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9 May 2014

李光耀“治天下”的事迹

李光耀“治天下”的事迹
原标题:帝王宁有种耶?

作者 / 来源: 商丘羊 /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2014年4月21日,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中)会见了到访的汶莱苏丹波基亚和苏丹后莎丽哈——这是由新加坡官方发出的一张显示李光耀最新健康状态的珍贵照片。李光耀已是风烛残年,就像中国古代帝王一般,会有许多御用文人急于为他出书立传好让后人永远崇拜这名新加坡建国伟人,但也有不少草根学人不忘写下那些反映李光耀帝王心态的种种事迹,好让后人认清李光耀的真实历史,并从中吸取经验教训,更好地把握自己的将来——图片与说明以及小标题是本部落格编者所加的。

曾经有一位中国作家写了一本李光耀传,凭空捏造,拍马逢迎,其中描述李光耀能够看得懂《全晋文》,能够赋诗作对,还与夫人柯玉芝在新加坡南部岛屿泛舟唱客家山歌。此人完全不懂李光耀不会讲客家话,其华文水平如同小学生,白话文都无从明白,更何况是古奥的文言文。

然而踞居弹丸小岛的李光耀,数十年凭据高压手段,牢牢控制着新加坡,而且事无巨细,一概过问,这是外国人和年轻的新加坡人所不知晓的。

骗取左翼阵营支持他上台执政

打从李光耀连任第二届总理开始,处处干预的心理就流露出来。1971年,新加坡发生报业风波,李光耀借口华文报章煽动沙文主义,逮捕从编辑到社长的一群报人。在此期间,他不止一次提及,一份华文报纸在咖啡店里传阅的人有二三十人,这非但说明他害怕华文传播,而且以此制造对付华文报纸的借口。

李光耀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替罢课的华校生出庭辩护而混入左翼阵营,那时他还是个小律师,华校生的团结、合作、坚韧的精神,让他留下深刻印象,同时也埋下立志铲除华校的心愿。就是这段经验,他上台后极力扼制华文教育,最终将它连根拔起。可是,李光耀在消灭了华文教育后还时常口是心非地赞扬华校生的精神,但也时常流露出不屑的心理,例如讥笑华校生绑辫子,看武侠小说,搞野餐活动,最后还沾沾自喜地说他们有勇无谋,说南洋大学的学生没有水准。

李光耀认为管理人民如同养狗

李光耀上台后,就表现出以个人好恶治天下的理念,他也藉此展示自己的威权,采取累进压制方式以威慑人民。他知道新加坡人民从殖民地过来,有着逆来顺受,惧怕法律的弱点,于是在他的公开训斥和法律双管齐下的威吓之下,许多小事成为不准碰触的禁区,日渐累积成害怕政府的心理,出现服服帖帖的现象。李光耀曾经发表他的养狗论,他认为管理人民如同养狗,必须训练成能够到外头大小便。

李光耀最为憎恨华文在新加坡盛行,他怎样对付华文教育已是不在话下,即使是与华文有关的事物,他也一样不因其细小而放过。举个例子,当时新加坡的巴士车票上印有“不准转让”的华文字样,他以有人投诉为什么没有马来文为由,将此四字去掉。

在荷兰路的一个交通圈上,原本种植着篁竹一丛,有人告诉他,受华文教育者喜欢竹子,因为竹子有节,代表气节,李光耀听后下令将篁竹全部铲除掉。

李光耀刚上台时还抽香烟,后来因为患上鼻炎接受医生劝导,把香烟戒掉,然而却因为自己不抽,似乎与香烟结下深仇大恨,不久开始在各处禁止吸烟。谁也不敢在李光耀面前吸烟,唯独外交部长拉惹勒南例外,此人是李光耀的战友,李光耀对他敬让三分。

自充人口专家的可笑表演

1982年,他的媳妇黄明扬生下第二个孩子三星期后自杀,其长孙不幸天生患有白化病,这或许是基因的问题,碰上了也无话可说。可是李光耀不做这样想法,此后一段日子里,他经常大谈优生学,隐隐约约为自家因子没有问题辩护。

