”这一概念在理论上有以下两个内在矛盾:

  • 首先,“颜色革命”跟民主政治相冲突。“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最早是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提出的,原本是指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始于葡萄牙、西班牙等国的民主化运动,也包括八十年代菲律宾发生的推翻美国的独裁盟友马科斯的社会运动和苏东国家的解体。但在现实中由于西方国家利益的需要,民主化在现实中被简化和歪曲为“西方化”,民主原则本身被抛弃了。事实证明,本世纪初发生的几起“颜色革命”都具有反民主色彩,乌克兰等国抗争的起因是由于亲西方的反对派在选举中失利后拒不接受民主的结果,然后走上街头,以街头抗争的行动来推翻选举结果。从这一点上看,“颜色革命”的本质跟它所打的民主旗号并不一致。

  • 其次,“颜色革命”使用“非暴力”形式来包裹街头政治暴力。这个理论做得最为精致的是美国波士顿的爱因斯坦研究所(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创始人吉恩•夏普(Gene Sharp)。最近二十多年来世界各国的“颜色革命”都有吉恩•夏普的影子。1991年8月19日,叶利钦在俄罗斯联邦议会大厦前登上一辆坦克发表讲话,现场就有许多吉恩•夏普写的小册子——《非暴力革命指导》。1993年,吉恩•夏普出版了《从独裁到民主》一书,这本书奠定了他的“‘颜色革命’精神之父”的地位。这本书专门列举了198种非暴力的方法来颠覆国家政权。
宣称非暴力的“颜色革命”在实施过程中必须坚持两个原则。第一,违法原则:必须大规模违法抗争,因为不违法,就不足以威胁政府。抗争者通常是走上街头,强力占领公共场所;第二,非暴力原则:即抗争者只是采用强力占领公共场所,但并不用武力直接攻击政府机关和警察,让统治者找不到武装镇压的借口。

吉恩•夏普和他的追随者认为这两个原则结合使用可以形成所谓的“公民抗命”,从而把政府逼上一个两难境地:违法原则鼓动抗争者采取大规模违法抗争的手段胁迫政府,如果政府软弱无能而一再忍让,抗争者就步步紧逼,不断扩大违法行动的范围,直到政府的合法性消耗殆尽而自我崩溃。“非暴力原则”让政府难以找到借口使用武力镇压,因为一旦政府使用武力对付所谓的“非暴力抗争”,整个社会舆论将会转而站在抗争者一边而谴责政府,政府的合法性也会急剧丧失。

对上述两个原则稍加分析就会看出,“颜色革命”的非暴力抗争其实是用一种似是而非的理论忽悠社会大众,其要害是有意曲解了暴力的含义。“颜色革命”理论有意把暴力狭义地界定为用武装力量攻击政府,而把用暴力强行占领街头和公共场所的行动所说成是非暴力。从法律的角度看,违法强力占领公共场所本身就意味着对整个社会施行暴力,对普通大众施行暴力,因为占领者不使用暴力手段根本无法封锁街道,无法占领广场。从这一点上看,违法的“公民抗命”不过是参与抗争的少数公民对大多数公民的施暴,带有蛮横的街头暴力色彩。

街头政治真的非暴力吗

二,"颜色革命"产生的根源

尽管“颜色革命”是西方国家对某些非西方国家实施的政治战略,但“颜色革命”能够得以发生,却有着深刻的现实根源。一般说来,发生了“颜色革命”的国家大都存在以下四个现实问题:

第一,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与民众对物质生活水平的期待出现巨大差距。通常,爆发“颜色革命”的国家并非是经济最落后、社会最贫穷的国家。但是,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与民众的期待和要求之间的却存在巨大矛盾。一方面,普通老百姓不满自己的日常生活水平跟发达国家的巨大差距,另一方面,老百姓也极端痛恨社会发展中出现的巨大贫富分化。国家处于既要解决社会经济发展落后与民众的期待之间的矛盾,又要解决发展过程中出现的贫富两极化的困境中。

第二,社会的主要矛盾被舆论指向现有政权和国家制度。通常,普通民众在经济生活中的不满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指向。当西方“颜色革命”的理念输入后,社会的现存问题和矛盾成了斗争点,民众普遍认为现政权和现行制度必须为所有的社会问题承担责任;“颜色革命”也给未来的发展提供了理想目标,这就是推翻现政权,复制西方的制度,并以此争取得到富裕西方国家的认可和支持。

第三,国家的治理能力严重不足。一个国家在经济和政治上遭遇困境是常事,如果政府能够有效地治理,稳定社会,找到逐步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仍然可能避免“颜色革命”。但是,发生“颜色革命”国家的政府通常都是贪污腐败有方,治理国家无能,社会危机频频发生。

