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0 September 2014

马大正义行声援阿兹米沙隆 500人高呼撤控废除煽动法

马大正义行声援阿兹米沙隆
500人高呼撤控废除煽动法

来源:《当今大马》9月10日报道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74210



马大学术职员职工会(PKAUM)与马大学生会(PMUM)今午联袂在马大校园发动示威,声援因言获罪的马大副教授阿兹米沙隆。

逾300名示威者先在马大法学院聚集,然后出发游行到约1公里外马大巴士站,出席者包括学生、学术人员、议员,以及阿兹米沙隆本人。

多名行动党议员亦现身支持,其中包括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亚沙国会议员张聒翔、泗加末国会议员林立迎、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 、美律州议员邹宇辉。

至于公正党议员,则有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班底谷国会议员议员努鲁依莎、斯里斯迪亚州议员聂纳兹米。

政府近日大举逮捕与检控异议分子,阿兹米沙隆是首名被控的学者。

阿兹米沙隆是接受《马来邮报》访问时,评论2009年霹雳大臣危机,而遭政府以煽动法令提控。



“今日不出来明日出不来”

示威者沿路呐喊“废除煽动法令”、“释放阿兹米”口号,并高举“今天你不站出来,明天你站不出来”、“捍卫学术自由”等横幅。

此外,示威者更系上象征言论自由蓝色丝带,抗议政府噤声异议分子。

行至马大巴士站,示威者人数增至500余人。一众示威者集聚于旧演讲者角落(Old speaker corner)树下,轮流演讲,声援阿兹米沙隆。

著名经济学者哥美兹(Edmund Terence Gomez)在演讲指出,自己93年即在马大执教鞭,今日却是首次见到学生与教职员联手示威盛况。

“这是首次马大学术会与马大学术人员职工会站在一起!”

“如果此情况持续,我们将无法发表具有争议性的文章。”

阿兹米揶揄凯里未曾翘课





当压轴主讲人阿兹米沙隆演讲时,全场轰动,纷纷欢呼“万岁万岁!阿兹米万岁”、“释放阿兹米沙隆”。

头绑马尾的他,炮轰右翼分子声称我国若无煽动法令,则不得昌盛的说法。

“有人说,若无煽动法令,不能达致2020宏愿,发展国家,或是煽动法令太弱,应该纳入死刑。”

“有人说,要用煽动法令显示权威。这是错的,这是显示赢弱!”

谈及青年及体育部长凯里昨日指学生不应为了声援阿兹米沙隆而罢课时,阿兹米沙隆揶揄,凯里或许在上学时从不翘课。

“他不知道,你们来这里并非支持阿兹米沙隆,而是为了人权与言论自由。”

“如果我是成为律师,早就开豪华轿车 但却无法在这里看到这些学生。”

阿兹米沙隆早前受访时重申,即使自己未遭煽动法令控诉,这项殖民时期遗留的法律亦应当被除。

集会解散之前,主办人直接将演讲角落的一棵大树,命名为“学术自由之树”。他们也高唱国歌,并举行升旗礼,升起国旗和一幅自制的学术自由旗。



理大三十人同步聚集声援

另一方面,大约30名学生、讲师、社运份子和党团人士今午1点聚集在理科大学校门口,声援阿兹米沙隆和要求废除煽动法令。

这场由理大前进阵线主办的集会原在校内的凉亭旁举行,中途在保安局局长苏德拉穆迪(P Sundramoorthy)要求下,转移阵地至校门口。虽然校内有约10名制服警察、交警和轻装镇暴队队在旁观察,但全程未干预集会。

理大前进阵线主席李忠伦表示,他们的3项诉求为:撤销阿兹米沙隆及13名人士的控状、尊重言论和学术自由,以及要首相守诺废除煽动法令。

部分在场者则高举写着“支持阿兹米沙隆,废除煽动法”、“纳吉守诺”、“终结此项法律”等字眼的布条和字报。

出席者包括理大前进阵线主席李忠伦和副主席吴湘怡、3名理大传播系讲师玛尤丁(Mahyuddin Ahmad)、汪丽琴及吴晓曦、理大退休讲师慕斯达法(Mustafa K Anuar)、槟城研究院研究员黄进发、槟州行政议员阿菲夫、峇央峇鲁国会议员沈志勤、马章武莫州议员李凯伦、槟州人民之声秘书处成员王泽钦及国民醒觉运动财政阿尼尔涅多(Anil Netto)。