除了优生学,李光耀还在人口问题上大做文章,当年所提倡的“停止在二”,“两个已经够了”口号,喊得震天价响,李光耀甚至提出受大学教育的母亲可以生育超过两个孩子,这是他为了进一步强调自己的优生学。然而15年过去,新加坡人口出现种族比例问题,于是又慌忙停止计划,甚至鼓励生育,这是自充人口专家的可笑表演。

打从莱佛士登陆新加坡,英国人非常讨厌华人燃放炮竹,曾经规定燃放地点,甚至禁止燃放,但是英国人并没有完全禁止,燃放炮竹一直存在,在华人的喜庆节日,尤其是元宵节,商家燃放炮竹,习以为常,人民行动党在大选中获胜,也是让炮竹送上台上。1972年,裕廊工业区星光炮竹厂出产的炮竹在元宵节燃放时发生爆炸,炸死几个人,李光耀闻讯大怒,口中骂道“这简直是疯狂”,于是下令禁止燃放炮竹,甚至连拥有、运输、售卖都要罚款监禁。炮竹遭受厄运,被禁止了三十余年,直到近几年,为了取悦民众,才在元宵节于大坡燃放。李光耀做到英国人做不到的事情,这正如他消灭了华文教育一样,也是英国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他对付政敌的手段花样百出

李光耀的个人好恶,也用在对付霓虹灯上。不知有何根据,李光耀认为霓虹灯闪耀会影响飞机驾驶员和汽车司机的视觉,产生意外,于是下令所有的霓虹灯不准闪耀,这一禁令延续数十年,使新加坡在夜间成为缺乏生气的城市,直到“新达城”落成后才解禁。此外,李光耀还下令禁止口香糖,理由是嚼食者会把余胶粘住钥匙孔。后来觉得过分,但又下令只准药房售卖。口香糖在药房售卖,是李光耀的天才创举。

李光耀对付政敌的手段花样百出,对付左翼人士是以逮捕、监禁为主,但是从来没有控上法庭,其法宝就是内部安全法令,此法令至今还在操作。对付右翼人士是以控告毁谤、诋毁为手段,例如称说徐顺全挪用大学六毛钱邮票是贪污,不诚实,是骗子,说谎者,将徐置于破产境地。又例如抓住惹耶勒南的谈话,指他毁谤自己,也使其破产。

对付自己人是以钱、色为手段

李光耀对付自己人是以钱、色为手段,抓住证据,将对方置于死地。在钱方面,指控贪污是主要的,陈家彦、黄循文、彭由国、郑章远案件,是其中犖犖大者,这些贪污分子不是引咎辞职,就是逃走或自杀。在色方面,最早遭殃的是从同一阵营分离出去的王永元,李光耀无法抵挡王对民众的号召力,公然指称王有两个老婆,以引起市民的不满,而事实上王是离婚了再婚,并没有二奶。

第二个是曾经担任文化部长的易润堂,此人在位时,曾引进电影《刘三姐》,风靡新加坡。到后来,易润堂不听指挥,又搞上一女歌星,李光耀将他调往伦敦当专员。小国无外交,他在伦敦无所事事,几乎天天上华人餐馆与女招待吊膀子。易润堂被流放数年,满腔怨言,回来后牢骚不断。终于有一天,李光耀在国会里由外交部长拉惹勒南出面,指桑骂槐,说假如有一个人,躺在伦敦后巷低级妓女的床上,这个人的人格如何,把易润堂羞辱得无地自容,从此噤若寒蝉。

第三个是李光耀推荐当总统的蒂凡那,他自认有功于党国,也不肯听从指挥。李光耀终于与他翻脸,民间开始散播蒂凡那在沙劳越首席部长宴会上触摸女性身体的流言,更在报纸上公开指他经常酗酒、夜间戴假发离开总统府与一德国女人幽会,最后被流放美国,郁郁而死。

萧添寿律师是另一个李光耀集团窝里反的叛逆,甚至参加了反对党。这位曾经在华校中四学生罢课后被李光耀委任为调查委员的反对华文教育的忠心执行者,最后也因利益而与李光耀反目。李光耀派人搜查他的住家后,特地强调搜查到一些色情光碟,萧添寿后来也被流放美国。

