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1 March 2015

反马共纪念碑和内部安全法令

反马共纪念碑和内部安全法令

作者 / 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3686

去年12月8日竖立在新加坡滨海公园的反马共纪念碑(资料图)
团片来源:《新国志》wordpress.com/2015/02/24/SG 50编制反马共历史新篇章

【提示】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统治集团去年10月至11月通过再版李光耀1962年所撰写的《争取合并的斗争》(英文版)一书,重新散播李光耀所精心炮制的马共威胁论,接着又在12月8日在滨海公园竖立了上图所示的反马共纪念碑。人民行动党统治集团在新加坡50周年庆典前夕,高调宣传这两项标志性的反马共行动,是为了纪实新加坡的建国历史?还是为了维护李光耀的历史地位以及维护人民行动党的执政地位?以下是《新加坡文献馆》最近针对这问题发表其见解的一篇文章,转贴于此,方便有兴趣思考这个问题的网民参考。

按官方说辞,竖立反马共纪念碑是为了纪念25年前合艾和平协议的签署,及所象征的马共武装斗争的结束。

这一个为了纪念合艾和平协议而立碑的说法,由于缺乏历史上的合理依据,所以应该可以看成是一个无中生有的荒诞之事。杜撰之说如果合理可信,那么,问题就在于,当局为何会有必要,去渲染一个新加坡没有参与的政治协议?

如此这般的出钱出力在新加坡本土,去强调发生在很久以前,马来亚森林境内的马共武装行动,其政治目的是什么?所为何事?是为了纪实新加坡历史?还是为了维护李光耀的历史定位?

为此,先看看,在马共和泰国与马来西亚进行签署和解协议之际,置身事外的新加坡政府,其正式的官方反应是什么?内政部长的国会发言指出:新加坡的情况是,非法的共产党不是唯一的保安问题,新加坡也面对其他威胁,包括种族主义、宗教极端分子、国际恐怖分子、间谍和颠覆等等,因此,虽然非法的马来亚共产党同意停止武装斗争,但是,新加坡的《内部安全法令》,还是必须保持下去的。

这一段讲话有两个关键词,一是,非法的共产党,二是,内部安全法令。显然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关心的,并非合艾和平协议的签署意义,是在于马共的政治斗争已经正式的结束,而是,内部安全法令还是必须保持下去的。

这也应该就是人民行动党政府,为何要建立反马共纪念碑的真正动机。明显的,这完全是为了维护执政党,保留和继续使用内部安全法令的必要和合理性。这其中,更是为了维护李光耀,长期的,违反人权的,重复使用内部安全法令,清算政党政治竞争对手的合理性。

要理解这一段历史,先要厘清什么是所谓的非法共产党,这一罪名的来龙去脉?为何这一个政治标签,会历久常新,青春永驻?

二战后,抗日有功的马共是马来亚的合法政治组织,从事合法的政治活动。1948年6月18日,英国人在马来亚颁布紧急法令,以打击马共力图挑战英国人的殖民统治权。在英国人的法律之下,马共一夜之间从一个原本合法的政党,沦为一个非法的共产党。其后果是,被逼上梁山的马共,唯有进入森林继续对抗英国人的殖民统治。历史上,马共的本来意愿是要通过合法的政党政治,与其他政党竞争马来亚的执政权力,而这一个和平政治竞争的计划,是被紧急法令彻底毁灭。

何以如此?紧急法令允许英国人在涉嫌从事共产党参与的反殖民运动罪名下,不经审讯的随心所欲,逮捕、囚禁和驱逐外地出生者,解散政治组织,禁止集会和示威游行。换言之,英国人禁止了一切不被认可之所有形式的政治活动,为安排英国代理人接班统治后殖民时代的政治过渡,做足必要的准备工作。

由此可以认识到,这一时段的历史因果关系是,马共是因为殖民立法的结果,而成为一个非法的政党。这非法标签,和之后才发生的武装斗争没有丝毫的关系。在此,历史的先后因果次序清楚明确。而武装斗争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英国人选择了采取战争手段,动用武装力量消灭马共对抗的政策结果。明显的,马共的非法性和武装对抗的发生,是源自英国人设定的政策结果。所以说,试图把非法的马共和武装对抗挂钩的不良意图,是完全颠倒因果的历史论述,扭曲了历史事实。

试图通过马共的武装对抗来渲染马共的暴力,以强化其非法犯罪分子形象的政治抹黑,也和历史事实有所出入。在这一场武装对抗之中,谁强谁弱,自不在话下;强弱分明情况之下,唯有统治者有实际的能力,施暴凌辱被统治的反殖民运动者。此外,又是谁比谁更暴力,更残忍?这也不难从史料中一看究竟。

商丘羊《反共标志与慰安所》有一段记述:‘ 英国人围剿马共时期设立了许多“新村”,对嫌疑者采取屠杀行动,甚至砍下男女头颅提在手上拍照,这些照片今日犹存。其中还有一张是一个当时参加英军的新加坡人,也是手提头颅,洋洋得意。此人留着小胡子,后来进入官场,各位不妨猜一猜吧!’ 据江湖传闻,洋洋得意的小胡子,在武装部队身居高位,退役后,当上了外交大使,风光无限。

厘清了这些历史的来龙去脉就不难理解,立碑的真正的意图是要把非法的马共和武装暴力挂钩。如此一来,面对一个非法的,有暴力行为的共产党,内部安全法令就有了其必要性的理据,而必要性也就是合理性的基础。

说白了,竖立反马共纪念碑,为的不仅仅是保留,和继续使用内部安全法令的合法合理性,更是为了要确保李光耀在以往的历史过程中,比如,冷藏行动,消灭华人文化教育,马克思阴谋论等等的政治劣迹,制造了理所当然的合法合理性。

然而,这一种意图一手遮天的模糊,进而扭曲历史论述的政治谎言,是纸包不住火的徒劳无功。竖立反马共纪念碑是一个绝对的馊主意,弄巧反拙,不只是维护不了李光耀的政治劣迹,反而成为指证李光耀,不当使用行政权力打击政治竞争者,和消灭华人文化教育的铁证。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是另一个欲盖弥彰的典型例子。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