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Bersatu padu, mempertahankan reformasi demokrasi tulen, buangkan khayalan, menghalang pemulihan Mahathirism.

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Bersatu padu, mempertahankan reformasi demokrasi tulen, buangkan khayalan, menghalang pemulihan Mahathirism.

 photo 2019.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9新年进步、万事如意!在新的一年里,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16 Anniversary.PNG

人民之友16周年纪念,针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发表专题文章,供给我国民间组织和民主人士参考,并接受我国各族人民民主改革实践检验。

509.png

人民之友根据2017年9月24日发表的《人民之友 对我国第14届大选意见书 》的内容与精神以及半年来国内和国外的政治形势,对5月9日投票提出具体意见,供全国选民参考。

Hindraf.png

《人民之友》2019年国际劳动节发表对2007年兴权会游行示威的重要领袖乌达雅古玛(Uthayakumar)的专访(第一部分)。这次专访的主题是:兴权会的主要斗争对象乃是马来霸权统治集团。

Wednesday, 30 January 2013

受害者的共同心声:立即废除《内安法令》 ——纪念2.2事件50周年(之二)


 受害者的共同心声:
立即废除《内安法令》
——纪念2.2事件50周年之二)
庄明湖(新加坡)


【编者按语】本文是庄明湖继《廿世纪六十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遭遇问题探索》一篇内容丰富的长文之后,发送给本部落格的另外一篇短小精干而一针见血的佳作。作者在来邮中说明,若他受邀在本周末(2月2日)下午4时至7时在新加坡芳林公园演讲角落 (Hong Lim Park Speaker Corner, Singapore)讲话的计划没有变更,他将以本文的重点作为他当晚与会众交流的主要内容。以后,若有机会,他将针对新加坡左派工运的遭遇问题,另文再作进一步的论述。

作者向本部落格编辑部表示,新加坡左派工运甚至整个左派运动从上世纪60年代以后开始式微而最后消亡,不仅是因为敌人采取像“冷藏行动”般的镇压行动,而且是由于敌人在左派内部进行分裂、破坏而左派运动领导严重失误所造成的令人气愤、扼腕、叹息的后果——这是他在斗争实践中的亲身体验和深刻理解,作为当时的一个工运者,有义务,也有权利对本身在半个世纪以前经历的一些历史事件,表达自己的独立见解,以供后人参考。

以下是作者通过电邮发送来的短文与照片。文中小标题是编者所加的,照片说明是编者依据作者和有关者提供的讯息而作的。文末的一个附件,是作者最近发送给其战友陈辛(陈辛也是本工委会的一名工委)的一封电邮,由陈辛转发给本部落格编辑部。编者认为,此电邮内容值得贴出,以资关注作者有关言论的人士参考————


作为一个在新加坡《内安法令》下的受害者,我觉得有责任趁着今天举行“二.二事件”50周年纪念的良好时机,对今天标榜“民主法治”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冷藏行动”与随后的许多镇压行动所犯下的罪行,以及我在1970年也像其他受害者一样,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长达13年又4天的遭遇,表达出我长期以来一直压抑在心中的感受和愤懑。

《内安法令》违反法治精神,非常不人道

众所周知,新加坡《内安法令》也和马来(西)亚《内安法令》一样,是源自于英国殖民统治者在两地所实施的《1948年紧急条例》(Emergency Regulations 1948)。从历史根源看来,人民行动党统治集团实施这项法令的目的,显然是应付马来亚共产党的武装斗争和地下活动或其他有组织的暴力行动,而不是为了其他目的。

但是,历史事实证明,《内安法令》却被人民行动党政府用来镇压政治对手或者排除异己的一项最好的统治工具。这是因为在这项法令下,当权者可以长期扣留任何人,而被扣留者无权要求公开审讯。换句话说,当权者只要抬出《内安法令》的名堂,套上“威胁国家安全”或“进行颠覆活动”诸如此类的罪名,无须经过法庭(公开)审讯,就可以无限期地扣留任何人——首先是“扣留60天以协助调查”;接着是在内政部长命令下可扣留两年;然后是两年扣留令不断更新(延续)下去。这种法令是违反法治精神和非常不人道的。

《内安法令》成为镇压政治对手的有力工具 

1963年2月2日新加坡的“冷藏行动”就是一个最有力的证明。当时以李光耀为首的人民行动党政府,串通以东姑阿都拉曼为首的联盟政府,动用《内安法令》逮捕扣留百多名反殖爱国人士的事件,给新马两地人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当时,人民行动党统治集团与英殖民主义者和马来亚的巫统、马华、印度国大党组成的联盟统治集团,狼狈为奸、互相勾结,极力推行反人民反民主的“大马计划”,引起人民的激烈反对,而维护人民权益的左派政党——社会主义阵线(简称“社阵”)坚决反对新殖民主义的“大马计划”,获得人民的广泛支持。李光耀当时面对即将耒临的“新加坡立法议会选举”,唯恐“社阵必胜,行动党必敗”的厄运降临,他本人和他的统治集团的政治寿命就此结束。於是,李光耀统治集团为了保住政权,首先,在1963年2月2日动用《内安法令》将大批社阵及拥护社阵的各左派组织的领袖逮捕拘留起来;之后,在同年9月宣佈举行“立法议会选举”,让人民选出代表组成新政府。 这种“先捉人,后选举”的部署和行动,显然就是人民行动党统治集团确保在“选举”中包赢的策略。这种部署和行动,不仅印证了《内安法令》成为李光耀统治集团用来镇压政治对手的有力工具,而且暴露了李光耀统治集团实施“议会选举”和“国会民主”的虚伪性和欺骗性。

此外,人民行动党统治集团也利用《内安法令》当作“紧箍咒” 套在各阶層人民头上,用来慑服人民群众及其领袖。当慑服不了时,就动用这恶法逮捕扣留有关人士。在新加坡历史中,这样的事例多得难以计数。在我的记忆中,留下深刻印象的有:1971年的“黑色行动”,逮捕扣留南洋商报、星洲日报高层人物:李茂成、李有成、李星可、仝道章等人;1987年的“光谱行动”,逮捕扣留律师张素兰、教会职工钟金全等22名专业人士。

我被李光耀政府无审讯扣留13年又4天

在60年代,我是靠当建筑散工(油漆工人)来养家糊口的,长时期过着家无隔夜粮的生活。为了改善我和家人的生活,早年就参加了全星建筑工友联合会,建筑工联被封闭以后,就转入新加坡厂商工友联合会和金银业职工联合会。我就是致力于争取改善工人生活的各种斗争,反对人民行动党政权的倒行逆施政策,而遭受《内安法令》的对付。

我在1970年8月3日被逮捕,一直扣留到1983年8月7日才被释放,共被扣留了13年又4天。释放时, 政府当局以通知方式对我强迫施加四项条件,即出国、搬家须申请批準,不许与前政治被扣者耒往,不许参与亲共政治活动。此外,被捕约三个月后,我的公民权遭褫夺。出獄后经过两次申请,至1994年9月21日,才归还我公民权。人民行动党政权剝夺我的公民权利长达24年。

按我国法律,一位被判无期徒刑的刑事犯,其服刑期是20年,但扣除假日的天数后,只须服刑足13年就可获得释放,不会受限制参与任何社会活动,更没有被褫夺公民权这回事。我遵循宪制斗争,参与工人运动,只因反对当权者实施不利于工人和工人运动的政策,却比被判无期徒刑的刑事犯,遭遇更残酷的对待。