王鼎昌死后葬礼不如柯玉芝

被李光耀整肃的还有第一届民选总统王鼎昌。王鼎昌出身土生华人家庭,华侨中学毕业,后来去澳洲留学土木工程。王鼎昌的父亲在建筑行业有点名气, 他是殖民地房屋建筑检查员(俗称地牛),外号“地牛王”。王鼎昌有个秘密不为人知晓,那就是在1954年他还在华侨中学求学,殖民地政府为了征抽华人为壮丁,施行以华制华方针攻打马来亚共产党,悍然颁布征兵法令,此举引起华人社会不满,尤其是华校学生,罢课、游行抗议不断,而王鼎昌却偷偷前去报名。

王鼎昌从澳洲回来后,开办了自己的绘测公司,在李光耀的怂恿下,终于出来从政,从议员、部长、副总理,直到总统。王鼎昌当上了总统,也是李光耀的安排。李光耀当时正在提倡支持家天下的儒家思想,按照他的设想,原本是自己当总统,儿子当总理。吴作栋坐上总理位子不肯下来,王鼎昌坐上总统位子也十分惬意,风光无限。王鼎昌与华社频繁来往,是引起李光耀倒王的原因。1999年,王鼎昌的夫人林秀梅患癌症去世,王鼎昌本人也患上癌症。李光耀得此良机,要王鼎昌下台,然而王却不让步,坚持自己的总统身份。李光耀甚至对王鼎昌说,“你没有了第一夫人,怎样出国?”王置之如耳边风。

就在此时,发生了达利银行与储蓄银行合并之事,不知是李光耀的秘书还是吴作栋的秘书打电话通知王鼎昌。王鼎昌认为总统掌控国家财政,重大的财政问题必须由他参与决定,这是宪法所规定的。因此他接了电话仍然声称不知道此事,意思是对于总统,如此重大事件必须以书面通知,而不是电话通知。李光耀却同吴作栋指责王鼎昌不诚实,意思是没资格当任总统,并要他登报认错。据说李光耀私下还问王鼎昌想不想保存退休金。王鼎昌原本病入膏肓,经此打击,病情加重,在夜晚跌倒洗手间,头部撞击洗手盆,2002年2月8日不治而亡。王鼎昌死了,不准以国葬之礼相待,没有国旗,没有仪仗队,没有炮车,一国总统,死后却落得如此凄凉下场,相比李光耀没有任何国家职位的夫人柯玉芝的葬礼,叫全新加坡人民哭笑不得。

须向李光耀查证的两件轶事

六十年代李光耀经常往台湾跑,尤其是借口访问香港,神不知鬼不觉溜去台湾。据说当年蒋经国曾为他在新竹安排一个新家,并有一位陈姓女人,此女生有一个女儿。此事后来传到李光耀夫人柯玉芝耳中,从此李光耀出门,柯玉芝形影不离跟在身边,直到生病倒下为止,是否真有其事,这只有向李光耀查证了。

李光耀对女人有没有兴趣,不得而知,然而据说他曾经在内阁会议上突然提到女人,说男人逢场作戏是可以理解的,在场之人无不鸦雀无声,没人敢笑。六十年代,演艺界传说李光耀在台湾会见歌星邓丽君,是否属实,也只有向李光耀查证了。

李光耀害怕、仇视华文教育者

李光耀对付邓亮洪完全是个人情绪的发泄。邓是一名律师,华文教育出身,此人原先有意参加执政党人民行动党,但不被接纳,后来参加了工人党。1997年12月,邓参加静山区选举。这一年李光耀购买三间房子而得到发展商所给予的折扣,由于折扣数目太大,发展商同伴有些怨言,事情就此流传出来。李光耀得知外界议论纷纷,如同触电,大为光火,立刻在国会中讨论,并对外宣称是为孙子而购买,且欲将折扣捐给慈善机构,强调自己没有利用权势获得折扣。邓亮洪因此发表看法,认为此种商业案件应该交由司法部门调查处理,不应在国中会讨论,然而却因此得罪了原本讨厌他而又气在火头上的李光耀,他下令对付邓亮洪,把邓所讲过的言辞都当成反政府证据,还加上大汉沙文主义,召集了包括吴作栋在内的11个证人供证,指控邓毁谤。新加坡政府因此没收其房地产,致使邓夫妇破产,并限制其家人出国,邓逃亡国外。邓亮洪的华文教育背景,是李光耀无法忍受的主要原因。

