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4 December 2014

历史洪炉愤然点击“5•13”学生运动

历史洪炉愤然点击“5•13”学生运动
作者:杨小黑(新加坡)

【《人民之友》按语】本文作者杨小黑(原名杨蒙德,左下图),现年79岁,现居新加坡。根据作者的简述,他在1952年在新加坡华侨中学念初中一时就加入了抗英同盟会,经历了新加坡“5•13事件”,在1955年上高中一就辍学,而踏入建筑工地谋生,在同一年,跟几名比较投缘的工友发起并成立了全星建筑工友联合会(The National Union of Building Construction Workers),从此就积极投身到维护建筑工人权益和推动左派工人运动的洪流中去。直到1963年2月2日新马统治集团采取“冷藏行动”,他随即为逃避当局追捕而隐蔽生活。

1963年后流亡到印尼,几年再回返星岛;约于1971(或1972年)进入马来西亚,在吉隆坡隐蔽生活。1975年中被逮捕、无审讯扣留、单独关禁在吉隆坡黑牢,一年多后才被移到甘文丁监狱;之后被移交到新加坡,又被单独关禁在惠特里路黑牢,1979年8月获得释放。

作者在其传送给《人民之友》的自述中没有说明,但是新加坡政府在一篇文告中说他是马共党员,而且指明“他是在1958年加入马共的”。由于作者在“5•13事件”的经历和他曾是抗英同盟盟员,或许也曾是马共党员的身份和背景,目睹耳闻一些昔日同志或战友和一两个学者在今年举办“5•13学生运动”60周年纪念活动之前和之后,以及在新加坡政府忙着建立“反共纪念碑”和宣传“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才是‘新加坡独立’的大功臣’”,正在准备明年举办“新加坡建国50周年大庆”的特殊时期,通过发表文章、公开演讲或私下谈话,发出各种“去马共化”的言论,作者对那些“去马共化”主张者的言行,是有很大意见的。本文就是杨小黑在《人民之友》的邀约下,针对““5•13学生运动”和“去马共化”的主张和言论,表达其感受和见解的一篇文章,交给《人民之友》张贴,供有兴趣阅读者参考。

《人民之友》尊重作者在此文中把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统治集团称为“特种精英们”。但是,我们认为,从人民的角度看,当下掌控新加坡政权的人民行动党头头们,不是什么“特种精英”,而是掠夺了新加坡人民反殖斗争成果,妄想永远统治、奴役新加坡人民的霸权统治者。他们必然也像其他各国霸权统治者一样,终究难逃被人民轰下台的厄运。


附图是本文作者杨小黑的昔日战友庄明湖所保留的在52年前拍摄的一张珍贵照片。图片所示左1(站立者)为杨小黑,在1962年中选为全星建筑工友联合会的执行委员就职典礼中,见证庄明湖(居中者)用毛笔与黄色颜料,在写有宣誓文的红色绢布上签名之影;右1(戴着眼镜坐着),跟庄明湖身后的人交谈者为吴仲桂。杨小黑和吴仲桂两人,都是当时建筑工联的重要领导人,1963年“2•2事件”之后,双双为了逃避人民行动党政府的追捕行动,被迫流亡到印尼去。

以下是全文内容——

前言

1954年3月17日英殖民当局颁布“国民服役法令”规定马来亚(含星洲)出生的年满十八岁的青年,必须报名登记入伍服兵役,引起华族社会及华校中学生的关注,议论纷纷表示不满。由于1941年日本侵略占领了马来亚(含星洲)时期,失去了求学读书的机会,迨至日本投降后入学的大多数是超龄生,造成华校中学生大多数是适龄服役生,又将面临失学的灾难!

我们知道,1941年日本法西斯军队在吉兰丹登陆入侵马来亚(含星洲),英军有如丧家犬溃退而逃,终于举白旗投降,当时只有新华义勇军在星柔海峡抗死抵抗,终因寡不敌众退散。当日本军队占领了全马后,在星洲进行了大屠杀惨案;而马共发动领导组织了人民抗日军,以森林为基地开展了游击战,经过三年八个月,日寇终于投降了。人民抗日军占领了全马,成立了人民委员会,维持社会秩序,除奸安定民心,稳定了社会秩序。事前由于国际三重间谍莱特的叛卖,取消了九大纲领,以所谓英军是抗日盟友,蒙骗抗日军领导者,轻易让英军登陆再佔领。当时只有部分领导者公开活动预防不测而已。这才有所谓“和平时期”。当时抗日军的声望已广为传播,家喻户晓,许多人为“山老鼠”胜利了而雀跃,影响广泛深远!但是,英军政府重新占领后不顾星马人民经历长期战争带来的饥荒痛苦生活,引起了各阶层人民的愤懑和反抗;各行各业的工人在马共的领导下,纷纷组织行动起来,展开争取生活保障的斗争。面对各族人民的抗争,英殖民政府罔顾人民的愿望要求,悍然于1948年颁布实施紧急法令,进行全面扫荡行动,逮捕、监禁、驱逐、杀害,顿时白色恐怖弥漫;马共又再次拿起枪杆子武装抵抗,开展了民族解放战争。初期英军受到重挫,兵力不足又分散,因而利用一箭双鵰的征兵手段,以为既可弥补兵员不足,又可制造民族分化。英殖民政府为了免除后顾之忧,除了无审讯长期扣留之外,还将大多数被拘留者强行驱逐出境,遣送到中国去。