第四,社会意识形态空洞化。“颜色革命”爆发的国家大都处在现代化的转型过程中,社会原有的意识形态已经落后于社会的发展,而新的意识形态并未构建起来。在这种情况下,“颜色革命”倡导的政治理念则起着引导社会发展方向的意识形态作用,普通民众很容易随着“颜色革命”口号起舞。

由此可以看出,“颜色革命”的发生尽管有强大的外部因素,但一个国家内部的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的状态则决定了“颜色革命”能否找到合适的土壤和导火索。只要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稳定,民众安居乐业,社会和谐稳定,政府拥有强大的国家治理能力,社会意识形态能够凝聚社会共识,那么外部输入的“颜色革命”很难得到社会响应。

三,"颜色革命"种下内乱的种子

由于“颜色革命”这个概念本身是实现西方国家政治目标和国家利益的一种工具,它的初衷并不是要真正解决所在国的社会问题与矛盾。相反,由于“颜色革命”是由外部政治势力所策划,是为了符合美国等国的全球利益,“颜色革命”的结果在发生国往往是灾难性的。

对于发生了“颜色革命”国家的现状,世人有目共睹。经济持续衰退、民众生活水平严重下降,社会秩序混乱,族裔冲突日趋严重,暴力事件层出不穷,民选总统被武力推翻,有的国家甚至呈现分裂状态等等,对此无需多言。但是,这些严峻的社会问题跟“颜色革命”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呢?这是一个需要进一步分析的问题。

尽管“颜色革命”不是通过组织军事力量来夺取政权,但是,“颜色革命”采取的街头暴力政治对社会政治文化的影响更为恶劣。“颜色革命”给社会带来最大的危害是给街头暴力行动披上了“非暴力”的外衣,给违法的行动(公民抗命)披上了“合理”的外衣,从而在根本上瓦解了社会的基本法治,给社会种下了街头暴力政治的种子。

按照“颜色革命”理论的说辞,法治并非人人需要遵守的准绳,为了声张正义,人们可以使用街头暴力抗争的形式。在几乎所有发生过“颜色革命”的国家,法律规范和民主程序都遭到严重破坏,任何一个社会群体和派别为了自己的政治诉求都可走上街头,强力占领公共空间。本来,不同的社会群体或派别有着不同的政治主张实属正常,这些政治主张之间的冲突应当按照民主与法治的程序来解决。但按照“颜色革命”的逻辑,街头暴力成了解决政治冲突的主要方式,“颜色革命”后的埃及把这种街头暴力政治表现得淋漓尽致。

“颜色革命”给社会的另一个恶劣示范是,政治程序和政府决议是可以通过街头暴力运动来抵制和推翻的。在发生过“颜色革命”的国家,凡事皆可通过街头暴力运动来抵制和否决,议会的决议被抵制,选举的结果被推翻是常见现象。“颜色革命”导致的一个怪圈是,一方面,“颜色革命”是把选举民主当做自己的口号,但在现实中几乎每次选举的落选者都会指责选举舞弊,结果是没有人愿意心甘情愿服从选举,在这个问题上,“颜色革命”后的乌克兰表现得尤为突出。

一个国家的法治与民主是社会稳定与发展的制度基础,而“颜色革命”恰恰摧毁了这个制度基础,街头暴力政治成了解决社会矛盾与冲突的重要方式。在这样一种丛林化的社会,经济衰败、政治混乱、族裔冲突、官民冲突、以致国家分裂,是一个自然的结果。对于“颜色革命”的暴力性质,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总结得很透彻:“颜色革命”根本不是非暴力,而是一种“战争”。

四、小结

综上所述,“颜色革命”这个概念本身是美国等国家实现其全球战略的一个工具性概念,它的初衷是要输出西方的经济政治发展模式,而不是要解决某一个国家具体存在的问题与矛盾,所以“颜色革命”这一概念充满了内在的矛盾和似是而非的说辞。如果发展中国家不小心掉入“颜色革命”的陷阱,整个社会将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对于一个处于现代化转型过程中的国家来说,如何凭借自身的传统与社会机制解决好存在的问题与矛盾,如何抵制外部输入的“颜色革命”是一个需要长期认真对待的问题。

Saturday, 13 June 2015

中国海警船下锚我国北部水域 纳吉与习近平会见时将提抗议

中国海警船下锚我国北部水域
纳吉与习近平会见时将提抗议

原标题:马来西亚抗议中国海警船在琼台礁不回马方通信

来源: 新浪网•军事(中国)

