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7 December 2014

反共标志与慰安所

反共标志与慰安所

作者 / 来源:商丘羊 /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12月8日,新加坡滨海公园“反共标记”由曾经负责内部安全的前总统纳丹主持揭幕。根据报纸报道,设立标记的目的是:

“这个标记献给在动荡岁月里,近8000名曾为反马来亚共产党而在斗争中牺牲或受伤的执法人员与平民,以及所有曾为‘对抗共产主义暴力与威胁’而作出贡献的新加坡人。”

很明显的,8000人“牺牲或受伤”是指1948年紧急法令施行后的马来亚英殖民主义的军警人员、政治部特务,以及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独立后继续延续紧急法令与共产党对抗中的死亡人数,主要是军警人员。

马来亚共产党于1989年与泰国和马来西亚政府签署合艾和平协议,硝烟早已散去。当时无论是谈判或签署,新加坡都没有受到邀请,也就是和谈三方都没有把新加坡放在眼里。对此,新加坡政府一直耿耿于怀,觉得自己被冷落,而实际上也真的被冷落。事隔25年,新加坡怒气犹未消除,于是抬出标记,似乎要模糊人们的视觉,让人觉得合艾的和平协议自己也出了一份力量。除此之外,近来坊间不断出现评论马共以及左翼运动的著作,引起当局的内心恐慌,唯恐让人看出新加坡行动党政权建立的阴谋手段,因此处心积虑地把马共和左翼划上等号,把林清祥等人贴上共产党标签。

标记揭幕同时,访问了三几个人,但都是当年的共产党的敌人,有警员和殖民地政府人员。马共的敌人除了军警之外,还有政治部人员、线人与叛徒。英国人围剿马共时期设立了许多“新村”,对嫌疑者采取屠杀行动,甚至砍下男女头颅提在手上拍照,这些照片今日犹存。其中还有一张是一个当时参加英军的新加坡人,也是手提头颅,洋洋得意。此人留着小胡子,后来进入官场,各位不妨猜一猜吧!再比较一下,今日中东的伊斯兰国砍人脑袋也就不是新鲜事了。

政治斗争上升,往往演变成军事斗争,死伤难免,但是以此作为不忘旧仇,更将之提升为新怨,那就是有意挖掘往事,冤冤相报。因此,为了政治上的需要,一些有关无关的陈年往事都会寻找出来,当成新鲜玩意配合当权者的表演。

如果说马共与政府的斗争值得如此做作,那么日本侵略者在新加坡的大屠杀更应该深刻不忘。当年中华总商会挖掘被日本侵略者杀害的骨殖费了极大气力,为了建立蒙难纪念碑又费了极大气力。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纪念碑,英文报上竟然有人投稿提议拆除,理由是日本游客看了不高兴,影响新加坡经济。

日本侵略者占领新加坡三年零八个月,那段腥风血雨的日子,是新加坡真正的浩劫。曾经有一段日子,为了学习日本,为了吸引日资而向东看,批判日本成为禁忌,日本政府赔偿侵略战争的两艘研究船也就下落不明了。

标记终于设立了,但是新加坡的慰安所却一直没人关照。那栋伫立在丹戎加东的慰安所,仍然在路旁摆放着。在旧加东女校对面,月眠路附近的一排建筑物,就是日本占领时期的慰安所之一。当时里面关押着本地与外地的慰安妇,过着让兽兵蹂躏的非人生活,许多妇女在和平后变成精神恍惚。英国人不管,本地人更加不管,她们在人群中逐渐消失。

资料图(来源:光华日报)
正当中国、韩国、菲律宾在为慰安妇问题不断向日本政府抗议时,新加坡政府为什么却悄然无声,反而在此时刻,搞起反共标记?我们这里有着保存完整的慰安所,却不将它设立成为教育国民的展览馆。慰安妇问题从来就没人提过,却落力关注英国人引起的马共问题,设立反共标记?是否还念念不忘英国人的统治?新加坡政府可以在芳林苑设立一个毫无作用的“肃清中心”牌子,为什么不能设立慰安妇纪念馆?


【相关链接】

1、新加坡的“5•13学生运动” 是由星洲抗英同盟会领导的——专访“5•13”赴总督府请愿代表林福坤的谈话记录 [一]
2、新加坡的“5•13学生运动” 是由星洲抗英同盟会领导的——专访“5•13”赴总督府请愿代表林福坤的谈话记录 [二]
3、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 [之一]
4、Arguments about “Did MCP exercise leadership in the May 13 student movement in Singapore?”
5、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 [之二]
6、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