李光耀政府用长期扣留来逼我屈膝投降

我被拘留那年(1970年),左派运动在新加坡政治午台的影响力已经开始式微,況且早在1966年年中,我已被李绍祖掌控的社阵领导及受其影响的党团套上“敌人代理人”、“内奸”等“罪名”,像我这样的人,对左派运动还有什么影响?对人民行动党政权还有什么威胁?当权者逮捕我的主要考虑和目的是趁我家境困难之时, 用长期扣留来逼我屈膝投降,从而一劳永逸地摧毁我的政治生命。

被捕当年,我有两个分别四岁与六岁的幼女,我太太陈静莲(下图)患心脏衰弱症,又怀孕三个月,全家四口靠我的微薄收入过活,我被长期扣留,家人生活必然陷入困境。当权者选择此时对我下手,他们料想我为了家人的生活(尤其是我太太处于待产期),一定会向他们屈服。从我被拘留初期当权者处理我的(案件)过程不难作出这个判断。



左图是陈静莲遗照,摄于1974年底。陈静莲为了民主人权事业,单独挑起13年艰难生活的家庭重担,无悔无怨,艰辛地把三个孩子带大。她去世不久,其长女(楚华)曾对父亲说:“在这个年代,已很难找到像妈妈这样的女性了。”几十年之后,庄明湖对其战友说:我长女的话,可以说,是我和我儿女们对静莲为人品格的讚赏——参阅文末附件 。


被扣留初期,我单独被关在中央警局一间约10尺方的牢房,除了冲凉或大小便才开门让我出来方便,日夜被关在牢房里,没有书报可阅读。这样单独被关了一个月足,我接到被扣留两年的通知,当天傍晚被送去樟宜明月湾監狱,依然是“单独监禁”,只住了一晚,隔天早上被送回中央警局,又是如前一样“单独监禁”。约再过了15天,第一次被带到审问处,初始时,政治部人员扮“白脸”说好说歹地诱惑我“解决问题”。所谓“解决问题”,怎样“解决”,他们没讲,我心里明白,就是要我“发表悔过声明”。当我拒绝后,他们马上变成黑脸,轮流对我进行辱骂轰炸。侮辱我“外面生活苦,不敢出去,逃避责任,不顾妻儿死活”等等。大约经过10次被带到审问处受精神虐待后,就开始录口供。接着褫夺我的公民权。之后,又多次被带到审问处受精神虐待。此时,是要我以“自愿回中国”来“解决问题”。我拒绝。他们恐吓:强制驱逐我去中国。我说:“到中国我绝不会上岸”。至此,他们不再逼我“解决问题”。我单独被关在中央警局大约5个月后,被送去樟宜明月湾監狱,结束“单独监禁”,与其他政治被扣者一起生活。

我的太太和孩子们也遭受严重伤害

“内安法令”不仅对我个人伤害,我太太和孩子们也遭受严重伤害。我被捕后,我太太为了养家,咬紧牙根到建筑工地当扎铁工人,因长期干粗活及劳累过度,导致百病丛生。我出狱时,她对我说:“你迟一年出来,我一定倒下去了。”她本就患心脏衰弱症,后来又患高血压、糖尿病。我出狱约3年后,她又发现患脑癌和子宫下垂。我出狱不至6年,她就去世了,才53岁呢。

身为前政治被扣者的我们,虽然遭遇各不尽同,但皆深受《内安法令》之害,体会深刻,痛斥《内安法令》的反动性和不人道,我们是最有资格的一群。让我们在2月2日的纪念大会上,共同表达心中的痛恨,一起发出对这项恶法的控诉,让更多人明白为什么 《内安法令》 必须废除!

标榜“民主法治”的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在当今世界人民高唱民主人权的时代,还在新加坡继续实施违反民主、剥夺人权的《内安法令》。有鉴於此,为使纪念大会更具意义,我们前政治被扣者向人民行动党政府发出呼吁:立即废除《内安法令》! 

2013-01-04






1965年初至1966年底,陈静莲担任新加坡社阵如切/实乞叻支部如切办事处幼儿班组主任。1966年年中庄明湖被追随李绍祖掌控的社阵领导的党团诬指是“敌人代理人”等“罪名“,陈静莲因而遭受支部某些领导人歧视。她为此愤然与另两位幼儿班老师辞职离开支部。

右图所示陈静莲(前排左1)与如切办事处幼儿班老师在社阵如切/实乞叻支部如切办事处内的党徽前合影,摄於1965年12月。党徽右下角旁挂着林清祥照片。 








【附件】庄明湖给陈辛关于静莲的一封电邮

陈辛兄:


当年你被捕后不久,特务间接向我放话,对小明说:“叫明湖不要出来,若再出来,我们会抓他。”我想,若就此“退出江湖”,一批有着共同目标的朋友一定就此散去。我不甘心。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认定大不了长期坐牢,我准备面对。 静莲支持我不退缩的决定,她决心与我共同面对我可能遭遇长期坐牢的考验。

当长期坐牢成为事实时,我个人无所畏惧,我忧虑的是我妻儿的生活不知将如何过?因为,那时,静莲体弱(心脏衰弱,行走喘,由楼下走上一楼,须停息二、三次才能到达)又怀孕三个月,还有4岁和6岁两小女, 她可真不易应付呀!

还好,她很坚强。她在我被扣留后第一次会面时,就先开口说:“家里的事你不用担心,我能处理。”我听了,压在心中的大石顿消,对她的勇气我肃然起敬,也鼓舞了我的斗志,增强了我不向霸权屈服的决心。

为了民主人权事业,13年艰难生活的煎熬,她无悔无怨,艰辛地把三个孩子带大。我明白她的生活过得很辛苦,但每次来探狱时,她未曾表示过半句诉苦的话,总是鼓励我坚定斗争信心。她虽为养家奔波,但政治被扣者家属支援牢内政治被扣者的斗争,她从不缺席,既使她大腹便便时,也不顾自身安危,挺着大腹参加游行示威或请愿,曾因此多次被捕遭受短暂扣留于樟宜女监狱。

孩子出世后,为了赚取多一点收入以应付一家四口生活,她去建筑工地当扎铁工人。养育儿女已累得她精疲力倦,她仍不放弃团结群众的工作。她积极组织建筑工地上一些思想倾向进步的年青工友,帮助他(她)们学习文化知识和端正人生观,培养他们互相关心,助人为快的精神。参与学习的成员每月献捐一点款项,应用于有益人群的工作上。

静莲过世不久,我长女(楚华)曾对我说:“在这个年代,已很难找到像妈妈这样的女性了。”(其含意是:静莲支持民主人权事业很执着;热心助人不求回报;经常只顾别人不顾自己。)我长女的话,可以说,是我和我儿女们对静莲为人品格的讚赏。

谢谢你的关心和支持。

明湖

2013-01-21

Sunday, 27 January 2013

政扣者之歌 ——译诗八首,纪念“2.2事件”50周年

 政扣者之歌  

——译诗八首,纪念“2.2事件”50周年

北雁 选译自陈仁贵等政扣者诗集 Our thoughts are free


新加坡民主死亡

(一)政扣者之歌

陈仁贵 Tan Jing Quee
July 2002(新加坡)


记忆是神圣的灯火
散发出柔和的光
展现出一批批
英勇儿女的身影
是你们誓以青春的理想
为自由掀起民族主义的浪潮

你们忠贞地坚守事业
承受了镇压的风暴

我不逐一说出你们的名字
在我心中
你们始终紧密团结
如锦秀丝线般
沿着走向独立之路
编织我们新生的梦

每当想起各位
我就想到大伙所共有的品格

如果自由是神圣的普世恩物
一种不可让渡的权力
自由何以会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何以它的高涨
要遭到粗暴的排斥
如此无情的镇压?