6月3日,马来西亚执法飞机盘旋在中国海警1123船上空
2015年3月马来西亚海巡船正在向南海航行的中国海警3411船喊话
继菲律宾和越南之后,马来西亚似乎要成为下一个加入南海主权的纷争的新玩家。美国《华尔街日报》8日报道,马来西亚当天表示,它将要向中方海警船进入该国北部水域提出外交抗议。与此同时,马来西亚海军司令表示,将继续增强在北婆罗洲水域马来西亚舰船的巡逻,以此强化宣示本国对于该地区水域的主权主张。

马来西亚国家安全部长沙西丹•卡辛8日在接受美国《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北婆罗洲水域“不是一个有重叠权利的地区,因此,我们将要采取外交行动。”他同时透露,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将在下一次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时直接提出这一话题。

马来西亚方面称,中国海警船最近两年一直在北婆罗洲水域下锚。据马来西亚媒体《婆罗洲邮报》6月3日报道,中国海警1123船在距离婆罗洲约150公里的南海琼台礁海域附近与马来西亚海军与海事执法局舰机对峙。卡辛在上周也在其个人的“脸谱”网页上上传了一张照片,显示马来西亚执法飞机在中国海警船上空盘旋,据他描述,中国海警船在这一地区下锚。

“现在是中国对马来西亚”,《马来亚时报》如此描述中国与马来西亚在南海的争端。该报引用马来西亚海军司令阿卜杜•阿兹•贾法的说法称,自2014年下半年来,中国船只进入马来西亚水域已经成为了一项例行事务,每次马来西亚政府都要向中国表示抗议。

法新社称,阿卜杜•阿兹•贾法证实最近一次进入马来西亚水域的中国船只目前依然在马来西亚专属经济区内没有离去。他表示“我们(马来西亚海军)正在维持在哪里的存在,我们一直持续地向当地派出船只,他们(中国)想要保持在这一地区的存在,但我们必须告诉他们,这是我们的水域。”他补充道:“每次我们发现他们(中国海警船),我们都要告知他们这是马来西亚水域,与此同时,我们也会发起外交抗议。”


相关阅读(1)

中国和马来西亚舰艇在南海琼台礁附近对峙

来源:《博讯》新闻网(中国)

据马来西亚媒体《婆罗洲邮报》6月3日报道,中国海警船1123号在琼台礁附近海域与马来西亚海军与海事执法局舰机对峙。琼台礁所在的南康暗沙与北康暗沙被马来西亚称作Luconia Shoals,马来西亚对这片中国岛礁一直有领土要求。
    
据马来西亚方面称,中国海警船最近两年一直在该海域下锚。马方还表示该国海军与海事执法局一直对该区域保持了7×24小时的监视,保卫该国“主权”。
    
马来西亚总理署部长称,外国船只可以自由航行但不得未经马方许可在该地锚泊,对于外国船只的“非法”捕捞和偷渡问题,马来西亚高度重视,将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保护和防御马来西亚水域。(观察者网编译自Borneo Post)
 
背景介绍:

琼台礁
琼台礁(Qiongtai Jiao),位于南海南沙群岛南康暗沙中部,原为暗礁,现已生长成一个低潮时高出水面十余米的小型岛,长170多米,宽大概20多米。最大高潮时也高出水面2—3米,长60来米,宽10多米,受涨落潮的影响,其面积会有几十平方米的波动,现在正变得越来越大。长约60米,宽约20米,为中国最南端陆地领土,现已由我国实际控制。
    
琼台礁在北纬4度59分,东经112度37分。位于潭门礁西南约3海里,距离中国领土最南端曾母暗沙117公里。
 
马来西亚中文媒体描述的琼台礁博弈经过:

1998年东南亚金融风暴发生,中国以负责任的表现远优于西方各国,中马关系持续升温,经贸为东盟之首,中马关系不易恶化太坏;

多年来,中国海军借索马里护航之机,持续在在曾母暗沙、南、北康暗沙的马国开采油气平台附近海域巡航,并时不时的宣示该海域主权,给马国相关油气单位造成不少的心理负担;

近一两年来,中国执法船加强曾母暗沙、南、北康暗沙定期不定期近距离巡航,指责其进入九段线偷油气,与马来海军针锋相对,长期武装对峙,增添马国政府与军方的压力;

2014年4月,正是搜救马航MH370失联的关键时,马政府的严重失职,给中国人民带来了苦难世界皆知,中方借机海、空、天豪华阵容得以随意进入南海各国敏感海域“搜救”,以兵临城下或大兵压境“讨说法”,并以此作为谈判背景给马来政府带来空前的压力。

通过半年的南北康对峙和谈判博弈,马方为维护其继续在九段线内偷油气的权力,作了妥协,到4月份,琼台礁基本上为中方控制。 


相关阅读(2)

