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February 2013

兴权会和印裔族群会否吞食国阵的选举诱饵?Will Hindraf and Indians fall for the BN’s election bait?

兴权会和印裔族群会否
  吞食国阵的选举诱饵?
作者: 林德宜博士(2013年1月31日)
译者: 严居汉, 杨秀丽(2013年2月15日)
来源:政策倡议中心(Centre for Policy Initiative)网站


最近, 政府宣布撤消对兴权会的禁令, 这已引起广泛的评论。评论指出, 首相纳吉和国阵政府利用这项宣布和其他安抚措施, 希望能争取回印裔社群的支持。这些措施对兴权会, 以及广大的印裔社群,将会有怎样的影响。

大部分评论的共识是, 印裔选票已经是国阵政府囊中之物。国阵政府为了修复与兴权会的关系, 利用国库来解决在教育与经济方面印裔社群一路来所遭遇的亏欠, 即使他们所遭遇的亏欠只得到有限的补偿, 也足以使联邦直辖区和州选区的关键性印裔选票, 流回国阵的怀抱。

这种仓促的判断不但有欠深思熟虑,而且很可能是错误的判断。这是因为他们低估了印裔族群, 对国阵政府实施了40多年来的制度性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政策的愤懑心情; 他们有被剥夺权利、遭到不公平对待的切身感受。

这样的判断, 也忽视了兴权会主席瓦达穆迪和他的同僚们在为我国人民 (尤其是我国印裔群体) 追求平等权利和机会的事业, 所作出的许多个人牺牲。

自从2007年11月25日, 他们在吉隆坡发动示威游行,以及随后举行2008年全国大选过后, 兴权会的领导人和支持者已遭到国阵政府有计划的妖魔化和迫害行动。兴权会运动也面临被扑灭的危机。原因是,兴权会运动在 “308”政治海啸中起着举足轻重的催化作用。

政府在大宝森节前夕, 宣布解除兴权会为非法组织的禁令。其实, 兴权会早就看出,  政府这个政治決策是怎样的货色: 那是一个为了捞取印裔选票的政治花招,而不是政府已改变初衷, 并沒转而支持兴权会运动, 以及它对印裔群体权利所持的立场。

国阵政府一贯采用模棱两可、含糊其词的说法

在少数民族中, 有许多人非常了解, 国阵政府一贯的作风是, 采用花言巧语, 而经常是模棱两可、含糊其词。自从我国独立以来,在一届又一届大选中, 印裔族群是最大的受害者, 因为国阵政府从来沒兌现过对他们(印裔族群)所作出的承诺。

尽管印度国大党在过去50年, 是昔日联盟及今日国阵统治集团的成员之一, 但是,无论是采用哪一种社会经济及政治发展指标来衡量,印裔族群的经济和社会地位依然持续恶化。

虽然缺乏官方数据,但是有足够的质量和数量的证据显示: 贫困的印裔族群, 以及具有中产阶级背景的印裔族群, 依然落后予其他非印裔族群(原住民例外)。那是因为种族歧视、官僚的繁文褥节作风、以及无法获取政府资源所致。

到目前为止, 仍缺乏证据证明, 影响少数族群的国家政策, 在基本上, 已起了变化。兴权会非常了解一个残酷现实:内政部长在来届大选过后, 可以轻易再次查禁兴权会运动。一旦巫统认为, 兴权会运动对巫统保住其政治霸权, 已毫无利用价值,财政部以及其他公共服务部门就会对印裔族群享以闭门羹。

一些评论员认为, 兴权会应把选举期间所获得的优惠, 当作是当权者对印裔群体, 在态度上的真正改变,而另一些评论人则预测兴权会将与国阵结盟。他们很可能相信, 兴权会和印裔群体的最适当态度就是, 接受施捨给印裔选民的一切利益和政治“糖果”。

他们或许相信, 挑战巫统的政治霸权及其根基 - 种族主义, 是徒劳的。与其成为一个坚持原则的异议分子, 倒不如把握机会, 从巫统的大财库中和巨大的政治影响力中, 得到短暂的利益。也就是说, 识时务者为俊杰。

持有这些见解的人, 对兴权会的使命显得无知, 或不甚了了。以下的文字,将提醒他们, 兴权会的神圣使命是:


兴权会一开始就非常清楚表达了他们的任务,那就是: 寻求方案,一劳永逸解决55年来困扰印裔族群的问题。两个敌对阵营的政治领袖们,到目前为止,对这些问题,还未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案。他们只是在利用穷人面对的问题, 来捞取政治资本, 好达致他们的政治野心。

滔滔不绝地大谈“改变”, 和到处施捨数以百万令吉的拨款, 并不是低下阶层社群所需要的永久性解决方案。兴权会一直都在为那些被忽略和呼声被打压的穷人争取权益。我们比起任何人都更加了解他们的困境。針对他们困境的最佳解决方案是什么,我们不会随意对他人的指手划脚,耳听计从。我们了解, 对他们的困境,最好的解決方案是什么。

我们想提醒所有相关人士:我们的大蓝图是一个具体计划。在这计划下,预计在5年内, 要把贫困和被边缘化的各族群, 带入国家的经济主流。那些从中阻挠, 想方设法破坏这计划的人,往后必定会为他们的行动感到后悔。我们兴权会以破釜沉舟的决心,使印裔族群摆脱新型奴隶制的现有生活。

我们经历过许多战役,其中有胜利也有失败,甚至遭受许多磨难。马来西亚还没有一个组织,经历过像兴权会所遭受的磨难。这使我们更加坚决和坦然面对即将面临的任何挑战。我们已经历过许多煎熬,所以再也没有什么可以伤害我们的了。


有兴趣进一步了解兴权会斗争目标的评论员和读者, 不妨参考兴权会在2007年所发表的《18点诉求》以及他们近期所发布的《大蓝图》。

这两份文件的诉求, 可归纳如下:

1.   废除种族主义和歧视性政策, 和改革实施种族主义和歧视性政策的国家;
2.   解决数以万计流离失所的园丘工人, 和印裔族群无国籍的问题;
3.   确保印裔族群和其他少数民族, 获取充足和平等的教育、就业、商业机会;
4.  根除警察部队和其他公共服务部门內, 普遍存在的种族主义现象, 尤其是針对贫困印裔同胞的种族主义行为;
5.   提升实施人权的标准, 确保我国成为一个自由、公正、公平的国家。


在选举日期进入倒数之际,我们可以预测,无论国阵或民联,都会制造更多舆论和耍政治花招,想把兴权会导向他们的阵营里去。

双方阵营都清楚认识到, 印裔选民将主宰吉打、霹雳、雪兰莪以及森美兰州的州政权。如果柔佛、马六甲及彭亨州的选情进入势均力敌的状态,占相当比率的印裔选民将有助于影响州选举成绩。

无论兴权会在来届的大选中, 持有什么立场,我深信, 兴权会不会背叛他们勇于为马来西亚人民争取平等权利、非歧视性政策、公平待遇的坚定立场。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