欧南监狱,E楼,RB座,明月湾
卫理拘留中心,中央拘留所
你们都已熬过
从数十载的磨难中活了下来
展现了你们的团结
和那不可侵犯的人格

樟宜改变了你们每一位
超越了私人悲剧与个人悲痛

让监狱看守们狂吠吧
让犬儒们去冷笑

胜利或光荣的代价意味着什么
当自由在不断扩张的范围
被日益延伸的锁链所束缚
十年了又再十年

废除新加坡内安法令
(二)悼念林清祥

陈仁贵 Tan Jing Quee
1996(新加坡)

lim chin siong in memorial
林深处清水长流
岩峰顶祥气恒芳


噩耗传来的夜晚
天正下着雨
清晨时分
我们在晨曦中朝南疾驰
从樟宜出发的路上
绿色山岗飞掠而过
旭日晒红了大道

来到柏兰福巷
花圈摆满道旁

吊丧人潮川流不息
为着悼念一位和蔼的英雄
这场人民的告别会
没有铺张,没有游行
只有人们悲泣内心发出的
庄严赞颂在奏鸣

在友谊万岁的柔和乐声中
人们克制着肃穆的伤痛
缓随鲜花送丧行列
在华龙山
勾起那段磨难岁月
留下的沉痛回忆——

你从笨珍
来到了狮城
双眼饱含着憧憬
默迪卡的呼声
从武吉知马路到加冷
在震荡、回响
我们游行,高唱自由之歌
怀着虔诚的心和坚定信念
从大马路到密陀路
我们望着放飞的鸽子
朝辽阔的天空飞去
花团锦簇,爆竹震天
欢庆和平、团结与自由

二月二日那天(1963年)
风云 骤变,雷电肆虐
千街受惊,万灯熄灭
自由再次被套上了锁链
希望被扣上镣铐
理想遭到了禁锢
心灵啊能承受多少痛苦

问佛祖,苦难真能积德?
问基督,折磨果能让人神化?
是人还是神在支配着悲痛?

一纸政令
在仓促、麻醉的状况下
把你从明月湾遣送到了
严寒的伦敦
披着褴褛的黑外套
低着头,满脸胡须
你遭到了放逐
身旁围绕着便衣守卫
还有心理专家和盘问官
折磨啊何曾结束
就在你离国后,传媒叫嚣
群犬狺狺,带着虚伪暴怒
污水阴沟里,诬蔑在溃散

远在伦敦东区的尔斯阁
一张 简陋的病床边
连续数周你静静地躺着
极度衰竭
缓缓地从深潜的库存中
你汲取了新泉

驱除了恶魔的阴影
疗好创伤,舒解了痛楚
你的体力逐渐恢复
在奎英斯威区
隐姓埋名的你
开始在寒风中劳作
白围裙,青苹果,卷心菜
量入为出地自求温饱
哺育着新的一代

直到祖国人民的企盼
不断把你牵动
召唤着你的归来
在家人、书籍和友人中间
你腼腆的微笑终于重现
笑声爽朗而真切
知道自己确已回到家乡
你再度为昔日的理想而神伤

结局竟是如此突然:
(1996年)二月五日这一天
在风云骤变后的三十三载
生命之链猝然断裂
不眠之夜的叫喊
不再让你受苦
理想啊禁锢不了
记忆岂能被扣上镣铐

再见,我的朋友
马来亚大地英勇之子
这些山川,这些人民
终将汇成猛烈的暴雨!


(三)向谢太宝致敬 ——经历32年政治拘留之后

陈仁贵 Tan Jing Quee
July 2002(新加坡)

政治扣留者
新加坡与马来亚的曼德拉
敬意

有某种不朽
植根于你的单纯,你的微笑--
纯洁、坚决、不屈
冷嘲那暴君的咀咒
这微笑,却触动了
谦卑者和勇者的心
激励着他们的斗志

有某种不朽
存在于你的坚韧,你的勇气--
坚决、不屈、纯洁
驾驭数十载单独监禁的轮舵
流水般的岁月
无情地滚滚向前,不曾退却
直到那不可抗拒的大潮涌现
推动人类的意志去赢取胜利

有某种不朽
贯穿于你的忍耐,你的牺牲--
不屈、纯洁、坚决
如喷涌的清泉
川流溪涧,奔向无垠大海
勇敢的巨人
你和不朽的伙伴们
经已压倒了一切
岁月在遗憾中流逝
留下苦难的残痕
有待未来的裁决

控诉

在南非
尼尔森.曼德拉
于欢呼喝彩声中
跨出了罗宾岛
走向了总统府
提名榜上清除了所有指控:
罪犯、造反者、恐怖分子
金色文辞揭开了新的荣誉
庆贺新发现的征战
一场英雄的解放战争

在被压迫者以典范的宽容
所召开的真理与和解大会上
悔罪的审问官们低下了头
惶恐地招认了所有的暴行
并恳求予以新生
以便和全人类一道
迈向争取一个新的
更大的共同幸福

而这里,樟宜森严的高墙背后
在海边,那飞机起飞的地方
每分,每时,每天
都向着外国天空开放

可你既没有号召武装叛乱
也不曾使用武器,或导致流血
总以人民代议士的良知发言

他们接下来还能捏造何种歪曲
去蒙骗历史的法庭
他们还能以什么理由去合理化
这一残酷的长期监禁?


(四)怯懦的狗腿

赛扎哈里 Said Zahari
May 1967(新加坡)


四年前的一天
我被带到这不见天日的地方
单独囚禁在
一个灰暗单调的世界

我的世界?
有个小洞眼的水泥箱
它还有别的名字------
黑牢,地狱,审讯室

四年前它发出恫吓
要给我的脑袋一颗子弹
当面对我的挑战时它却局促不安
怯懦的狗腿!

这回不再使用威胁
代之以可耻的自由
放弃吧!出卖你的灵魂
去换取没有灵魂的自由

“没有别的出路了
要嘛投降,不然就在这里烂掉”
我的坚定令它坐立不安
它们的失败已经注定

吓唬不了,面具也已被撕破
于是它们敲起了退堂鼓
只留下我
独自在这囚笼里


(五)生而不自由

赛扎哈里 Said Zahari
22 May, 1963

并非我不饿
但我无心进食
并非我不困
我却始终醒着

两耳里持续地听见
一个婴孩的啼声

数月的单独囚禁
那是个忧虑之源
此刻前的数小时
则让我无限激动

终于传来了
小宝贝降临的消息

而我,孩子的父亲
自由已横遭剥夺
我的世界被压缩在
一个小小的黑牢里

我的孩子
正诞生在一个
尚无自由的世界

journalist
诗人的恐怖梦魇:
政扣者的真实历炼

(六)机会主义者

赛扎哈里 Said Zahari
1967(新加坡)

昨天他说他爱你
今天他离你而去
他不曾爱过你

昨日他为你的伤口哭泣
今日他摇了摇头
看着仍在滴血的伤口
他何曾在乎过你

昨日他以身相许
誓与你站在一起
今日只管把你忽略
让你受尽污损
因为他,正是他
无耻的机会主义者!

