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1 May 2015

克拉运河会是骗局?

 克拉运河会是骗局?

作者 / 来源:张炎夏 / 新浪•博客(中国)

克拉运河项目合作备忘录签字仪式(资料图)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中国一些媒体此前报道,泰国克拉运河研究和投资合作洽谈会在广州举行,并在会上签署了泰国克拉运河项目合作备忘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5月19日主持例行记者会上宣布“没有听说过中国政府有参与该项目的计划”,中国主流媒体跟着纷纷作出有关备忘录签字仪式是“假消息”的报道或评论。“开挖克拉运河”备忘录签字仪式是不是制造“假消息”,于是成为世人和国人关注和思考的一项问题。

本文是一名曾经对克拉运河与新加坡的关系问题发表过深刻突出见解的中国时事评论人张炎夏,针对以上所述情况和问题所发表的评论文章。网络搜索结果显示,这篇文章有两个版本:其一是5月22日作者发送给《搜狐网》在财经评论贴出的版本,标题是:张炎夏:克拉运河会是一场骗局吗?其二是5月23日张贴在他本人设在《新浪网》的个人部落格的篇幅较多的版本,标题是:克拉运河会是骗局?。前者显然有所删节,后者应为原来全文内容。

以下是作者发表于《新浪网》的个人部落格的全文内容,其中深蓝色字体的文字,就是在《搜狐网》财经评论上的删节部分——

前几天,一则中泰签署克拉运河备忘录的消息振奋了国人。可没多久,各主流媒体甚至外交部都纷纷出面“辟谣”或者“澄清”。新华社更是极其认真的做了“辟谣调查”,然后郑重宣布:中泰克拉运河备忘录签字仪式是假消息。

一、所谓的“辟谣”存在三大问题

本来,我也已经相信这是美好的谎言了,可是仔细看了这些“辟谣调查”后,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所有的“辟谣”都只是在说“中国没有政府官员出席”,既不否认举行过“仪式”,也不否认那些出席签字仪式的泰国政坛显要的真实性,仅仅说这些泰国“显要”中有一人还达不到“显要”的标准,说他是退休军队总司令,已经没权了。可是其他“显要”呢,他们够标准吗?

问题就来了:

1、原报道也没说有中国政府官员参加,消息假在哪里?
2、运河开在泰国,没中国官员就是假的?尼加拉瓜与中国连外交关系都没有,运河就不能挖了?
3、这个所谓的“谣言”只有宁波海事局一家报道,可是所谓的“辟谣”却是铺天盖地,涵盖了所有的主流媒体。中国是个谣言漫天的国度,为什么媒体对其它谣言从不关注,对此“谣言”却那么亢奋?

显然,应该不是谣言出了问题,而是“辟谣”出了问题,否则为什么非要把一件真实发生的事说成是“谣言”?背后一定没那么简单。

按照辟谣者的说法,是发布签字仪式“假消息”的企业在炒作。媒体甚至断言,它们就是过去制造“尼加拉瓜运河骗局”的那伙人。

可问题是,这些辟谣者还不知道尼加拉瓜运河已经被证实为是“真消息”:去年尼加拉瓜议会已经批准了总统的提议,授予中国香港企业100年经营权。去年12月22日,运河也已经正式开工。另一方面,中国政府至今与尼加拉瓜连外交关系都没有,也一再声称与运河项目无关,可是尼加拉瓜运河不是照样开工了吗?所以,怎么就能够凭“没有中国官员”,就推断出泰国的事是假消息,进而断言泰国运河是尼加拉瓜运河式的骗局?再说了,参加“签字仪式”的企业根本不是上市公司,他们炒作此事又能有什么好处?

所谓的“备忘录”,应该只是泰国军方对开挖运河的非正式认可,距离泰国王室、政府、议会的批准还有很多工作要完成,若真像“辟谣者”所称的“尼加拉瓜骗局”就好了:议会批准总统提议给中国企业100年经营权还立即开工……。

这些“辟谣者”会不知道这些浅显的道理吗?不会。他们是要借“没有中国官员出席”否定克拉运河,进而阻止运河的开工。能够使出如此卑劣手段的一定是与克拉运河有生死利害关系的国家。

这让我想起前几天美国FDA重申禁止日本食品的事。我转发消息后,也是有人辟谣说这是“假消息”。他们的逻辑是:美国并没有“全面”禁止日本食品,所以“任何”禁止日本食品的消息就是假消息。结果,不少善良的中国人接受了这样的逻辑推理,就以为我转发的是假消息,以为美国并未禁止“任何”日本食品。可是,我转发时并没有说过美国“全面”禁止日本食品,“辟谣”者是先杜撰一“全面”,然后再宣布“全面”是谣言,误导你以为美国不禁止“任何”食品。就像这个签字仪式的报道,明明人家根本没有说有中国官员,“辟谣者”先自己杜撰“有中国官员”,然后再辟谣,从而误导你以为“运河也是谣言”。