中国外交部洪磊 6月 9日发言
重申中方对南沙岛屿主权立场

原标题:振奋!中国海军现身曾母暗沙,再收南沙一座岛礁

作者 / 来源: 环球新军事 /《爱财经网》

6月3日报道,中国海警1123船在距离婆罗洲约150公里的南海琼台礁海域附近与马来西亚海军与海事执法局舰机对峙。图为马海警飞机跟踪监视中国海警船。
在最近的一次对峙中,马来西亚舰机试图与中国船只取得联系并主张本国主权的行为并没有得到中国的回应。他表示,马来西亚方面在16频道用超高频波段进行联络,但中方没有回应。

美国媒体报道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本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不熟悉马来西亚抗议的所谓一艘中国船只在琼台礁下锚的事件。不过笔者注意到,中国外交部官方网站上发布的6月8日外交部新闻发布会记录上,并没有与马来西亚抗议中国船只事件相关的文字。

不过洪磊在6月9日针对七国集团峰会关注中国东海、南海问题作出了如下回应:
中国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方在有关南沙岛礁上搞建设完全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任何外国无权干涉。有关建设完成后除具有一些防御功能外,更多的是民事功能,是为了更好履行海上导航、救援等国际义务。

洪磊指出,中方一贯致力于维护东海、南海的航行和飞越自由。长期以来,各国依据国际法在有关海域的航行和飞越并未受到任何影响。如果有人蓄意制造事端,威胁到有关海域的航行和飞越自由,中国将第一个站出来坚决反对。中国政府历来不承认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和南沙群岛部分岛礁被他国非法窃取和侵占的所谓"现状"。但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大局出发,中方一直保持了极大克制。在坚持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同时,中国始终致力于同直接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的基础上,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有关争议,并同有关国家共同维护有关海域的和平稳定。当然,中国作为主权国家,对任何侵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行径都会作出必要反应。

中国宣称琼台礁是中国最南端露出水面的国土(这点不同于曾母暗沙)
马来西亚总理署部长称,外国船只可以自由航行但不得未经马方许可在该地锚泊,对于外国船只的"非法"捕捞和偷渡问题,马来西亚高度重视,将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保护和防御马来西亚水域。

琼台礁位于南海南沙群岛南康暗沙中部,原为暗礁,现已生长成一个低潮时高出水面十余米的小型岛,长170多米,宽大概20多米。最大高潮时也高出水面2—3米,长60来米,宽10多米,受涨落潮的影响,其面积会有几十平方米的波动,现在正变得越来越大。长约60米,宽约20米,是中国南端的重要领土。不过马来西亚政府也声称对该地拥有主权,原因在于该地区 "富含油气资源"。

在与中国的领海争议问题上,马来西亚总体上采取了较为谨慎的态度。而越南、菲律宾则一直在高调抗议中国的扩张姿态。不过,据马来西亚一名高级外交官透露,去年中国接连两次在曾母暗沙进行海军演习,促使马来西亚改变了在南海问题上的交涉方针。

中国海军南海舰队在南海某海域举行两栖登陆夺岛演习
据《中国国家地理》杂志2010年10月的实地考察,琼台礁已经发育成为一个出露水面的小岛,低潮时高出水面十余米,岛上有白色的珊瑚碎块、碎屑堆积,水面下则是五彩缤纷的珊瑚世界,围绕着它的是一圈环礁。长约60米,宽约20多米。

Friday, 12 June 2015

王赓武的伪命题:《中国崛起与新加坡华人困境》

  王赓武的伪命题:
《中国崛起与新加坡华人困境》

作者 / 来源:商丘羊 /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王赓武(资料图)

他是一名对李光耀的去中国化政策建言献策,特别是在新加坡消灭华文教育和关闭南洋大学方面,功劳不小的历史学家和政治打手。但是,当“一带一路”开始时,当亚投行建设时,李显龙还相信王赓武这类人物在现阶段的判断和分析吗?

——以上插图与说明以及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6月7日,王赓武在《联合早报》发表《中国的崛起与新加坡华人困境》。这是一篇伪命题文章,其目的是秉承“先主”李光耀的意志,故技重施,制造假象,替李光耀数十年来利用种族主义的卑劣行径掩盖事实,仍然想要欺骗世人。此文标题已经标明作者的目的,中国的崛起与新加坡华人困境有关。

王赓武打从香港到新加坡,立刻成为李光耀的顾问,明显的是政治打手。在香港九七回归到来之际,王赓武匆忙离开,由于当年撰写《王赓武报告书》有功,在加上一位李ⅩⅩ女士的搭线,终于在东亚研究所站稳脚跟,此后不断以谏臣自居,向李光耀建言献策。李光耀死后,此人仍然不忘“先主”,甚至恍惚之间, 以为自己就是李光耀化身。

