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2 March 2013

马来西亚劝中国别怕“海峡困境”


马来西亚劝中国别怕“海峡困境”

 作者:王海峰(中国记者)


【编者按语】本文是中国《环球时报》特派记者王海峰所发表的一篇关于马六甲海峡与马中关系发展的专题报道,值得我国人民关注。上图是本部落格编辑部所加的一张相关的参考图片,以下是报道的全文。

【《环球时报》赴马来西亚特派记者王海峰】长约1080公里、最窄处仅37公里的马六甲海峡正日益成为外媒分析中国能源安全问题的“万能钥匙”:中国公司接手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的经营权,美国《华盛顿时报》称,新的“油管丝绸之路”将解决中国的“马六甲困境”;缅甸北部民族冲突加剧时,“俄罗斯之声”说,缅甸可以帮中国躲过美国在马六甲海峡设置的“暗礁”,但缅甸也将成为亚洲地缘政治利益的新碰撞场。大国对马六甲海峡的觊觎会导致中国能源通道受阻吗?《环球时报》记者近日到马来西亚名城马六甲采访,当地学者说,不容外国干涉海峡事务是小国被裹进大国博弈时最好的选择。

站在马六甲城的圣保罗山上远眺马六甲海峡,依稀可以看到在远处航行的轮船————王海峰摄。

“中国没必要为海峡通行安全担心”

“马六甲海峡,世界最长、最繁忙之海峡”。站在马六甲古城的石碑旁,看着上面用马来文、英文、阿拉伯文和中文4种语言给记者面前的这片海下的最官方的定语,总觉得有点难以置信。在赤道无风区的影响下,眼前的马六甲海峡出奇的平静。即使《环球时报》记者站到海峡边的圣保罗山上极目远眺,视野之内也仅停着三四艘轮船,并没有千帆竞渡的景象。“马六甲港早已衰落,在这里看不到在海峡主航道行驶的船只,而要感受海峡的繁忙,最好到新加坡港附近。”马来西亚华文媒体的一位同行这样告诉记者。然而,马六甲海峡依旧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水道之一,据说每年有5万多艘船带着世界贸易总量的1/4从这里驶过,其中近六成是中国船只。

与马六甲海峡石碑隔着一个清真寺的地方是马六甲河的入海口,600年前,郑和的船队从那里进入马六甲。身后的古城,是作为马来西亚前身之一的马六甲王朝兴起的地方,也是葡萄牙、荷兰和英国上演殖民争霸战之处。当地人告诉记者,除了上述古迹,马六甲海峡石碑在中国游客中的人气也很高,很多人站在这里远望海峡。

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风景。与“海上丝绸之路”相比,一个与马六甲相关的更为炽热的话题是“马六甲困境”。美国詹姆斯顿基金会对中国“马六甲困境”的描述是:能源安全,特别是石油供应安全成为中国政府的一个主要关注点。北京的焦虑源于其能源进口的脆弱性,中国缺乏必要的海军力量,难以保护其海上运输通道。中国能源进口的脆弱环节在马六甲海峡表现得最为明显,有媒体称,“谁控制住马六甲海峡,谁就扼制住中国的能源通道。对这条水道的过度依赖,给中国的能源安全带来重大的潜在威胁”。

“没有哪个国家能封锁马六甲海峡,在这一点我们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非常强硬,我们的这一立场在世界大国中是众所周知的,中国没必要为海峡的通行安全担心。”马来西亚拉曼大学的梁文勇博士回答《环球时报》记者有关中国及“马六甲困境”的提问时很自信。对东亚政治和国际关系很有研究的梁文勇是马来西亚著名学者,1985年时任总理马哈蒂尔首次访华时,他曾到北京打前站。

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是马六甲海峡的3个沿岸国。1971年11月,三国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对海峡拥有主权并共同管理海峡事务。梁文勇认为,不容外国干涉海峡事务是小国被裹进大国博弈时的最好选择,“一旦我们向某个国家说‘是’,各种麻烦肯定接踵而至,因此最好的做法是,告诉所有的国家,马六甲海峡必须保持开放”。梁文勇举例说:“美国曾告诉我们,它能为海峡安全提供帮助,马来西亚说‘OK’,那么请你帮我们用卫星监控这一带海域吧;日本曾说,要派舰船到海峡帮我们,马来西亚说‘那就送给我们训练舰帮我们训练海军吧’。”

“谢绝外力干预马六甲海峡”