我们这些青年中学生经历了那时期的场境,深感人民的苦难,政治觉悟已经萌芽也因为受到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鼓舞,不仅表现在寻求进步理论书籍阅读,提高思想理论认识,扩大视野增广见识,而且显示出感染了现实的政治气氛,产生或增强了对理想的新社会的追求念头。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有些青年学生想要离开星洲奔回中国的念头,我们是坚决反对的,不同意去分享中国革命胜利的果实!这是因为当时的华校中学生绝大部分已认定了作为马来亚人民的一部分所应负的责任的的政治觉醒,必须在马来亚为各族人民的权益而斗争的政治理念已经逐渐形成,遂成了反对英殖民政府统治及其殖民战争的斗争运动。

“5•13”学生和平请愿遭到暴力对付

1954年英殖民政府宣布实施《国民服役法令》要实行报名登记时,适龄华校中学生意见一致提出抵制报名登记,“我们宁愿坐牢,不愿当英帝的兵!”适龄同学纷纷发出这个不简单的誓言,得到全星各华校中学生的支持并誓为适龄同学反抽兵斗争的后盾,当时,中正、华中的适龄学生都积极主动先后向总督提呈请求学生免役的要求,都得不到回应。当局反而派官员到华中、中正总校进行登记,遭到同学们的坚决抵制。5月12日警方传讯约定中正学生代表于隔天(即5月13日)前往总督府会见,华中同学也决定前往参与会见。随之,两校学生“行动委员会”动员了近千名同学于5月13日集合到总督府,进行和平请愿,支持适龄学生的合理要求,却没料到竟遭到镇暴队用暴力驱散,许多学生受到殴打流血受伤,48位同学被逮捕。;当时适逢全星华校学生运动会在惹兰勿刹体育场举行,获悉请愿同学遭到镇暴警察(红车)镇压时,许多学生蜂拥赶到皇家山支援,情绪高涨,同仇敌愾,这说明了学生们为了共同利益,愿意患难与共、斗争到底。

“5•22”与“6•2”的两次学生大集中

在当天请愿被暴力对付之后,同学们更感不安和愤懑,而教育局却在5月21日召集8间华校董事、校长和总商会代表开会,并在会上宣布隔天(即5月22日)就是适龄生登记的最后一天,要求各校提前从5月22日放假到6月28日,禁止学生在这期间进行任何活动。教育局的这项措施引起了全星各华校中学生更大的不安和愤懑而在5月22日齐集中正总校,和董事、校长、家长商议学生免役问题,校董们答应向政府交涉,学生们接受中华总商会建议,组成了“免役代表团”协同解决。由于警察已包围了,也可能发生意外,在校董、校长等的苦心劝解下,也由于地势地形不利学生坚守,同学们只得疏散了。

由于要求免役问题还无法得到解决,登记日期已届,必须把全体中学生集中起来形成坚强的堡垒,才能防止警察的进攻驱散。经过研究调查后,学生行动委员会决定占领华中小山岗,场地阔,地势好,也较易坚持防守,遂传令于6月2日在华中集合,但先头人员已于6月1日就进入华中山岗,隔日全星各校同学纷纷到来,在校园里组织起来,并迅速成立了“生活委员会“准备进行持久抗争。这明显表示了中学生们要抗争到底不胜不散的决心!由于免役诉求代表、董事、校长等与当政者交涉谈判没有任何进展,学生们最后只得进行”绝食“以示强烈抗争的决心,这才撼动了家长、校董、校长、老师们和星马人民的心弦,而迫使当局作出给予学生”缓役“的许诺,集中的同学于6月26日解散而结束斗争。这是为“5•13事件”。

总而言之,“5•13事件”是全星华校中学生反抗英殖民政府强制(学生)当兵的斗争,在校董、校长、教师的奔波下,在各界人士的支持下,更是在有组织、有领导,采取有理、有利、有节的策略下,取得一定胜利成果的一场可歌可泣的反迫害斗争——这星马人民永远铭刻在心的一件大事!