新国反共反华政策从李光耀上台后就开始了

李光耀上台后最善于耍弄种族主义,由于被马来西亚赶了出来,再加上苏卡诺对抗马来西亚的动作,李光耀深感不安。为了应对外忧,他有计划的制造种族舆论,故意声称外间指新加坡是中国的第五纵队、第三中国,新加坡被马来海洋所包围,新加坡是东南亚的以色列等等烟幕。当马来西亚发生五一三种族暴动,印尼发生排华事件,这种烟幕的确能产生国民对执政党的支持效应。

王赓武的文章一开始就说新加坡“四分之三人口是华族”,以此模糊读者的视线,为文章的后续制造没有根据的论证。文章从1965年说起,毛泽东正与同僚进行权力斗争,印尼发生军人政变,屠杀华人,文化大革命,人民行动党掌握大权,尼克松访华,邓小平来新,中国改革开放,区域华籍商人投资中国。文章至此,突然转为“邻国对新加坡人口结构的敏感性,使新加坡始终保持警惕”。王赓武特意把中国改革开放后的海外投资浪潮引向新加坡的方向,造成一种新加坡商人投资中国致使邻国注意的错觉。其用心之苦,居心之深,可以看出另有目的。中国改革开放后,前往中国投资的华商不止新加坡商人,马来西亚、印尼、泰国,以及中国台湾的商人,无不鱼贯而入中国,寻找商机,开拓市场。也许王赓武在改革开放之初,当时还在香港当他的校长,不知道新加坡的情形,这里可以告诉他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在马来西亚柔佛州开设三合板工厂的新加坡人,因为生意不佳,把工厂机器打包到中国设厂。不料新加坡政府得知,将他召去问话,理由是哪里都可以设厂,孟加拉、巴基斯坦都可以,为什么偏偏选在中国?这位新加坡人力争说,我的工厂不在新加坡,你们没有权力阻止我!王赓武肯定不知道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新加坡政府是这样看待华商到中国投资的,相信李光耀本人也不会告诉他这类事情。

王赓武为李光耀的“去中国化”建言献策

李光耀上台后采取反华反共政策,这一政策使他必然投向美国的怀抱,于是亲美成为他的信念。六十年代开始,李光耀的亲美态度越趋明显,终于出现与美国订立军事合作框架协约,进而把新加坡的码头、机场,以及武吉知马山的弹药库,都呈献给美国人使用,成为亚细安国家中最亲美的一份子。在此种情况下,新加坡绝对没有如王赓武所谓的邻国对它的敏感问题,而李光耀更加借此肆无忌惮地在反华反共和亲美政策两边耍弄手段,而实际上对中国是忌而远之,对美国是投怀送抱。李光耀心知肚明,新加坡绝对没有面对周围国家视之为华人国家的担忧,中国是他内心的对立面敌人。他在位数十年所进行的去中国化努力,彻底表现在消灭华文教育和关闭南洋大学方面,而替他开始这项工作的恰恰是王赓武此人。王赓武曾经公开声言,海外的华人应该放弃“华侨”、“华人”、“华裔”的称谓,意思是融入当地社会,放弃华人的身份认同。这种民族虚无主义的言论,在王赓武的意识中潜在多时,而他提出这种论调时,正是吴作栋在位,高喊 “SINGAPOREAN”的时候。既然新加坡政府已经认为新加坡已经出现“新新人种”,那么就没有华人的问题存在了。

王赓武在文章中对于新加坡亲美政策的事实还掩掩藏藏,他说:“新加坡保持了一路来让它维系同西方经济和安全的准则……它也密切注意美国与欧盟对 中国需求的反应。”这里所说的“西方”,专指美国。王赓武还特意提起周边的亚细安国家对新加坡的态度,他说:“它们关注新加坡华人对信心与日俱增的中国有什么反应。”,这是把新加坡的威胁看成来自亚细安国家,是十分不负责任的说法。王赓武在此有意将李光耀的故技重施,制造耸人听闻的假消息,利用捕风捉影的说道迷惑读者。一边对中国采取不友善态度,另一边又把新加坡当作与中国有关的牺牲者,这就是新加坡政府的惯用伎俩。王赓武终于说出了内心所要说的话:“每一个世代都有更多新加坡人,具备把本地出生的人凝聚在一起的新加坡认同感。”“这种新加坡认同感也是多元种族的。”王赓武忘了,作为种族的特征,新加坡华人是无法逃避人种学的规范,所谓“多元种族”也只是嘴中的口号,是一种社会现象的表征,不是融合的必然。要想出现“SINGAPOREAN”,或者 “SINGAPOREAN CHINESE”,或者“CHINESE SINGAPOREAN”,不是任何人可以随意决定的。

