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8 July 2014

金砖银行破茧而出  向美金融霸权挑战

金砖银行破茧而出
向美金融霸权挑战

作者 / 来源:乔木 /《多维新闻》

“金砖银行”和“应急储备基金”的成立使金砖五国的经济合作迈入实质性阶段
在世界杯狂欢之后,巴西北部海滨城市福塔莱萨(Fortaleza)又迎来了中国、巴西、印度、俄罗斯和南非金砖五国的第六次峰会。在这次峰会上,金砖国家领导人就成立一家新开发银行(New Development Bank)达成了实质性的协议:初始资本为1,000亿美元,由5个创始成员平均出资,总部设在中国上海,并打算任命一位印度人为首任行长,另外还将建立 1,000亿美元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基金。观察人士称,组建该银行的目的是为了与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分庭抗礼,这可以视作突破美元金融霸权的一次尝试,该银行的成立预示着“金砖”从一个经济学意义上的概念,演变为一股挑战欧美主导的全球治理体系的现实力量。

争夺话语权   金砖急需“自己”的银行

早在2012年金砖峰会上,金砖国家领导人首次对成立一家开发银行的事宜进行了沟通,该提议在去年金砖峰会上才获得通过,又经历一年多时间的谈判和磨合之后,金砖银行终于在今年的金砖峰会上“破茧而出”,成为1945年世界银行成立后第一家跨区域的开发银行。分析人士认为,该银行将成为IMF和世界银行的可替代选择,对美欧主导的国际机构形成制衡。

现有的国际开发银行大概包括两类:一类是以区域性为特色的亚洲开发银行、欧洲复兴银行、非洲发展银行等,另一类就是世界银行这样的全球性机构。金砖银行的成立,成为除世界银行之外的首家跨区域开发银行。

“金砖银行”的成立初衷,同“金砖五国”这一组织一样,隐含着彼此抱团取暖以及同发达国家分庭抗礼的意味。从经济层面来看,金砖五国的力量已足够强大。它们的人口总量占全球的40%,经济总量占全球的四分之一,国际储备占全球的一半以上,彼此间的贸易额占全球的15%。但在金融权利层面,它们的权重却非常低,始终处于“配角”的地位。在世界银行中,“金砖五国”加在一起只有13%的投票权,而美国一家就占15%;在IMF中,“金砖五国”表决权的总和不过11%,而美国拥有近17%,英、法两国各自持有的表决权也均大于任何一个“金砖国家”。在一些地区性国际银行的状况亦如此,亚洲开发银行的前两大股东是日本和美国,其行长只能由日本人担任,其他国家无权过问;美洲开发银行的最大股东是美国,持股30%;非洲开发银行的前三大股东是日本、加拿大和法国,非洲地区外的发达国家股东投票权超过50%。

经济实力与金融权利的不对等使“金砖五国”萌生了成立一家“属于自己”的银行念头,在去年南非德班的金砖峰会之后,“金砖银行”开始孕育。而现有国际金融体系的惰性和严苛更加速了金砖银行的诞生。以往陷入财政困境的国家通常会转向IMF寻求帮助,但IMF提供贷款的条件十分严苛,比如接受援助的国家须采取紧缩措施,这会令其政府承担沉重的政治成本。俄罗斯巡回大使卢卡夫(Vadim Lukov)曾抱怨,目前IMF掌握在发达国家手中,大部分资金要么用于拯救欧元,要么用于拯救其他发达国家货币,发展中国家很少有机会使用。金砖五国都是发展中国家,分布在亚洲、拉美、非洲等地区,如果自己不努力改变现状的话,发达国家绝不可能主动“恩赐”。

据悉,新开发银行的出资结构与功能定位同世界银行极为类似。先由五大成员国各提供100亿美元,组成总额为500亿美元的启动资金。后续再通过出资成员国的资本化、发债或新成员出资的方式,进一步扩大资本。其功能也同世界银行一样,主要是向发展中国家提供中长期低息贷款,满足其在基础设施等方面的资金需求。