李光耀+林清祥+白衣人
机会主义者算计什么?
(七)所谓“反国家”

赛扎哈里 Said Zahari
1963 (新加坡)

“反国家”,他们说
呐,这是证据。
真是这样吗?

如果
摧毁殖民主义
反对帝国主义到底
铲除压迫
消灭不公
这叫“反国家”
是的,我是反国家!

如果
终结歧视制度
消除所有非正义所有奴役
埋葬封建主义
这叫“反国家”
是的,我再次宣告“是的”

的确
我是“反国家”!


(八)他的名字叫“Said”

邱甲祥(Francis Khoo Kah Siang)
1977(新加坡)

我们想知道
你是否见过这个名字
长风载送着他
时代引领着他

我们想知道
你是否见过此人
他已离开很久
他的名字叫“Said”

他曾一度和我们在一起
这位人群中的巨人
使用他仅有的武器
通过报章和笔墨
他和林、傅、何(注一)
以及其他一百二十多位
我们人民的爱国者
在“冷藏行动”中遭到囚禁

我们想知道
你是否听过这个字眼
这个字眼如此珍贵
他们却无法将它隐藏

我们想知道
你是否听过这个字眼
十六载岁月除不掉它(注二)
这个字眼叫“Said”

你该想知道
有一阵和风
随着时局
正吹过这片土地

你该想知道
有一位君子
他已被关了很久
他的名字叫“Said”


(注一)同为1963年2.2事件遭受长期未经审讯政治拘留的受害者。
林:林福寿医生,被囚禁长达19年又8个月。傅:傅树楷(树介)医生,前后被囚共达17年。何:何标,被囚禁19年之久。

(注二)本诗写于1977年时,Said Zahari仍在牢中,直至1980年才获得释放,共被囚长达18年。
ISA detainees
2009年5月16日,政扣者英文诗集 OUR THOUGHTS ARE FREE: Poems and Prose on Imprisonment and Exile 在吉隆坡中央艺术坊后座二楼(The Annexe Gallery)举行推介会。
上图左起:许赓猷、陈仁贵、张素兰(Teo Soh Lung)在推介会讲台上留影。
下图左起:邱甲祥(Francis Khoo)、许赓猷、赛扎哈里在推介会讲台上留影。
political imprison

Monday, 21 January 2013

西方"民主人权输出"的背后

 西方"民主人权输出"的背后 


作者: 侯惠勤/辛向阳/金民卿 (中国)
来源:《环球视野》第469 期



1920年7月19日,在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列宁作了《关于国际形势和共产国际基本任务的报告》。那时,全世界的人口是17.5亿,其中被压迫的殖民地人口是12.5亿。 列宁讲,殖民主义使世界上大多数人受奴役,“我们懂得,125000万人依附于一小撮富翁,处于无法生存的境地,这是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民群众,首先是125000万人,即全世界70%的人口的贫困、破产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今天的世界又怎样呢?我们看到,一些西方国家正在通过“民主人权输出” 等各种新的手段继续干涉、控制、支配广大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力图建立以自身利益为核心的、确保其“独家处在整个社会生物链的最高端”的国际秩序。

一、西方“民主人权输出”的历史由来

从历史转向世界历史开始,资本开始了原始积累的过程。资本原始积累的过程就是早期殖民主义兴起的历史。马克思曾经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殖民主义正是这种血和肮脏的东西的产物。为了1%人的利益,早期殖民主义者用野蛮的血与火在世界范围内对99%的人民进行征服和掠夺。

依靠军事力量,殖民主义者在世界各地进行掠夺。正是凭借着殖民扩张,葡萄牙和西班牙在16世纪实现了自己经济的繁荣和霸权。如葡萄牙在1493—1600年间,从非洲运回了27.6万公斤的黄金;在对巴西300年的统治中,又运回了价值6亿美元的黄金和3亿美元的钻石。葡萄牙对拉美国家300年的殖民扩张中,共运回黄金250万公斤,白银1亿公斤。而西班牙在1521—1544年中从美洲运回的黄金,每年平均为2900公斤,白银 30700公斤;1545—1560年,则上升到每年黄金5500公斤,白银24.6万公斤。

依靠军事力量,殖民主义者在非洲贩卖黑人奴隶,上演了人类历史上最野蛮的暴行。据黑人著名历史学家W.E.B.杜波依斯估计,被殖民主义者从非洲贩卖到美洲大陆的黑人奴隶,16世纪为90万人,17世纪为275万人,18世纪为700万人,19世纪为400万人,共计约1500万人。这只是活着到达美洲大陆的奴隶人数,在运输过程中被折磨致死的人数更是达到活着人数的数倍,很多学者认为奴隶贸易使非洲损失了1.5亿人口。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利物浦是靠奴隶贸易发展起来的。奴隶贸易是它进行原始积累的方法。”
    
殖民者完成了资本的积累,工业开始发展起来。进一步占领世界市场、倾销本国商品成为19世纪殖民主义的新要求。1818—1836年,英国输往印度的棉纱增加了5200倍。1850年,英国对印度的棉纺织品输出占英国棉纺织品输出总值的65%。殖民当局规定,英国输入印度的货物只收极低的税,甚至免税,印度纺织品在本国销售,却要交极高的内地税。在英国控制下,印度棉织工业急剧衰败,著名纺织业中心达卡,人口从15万减少到3—4万,无数手工业者因此破产,挣扎在死亡线上。当时的印度总督本廷克也不得不承认:“这种灾难,在商业史上几乎是绝无仅有的。棉织工人的白骨使印度平原都白成一片了。”英国为了获得中国的茶叶,从19世纪初开始对中国进行鸦片倾销。1800年,输入中国的鸦片是2000箱,1820年为 5147箱,1821年为7000箱,1824年为12639箱,1834年为21785箱,1837年为39000箱,1856年已经超过56000箱(总值3500万美元,是英国政府1856年财政收入的1/6)。倾销鸦片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灾难,马克思在《鸦片贸易史》中引用英国人蒙哥马利•马丁的话说:“不是吗,‘奴隶贸易’比起‘鸦片贸易’来,都要算是仁慈的。我们没有毁灭非洲人的肉体,因为我们的直接利益要求保持他们的生命;我们没有败坏他们的品格、腐蚀他们的思想,也没有毁灭他们的灵魂。”但鸦片贸易这两点都做到了。
    
进入20世纪,伴随着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建立,拉开了反殖民主义的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斗争的大幕。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欧亚诞生了一批人民民主国家,形成了社会主义阵营,为战后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民族独立迅猛发展创造了有利的国际环境。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使得西方殖民主义体系终于土崩瓦解。但是,一些西方国家并不甘心在世界反殖民主义运动中的失败,而是更多地依赖“软实力”大行其道,向外输出西方的文化和价值观念、社会制度、发展模式、生活方式。冷战结束后,一些西方人士宣称冷战的胜利是自由民主的胜利,是“历史的终结”,证明西式的自由、民主、人权是不可抗拒的“普世价值”。
    