这种先造谣再辟谣的手段是极具新加坡特色的。

就比如一个月前的李光耀乌龙死事件。当时克拉运河合作备忘录签字不久李光耀住院了,本来这事根本没人注意。可是新加坡先让一小孩子造谣说他死了,然后再“揭露”这是谣言,就此引发轩然大波。全中国的媒体都按照新加坡的意图开始大肆炒作,上海《东方早报》甚至用8个版面发表缅怀李光耀的文章,吹嘘李光耀是中国的恩人,是邓小平的导师。新加坡是中国的盟友……。

这其实就是新加坡的一场宣传攻势:中新那么友好,李光耀还是你们的大恩人,你们怎么可以做对不起新加坡的事!如果你们开挖运河,就是坑害恩人……。

问题是,事实恰恰相反,李光耀一直在害中国人。为此我特地写了上万字的《李光耀驾崩后的中国......》(blog.sina.com.cn/s/blog_55c5740f0102vk70.html,此文转载于《人民之友》,标题改为:看看李光耀和李显龙如何坑害中国和上海——《人民之友》编者注)揭露了事实的真相。中国媒体这才消停,一夜之间撤下几乎所有的“缅怀”文章。

其实本届中国领导多次到新加坡门口(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也拒不入内。习主席在博螯,提议悼念客机失事者也不提议哀悼李光耀。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已经看清新加坡的本质:根本不是什么中国的盟友而是美国的盟国,而且还是军事盟国。李光耀也根本不是什么中国的恩人而是仇人,正是他说服了美国“重返南海”,其矛头就是指向中国的!这次,美国的飞机就是从新加坡起飞去南海侮辱中国的,我敢断言,将来轰炸中国南海岛礁的飞机也一定会是新加坡起飞的。

众所周知,中国媒体,尤其是主流媒体的高管,不少是在新加坡受训的,但是这不能成为你们舔尸咒祖的理由!你们为什么就不能接受上次无节制的“缅怀”祖国罪人的教训?

二、克拉运河的投资仅仅相当于上海东海大桥

今天,事实已经证实“签字备忘录”不是谣言,而是克拉运河开工前的必要步骤。那么克拉运河是否就真能够实现呢?

困难当然是有的。但是困难不是来自中国也不是泰国,困难只来自新加坡和美国的阻饶。新加坡和美国都不会“坐以待毙”。因为克拉运河通航,整个世界的格局会发生根本变化。首先,美国会失去掌控多年的马六甲黄金水道的控制权,因为克拉运河通航后,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中国和日本与欧洲和非洲的贸易将不再需要绕道新加坡,美国就控制不了了。最近的南海局势不断升级,也均与此有关。因为运河通航,南海将成为世界最繁忙的水路。对新加坡而言,克拉运河开通后,经过新加坡的航运中转量起码下降90%,而目前新加坡经济的70%依赖马六甲航道。10%依赖美军在新加坡的驻扎。克拉运河通航将使马六甲航道失去作用,导致美军在新加坡的基地也失去意义。

至于泰国,这是个很特别的国家,像开挖运河这样的事,军队和王室的作用特别重要,其次才是政府和议会。所以,这次中方企业先和军方签署“备忘录”的做法极为正确,但这也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

至于有所谓的“业界牛人”说,运河工程量巨大,得不偿失。这是很可笑的。按照报道所说,假如运河宽400米,深35米,长102千米,总土方量约15亿。按1公里一个标,可分为102个标段。每个标段的工作总量是1千5百万方渣土。假设每个标段安排40台渣土车和若干挖机推土机,每台渣土车每次运50方左右(长9.42米宽:2.4米高:2.1米),每车每天可拉15个来回,每天动用40辆车就可以拉3万方渣土,每月按照26天计算就是7.8万方。所以,每个标段上的1千5百万方渣土,理论上19个月就可以完工(每月按时按量开工,理想状态)。中国起码有几万个施工队,多数没活干,只要资金充足,同时开工是肯定能够在2年内完工的!如果有人怀疑,本人都可以组织队伍施工,保证完成任务,时间根本不是问题。所以,说施工周期10年完全是一种保守的说法,考虑到部分地段的施工难度。至于运河上的桥梁和隧道,在运河开挖前建设也非常容易。所谓的资金难题,更不是问题,1千多亿人民币,仅仅相当于上海东海大桥的费用,由于全是路上施工不需要海上施工,施工难度小得多。东海大桥30多公里长,因为建在海上,施工难度起码10倍于克拉运河,所需设备更是复杂。可是东海大桥二三年就完工了。所以运河在工程上根本不是问题。起码比建100公里长的跨海大桥和500公里的地铁要简单得多(上海地铁长度就超过500公里)。通常,每公里的海上大桥的施工成本大概10倍于陆地修路。所以,30公里长的东海大桥花的1千个亿足够挖100公里的运河。不要说中国,就是上海也拿得出。更何况这样的效益明显的项目,极其容易商业融资。

与东海大桥不同的是,克拉运河能够很容易的收回投资。不仅仅大船通过一次就可以收费几十万美元。即使一分钱过路费不收,仅仅经营二岸的土地,都足以收回投资。泰国现在远远落后于新加坡,运河通航后,运河二岸都会成为像新加坡那样的物流中心,金融中心,商业中心。彻底解决泰国的就业难题,为泰国带去稳定与安宁。泰国怎么会不乐意使自己成为新加坡这样的国家?