“5•13事件”的意义和影响

“5•13事件”显示了星洲各华校中学生居然敢于在紧急法令5人集会就算“非法”的白色恐怖笼罩下有勇气行动,敢于在太岁头上动土,坚决反对征兵法令,反对服兵役;也居然敢于占领学校集中各华校学生,形成了坚强的斗争堡垒以应对英殖民政府的暴力镇压。当时的中学生认识到英殖民者才是真正侵略占领我们的马来亚(含星洲)的祸首,因此才有勇气以坚决行动表示宁可坐牢也不当英殖民统治者的兵,拒绝助纣为虐损害马来亚人民争取独立的斗争,决不让英殖民统治者的邪恶阴谋得逞。这正如鲁迅所说的“不当假洋鬼子!不当汉奸兵!“的道理是一样的。

“5•13事件” 中学生的免役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和平斗争。由于学生们是手无寸铁,只有占领学校把同学集中起来,才能减低遭受武装警察暴力对付的威胁,才能加强同学们的斗争意志,才能坚持到底、直到胜利;只有集中同学们的合理诉求,才能争取到校董、校长、教师、家长们及社会人士的同情与支持。当时校董们和学校当局也受到巨大压力,进退维谷。但是他们也担心,学生们免役诉求失败,华校被政府封闭或掌控,则会败坏他们创办华校的初衷而令他们成为罪人,权衡轻重,他们无论如何不能迫学生们就范或解散回家。

“5•13事件”与之前(1953年)纺织厂工潮及之后(1955年)福利巴士工潮,都是冲破了紧急法令白色恐怖的威胁,进行了坚决反殖民统治、维护工人利益的斗争。从学生运动的角度来看,这些斗争说明了:(1)华校中学生是爱好和平、反对英殖民主义者发动战争,不愿充当英殖民主义者的炮灰;(2)华校中学生反对英殖民统治者在马来亚(含星洲)进行的利用马来亚人打马来亚人、以达到他们破坏马来亚民族关系的阴险勾当;(3)华校中学生提高了思想认识和政治的觉悟,他们关心社会中被压迫、受灾难的群体,自觉地支援工人的罢工斗争,自愿地慰问、救济水灾灾民,体现了互助团结合作、维护人民利益的可贵精神!

“5•13事件”是跟抗英同盟息息相关的

“5•13事件” 斗争的胜利,其影响力是全马性的,马来半岛的学生们也先后起来争取学生利益和保卫华校,也写下了学生运动的历史记录,唯独新加坡学生运动因被阉割而成了历史空白!由于机会主义的特种精英曾说过新加坡的华校和南洋大学是共产党和颠覆分子的温床;抗英同盟是非法颠覆分子的,是地下活动的,更何况“513事件”发生时,星洲抗英同盟会曾于1954年4月1日在全岛散发“告同胞书”,直截了当指出英殖民政府实施《国民服役》(即“抽壮丁“)就是“要把纯洁的青年驱到战场上去作为英帝主义者进行屠杀人民和发动侵略战争的工具“,呼吁同胞们共同反对政府”抽壮丁“、支持学生的斗争;1954年6月1日马来半岛的霹雳《人道报》发表评论,呼吁教师们应该支持学生要求免役的正义斗争,也呼吁全霹雳学生们应该坚决起来支持和响应星洲同学的英勇行动。从这两件事可以看出:虽然星洲马共市委及抗英同盟曾受到严重的摧残,有的被逮捕,有的投降,并没有溃退而消亡了,还是有人重振组织坚持下来,在”5•13事件“以及其他斗争中发挥领导作用。

“5•13事件”促使华校中学生认识到同学们的团结力量对维护本身切身利益、的重要性,随之全星华校中学生联合会成立了,各华校成立了助学会援助贫苦学生,并展开了各种文化艺术活动。学生团体和艺术团体开展维护民族教育运动,并跟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妇女运动以及其他社会运动互相配合,逐渐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令英殖民统治者惶恐不安。历史事实已经证明,二战以后新加坡的反英殖民统治的斗争,几乎都跟星洲抗英同盟会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这是因为抗英同盟的任务就是团结人民结束英殖民统治、争取国家独立、人民自主——这本来就应该是人民争取应有权利的合法活动,却被英殖民统治者及其代理人指为”颠覆活动“、“非法活动“,加以剥夺与摧残。抗英同盟会的存在和作用,在星马人民反殖斗争中,已经是不可抹杀的历史事实!

