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7 May 2014

奥巴马不是来当救世主

 奥巴马不是来当救世主 

作者 / 来源:蓝中华 / 《当今大马》专栏评论
malaysiakini.com/columns/262451


美国总统奥巴马对东亚的旋风之行,在菲律宾划下句号。接待全球最有权力的人的到访,是一项荣耀,但只是沉醉在享受这份荣耀则过于肤浅。

全球最有权力的人来访,肯定不是来扮演救世主的角色,不要妄想他来这是为了救助正与贪腐政权对抗的马来西亚人,或为日本和菲律宾的军事冒险主义两肋插刀,其背后必有特殊的议程,且必须要认真解读之。

奥巴马访问亚洲的主轴分为二个层次,依次是战略和经济。除了这两个目的,当然还有终极目标是维持美国和资本主义的霸权永远不会衰落。

战略上,美国需要向盟国和要争取的国家展示出美国是认真看待重返亚太及贯彻再平衡的战略,争取打造一个由美国主导,东亚国家辅助和参与的安保体系。经济上,美国需要与全球最活跃的经济发展区—东亚取得更多的商贸联系,特别是在东亚取得更多经济成就时不能缺席,所以就提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A)。

两者都是互补,惟前者比后者重要。尽管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分属经济,但其功能是软化美国强势重返亚太的硬绷绷一面,进一步辅助美国的战略。无论是战略,还是经济层次,其核心目的是围堵中国,遏制中国的影响力扩散到其领土之外。要实现这些目的,有什么会比总统亲自出访当说客更显得认真?

但是,奥巴马来当推销员,那我们是不是应该要买他的产品?

美国认真重返亚太吗?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在去年新国国庆日上说过的话。他说,他不确定100年后新加坡是否还会在地球上,但确定的是中国、美国、英国和澳洲会继续存在。

其潜在意思是,中美在未来数百年会继续存在和强大,新加坡作为小国,会不会继续存在是一个疑问,新加坡的领导人必须要务实,犯不着去得罪大国。

抛开李光耀的功利主义和现实主义思维,其说法在某种程度反映了在大国政治游戏中,小国要如何生存的逻辑。

美国敲锣打鼓说要贯彻重返亚太和再平衡战略,但这是认真的承诺吗?

一个事实是,在冷战结束后,马来西亚或者是东南亚向来在美国的总体战略布局内不占据任何重要地位,只要看看美国总统访问东南亚的次数就知道。美国总统曾访问马来西亚两次、访问新加坡不下两次、访问印尼不下三次、访问泰国不下四次等,这些都比不上美国总统访问欧洲国家和东亚大国的次数。

欧洲稳定更胜于亚太

现在乌克兰、叙利亚和朝鲜的局势已足以让奥巴马忙昏了,特别是俄罗斯粗暴地蹂躏乌克兰主权,让美国必须再三向欧洲各国表明不会忽略欧洲的安保承诺和增强军事部署,这都扰乱了美国的计谋。同时,为避免叙利亚和朝鲜的局势发展不会危害其核心利益,山姆大叔必须保留一些安保资源在此。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乌克兰和朝鲜处于欧亚大陆的东西两端,两边一起出事,地球上任何一个国家均无法同时进行强力的干涉。在德国和日本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开辟东西战场后,中美苏英确定先平欧洲,后扫日本的战略,也反映出在两个远距离战场同时打大战的困难度。

即使美国拥有全球最强大的军力,但辽阔的太平洋和大西洋,始终制约着美国,加上长程或反介入武器的扩散,美国更无法维持在前进基地部署更多可供进行干涉的军力。

稳定欧洲,避免俄罗斯破坏美国营造的冷战后欧洲秩序,可能会在未来数年成为美国的外交主轴,喧宾夺主抢走重返亚太的光环。

美国如意算盘打不响

而且,在美国重返亚太之际,中国早已走出亚太,聪明地避开美国的锋芒,强力进军非洲和南美洲,开辟新的外交博弈平台,这都不是美国可以遏制的发展。

美国以前离开亚太专注中东,现在战略形势改变了,才搞了个重返亚太战略。换句话说,重
返亚太也意味着美国离开中东、非洲和南美洲,那美国会否再搞个重返非洲或南美洲的战略来应对中国的声东击西策略?事实是,随着美国国力的下滑,美国已无力再同时搞个重返非洲和南美洲战略。

所以,美国重返亚太的如意算盘打得再响,在一系列的全球局势变动下,会变成有心无力。这令人想起了美国废除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提出同时在全球打赢两场战争政策的历史,这一次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会否步上其后尘?

另一方面,在奥巴马于4月29日离开菲律宾结束其亚洲访问后,由美国人掌控的世界银行立即公布了《2011年国际比较项目报告》,报告的结果在全球经济和战略界引起了巨大震动。

中国经济将超越美国

该份报告指出,以购买力计算,中国在2011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已达到美国的87%。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计算,中国在2011年至2014年将成长24%,美国在相同时间仅成长7.6%,意味着中国将在2014年末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经济规模最大的国家。

国际比较项目(ICP)是世界银行推动的计划,旨在从购买力平价(PPP)角度切入分析和确定全球各国的经济实力和规模。虽然国内生产总值(GDP)向来被用来衡量一国的经济规模和实力,但其准确性经常受到质疑。因为在进行统计比较时,通常必须使用美元进行计算,但由于美元兑其他货币的汇率经常波动,且各国的币值缺乏对比性,导致仅仅使用美元进行统计有许多弱点。

打个比喻,甲在纽约买一杯星巴克咖啡要10美元,乙在吉隆坡买同样的星巴克咖啡要10令吉,虽然事实上美元兑令吉是1:3.2,但在购买星巴克咖啡上,美元兑令吉是1:1。这两者的差异被称为购买力的差异。

另一个例子是,甲在纽约的每月工资为3000美元,乙在北京的每月工资为3000人民币,假设两者每月花300美元/人民币在交通,500美元/人民币在膳食,400美元/人民币在住宿,600美元/人民币在娱乐,那两者的购买力其实是相等的,如果排除了货币兑换率的差异。

至于名义上的国内生产总值,如果经济增长速度维持和中共政权得以维持,预测中国将在2020年超越美国。这是世界经济霸权自1872年从英国西移去美国后,在142年后再次出现西移,但这次是回到了亚洲。

马来西亚未来外交出路

世界银行在奥巴马于4月29日结束亚洲访问后,才公布这份文件。世界银行在上一次公布相同文件的时间是2005年2月28日,这次延迟公布,是不是为了避免奥巴马的亚洲访问陷入尴尬?

综上所述,问题来了,东南亚国家值得为了迎合美国去得罪中国么?参与美国去围堵一个即将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强国,不久后成为世界第一军事强国的中国,这是不是烧坏了脑筋?为了一个只来过数次,且未来也不见得会常来的美国总统去当反中马前卒,值得吗?

站在马来西亚的角度来看,学习新加坡的两边不讨好似乎过于被动,毕竟我国拥有比新加坡更多的战略纵深进行外交博弈,例如控制着马六甲海峡、面向南中国海,位于东南亚中心,以及没有天灾的影响。

或许,以一个中等国家角度来思考外交政策是我国未来的长期出路。人口少过马来西亚的澳洲都可以在亚太外交上长袖善舞,为何我国不能?


蓝中华,大学本科修宇航工程系,25岁前曾经对物理研究有兴趣,其实现在也依然喜欢物理学,25岁后对社会科学萌生强烈的好奇心,遂在马来亚大学取得战略与国防研究系硕士,现仍在恶补社会科学理论基础。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