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6 November 2014

APEC会议:亚太自贸区重上议程

APEC会议:亚太自贸区重上议程

作者 / 来源:王孝松 / 财新网(中国)

一个巨型APEC会议会徽矗立在北京中轴路北土城路口。这个景物标志着2014年APEC峰会正在北京举行——图片与说明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人民之友》按语】作者王孝松(左图),1983年出生,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是一名颇有成就的年轻学者。根据财新网的说明:本文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提供的文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于2013年1月19日成立,是一所中国特色新型智库,旨在把脉金融,钻研学术,关注现实,建言国家,服务大众。

作者在本文所表达的对亚太经合组织(APEC)2014年领导人会议在北京举行的见解和期盼,基本上是跟中国外长王毅和中国官方舆论所表达的立场和意愿相一致的。这是值得参考的一份材料。

以下是全文内容——

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成立25周年之际,APEC第二十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于2014年11月在北京举行。2014年10月29日,会议召开前夕,外交部举办第十届“蓝厅论坛”,外交部长王毅对外宣布,此次APEC北京峰会将“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定为主题,将“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促进经济创新发展、改革与增长”,“加强全方位基础设施与互联互通建设”定为三大重点议题,并且预期此次会议可能在三个主要方面取得突破:一是启动亚太自由贸易区进程,迈出区域经济一体化新步伐;二是明确经济改革、创新增长等五大支柱领域,发掘亚太经济未来新动力;三是着眼联动发展,勾画亚太全方位互联互通新蓝图。

一、北京APEC会议:亚太自贸区重上议程

亚太自贸区(Free Trade Area of the Asia Pacific,简称FTAAP)的概念,最早在2006年的河内APEC会议上便已提出,2010年的横滨APEC会议对此进行了进一步讨论。但时隔多年,这个议题一直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此次北京APEC会议的首要议题是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而自由贸易区是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最重要形式之一,也是实实在在地将亚太区域内各成员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举措。

进入2014年以来,一系列相关会议上已经表明,今年的北京APEC会议将会使亚太自贸区重新进入议事日程,并将可能取得实质性进展。2014年4月,在2014年博鳌亚洲论坛的开幕式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发言中表示,可以考虑启动亚太自贸区的可行性研究,以实现亚太地区贸易投资利益最大化。在会议上,外交部副部长李保东指出,作为今年APEC预期实现的宏伟目标,启动亚太自贸区的进程将成为北京APEC会议的重要议题。2014年5 月,APEC贸易部长会议在青岛召开,作为11月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前的一次重要准备会,此次会议就区域经济一体化等内容达成多项共识。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部长高虎城表示,2014年APEC贸易部长会议同意,将从2014年起为加强区域经济一体化和推进亚太自贸区采取切实行动,为推动最终实现亚太自贸区奠定坚实基础;同意在APEC贸易投资委员会建立加强区域经济一体化和推进亚太自贸区“主席之友”工作组,启动亚太自贸区进程,全面系统推进合作;同意制定《APEC推动实现亚太自贸区路线图》,为推进亚太自贸区进程提供支持和指引。青岛会议上还达成共识,将建立APEC自贸区信息交流机制,提升各个自贸区的透明度,同时加强亚太自贸区的分析研究,为实现亚太自贸区夯实基础;同意进一步加强自贸区谈判能力建设,帮助各成员特别是发展中成员提升商谈全面、高质量自贸区的能力。

二、亚太自贸区(FTAAP)的重要意义:整合与提升

在经济全球化不断深入的背景下,亚太地区高度的对外开放是各经济体实现快速发展的重要动力,也为世界其他地区的发展提供了宝贵经验。而在区域经济一体化迅猛发展的新形势下,亚太地区在经贸领域签订的一体化协定也层出不穷。较长时间以来,亚太地区双边、多边的经济合作一直在进行中,目前已经建立或正在商谈的主要有 “东盟10+3”、“东盟10+6”、中国—东盟自贸区、中日韩自贸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等。(财新网编者注:“东盟10+3”是指东盟10国同中国、日本、韩国建立的外向型合作机制。其中东盟10国是文莱、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老挝、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而“东盟10+6”是指除上述国家外,还包括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三国的合作机制)这些协定和机制各自为政、相互独立,已导致了一种相互制约的现象,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进程正面临重叠化、碎片化的风险。

经过多年发展,亚太地区各界已经意识到,区域合作机制互不联通、矛盾重重,违背了整个区域朝统一的开放市场发展这一基本原则。例如,正在进行的TPP谈判和RCEP谈判,可能会制定相互冲突的规则并产生“意大利面碗”效应,诸多自由贸易协定各自为政,搅乱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加大未来整合这两个自由贸易协定的难度。