打着所谓“普世价值”的幌子,一些西方国家试图垄断别国的发展思路,控制别国的金融命脉,干涉别国的政治进程,切碎别国的文化传统,干预别国的内政,它们用普世主义的价值观抹杀文化多样化的现实,用经济全球化否定民族独立和国家主权,用西式民主模式冒充“普世民主”,用人权打压国权。它们先是从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理想上抽象地宣传自由、民主、人权,而后借助强大的文化软实力和舆论控制力,垄断对自由、民主、人权的解释权,把西方资产阶级的自由人权观和民主制度幻化为全人类共同追求的普世价值观和政治制度模式,诱导人们以西方价值观和政治制度来检视本国价值观和政治制度,发现本国的“差距”和“缺陷”,在质疑和批判本国价值观和政治制度的同时成为西方的“自觉”追随者。

二、“民主人权输出”是为了维护西方国家对世界的统治

“民主人权输出”输出的首要价值理念就是“人权高于主权”。“人权高于主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西方国家和垄断资本对世界的统治。因为权利来自国家制定的法律,它反映了作为社会基础的经济关系。一个国家丧失了主权,人民就没有尊严和地位,更谈不上人权。没有主权,就没有安居乐业的环境,更没有充满欢笑的家。家没有了,遮风避雨的茅屋都没有,何谈人权?怎能想象一个没有国家主权的人会有“世界警察”来保障他的人权的实现?削弱了发展中国家的主权,随着而来的就是西方“资本的主权”。1999年为了发动科索沃战争,西方打出了“人权高于主权”的牌,结果正如有的学者所讲:到2000年底,在东欧银行业,外资控股比例最高的达97%,最低的也超过50%,所谓社会转型不过是西方的Bank(银行)取代苏联的Tank(坦克),美国的M(Macdonald麦当劳)代替苏联的M(Missiles导弹)。人民不仅失去了原来的社会福利,而且遭受着西方资本的多重盘剥。“人权高于主权”带来的不是什么革命,而是血与火、死亡和泪水;这种“革命”通向的 不会是繁荣之路,而是资本奴役之路。


“人权高于主权”的本质就是西方国家及其垄断资本的权利高于发展中国家的主权,这就是霸权主义的逻辑。说“人权高于主权”,那么是谁的人权高于谁的主权?自然是西方国家的“人权”高于发展中国家人民的人权,也高于这些国家的主权。谁在高唱“人权高于主权”的论调?我们看到,他们无一例外都是近几百年来的殖民主义国家、霸权主义国家和强权国家。美国《新闻周刊》文章就说:“如果富国认为保护受压迫者而对任何地方实行干预都是正确的,那么怎么能避免被指责为帝国主义呢?上个世纪法国和英国发动殖民战争的部分理由就是要把欧洲之光带到黑暗的非洲和亚洲。”与历史不同的是,“欧洲之光”变成了“普世之光”或者叫“美国之光”。“人权高于主权”的“光明之光”是什么呢?是人格化装束的“资本之光”。
    
“人权高于主权”是一种霸权逻辑,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跟着高唱这一论调呢?因为它“新”,所以能够在世界上迷惑很多人。
   
它借用了“普世价值”这一外衣,把西方民主人权当做是普世的自由价值来歌颂,在自己国家人权并没有解决的时候不断“关注”其他国家的人权。2011年4月28日,为期两天的中美人权对话结束后,一位美国政要在当日的记者会上说,美国最资深的政府官员深切关注过去几个月中中国的人权恶化,“保护人权是我们要考虑的一个关键因素,就像在美国一样。”这真的让人想起皇帝的新衣,美国那样认真关注所谓中国的人权,那么怎么不去解决一下“占领华尔街”的那99%的人的人权问题呢?
   
它借用了经济全球化的浪潮。一些跨国垄断资本为了更好地攫取利益,就用经济全球化来肢解、消解民族国家。与此同时,他们提出所谓的经济全球化就是世界一体化、民族国家的理念是落后的理念、经济全球化终结了民族国家、世界进入了“后民族国家时代”等许多观点。这些理论在实践上造成“冷战”结束后不少民族国家的主权被削弱或者碎片化,出现了一系列势力非常弱小的国家,很多国家的GDP甚至不及一些国际跨国公司收入的1/10甚至1/100。弱小国家的存在有利于垄断资本更好地实现自身的利益。
    
它借用了西方话语体系的隐身衣。西方文化多元主义倡导所谓的“普遍人权”,呼吁人权国际化,实际上就是要由西方国家来为其他国家的人权提供所谓“国际保护”,干涉他国内政;后现代主义理论也不甘寂寞,提出“人权中心论”,认为现代人权观念之所以屡屡触礁,个中原因固然很多,其中主要的是由于“国家主权”概念在作祟,去除了国家主权,就有了“人权的新生”。这里去除的无非是发展中国家的主权,新生的是资本的人权。
    
它巧用了文化软实力。西方国家利用它在经济科技方面的优势,打造出了以好莱坞文化为代表的文化软实力。他们凭借梦幻般的故事、炫目的技巧、宏大的叙事、动人的情感,把其所谓自由民主博爱的价值观渗透其中。在人们欣赏变幻多端故事的同时,就自觉不自觉地接受了其价值观念。但是所有这一切,都掩盖不了一个基本事实,西方所谓自由民主人权的不断输出,并没有改善接受国人民的生活,而始终不变的只有资本的急剧膨胀,以及财富集聚在只占人口1%人手里的现实。


三、“民主人权输出”是没有硝烟的战争

输出民主人权似乎是当代西方国家的一个嗜好。冷战结束后的一些西方政要都相信:输出民主人权是西方国家义不容辞的责任。美国明确把在国外促进“民主”,作为国家战略的三大目标之一,进而提出:寻求并支持世界各国和各种文化背景下成长的民主运动,寻求并支持各国民主的制度化。西方国家为什么如此热衷于输出民主人权呢?因为它们相信,输出了民主人权就会使世界上的人们认可西方国家的经济政治制度。这样一来,西方国家就会便利地把自己的利益置于他国人民的利益之上,民主人权输送的正是垄断资本的利益。

输出了这种弊端丛生的所谓民主人权制度和体系带来的是什么呢?
    
“民主人权输出”,输出的是西方的经济与金融掠夺。输出民主人权就是输出用最不平等的手段来获取利益的权利。可以说,“民主人权输出”对资本而言是代价最小、获利最多的途径。打着自由人权民主的旗号,西方国家一直在一些国家推行所谓的“援助”。这些“援助”的背后都隐藏着苛刻的条件,例如实行金融自由化、贸易自由化,等等。2007年10月,美国批准了对蒙古提供2.85亿美元的援助,这项公共援助是所谓“世纪挑战”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是小布什政府为鼓励经济自由化、促进人权而提出的动议。有了经济自由化,西方国家的企业和金融机构就可以畅通地进入这些国家的市场,攫取自己的利益。不仅如此,新兴市场国家通过出口得到的美元储备因受到种种限制而无法顺利地在美国实现直接投资和并购美国企业,只好大量购买美国国债、政府机构债券和其他金融产品,这些金融产品往往成为金融危机的牺牲品。
    
“民主人权输出”输出的是西方国家的军事存在。借助21世纪初的所谓“颜色革命”,美国等国家在独联体国家和中亚地区建立了军事基地,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设立过马纳斯空军基地。利用打击恐怖主义和推行大中东民主计划,美国先后军事占领了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国家。美国在阿富汗周围多个邻国建立了10多个军事基地。利用“阿拉伯之春”,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已经军事打击了利比亚等国家,并在一些国家进行了新的军事扩张。
    