三、克拉运河对中国尤其是香港意义重大

对中国而言,经济意义就更重要了。尤其是香港。

香港人习惯将过去的辉煌归功于英国的统治。当年,香港是大陆指定的唯一进出口窗口,大陆所有的进出口都要经过香港中转,这些货物的资金也要经过香港。于是,香港成为世界最大的航运中心、贸易中心、金融中心。那时根本没有新加坡什么事。只是好景不长,随着大陆的改革开放,不要说窗口,就连门都拆了,墙也捯了,香港被边缘化了。尤其是新加坡和上海的崛起,香港更加没戏了。可是,港人却将衰退归罪于回归。

克拉运河通航后,情况将发生实质性的变化。因为船从运河出来,将先经过香港,然后抵达上海。更由于上海想要成为国际认可的自由港,还受到国内经济体制的限制,任重道远。尽管今天的上海已经不再受到打压,可是上海人小鸡肚肠的劣根性又开始作祟。中央给的自贸区政策也一直没有用足用好,进展缓慢,饱受首长诟病,恨铁不成钢。与此不同的是,香港本来就是比新加坡更自由的自由港和国际金融中心贸易中心。所以,克拉运河一旦通航,香港立即会分流上海的航运中心、贸易中心、金融中心的地位。香港的重新繁荣是必然的。当然,香港不像上海是纳税第一大户,不仅不向皇上进贡纳税,还要皇上花钱保护。所以让香港取代上海不会是中央的本意。中央只是想让香港拉动广东深圳的发展,使上海、香港、喀什三足鼎立。

不仅如此,运河对台湾,越南,柬埔寨,老挝的影响都很大,中国在东盟的话语权将加强,美国和新加坡的话语权将逐渐消失。

所以,中巴经济走廊、克拉运河、上海自由港都是中央的重要战略举措,它分别将使喀什、香港、上海成为中国的西部、南部、东部的物流中心、贸易中心、金融中心。所以我才写了《中巴经济走廊将使喀什与上海并驾齐驱》,同样的,克拉运河也将再度使香港与上海并驾齐驱。

所以,克拉运河根本不是该不该挖的问题,而是必须挖,也一定会挖!问题只是什么时候动手,怎么动手。只是应该选择好时机,千万别还没动工就沸沸扬扬,逼新加坡造反,逼美国提前介入南海。过去美国不关注南海是因为南海没有战略价值,克拉运河通航南海就将成为世界最繁忙的水路,你的领海是3海里还是12海里就显得太重要了。

有人说,克拉运河并不安全,因为泰国的政局不稳定。其实说这些话的人应该是没想过马六甲海峡还在,即使克拉运河不通也还可以继续绕道马六甲,不存在什么运河不通就是世界末日的问题。更不可能成为不建克拉运河的理由。就像上海人过去过黄浦江是轮渡,现在可以走隧道。不能因为隧道可能出车祸就不建隧道吧。毕竟隧道不通还是可以摆渡的嘛。就像隧道使过江多一种选择一样运河只是多了一条通道。

还有人说,泰国一样受美国控制。首先,建设运河是基于经济发展的需要而不是为了战争,甚至可以减少战争的风险。如果克拉运河由中国控股的话,与马六甲由新加坡控制完全不同。对克拉运河下手就对中国战争。对中国这样的拥有核战略反击能力的国家宣战,不是总统能够决定的,当年日本不是炸了珍珠港,美国国会决不会批准对日宣战。问题是今天的美国国会会批准对中国宣战吗?美国是个连朝鲜都不敢碰的纸老虎!它恨朝鲜到咬牙切齿的地步,它敢碰吗?一个中国的手下败将,韩战越战都是血的教训。来南海飞几次有什么用?所以,除非中国也能够控制马六甲海峡,否则是一定要挖克拉运河的。

还有人说,泰国不让中国船过,美国再支持怎么办?你以为泰国是傻瓜,通航后中国的船起码占一半,你禁止中国船不是不要钱了吗?再说了,中国船起码一半不挂中国国旗,你怎么区别?就是过不了一样可以走马六甲。

运河通航将疏远新美关系。那时,两个虎视眈眈的伊斯兰邻国印尼和马来西亚,会逼新加坡真正亲近中国。毕竟美国也一直看不贯新加坡的独裁,一美国少年曾因为涂鸦被新加坡处以鞭型,克林顿总统多次求情,李光耀视为放屁,当众羞辱美国。所以美国早就想收拾它,只是碍于它的战略地位。运河通航后,新加坡彻底失去战略地位,其下场不难预料。

我们期待喀什、香港、上海三足鼎立这一天早日到来。西部的稳定,香港的繁荣,上海的发展,都仰仗中央的发展中巴经济走廊、开挖克拉运河、建设上海自由港的举措。

张炎夏(2015-5-22)


相关文章链接:

1、中国开挖泰国克拉运河 给新加坡和美国“致命一击”
2、克拉运河开凿对新加坡的影响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