在亚太地区发展区域一体化遇到困难的同时,目前APEC的发展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全球化深入发展,区域贸易协定如雨后春笋般发展,APEC所倡导的亚太经济合作处在关键的十字路口,面临着未来走向碎片化还是一体化的重大抉择。为了应对这个严峻的挑战,亚太区域内的国家需要在三个领域做出努力,即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通过创新和改革促进经济的发展、以及加强全方位和多层次的互联互通。而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则成为重中之重,如果在APEC的倡导和努力之下,显著推动了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那么APEC的引领作用便得到充分的发挥,其所面临的挑战也就迎刃而解。

而亚太自贸区路线图的发布,将有利于进一步整合亚太地区各种多边自贸安排,有利于改变现有机制碎片化的现状。此次北京APEC会议上,中国将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设为第一个主要议题,将为茂物目标(编者注:1994年印尼茂物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提出,发达成员在2010年前、发展中成员在2020年前实现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的实现,即到2020年在亚太地区实现自由、开放的贸易与投资奠定坚实的基础。说到底,亚太自贸区的最重要意义就是对亚太地区现有的一体化协定进行整合,并使整个区域的经济一体化水平和层次得以提升。

三、确定时间进程表:建立亚太自贸区的关键

从本质上说,区域经济一体化协定能否顺利达成,主要取决于参与各方的利益能否协调一致。亚太地区包含的国家众多,发展水平各异,利益取向多元化,需要在不断深入的协调与沟通中争取共识,这样才能化解矛盾、协调利益。

仅以美国为例:当中国政府积极推进亚太自贸区进程的时候,美国政府对于是否立即开展亚太自贸区的可行性仍存疑虑,因为美国当前的政策重点是先完成TPP谈判。其他各成员都有各自的利益诉求和政策的侧重点,因而对待亚太自贸区的立场相差迥异。在这样的形势下,若不明确规定时间进程表,则会造成区域内众多经济体重视不足、推动乏力,从而造成建立亚太自贸区“遥遥无期”的局面。

综合各方观点,亚太自贸区(FTAPP)的可能实现路径有四种:

• 一是由TPP扩张为FTAPP;
• 二是由RCEP扩张成FTAPP;
• 三是待TPP和RCEP谈判达成之后,融合成为FTAPP;
• 四是围绕TPP和RCEP形成一个“伞型协定”(Umbrella Agreement),即FTAPP与TPP和 RCEP并存的格局。

由于中美双方推进RCEP和TPP的热情较高,目前都没有搁置谈判的动机,因而这两个一体化协定仍将向前推进。由于TPP设立的一些条款标准过高,难以被区域内欠发达成员接受;而RCEP的贸易投资一体化程度又低于发达成员的预期标准。发达成员和欠发达成员互不接受,因此通过前两种路径实现亚太自贸区几乎无法成功。当RCEP和TPP各自建立之后,参与方将恪守协定、坚持己见,因而完全整合TPP和RCEP也将面临很大困难,所以通过第三种路径建立FTAPP也不太现实。

所以,比较现实的方法是使TPP和RCEP长期共存,同时将中美两个大型经济体融入一个统一的区域自贸协定,即FTAAP与TPP、RCEP并行存在。但这种“伞形协定”并不意味着FTAPP必须在TPP和RCEP完全建立之后再启动,既然是并存,就可以并行不悖进行谈判、设立时间进程,从而加速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步伐。

实际上,APEC有设定时间表的惯例,如曾设定2020年为实现亚太贸易与投资自由化承诺的最后时限,也曾为削减环保产品关税计划和供应链链接框架行动计划设定完成目标时限。时间进程表可以作为有用的指标来鼓励各成员积极行动,从历史经验看,推动经济一体化组织建立的过程中,乃至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例如成员方加入WTO时的关税减让进程)的整体进程中,制定明确的时间进程表成为组织成功建立和自由化顺利推行的有力保障。因此,当前应该为实现FTAAP确定较为具体的实现路径。一方面,现在可以开始协调TPP和RCEP的某些共同规则,比如贸易便利化、海关程序等;另一方面,在进行TPP和 RCEP各自谈判的同时,展开亚太自贸区的相关讨论,实现FTAAP设定时间表。

当然,在设定时间表之前,就要明确亚太自由贸易区应该是怎样的水平、内容和标准;更为重要的是,设定时间进程表就要坚定执行,其关键是要在 APEC范围内建立起约束机制,确保各成员落实这些承诺。唯有如此,针对亚太自贸区的一切努力才能显出成效,真正的亚太经济一体化才不会是空中楼阁。



【相关链接】

1、日本“侵略思维”不改 中国“长期抗战”准备
2、中美将在APEC上演扳腕大戏
3、APEC:FTAAP暗战 TPP
4、外媒热议北京APEC峰会:亚太领袖将看到中国的雄心
5、APEC领导人会议在北京开幕 中国提出启动亚太自贸区进程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