尽管新开发银行的规模只是沧海一粟,并不能完全满足发展中经济体对长期融资的需求,但是,作为新兴国家自身决定本国、本地区金融事务的尝试与开始,作为打破发达国家完全垄断国际金融与货币的局面,是一种开创与突破。分析人士称,金砖国家建立起属于自己的银行,除了有利于推动本国的经济发展外,也有利于带动本地区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建立金砖银行以后,五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摆脱发达国家金融体系的完全控制,从而获得一定的自主性,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对发达国所掌控的世界和地区金融体系的平衡作用。

金砖“去美”同盟迈出的第一步

按计划,新开发银行将于2016年开始运营,这将大大简化金砖国家间的相互结算与贷款业务,并且减少对美元和欧元的依赖。不过,金砖银行的成立,只是金砖五国加紧筹建挣脱美元束缚同盟的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在这场结盟中,筹建金砖银行、金砖应急储备基金、金砖能源联盟成为了金砖国家加快“去美元化”的三大举措。

除设立“金砖银行”外,另外一种合作方式也孕育而生,即仿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建立“金砖国家”应急基金(CRA)。CRA机制由各金砖成员国的中央银行管理总计1,000亿美元的基金。目前,中国在储备基金以410亿美元的出资排位第一,接下来巴西、印度和俄罗斯分别为180亿美元,南非50亿美元。该基金将在避免短期资金流动压力和加强全球金融稳定方面起到预先防范作用。此举被视作金砖国家将联合自己的力量以相互帮助。发展中国家经济体有意创建一种能够相互进行金融支持的机制。

由于今年的乌克兰危机让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关系遇冷,俄罗斯一直在寻求加强与其他金砖国家的联系。据俄罗斯媒体之前报道,在此次金砖峰会上,俄罗斯将提出一系列合作建议,其中还包括成立“金砖能源联盟”。俄罗斯总统助理尤里•乌沙科夫(Yury Ushakov)对媒体表示,俄罗斯将建议在此联盟框架下设立“金砖能源储备银行”和“金砖能源政策研究院”,针对全球能源市场进行综合分析,旨在保障金砖国家的能源安全。不过,目前这一构想仍然模糊,俄方希望金砖国家能在能源领域开展更密切的合作,并希望其他金砖国家能够给出一些更具体的建议和设想。

作为能源大国,俄罗斯一直在努力改变对美元作为贸易结算货币的依赖。有俄罗斯媒体预计,中国与俄罗斯的天然气交易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以卢布和人民币进行直接结算。除俄罗斯之外,东亚、拉美和中东等地区的新兴经济体也在积极采取措施摆脱美元的限制。拉美国家中,部分国家从2006年开始逐步减少美元在各国资金存贷和市场融资中的比例,2008年巴西和阿根廷宣布启动双边贸易本币结算;中东国家中,海湾合作委员会(GCC)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推进货币联盟及单一货币机制的建立。

中国也正通过人民币国际化加速“去美元化”。近来,人民币清算行相继落地英国伦敦和德国法兰克福之后,法国和卢森堡紧随其后迅速赶上,瑞士也不甘示弱,希望参与争取人民币交易的竞争。在此之前,人民币业务清算行已分别落户于中国的香港、澳门、台湾和新加坡等亚洲范围内。就在几天前,继人民币对日元、澳元、新西兰元、英镑开展直接交易后,直接交易币种家族又添了韩元。中国正通过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签货币互换、直接交易协议,不声不响的蚕食美元的领土。此外,中国还计划设立亚洲基础设施银行,与日本占主导地位的亚洲开发银行抗衡。

诚然,“金砖国家”试图在世界银行和IMF两大之外打造一个“平行体系”,反映出创立一个更适宜、更便利、更有弹性的金融发展环境的诉求。不过,对于新开发银行的前景也不能盲目乐观。“金砖银行”今天能够顺利诞生,也绝不意味着未来的发展一帆风顺。国际问题研究专家提醒,“金砖五国”切不可被胜利冲昏头脑, 试图与发达国家彻底“脱钩”,到“平行金融体系”中去寻找安全感。其合理策略,应该是利用“金砖银行”的低廉资金改善本国的基础设施,同时尽力提高自己在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中的话语权。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