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 September 2012

兴权会说:独立前马来统治者 反对马来亚转变为“伊斯兰国” Unpublished news: Malay rulers were against any move to turn the country into an Islamic state

兴权会说:独立前马来统治者
   反对马来亚转变为“伊斯兰国”


译者:严居汉、杨秀丽
来源:兴权会网站(2012年8月30日)



兴都权利行动力量(兴权会)今天指出,马来统治者早在马来亚独立谈判时期,是反对把国家转变为一个伊斯兰国家的。

兴权会主席瓦达慕迪表示,在马来亚独立前的谈判时期,马来统治者确实支持建立一个世俗国,以维护所有马来西亚人的权利和利益。

他说,马来亚独立前的谈判文件揭露,统治者要伊斯兰宗教事务由他们管辖。

他说,马来西亚人都应该知道,在独立之前,马来亚的所有州属都被视为分开的国家。

他说,各个统治者都要各自的“国家”继续成为世俗国,但他要管辖其“国家”内的伊斯兰宗教事务。

他说,(所有)统治者委托一名曾经是英国共产党党员,当时是声望极高的英国女皇(御用)律师的尼尔•劳森(Neil Lawson),向李德宪制委员会正式表达他们在这方面的共同愿望。

李德宪制委员会是为了(当时)即将到来的马来亚联合邦的独立,收集各种建议并草拟一部宪法。

“统治者一致同意并接受,议会民主和民法高于一切,即最高无上的地位。”

瓦达慕迪说:“他们(当时的统治者)从来不要建立伊斯兰国”。他指出,君主立宪的制度是这个独立的马来亚的根本基础。

瓦达慕迪是回应关于伊斯兰党想要把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伊斯兰国,以及以伊斯兰刑事法作为国家最高法律引起政治风波的问题,发表上述谈话。

他说,因为伊斯兰党的“伊斯兰议程”( Islamic agenda)是违反(我国)宪法的,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兼资深国会议员卡巴星反对伊斯兰党的违反宪法的主张是完全正确的。

瓦达慕迪指控,由前首相马哈迪医生开始的把国家行政管理伊斯兰化的行动,是违反宪法的,也是对国家独立精神的鄙视。

他认为,通过55年的宗教极端主义和种族主义的暴戾统治,巫统已经犯下了无数的欺压恐吓、违宪不法行为。

他斥责国阵的其他成员党政治无能,无法遏制巫统霸权超过半个世纪之久。

瓦达慕迪表示,马来统治者从独立前就反对把国家行政伊斯兰化,也反对联邦(中央)政府干预或涉及宗教事务。

因此,他表示伊斯兰议程是违宪的,它违反了所有马来西亚人的利益与国家独立的真正精神,也违反了统治者要公正与平等对待所有马来西亚人的愿望。

他说,“这些都完整的记载在马来亚独立前的谈判文件里”。

他说,他是在伦敦的档案室里翻查有关马来亚独立前的谈判文件中,发现了有关统治者一致反对建立伊斯兰国的立场。

他细读了近50万份有关马来亚独立前的谈判文件后,摘录了其中的4万份文件,为兴权会向英国政府提起标的数以亿计的集体诉讼,提供了许多有利的证据。

瓦达穆迪在今年7月2日正式入禀英国伦敦最高法院提起诉讼。他在英国生活了5年之后,(在今年8月1日)回返马来西亚。

这项诉讼是向英国政府(作为马来亚的前殖民政府)对马来西亚印裔族群殖民(统治)的错误做法讨回公道。

瓦达穆迪表示,把国家的伊斯兰议程当成是马来穆斯林的独家议题,并以敏感为由不许其他族群研讨,乃是垃圾般的见解。

他说,此议程影响约1,300万马来西亚的非伊斯兰教徒,他们拥有平等的公民权利去反对任何想要建立一个伊斯兰国的主张。

他说,那些亲伊斯兰教徒组织不应该愚蠢的认为,只有马来穆斯林才有,而其他族群却没有尊严、权利和敏感。

他表示,代表世界上最早的、伟大和占主导地位的文明的印裔和华裔族群,也应该拥有维护世俗国家与崇尚民事法律的所有权利。

“伊斯兰议程是关乎(整个)国家利益的问题,马来穆斯林应该明白他们并不是这个国家的唯一的公民(群体)。”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