马共是新马人民反殖斗争的重要力量

谁都不能否认,马共自1930年4月30日成立至1989年在泰国合艾签署和平协议前,马共都被英殖民者及其代理人宣布为非法政党,不得公开合法活动,其间日本投降后和平时期有三年多半公开活动。由马共领导的组织有“马来亚民族解放同盟”、“星洲抗英同盟会”、“民族解放阵线”、“新青盟”等等,也都被迫进行“地下(隐蔽)活动“。

因此,星洲抗英同盟会在工界、学界都有细胞组织和活动。工农运动和学生运动也都有抗盟盟员的参与领导,是不争的事实。机会主义的特种精英们曾经歇斯特里嚎叫过,必须消灭马共,否则,马共就会夺取政权,它们的命运就会很悲惨。它们搬出了”华校是共产党的温床“的藉口,就任意把华文中小学变质成了英校,把民办的南洋大学关闭,把整个华文教育系统彻底摧毁,他们采取灭绝性的扫蕩行动,只能说明:(1)马共是新马人民反殖斗争的重要力量,一路来都让英殖民统治者及其代理人惶恐不安;(2)机会主义的特种精英们,为了所谓“消灭马共”,不顾后果把新加坡改变成了一个民族文化丧失殆尽的国家——这是牺牲新加坡原有的三大民族(主要是华族)的根本利益的反动做法!

“去马共化”正合新加坡统治精英的口味

如今时日已届,新加坡岛国头头们与国运大限已将届临;也适值岛国独立50周年及所谓打败了马共25周年,非得重新大力鼓噪一翻不可!更何况世界形势已变,霸权已不灵了,和平发展与新民主运动已是主流思潮,科技创新,网络普及,信息传递飞快,这一切使世界各国社会的迅猛变革运动兴起,腐朽的独裁的社会制度急急可危﹗而岛国的特种精英们依然冥顽不化,“去马共化”的风言风语甚嚣尘上。对“5•13事件”,不知何故岛国政论圈内今年来也引起了争议:“有没有马共领导”或“是不是马共领导”、与“没有组织领导,学生运动是自发的”;甚至有头脑发胀者在过了50多年后,居然裸体示众,表示清白没染色,却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其中的“去马共化”的言论,符合了岛国特种精英们的口胃。有关言论,尤其是“去马共化“的言论,引起了学者们争论不休,进而变为人身攻击,转移了“5•13学生运动”的正题的阐明,分化了主题及其历史意义的论述;分化了学者们的关系和他们还历史真实的共同旨意。这些情况的出现令人感到非常遗憾,却让岛国特种精英们更容易得遂其所愿。

我们的学者们在研究书写“5•13学生运动”时,不能忽视英殖民者在当时是马来亚(含星洲)的外来侵略者和统治者的历史背景,不能离开马来亚(含星洲)的反殖民战争及争取民族解放斗争的历史背景,尤其是星洲的反殖的群众斗争的历史背景,不能忘掉马共和抗英同盟会是新马人民反殖斗争的重要力量的历史事实,而把“5•13学生运动”看成是单纯孤立事件。当时星马还不是独立自主的国家,星马人民是没有义务去服兵役,而被英殖民主义者利用来作为让马来亚人自相残杀的战争炮灰。君不见英殖民统治者把马共套上恐怖分子的罪名,肆无忌惮、惨无人道地屠杀的事迹吗?当时的华校中学生都能分清敌我,辨别是非,不是懵懂无知的一群!

我们必须知道,新加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是可欺可骗的!虽然经历了数拾年的高压而噤声,在国际上以中国为主导的国家和平发展及经济互相援助的新潮流的冲击下,是容不得新加坡特种精英们在岛国胡作非为的!在新加坡,以前红色的被指为是“洪水猛兽”,如今却是红色红衣红海洋了!却有严諱者如机会主义的特种精英居然也穿起红衣来呢!是不是岛国人民有幸乎?值得深思!值得警惕!

2014年11月23日写于新加坡



【相关链接】

1、新加坡的“5•13学生运动” 是由星洲抗英同盟会领导的——专访“5•13”赴总督府请愿代表林福坤的谈话记录 [一]
2、新加坡的“5•13学生运动” 是由星洲抗英同盟会领导的——专访“5•13”赴总督府请愿代表林福坤的谈话记录 [二]
3、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 [之一]
4、Arguments about “Did MCP exercise leadership in the May 13 student movement in Singapore?”
5、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 [之二]
6、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7、廿世纪六十年代 新加坡左派工运遭遇 问题探索 ——纪念“二•二事件”五十周年
8、《廿世纪六十年代新加坡 左派工运遭遇问题探索》 续篇 ——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
9、纪念华校中学生“五一三” 要求免役事件六十周年——林福坤讲话全文
10、新加坡“五一三”事件图片集 / Scenes of May 13, 1954 in Singapore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