1975年,李光耀访问中国,参观云南滇池大观楼时,在大观楼长联面前惺惺作态,故作端详甚久,陪同问他何事,他说要把长联背下来。旁边一个陪同知道他的底细,催促说道:“走吧,别看了,再看你也不懂!”。这个表演后来发展成为“多讲华语,少讲方言”运动,让人们以为是自己提倡讲华语,以此模糊消灭华文教育的罪过。殊不知新马两地讲华语运动早已有之,在北洋政府时代已经由教育部勒令海外学校,将方言教学改为国语 (华语)教学。最近,李光耀的新书《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又在中国发行,这是李光耀临死之前不甘心将被人谩骂万年的心理反映,然而是非黑白自有公论,消灭新加坡华文教育的罪状,谁也移动不了。

自导自演做宣传 华语有限显尴尬

过去李光耀出国开会,身边常带着各报记者,尤其是中英文报纸记者,甚至还有电视台摄影员。其目的是自导自演,借机会发表某一论题,再发回新加坡,刊登在报纸上。他这样做有几个原因,一是新加坡是小国,在国外没人注意,自家带着记者,要怎样说就怎样说,讲的问的都是英语,而且事先设好问题让记者发问,百发百中,没有人会刁难他。一是发回新加坡,让新加坡人们产生错觉,以为新加坡在国际上很有地位,而李光耀就成了世界领袖。可是这种把戏也有失败的时候,80年代,美国《财富》论坛在上海召开世界级会议,李光耀受邀出席。但是他所提呈的演讲题目《开放的中国需要什么》不被批准,被另改题目。演讲过后,李光耀召集新加坡记者开记者会。就在此时,有一男一女两位中国记者闯进来,而且抢先发言,并且以普通话发言。李光耀的华语本来有限,在听方面无法应对快速提问,于是在中国记者连珠炮式的提问下,突然头脑一片空白,无法回答,一时间场面陷入寂静无声,中国记者愕然,主办当局的洋人愕然,李光耀却是一脸的茫然,后来由身边的人员解了围。

李光耀自己解除开赌场的禁令

新加坡之所以有赌场,完全是李光耀促成。李光耀原来反对开赌场,他曾经信誓旦旦,慷慨激昂地说,在他有生之年,谁都别想得到赌场的执照。然而曾几何时,他自己解除了开赌场的禁令,而且一开就是两间。2010年金沙赌场开幕,他还去捧场,对赌场称赞不已。在此之前,新加坡赛马公会的万字票博彩,以及后来的多多、足球博彩,是因吴庆瑞提议而开设的,这种种赌博,早已开赌,到了设立赌场,其实无需装模作样,把自己装扮成慈眉善目的样子。

2010年上海主办世博会,李光耀前往参观,由于他难以久立,于是会场人员找来轮椅推他进场。当他进入中国馆的时候,忽然翘起拇指,周围之人以为他赞赏该馆的设计,然而李光耀称赞的却是中国拥有的储备金,令人不知所云。

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李光耀赴英国伦敦留学,他在船上做了一件事情,令同船的留学生大为不满。当时的轮船设备比较落后,淡水的储藏不多,很是珍贵,六七个留学生每天早晨只供给几面盆淡水,作为盥洗之用。一天早晨,留学生起身,发现面盆之水都被弄脏了,非常生气。原来李光耀较他人早起盥洗,把几盆水都弄脏。于是大家指责其非,李光耀振振有词反驳,怪罪他们迟睡晚起,自己并没有错。

消灭华文教育罪过永远载入史册
1980年末:李光耀下令拆卸南大牌坊字样
(此图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光耀最忘不了的是他用尽一切办法消灭了华文教育,这其中包括关闭了幼稚园、小学、中学、南洋大学,这件事犹如挖人坟墓,是大孽不赦之罪。与此同时,他还公然把关闭南洋大学的罪名推诿给几个南洋大学出身的国会议员,这也说明他一直寝食难安。但是无论怎样施展浑身解数,都摆脱不了这一令人不齿行为,它将永远载入史册。

李光耀是怎样的一个人,历史自有评说,以上种种事迹,可以当成参考。古人说“帝王宁有种耶?”李光耀治小国如君临天下,把自己看成帝王。可是从他的种种事迹可以看出来他并非“帝王种”,而是跟凡人没有差别,“帝王种”是从始至终的专制统治产生的狂妄心理。


相关文章链接: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