王赓武“多元种族”论3个问题的虚伪性

王赓武的“多元种族”论,据他自说产生三个问题。第一是这样的新加坡人能够消除区域的疑虑,摆脱与中国的关系。第二是东南亚国家与中国发生纠纷,新加坡可以通过亚细安求得解决,发生排华事件时,新加坡可以出来“积极维持区域的稳定”。第三是倘若中美发生冲突,新加坡可能和其他的国家公开选边站,但是“新加坡对美国在亚太区域的承诺抱有很大期望”。从这三点来看,新加坡要摆脱与中国的关系,主要是人种、文化的关系,在李光耀消灭了华文教育系统后,这个目的基本上已经达到。如同李光耀一样,王赓武也天真地以为,只要新加坡人完全讲英语,就可以与中国的人种、文化切割。可是在现实中并非如此,不管讲什么语言,人种的特征无法抹掉。王赓武以学者立场谈论此事,昧着良心两耳不听窗外事,一心为了一个目的——替李光耀的政治目的效劳。何以言此,因为他竟然看不到发生在印尼的血淋淋惨剧,多少已经完全不会讲华族语言的华人在动乱中遭到强奸、屠杀,暴徒还是把他们当做如假包换的华人。王赓武说的第二点更是虚伪,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发生纠纷,新加坡可以通过亚细安解决。小小的新加坡,在亚细安中无足分量,目前的岛礁问题新加坡能做什么?最多是打打边鼓,跑跑龙套。至于排华问题,新加坡可以“维持区域稳定”完全是不负责任的笑话。印尼发生多少次排华事件,新加坡做了什么?第三个问题早已不须寻找答案,中美还没冲突,新加坡已经选边站在美国一方,所谓“新加坡对美国在亚太区域的承诺抱有很大期望”的说法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新加坡与美国订立军事条约,并非对付亚细安国家,而是针对中国,新加坡是美国岛链计划的组成部分,而且是东南亚紧扼马六甲海峡的组成部分。李光耀生前多次呼吁美国留在亚洲,公然指称是对付中国崛起,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政策提出后,李光耀非常兴奋,可是他再也看不见南海风云了。2015年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美国代表团带着虾兵蟹将,挟着在南海制造事端的气势,企图在大会上颐指气使。然而在中国人理直气壮,坚如磐石的辩驳中变成被戳穿的气球,不得不改了口径,而菲律宾、越南,以及日本,全都噤若寒蝉。新加坡作为主办国,李显龙与国防部长黄永宏硬着头皮出来打圆场,李显龙还说了几句关于日本慰安的话。回想几年前,他还强调人们不要重提日本侵略历史,让它过去。李显龙这番话,完全是因为美国人放松了语气,仰人鼻息,亦步亦趋。然而美国人是不会死心的,很快的南海问题又出现在 G7 大会上。

若是有“困境”,就是给李光耀带上美国贼船

王赓武提出的三个问题,完全看不出新加坡华人有什么“困境”,如果说有“困境”,那就是新加坡搭上了美国这艘贼船,如今无法下来,只有跟着美国人行走。亚细安国家是否把新加坡当作敏感的华人国家看待,至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借助种族主义言论攻击新加坡,有之是印尼前总统哈比比因为新加坡气焰嚣张而脱口说出的“小红点”,但这并非一个贬义词,更有可能是一个褒义词。亚细安国家都是新兴国家,属于第三世界,它们至今对于属于“第一世界”的新加坡没有敌意,相安无事。它们都面对国内的经济、政治等问题,自顾不暇,很大程度给予新加坡自由活动空间。而新加坡却“对美国在亚太区域的承诺抱有很大期望”,美国承诺什么?新加坡期望什么?把美国人引进东南亚是对亚细安国家和地区的一种威胁,美国人称霸世界的野心无日无之,亚洲再平衡只是称霸世界的一部分。当“一带一路”开始时,当亚投行建设时,美国人必定会大肆破坏,横加干预,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关系去进行阻止与干扰。没有李光耀的新加坡,李显龙能够看到今后的趋势吗?李显龙可以相信王赓武这类顾问的判断和分析吗?

没有科学根据,与事实不符;不符正常逻辑,不合常理,是王赓武这篇文章的假命题。历史学家无法站在制高点,看的比常人更高更远,客观地评述历史,那是十分愚蠢而荒唐的。而历史学家将自己的言论当作政治利益筹码,想要获取代价,那更是可耻的行为。当自己不承认自己是华人的时候,有什么所谓的“华人困境”?当中国崛起的时候,新加坡有什么“华人困境”? 



