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2 September 2014

对林清祥遗稿面世引发事件的评论

对林清祥遗稿面世引发事件的评论

• 叶德民:林清如发律师信的动作,对其本人是负面的

• 庄明湖:我对林清祥遺稿引发的事件有《三点意见》


清水长流,那年代曾经沧海;
祥气恒芳,上世纪留下遗稿。
Anak sungai mengalir tidak berhenti,
sebati lautan perjuangan massa;
Manuskrip tinggalan harum abadi,
menjadi warisan rakyat semua bangsa.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关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作者 / 来源:叶德民 /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大马《人民之友》网站转载《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引发《我的黑白青春》的作者林清如发出律师信状告《人民之友》网站!新加坡的朋友发来电邮,询问我对有关问题的看法,即回邮简述个人看法,认为林清如读到编辑部按语“现已发迹的林清祥之弟林清如”感到不快。林清如比较小气,竟然小题大作,给 《人民之友》发出律师信。从探讨历史的进步角度来看,林清如发律师信的动作对其本人是负面的!


林清祥是新、马左翼反对殖民地统治,争取民族独立的一位极为重要的领袖,1996年2月5日逝世,终年62岁,新、马两地社会,各大报章均以显著标题予以详细报导及评述,朝野政要以及各界人士纷纷发表谈话,予以相当高的评价,肯定他的贡献。2月9日,新加坡约700位各界人士到火化场高唱《友谊万岁》送别。3月17日数百名各界人士在吉隆坡为林清祥举行追悼会。

从林清祥的盖棺论定,林清祥这个左翼重要的历史人物是属於新、马两地人民的遗产。2001年受英文教育的陈仁贵、Jomo K.S. 等人编写了 "Comet in our sky: Lim Chin Siong in History",2002年12月,大马的朝花企业和社会分析学会联合出版《林清祥与他的时代》,这本书近60位编者都是反对殖民地统治,争取民族独立的积极参与者,说明新、马人民都很怀念林清祥!

今天是网络的世界,讯息於两三秒间便可传达全球,《人民之友》网站转载《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是对历史负责的正义行为,让更多的年青朋友认识林清祥和反对殖民地统治的历史,这完全是正面而有意义事情。然而林清如竟然为了芝麻小事,大动司法干戈,笔者还真莫名其妙!

笔者杂谈时弊和探讨历史从来就不畏首畏尾,实话实说,也评论过新加坡的霸道强人李光耀,许多朋友都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评论李光耀。李光耀也很大度,任由众人对其评论。在《人民之友》网站转载《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的事件中,林清如却是老虎屁股摸不得,比李光耀还要霸道!

2014年7月12日新加坡《联合早报网》报导,林清如出书回忆《黑白青春》,“林清如目前也是怡和轩副主席,常被调侃从无产阶级变成富人俱乐部领导。对此,他在新书发布会上表示不以为意:‘我管不了别人怎么看林清如,重要的是自己怎么看自己’”,这是多麽洒脱的表现!

笔者还真摸不清,林清如对不同的媒体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也许《人民之友》是民间的网站,新加坡《联合早报网》是新加坡淡马锡的旗下,淡马锡又是行动党政府的政联企业,显然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媒体!

不管怎样,林清如的司法干戈多多少少妨碍了人们关注林清祥反殖爱国的事迹!收起干戈,团结起来发扬林清祥的反殖爱国精神吧!

2014/9/7



关于林清祥《答问》遺稿片段
引发的事件

作者 / 来源:庄明湖 /《人民之友》网站
《人民之友》编辑部9月21日收到来稿

《人民之友》網站8月2日张贴林清祥《答问》遺稿片段引发的事件,在新马及国外马来亚左派与人民民主运动圈子内人士议论纷纷。素常交往的友好,有的来电,有的来邮,问我对事件发生的看法,我曾电邮回覆友好,表达以下三点意见。多位友好阅后,鼓励我在网上发表。循友好意愿,传送《人民之友》網站请求张贴。

我的三点意见:

一、在新加坡49周年国庆之前张贴“遺稿”,人民之友的目的显然是掌握时机巧妙地暴露行动党所宣扬“建国一代”的欺骗性。新加坡49周年国庆前几月来,当权者开动所有宣传媒介(包括邮寄传单给各界人士),大张旗鼓宣传“建国一代” 欺骗老百姓。“遺稿”是暴露李光耀掠夺以林清祥等爱国志士为代表的真正的建国一代的斗争果实的有力证据。“遺稿”在国庆周来临之际迅速上网,是对人民行党政府鼓吹他们的所谓“建国一代”的欺骗伎俩的严重打击——这一重点在《人民之友》贴出“遺稿”的编者按语中有明显的提示,却被许多人忽视了。

二、林清如律師信责令在8月7日(信件发出日期)立即除下“遺稿”,其目的显然是避免“遺稿”损害国庆。《人民之友》網站8月2日张贴“遺稿”,5日起南大校友业余網站、王瑞荣面书、新国志網站先后轉載。6日坊间就已传说林清如要發出律師信控告《人民之友》侵犯他的版权。网上讯息显示,7日《人民之友》收到律師信前后(准确说在8月9日前),南大站等三網页已先撤下“遺稿”。林清如采取的法律行动却功亏一篑。他料想不到,发给《人民之友》的律师信却遭遇反弹,《人民之友》并不软脚就范。林清如如意算盘落空了。

三、林清如以“發迹”或“侵犯版权”为由对付《人民之友》,是假议题,责令《人民之友》迅速撤下“遺稿”,转移以至消除人们对“遺稿”内容的关注,才是隐蔽的政治目的。林清如虽然明知以“發迹”或“侵犯版权”为由对付《人民之友》,有失身份,给人印象小氣。但是,他是新加坡现体制的得益者,维护现体制的利益是他的首要任务。因此,为达致迅速撤下“遺稿”贴文的政治目的,林清如已别无选择了,只得以“發迹”或“侵犯版权”为理由,发出律师信赌一赌运气,若《人民之友》脚软就范、撤下贴文,他就大功告成,一来对维护现体制利益者有体面交待,二来继续扮演“资产阶级开明派”。

2014-09-21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