“民主人权输出”,输出的是政治混乱、民族仇恨和国家动荡。一些西方国家一直把马里列为良治和民主的典范。20多年来,马里搞了多党制,大量援助资金纷至沓来。但是,这些资金并没有转化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马里始终没有摘掉非洲最贫困国家的帽子。2010年,马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600美元。今年3月21日,马里部分军人发动政变,使这个西非国家陷入困境。这是对西方民主制度的一个响亮的耳光。上世纪90年代,许多国家举行自由选举后,便立即进入战争状态: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开打、厄瓜多尔和秘鲁开打、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开打,还有布隆迪—卢旺达的大屠杀,导致100多万人丧生。这并不是图景的全部,可以说,“民主人权输出”造成的仇杀每天都在世界范围内上演着。20多年来,“民主人权输出”产生的恶果越来越为世界人民所认识,白骨、鲜血、泪水催生着抗击“民主人权输出”运动的发展。
    
400年前起,在“开拓新疆界”的利益驱动下,西方国家用坚船利炮先后轰开了美洲的阿兹台克神庙和印度的泰姬陵;200年前起,在“自由贸易”的隆隆炮声中,西方国家开始用价格低廉的商品“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20年前起,在“普世价值”烟幕下呼啸而至的制导炸弹硝烟中,西方国家开始用民主人权来占领巴比伦的空中花园、埃及的金字塔。民主人权开路、巡航导弹开炸、垄断企业开业,几乎成为了一些西方国家的新战略。标签在变,口号愈发“动人”,但为达此目的交叉使用的软硬两手不变。对于一出上演了几百年的丑剧,全世界人民早已经不是 “看热闹”的外行,而是能够清楚地看出其中“门道”的内行了。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469期,摘自2012年第10期《红旗文稿》)

Sunday, 20 January 2013

You may download and disseminate or sponsor printing of “Letter to the People” Dump BN into the dustbin of history!

 You  may download and disseminate or 
sponsor printing of “Letter to the People”
-Dump BN  into the
dustbin of history!

Cartoon by: Nythan
Sahabat Rakyat Johore Working Committee and Hindraf Johore, the two organizations fighting for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and dignity of all ethnic communities in Johor, have jointly released the Letter from Johore NGOs to the Johore People;pertaining to the coming 13th general election. The letter is entitled: “Unite! People of Johore, Realize 3 Pressing Demands; Smash UMNO Hegemony, Form a Democratic United Front! We unreservedly advocate “dumping Barisan National into the dustbin of history”.

Towards the end of last year, we issued and distributed the Letter from Johore NGOs to the Johoreans in 4 languages (Malay, Chinese, Tamil and English) to the masses in several large-scale public assemblies. We intend to print and distribute more of the leaflets to much wider areas, but it is beyond our means to do so. Therefore, we need your help if agree with our views and you wish to support us. You may download the letter, print it out and give it to your friends and relatives who have no access to the Internet. You may use our PDF version of the Letter provided (in 4 languages) in our blog.


As the general election is not far off, we intend to print the “Letter to the people” together with other relevant material in large quantities for wider distribution in the election campaign. We also plan to put up slogans and banners for those candidates who openly support our stand as reflected in our 13th general election demands. However, we are short of funds. If you support our efforts, we sincerely hope that you will generously donate towards our publicity funds, enabling us to carry out more effectively our publicity work in the election campaign.

If you wish to contribute towards our publicity funds, you may on your own accord pay any amount into our bank account with Public Bank. Our bank account is as follows:


Account Name: Sahabat Rakyat 
Account No: 317-2081-136 


Kindly let us know your name OR any assumed name (if you do not wish to disclose your identity) together with the amount donated, via e-mail to sahabatrakyat.my@gmail.com, or by SMS to 016-7782707. Your donations or contributions will be shown in our List of Donations/Contributions in our blog.

We will also declare on a regular basis our “income and expenditure” statement relating to the donations/contributions collected for your inspection.

Thank you for your kind cooperation and contributions!

513事件、甘榜美丹事件 - 悲剧绝不允许重演! MAY 13, KAMPUNG MEDAN – NEVER AGAIN!

513事件、甘榜美丹事件
- 悲剧绝不允许重演!


作者:柯嘉逊博士 (人民之声顾问)
译者:朱信杰、吴志鸿、钟立薇 (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



对种族主义/ 法西斯罪行 新书作出有力的控诉

两名写作人, 那卡拉仁 (S. Nagarajan)和阿鲁姆甘(K. Arumugam)合撰了一本新书 : 《2001年甘榜美丹事件 – 对马来西亚少数民族暴力侵害》. 这本新书喚醒了马来西亚人, 提醒他们应更明智地对待我国政府的阴谋. 政府企图把少数民族进行种族主义/法西斯大屠杀的事, 描绘成所谓“种族骚乱”, 并胡扯那是社会条件和不满情绪“自然”造成的。 这是第一本书, 直接纪录了发生在2001年, 甘榜美丹印裔马来西亚人惨遭的暴力侵害。这一幕慘剧是在“五一三事件”发生过后 30多年才上映. 这宗丑闻, 对我国充斥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现象的当今制度, 作出有力的控诉。

我撰写的《1969年大马种族骚乱”513” 解密文件》一书, 对官方说法提出挑战.官方指责, “513暴力事件”(受害者主要是华裔)的发生, 是 “马族”和“华族”之间的“种族骚乱” 的结果, 并直指,那是因为不负责任的反对党政治人物在煽风点火。 “2001年甘榜美丹暴力事件” 的官方说法是: “种族骚乱” 事件, 是在一个被忽略的城市贫民窟里, “自然而然” 被点燃起来的火种。

“513事件” 的事实真相揭露,在这场精心策划的大屠杀中,有串通一气之嫌的当政者居然任由暴力事件一直拖延到1969年7月, 才由保安部队完全恢复社会秩序。 那卡拉仁和阿鲁姆甘两名,写作人在新书里记载, 由2001年3月8日开始发生的甘榜美丹暴力事件,竟然在八打灵再也范围內较小的孤立地区,延续多日, 直到3月23日, 最后一宗惨案发生过后才停止。

这样的延误采取行动, 揭示了: 我国执法人员和保安部队可信度值得怀疑的严重问题。他们忽于职守, 未能把诉诸种族暴力的歹徒逮捕归案, 也未调查出这次暴力行为的组织元凶.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根据现场目击者的口供记录,警方人员在一些发生种族攻击事件的场合, 只是在袖手旁观, 没有及时制止和逮捕歹徒。这和在“513事件”大屠杀的观察者记录一样,即: 当时保安部队并没负起他们所应扮演的专业角色。

就如1969年的(”513”)事件一样,这些暴力事件并不是普通马来人和非马来人之间的“种族冲突”。根据纪录,聚居在甘榜美丹人民, 来自各族群. 就如1969年5月的甘榜峇鲁居民一样,各族群之间, 显然存在着友爱精神,大家和睦共处。

那些对暴力事件必须负起全责的嫌犯, 都是法西斯暴徒. 他们并不是来自本社区, 而是由 “看不见的手” 从外地引进来的. 警方和保安部队有义务和责任, 将这些暴徒逮捕归案,进而暴露“看不见的手”的真正身份, 并揭露他们的隐议程。我国的警察部队毕竟曾自夸是世界上, 在本区域內, 最好的警察部队之一。过去他们受过英国殖民宗主国的训练,在50年代, 负责维持我国的紧急状态。看看他们在执行《内安法令》 逮捕行动,和镇压数以千计的示威者时, 所展露的高度效率表现!