以下是王赓武于6月5日发表在《联合早报》的评论扫描:


Wednesday, 10 June 2015

中国外交的"高压"姿态迫使白宫"强硬派"辞职

中国外交的"高压"姿态
迫使白宫"强硬派"辞职

原标题:中国高压迫使白宫强硬派辞职

作者 / 来源:皇金 /《多维新闻》

上图为在美国对华外交上表现为“强硬派”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麦艾文。白宫国安会6月4日宣布他辞职。

美国总统奥巴马特别助理、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主任麦艾文(Evan Medeiros)最近辞职引发了媒体的诸多猜测,比如他为何辞职以及他辞职后对中美关系的负面影响等等。但据多维新闻了解,中国外交上的“高压”姿态最终迫使麦艾文辞职。麦艾文外交上咄咄逼人的姿态,很不受中方待见和谅解,中国外交部甚至国防部都对他有所不满。

麦艾文辞职跟与中国的外交龃龉有关

麦艾文并非某些大陆媒体所说的“突然”辞职,他离职的消息早在年初白宫宣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对美国事访问之后就已传开。有媒体猜测说,麦艾文是由于对中国不够强硬才会离职。事实并非如此。麦艾文自2013年担任白宫亚洲事务主任以来,对华立场一直很强硬。只是在奥巴马政府对亚对欧总体外交被动、软弱的大背景下,以及中国掌握中美关系主动权的大势下,麦艾文的那么一点强硬在国内根本算不了什么,只能被视为“软弱”。还有媒体说,“麦艾文辞职可能和美国对亚投行问题的处理有关。美国的抵制策略宣告失败,白宫负有重要责任,必须有人为此负责。麦艾文成为牺牲品。”这种说法不能说错,只是有点夸大亚投行这一因素。其实,多维新闻此前已经报道,美国抵制亚投行这一战略失误主要追究于奥巴马的第一经济智囊、美国新任财长雅各布•卢(Jacob Lew)。

麦艾文曾多次规划“习奥会”,重调奥巴马第二任期的对华政策。所以他离职也理应选择习近平访美结束之后,因为参与和目睹习近平访美,对于麦艾文这样“学者研究型”人物来说是一生难得的机会。无论他今后进入智库还是在新政府任职,这段经历将是一大优势。但是,最后麦艾文还是决定接待台湾2016年大选民进党总统参选人蔡英文之后再离职。蔡英文曾是麦艾文在伦敦政经学院读书的“学姐”,今年访美受到了美方高规格接待。6月4日,也就是蔡英文华府拜会国安会后的第二天,白宫国安会正式宣布麦艾文辞职。据多维新闻了解,麦艾文离职除了是为提前找好未来栖身之所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和中国官方,尤其是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频繁的外交龃龉有关。2014年以来,麦艾文多次和崔天凯隔空较量,在南海和东海问题上,由于对华外交处理手法欠缺柔性,进而导致他成为中方官员心目中难以谅解的白宫官员。

总结麦艾文的整体对华强硬立场,主要体现在以下这几个方面:1、接受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构建,但就如何构建持保留意见;2、反对中国在东海和南海划设防空识别区(ADIZ);3、反对中国频繁向美提及“核心利益”,主张多说中美“亚太利益”或“共同利益”;4、反对中国外交布局中孤立日本;5、反对中国在南海填海造陆。

麦艾文还曾质疑中国举办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活动,说一个大型阅兵仪式能够传递和解的信息吗?能够促进弥补过去的伤痕吗?能够有利于展望未来吗?因为我们希望的是历史归历史。对于麦艾文的这番言论,中国国防部发言人耿雁生4月末强调,历史不可忘却,正义必须伸张,和平需要捍卫。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中方参照各国的普遍做法举行阅兵式,无可指责。美方有关人士的说法是错误的,如果不能正视历史,就可能重蹈历史覆辙,重演历史悲剧。

与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的激烈较量

以下是崔天凯和麦艾文最为激烈的隔空较量:

2014年2月11日,麦艾文在美国进步中心(CAP)批评中国在南海使用威胁、高压及武力等手段,单方面、挑衅性地改变地区现状,造成了地区的不稳定。在钓鱼岛问题上,他还批评了中国单方面的行为和威吓解决争端的手段。9天后,崔天凯同样选择了CAP对麦艾文进行了不点名的批评。2014年2月20日,崔天凯在CAP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研讨会,针对麦艾文和拉塞尔(麦艾文在国安会的前任、现任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就南海和东海问题的言论进行了直白反击。崔天凯当时说,最近听到一些美方政府官员和发言人有时用不那么具有建设性的“胁迫性语言”(coercive language),一边声称在特定问题上不持立场,一边又是连篇指责说些带有偏见和没有根据的话,片面解读国际法律文件并强加于人,这也不具有建设性。崔天凯当时说:“我希望今后不常看到这种表态”。当时,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会见美国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时,借用美方(麦艾文和拉塞尔)当时在南海东海问题上批评中国的惯用措辞回呛美国,指责华府抱持偏见,并将对国际法律文件的片面解读强加于人。