黄进发抨击政府因言治罪

除了朗诵两首诗歌,黄进发批评,煽动法令是一项因言治罪的法律和压迫性工具,任何人都可能因其自由思想和言论,得罪或激怒政府而被对付。

“这是个将思考视为刑事罪的法令,不是因为你涉及暴力行为。有别于刑事诽谤,你不能用事实来为煽动指控脱罪。但既然人类有感受和思想,你要如何阻止别人对我们的言论,产生不满和仇恨呢?”

“这是所谓的独立吗?我们可曾听闻,殖民政府使用此法律对付一名法律系教授?很讽刺的是,我国政府现在庆祝独立的季节期间,使用殖民时代的法律展开逮捕。“

“独立不是指驱逐殖民宗主国后,换另一个殖民者。我们要确保思想不被殖民。我们这样做,不是因为我们爱阿兹米沙隆,而是为了所有煽动法的受害者,包括大马穆斯林连线(ISMA)的主席。”






犹如伽利略对抗威权受迫害
学者感叹大马缺乏“阿兹米”

来源:《当今大马》9月10日报道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74274


马大法律系副教授阿兹米沙隆因言被控,伊斯兰复兴阵线主席阿末法鲁(Ahmad Farouk Musa)感叹大马缺乏阿兹米沙隆这类敢言的学者,并比喻他如中世纪的科学家伽利略,因为说真话而受到威权主义的迫害。

他今日在马大师生举行游行示威声援阿兹米沙隆后,在一场讲座中表示,“中世纪科学家如伽利略受到迫害,是因为对抗威权主义。”

“而阿兹米沙隆,也是对抗威权主义,因此受到迫害。”

伽利略(Galileo Galilei)是17世纪意大利科学家,被誉为“现代科学之父”,因为支持“日心说”即地球围绕太阳运转,与天主教意识形态相左,受到当局迫害。

这场讲座是在马大学生广场举行,约100人出席。

学者笔杆强于刀剑

阿末法鲁在讲座中也讲述科学与人权关系,指从本质而言,科学即是反威权。

惟他点出,在现今政治环境下,学界皆活在恐惧之中,害怕表达异议。

“一些教授、科学家惧怕发声,在马来西亚,不多阿兹米沙隆。”

虽然如此,这位精研伊斯兰教的学者勉励在场出席者,无需向威权低头。

“学者的笔杆,更胜于武士的刀剑。”

阿兹米沙隆是因为接受《马来邮报》访问时,评论雪州大臣风波而被控抵触煽动法令第4(1)(c)条文,惟他否认有罪。

他也是政府近期大举检控民联议员和社运分子的行动中,首个被控的学者。

坚称自身言论无错

同样出席讲座的阿兹米沙隆,在主讲时坚持自己的清白,指即使根据煽动法令,自身的言论亦无错可言。

他说,煽动法令第3条文阐明,一些言论并不属于煽动,而自己发表的,则属于后者。

“如果你的言论旨在点出王室可能犯错,或作出某些违宪的行为,这在煽动法令本身而言,是被允许的。”

“理论上,你我不应遭遇任何事情。”

“可是现在,你讲什么都会成为违法。”

抨政府选择性提控

此外,他指出,自己认同自由存有底线,亦不反对法律对之进行规限,但反对政府选择性检控。

“我不反对法律限制煽动暴力言论、仇恨言论。”

“如果该法律用于某些人,而其他人却可以为所欲为,这就是问题。”

他还说,作为学术人员,其责任并非撰写学术期刊,而是向社会传播知识。

“如果学术人员不将知识外传,那又有何作用?”

“我们要出去宣讲,这是我们的责任。”

对检讨宣布有保留

另一方面,针对总检察署昨日宣布将检讨其被控煽动的案件,阿兹米沙隆则持保留态度,仅说“我们等看他要做什么”。

在社会人士巨大压力下,总检察署昨晚宣布,检讨最近数宗煽动案件,包括阿兹米沙隆案。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