对印裔族群所实施的种族主义

当权者和马来极端右翼分子把华裔和印裔公民标签为“必须认清自己地位的外来移民”,并刻意地把华印族和被定义为“土著”者(“这片土地上的王子”)区分开来,目的是使 “马来人主导地位”的思想合理化。因此,一直以来, 无论是在全国大选期间,或者仅仅面对巫统不公平的政策受挑战, “土著” 都经常利用“513事件”来阻遏任何对现状不滿所提出的挑战。近年来, 官方统计出现了一个趋势: 属于我国少数群体的印度族群(只占国家总人口不到10%), 在警方拘留期间死亡人数中, 和警察枪杀事件受害者人数中, 却占了绝大多数。这些令人震惊的事实, 反映了印裔群体在国家制度下被边缘化的种族主义现象。这些年来,我们也耳闻目睹了在主流媒体和学校教科书中, 对印度族群进行种族诋毁的事件, 层出不穷。

虽然从生物学的角度看来, “种族”作为一种类別, 是毫无根据的, 但是, 在我国, 由社会所建构的 "种族" 都一直存在着。种族主义与种族分化源自英殖民统治着各个族群的时代。在当时的情况下,统治集团通过分而治之的策略, 使其不合理的统治合法化. 在这项策略下, 少数民族被视为 "非土著", 所以都必须被同化。

英殖民主义所遗留下来的问题 – 种族主义, 自我国独立后, 更变本加厉进一步被制度化. 这个问题, 不仅在学校课本, 而且也在媒体报导以及人们日常交谈中, 显露无遗. 我在80年代开始发表的, 关于媒体报道处理种族事件的作品中(例如见拙作: “Media Watch: The Use and Abuse of the Malaysian Press”, 1990年雪华堂出版)说明了, 马来媒体公然倾向于采用煽动种族情绪的文字,片面塑造人们对少数族群刻板的负面印象。制造负面印象, 使少数族群和多种问题与沖突挂勾,并把些情況描绘成一种威胁, 对占主导地位的马来族群不利。

他们总是把课题的报导聚焦在“外来移民”、“他们对抗我们”、犯罪和文化差异等课题上, 并且对这些课题作出负面的诠释。他们所要传达的信息显而易见:“外来移民必须适应(这里的环境),否则......”、“印度人必须要遵守规矩……”。今天,展现这种赤裸裸的种族主义, 已经成为马来报章的第二天性. 在我国, 媒体监督已不再是一门技术!

“一个大马” 口号 – 逼使巫统把种族主义外包给极端右派组织

政府不止明显纵容保安部队疏于职守,也明目张胆容忍极端右派组织, 对他人进行种族性的羞辱。法西斯主义总是在资本主义面临危机的时刻出现。2001年, 当甘榜美丹发生种族暴力事件的时候,所谓 “马來人行动阵线” (极端右派组织)一味挑衅, 肆意挥动他们的马来短剑、誓言捍卫“马来族群至上” 的言论。这类种族性的挑衅, 和巫统玩弄马来种族情绪,目的是为了确保巫统继续垄断政权,以及确保巫统享有 “马来中心主义” 思想的成果。在这过程中,这类种族主义者的宣传, 起着转移视线的作用, 转移马来贫穷阶层对贫困问题应由统治精英负责的视线。

2008年政治海啸发生过后,巫统企图通过喊出 “一个大马” 口号等伎俩,赢回非马来人的选票. 巫青团也将他们种族性捶胸咆哮的传统角色, 外包给极端右派分子。巫统很快意识到, 被人揶揄为 "Krishamudin” 的希山慕丁, 即: 2006年希山慕丁在巫统大会扮演马来民族英雄, 舞弄马来短剑的那一幕,使他们在2008大选损失了大量的非马来人选票。

这些巫统 "朋党" 在追求政治与经济权力时,对解决新自由主义和种族歧视的政策 所衍生出来的社会问题, 毫无兴趣。极端右翼组织的存在, 是为了确保马来工人阶级以及中产阶级继续支持 “马来中心主义”思想. 极端右翼组织极力阻止他们参与日益壮大的社会运动, 进而反抗现今不公平的制度。就好像资本主义历史中已发生过的那样: 人民对社会不公平的现象产生绝望, 而法西斯主义者只能提供种族主义和暴力, 作为解決问题的手段.

取缔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以及种族仇视罪行

“种族仇视罪行”, 就是进行恐吓、威胁、破坏财产、刺杀、谋杀或类似的犯罪行为。种族仇视罪行对整个社会所造成的负面影响, 是无法估量的。为了趁早杜绝后患,“煽动种族仇恨的行为” 必须归类为犯罪行为。例如,英国 《1994年刑事司法体系与公共秩序法令》规定:出版含有种族仇视煽动性的资料, 是一项可逮捕的犯罪行为。这些罪行包括: 蓄意煽动对某族群的仇恨、在大众中散播种族性的资料、发表煽动性的公开演说、在互联网创建种族性的网站、为了渲染种族不满情绪,散播针对个人或族群的煽动性谣言等。

按照英国《1986年公共秩序法令》,种族仇视的定义是 “根据肤色、种族、国籍或民族血统为标准, 去仇视一群人”。这法令第21条规定: 发表或散发含有威胁, 或侵犯, 或侮辱性的资料, 以引起种族仇视, 是 “煽动种族仇视”的犯罪行为。在马来西亚,同样地,建议中的《平等法令》 , 以及 "平等和人权委员会" 应同样明文处理这类种族仇视罪行, 和煽动种族仇视的罪行。

追求真理和正义永不嫌迟

虽然甘榜美丹事件的发生至今已经10年多了,可是, 为这些遭遇有组织的种族暴力的受害人士, 争取公开真相, 讨回公道, 却永远不嫌迟。要知道, 追求真理和正义的斗争, 是没有终点的。在1948年发生的峇冬加里大屠杀事件, 目前, 英国政府面对压力, 正在考虑进行司法审查。2007年, 我的书《513事件》出版后,我曾经倡议,为了使国人能了解数百华裔在1969年大屠杀事件遭杀害的真相, 应成立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 。要知道, 43年过去了,我们对受害人以及策划 “513事件” 幕后黑手的庐山真面目, 还是茫然无知。

如果我国其他社群还没从这惨案中吸取教训,那么, 这一切努力都将付诸东流。我们必须解决我国家至今还悬而未決的人权问题, 并对各政府机构进行改革, 确保“甘榜美丹事件”和“513事件”永远不再发生。我们应采取的步骤包括:
·         未来一旦发生类似事件,迅速成立和部署一个多元种族的维持和平特别部队, 来维持秩序;
·         针对类似案件, 应即刻成立一个中立的调查委员会, 并对嫌犯控以谋杀罪。
·         成立独立的 "监督警察滥权委员会";
·         在招聘和升迁警察和武装部队人员时, 必须采用绩效制;
·         通过一项《平等法令》,以促进一律平等, 并且, 不以种族、信仰、宗教、性别或残疾等理由, 采用歧视性措施,同时, 应成立 "平等和人权委员会";
·         在决策层 (不论在官方或非官方机构)实施平等和人权教育的制度;
·         签署 《消除种族歧视公约》 (CERD).