2014年3月24日,习近平在荷兰海牙会见奥巴马后,中国外交部通过中英文网站发表了官方通讯,称“奥巴马重申,在台湾、涉藏问题上,美方尊重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这一立场没有变化。”4天后,也就是2014年3月28日,麦艾文前往民主党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批评中国外交部这种做法是“故意曲解美方立场”(willfully mischaracterized),称中国外交部“这类的举动是不受欢迎的,而且破坏中美两国的互信,且对中国自身目标也不利”,他随后重申了美国对台立场,强调立场并未改变。麦艾文当时也评论了中国近来在乌克兰危机中的表现。他说,克里米亚危机中,俄罗斯侵犯了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而中国选择在3月15日联合国安理会否认克里米亚公投合法性的投票中,以及3月27日联合国大会关于否认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的投票中,两次选择弃权,“造成了对于中国将如何处理(主权和领土完整)这类事件的不确定性。”

之后,崔天凯还通过美国媒体和亚洲协会及美国和平研究所等智库继续强调中国的立场。由于当年中美高层正筹备奥巴马访华事宜,且最终将奥巴马访华级别提升至国事访问级别,麦艾文从那之后有所收敛。最后,国安会由麦艾文的上司、即很少专注于中国的国安顾问赖斯(Susan Rice)在2015年2月6日前往布鲁金斯学会宣布:习近平9月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

接任者康达紧密筹备习近平9月访美

最近,崔天凯继续发挥大使的强势优势,通过美国电视台、媒体继续强调中方立场,批评美国在南海的挑衅行为。接任麦艾文的是美国驻华大使馆二把手、康达公使(Daniel Kritenbrink),相对于麦艾文擅长政策研究,康达在驾驭外交方面比麦艾文娴熟。接下来,他将同中方紧密筹备习近平9月访美的细节安排。双方料将压低在外交和军事层面的火药味。

总之,麦艾文是在中美双边高压政治和白宫国安会内部高负荷工作的双重压力下提出了离职。虽然他在对华政策制定方面扮演一定角色,但他的离开并不会给中美关系带来负面影响。

(皇金 撰写)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对下届大选意见书
英巫文译稿将在此陆续贴出

作为坚守“独立自主”和“与民同在”的立场的一个民间组织,人民之友在上个月对即将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发表了一篇以华文书写的意见书,题为: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这篇意见书的英文译稿,将在近期内在本部落格贴出。马来文译稿将在下个月内贴出。敬请关注!

我们希望,我们在意见书内所表达的对下届大选的立场和观点,能够准确而又广泛地传播到我国各民族、各阶层的人民群众中接受考验,并接受各党派在这次全国大选斗争和今后实践的检验。


The English and Malay renditions of Sahabat Rakyat’s opinions about next election will be published here consecutively

As an NGO which upholds “independent and autonomous” position and "always be with the people" principle, Sahabat Rakyat had released a Chinese-written statement of views with regard to the voting in the upcoming 14th General Election, entitled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The English rendition of this statement will be published in our blog in the near future whereas the Malay rendition will be published next month (November). Please stay tuned!

We hope that our position and views pertaining to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expressed in the statement will be accurately and widely disseminated and also examined by the popular masses of various ethnicities and social strata through their involvement in the struggle of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carried out by various political parties and their practices in all fields in future.


Akan datang: Penerbitan penterjemahan pendapat Sahabat Rakyat mengenai pilihan raya ke-14 dalam Bahasa Inggeris dan Bahasa Melayu

Sebagai sebuah pertubuhan masyarakat yang berpendirian teguh tentang prinsip "bebas dan berautonomi" dan “sentiasa berdampingan dengan rakyat jelata”, Sahabat Rakyat telah menerbitkan kenyataan tentang pandangan kami terhadap Pilihan Raya Umum ke-14 yang akan datang yang bertajuk "Undilah calon yang menentang Pengislaman Nege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Jangan benarkan puak Mahathir kembali memerintah! "

Penterjemahan Bahasa Inggeris kenyataan tersebut akan diterbitkan dalam blog kita dalam waktu terdekat manakala penterjemahan Bahasa Melayu akan diterbitkan pada bulan hadapan.

Kami berharap pendirian dan pandangan kami berkenaan pilihan raya kali ini yang dinyatakan dalam kenyataan tersebut dapat disebarkan dengan tepat dan meluas untuk diuji dalam kalangan rakyat semua bangsa semua strata sosial melalui penglibatan mereka dalam amalan pelbagai parti politik dalam pertempuran pilihan raya umum kali ini mahupun masa depa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