对于马六甲海峡,有人看到的是风平浪静,也有人感受到的却是暗流汹涌。在航道拥挤问题还没出现、海盗威胁问题又基本解决时,中国的“马六甲困境”聚集在美国“可能的意图上”。美国首艘濒海战斗舰“自由”号预期本月部署新加坡,时间长达10个月。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洛克利尔去年5月表示,美军将在亚太地区部署55艘濒海战斗舰。香港《东方日报》认为,美国的主要用意是围堵中国。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学报》曾刊登文章称,相对于马六甲海峡这样重要的咽喉要道,马来西亚和印尼等国能用于看守它的军事力量过于弱小,难免让大国产生别的想法。目前,马来西亚三军总兵力还不到13万人,其中海军只有1.25万人,空军人数还要少一些。在马来西亚学者看来,如果美国采取军事行动封锁马六甲海峡,马方确实什么也做不了。梁文勇谈到这点时很坦诚,但他认为美国承受不起这种鲁莽行动的代价。梁文勇说:“关键不在于武力差距,而在于声望,美国如果发动战争,它的声望会大幅下跌,美国不顾国际社会的反对发动伊拉克战争,到现在还为那场战争付出代价,美国会吸取教训的。”

在马来西亚学者看来,东盟真正担心的不是马六甲问题。梁文勇认为,马六甲海峡牵扯太多国家的利益,没有国家会允许它被封锁,即使是冷战最紧张的时期,马六甲海峡也没有被封锁过,“我们能继续保证海峡的开放状态”。马来西亚大学李锦星教授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由中国崛起带来的对能源通道安全的关注是件自然的事情,但这个问题又与南海联系在一起,像越南、菲律宾更焦虑的是南海安全问题。梁文勇说,与中国担心的“马六甲困境”相对应的,美国、日本等国也在担心“南海困境”,即这些国家经过南海的运输线会不会被中国卡断。当中国海军变得非常强大之后,中国会不会独占南海,把南海变成中国的一个“湖“?因此,马来西亚的学者关心的是,中国崛起的最重要问题是中国怎么看未来,中国的外交政策怎么看东亚的小国,中国一定要建立新的模式。

一个是狭窄的马六甲海峡,一个是宽阔的中国南海,但它们在不同的舆论场中,都成为能源通道的脆弱点。这才是世界地缘政治的实质,每个大国都或多或少地面临这样的脆弱点,包括唯一超级大国美国,也有霍尔木兹海峡这个软肋握在伊朗手中。

当地媒体人欧贤安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以忧患意识看待自己的能源通道安全,并采取措施规避可能的风险,是完全有必要的,但也没必要吓自己。守护海峡安全,事关马来西亚国家声誉,它会尽全力避免负面事情发生。而且东盟与大国有良好的对话机制,至今在马六甲海峡没有发生过不愉快和对峙情况。

美国“重返亚太”,准备让东盟所有国家成为美国的盟友或伙伴,已导致不少东盟国家的外交行为陡然转变,但马来西亚属于变化相对较小的国家。2010年5月,美国国防部发表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明确将东盟国家归为三类:“正式盟友”,如菲律宾、泰国;“战略伙伴”,如新加坡;马来西亚是“可预期的战略伙伴”。当地媒体人欧贤安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马来西亚虽小,但有自己的骄傲,历史上就不是美国政策的铁杆支持者,在马六甲海峡的问题上,谢绝外力干预的基本立场不会改变。

“马来西亚国小,但志气可以很大”

与学者对马六甲话题的关切不同,普通马来西亚人表现出对这一话题的陌生。《环球时报》记者与一名马六甲当地华人攀谈时,他的反应是“好远的话题哦,完全不懂”。另一名当地人说:“马六甲困境?没听说过,倒是马六甲古城的车辆越来越多,酒店越来越多,卖旅游纪念品的小摊越来越多,还有多少人愿意为马六甲历史文化传承的工作而努力?”

马来西亚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也有争议,但《环球时报》记者在吉隆坡书店里的英文地图上看到,马来西亚仍然把那片海域称为“南中国海”,而不是像越南把它称为“东海”,菲律宾把它改名为“西菲律宾海”。不过,马来西亚人并非缺乏对国家安全话题的关注。采访期间,记者翻看《新海峡时报》,有关菲律宾武装分子与马来西亚军警对峙的消息十分突出。数百名自称为菲律宾“苏禄王朝皇家安全部队”的武装分子从菲南部乘快艇潜入马来西亚沙巴州拉哈达图镇“讨要土地”。马来西亚反对派攻击政府说:“虽然政府耗巨资添购两艘潜艇,却让外国武装分子这般轻易入侵我国领土,令我国军警如同虚设,沦为国际笑柄。”除菲马领土争端的消息外,泰国政府军与南部穆斯林武装分子的冲突事件也是报道重点,原因很简单,泰国南部与马来西亚北部接壤。

在离开马来西亚回国的飞机上,记者看到《星洲日报》的一则报道:马来西亚反对党民主行动党的官员称,马来西亚应是一个“中等权威”国家。也就是说,马来西亚虽不是大国,但志气可以很大,在国际上可以成为正义和民主的正面力量。这名官员还说,“马来西亚的外交政策不能只跟着美国的调子起舞,也不能是中国的追随者”。马来西亚要走自己的路,立足亚洲,尤其是要把和印尼、中国、印度的关系搞好,并且以“中等权威国家”的姿态引导世界舆论。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536期,摘自2013年3月5日《环球时报》)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