种族主义者和法西斯主义者 - 不准享有立足之地

诚然,如果极端右派种族至上主义者为其 “种族” 的主导地位而叫嚣, 他们将受到 “平等和人权委员会” 的控制, 并遭到《平等法令》的对付。任何具有公信力的政府都必须实施 “以零度容忍对待种族主义者” 和 “使法西斯主义者无立足之地” 的政策。言论自由并不包括使用暴力、煽动种族或宗教仇视的权利。恰恰相反,言论自由就是大多数人表达意见, 不受法西斯主义者威胁的权利。我们绝不允许法西斯主义破坏我们先辈们所奠下的民主基石。这本新书的出版, 对人民历史、对反对我国种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斗争、以及进一步促进日益壮大的的公民社会运动,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Thursday, 17 January 2013

欢迎热心人士下载印发、资助印制大选告人民书——把国阵抛弃到历史的垃圾堆中去!

欢迎热心人士下载印发、资助印制大选告人民书
把 国阵 抛弃到历史的垃圾堆中去!

漫画作者:小熊

作为活跃于柔佛州的为民主人权和民族尊严而奋斗的两个组织——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与柔州兴权会(HINDRAF JOHORE)针对第13届大选,在去年底联合发表了一篇主题为“打破巫统霸权,建立民主联合阵线;团结全州人民,实现三大迫切诉求”的《告柔佛州人民书》;我们毫不犹疑,也毫不含糊主张“把国阵抛弃到历史的垃圾堆中去”。

我们在去年底的几个大规模群众集会期间,将《告柔佛州人民书》的四种语文(巫、华、印、英)传单派发给群众。我们也想要到各地去分发这份传单又力所不逮,特在此提供四种语文的PDF版本,以便各方热心人士下载、印制成传单,分发给需要阅读它而又不懂上网的亲戚朋友和各界人士,帮助我们把传单传得更广。


在大选即将来临之际,我们计划大量印制、分发这份《告柔佛州人民书》及其他的大选宣传品,并且特别为那些明确支持我们的大选诉求和认同我们的政治立场的候选人,张挂我们的宣传标语条幅,但却面对经费欠缺的问题。因此,我们殷切期望那些认同我们推动这项工作的热心人士,慷慨解囊,帮助我们把宣传做得更好。

有意乐捐者,请将款项(多少不拘)汇入大众银行以下户头——


Account Name: Sahabat Rakyat (人民之友)
Account No: 317-2081-136 (账户号码)


并发出电邮给sahabatrakyat.my@gmail.com,或发出手机短讯至016-7782707,通知我们捐款者的姓名或代号(这是不愿透露姓名者的选择)和献捐款额。我们在查核(银行户头)之后,迅速在本部落格的接受有关捐款的栏目上公布,我们也将定期公布捐款的支出细节,以昭大信。
谢谢大家的合作和资助!

Wednesday, 16 January 2013

2013年亚洲将成美国军火倾销地


2013年亚洲将成美国军火倾销地
作者:张亦弛(中国)


奥巴马为美国寻找的一条“财路”
———向亚太地区国家销售军火

美国战略中心向亚太地区转移后,美国不仅向亚太地区大幅增派先进装备,对该地区的武器出口也将大幅增加。据韩联社3日报道,新一年,美国将大幅增加对韩国和日本等位于中国与朝鲜周边、备受安全问题折磨的国家、地区销售高价武器。俄罗斯RT网站2日援引独立记者科比特的话说,这将挑战中国成为这一地区主要强国的目标,亚太局势可能会变得更糟,而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美国的军工企业。科比特还认为,美国战略重心向亚太转移,只不过是过时的制造恶魔的帝国战略

美看好对亚太军售形势

韩联社题为韩国亲美政权加日本保守政权,美军需企业武器出口欣喜若狂的文章称,韩日大选分别选出了亲美和保守性质的领导人,美国对亚太地区的武器输出前景非常明朗。报道称,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发布的战略重心转移方案中就包含增强亚太地区盟国的军事力量这一条,在美国国防部正努力缩减财政赤字的情况下,可能因此而陷入困难的美国军需企业有望在战略重心转移的过程中克服危机。报道称,美国航空航天工业协会(AIA)201212月发布的评估预期报告中预测称,至少在未来数年间,亚太地区对美国产武器的需求都将持续增加。
    
路透社的报道称,针对地区安全形势的紧张,美国向中国和朝鲜周边的盟国出售战机、反导系统和其他价格高昂的武器将会显著增加。五角大楼国防安全合作局向路透社表示,2012财年,和美国太平洋司令部辖区内国家签订的军售合同总额达到了137亿美元,比前一年增加5.4%,这非常具有代表性。

进口大户多和中国大陆有过节

据报道,AIA最近的报告中指出,中国日益增加的国防预算已经导致美国在南亚和东南亚显著的新军售,同时,东南亚国家的国防预算将稳步增长,以防止中国在南中国海和东海的领海纷争中独断专行。路透社列举了几个进口美国武器的大户,几乎都和中国大陆有过节。文章还提到了向韩国出售价值12亿美元的 RQ-4“全球鹰无人机以及相关设备。美国向韩国出口全球鹰被视为是对朝鲜发射火箭的直接反应,而全球鹰同样可以用来侦察中国。


美国全球鹰无人侦察机(资料照片)

在钓鱼岛问题上和中国存在分歧的日本则在打造针对不同射程的弹道导弹的分层拦截网方面,越来越成为美国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东京打算为其两艘导弹驱逐舰进行宙斯盾系统升级,以更好地拦截弹道导弹,其总价值为4.21亿美元。此外,日本还同意容纳第二部X波段雷达站,这可能是购买洛马公司的萨德反导系统的前兆,后者是用来对敌方战术弹道导弹进行末端区域拦截的。日本还选择了F-35以替代老旧机型作为下一代主力战斗机,首笔合同价值超过50亿美元。新加坡和韩国也在考虑F-35,韩国的项目是价值超过70亿美元的60架飞机。

美国F-35战斗

报道称,美国对印度的军售,也从2008年的几乎为零,增加到大约80亿美元,美国希望继续保持这种势头。印度计划在未来10年耗资大约1000亿美元升级其武器库。而中国台湾正在对其145F-16A/B战斗机进行现代化升级,这次升级使用了先进的有源相控阵雷达,先进的电子战装置和其他套件。白宫还在考虑可能出售台湾渴求的先进的F-16C/D战斗机。
 
亚太局势更紧张?

俄罗斯RT网站2日报道称,2013年美国的一系列军售将挑战中国成为这一地区主要强国的目标。报道援引身处日本的独立记者詹姆士科比特的话说,在 201111月奥巴马政府宣布修订安全政策,战略重心向亚太地区转移之后,武装其亚太盟国便被奥巴马政府视为最优先的事。而这被视为是对中国发起的挑战,因为中国正在努力成为这一地区的主要强国。科比特认为,对中国邻国不断增加的军售还将增加这一地区的紧张关系。科比特称,我们将看到越来越紧张的关系,并且将很可能更多地出现我们过去一年在钓鱼岛所见到的情况。


科比特认为,美国重返亚洲的政策是一种非常过时的打造恶魔的帝国战略。科比特称,1960年艾森豪威尔在他的告别演讲中提出这项战略,而半个世纪过后,这一战略再次浮现,以前美国人制造的敌人是共产主义,然后是基地组织和恐怖威胁,而现在是中国威胁。美国军火商将从该政策中获得数十亿美元的合同。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520期,摘自201314日《环球时报》)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