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2 September 2012

华教前路在何方?——写在926抗议之前

华教前路在何方?
 ——写在926抗议之前
作者:孙誉
来源:《当今大马》读者来函栏目
【档案图片】此漫画取自部落格—天涯客-广角镜《华教面对单元教育政策进迫》 插图。
华教界近期所发生的风波清楚反映华社对华教立场的分歧,一方主张坚持维护母语教育的权益,另一方主张服从单元教育的政策。

其实两方立场切割存在已久,只不过平时被扫在地毡底下,如今在阳光下摊开来,抖得尘土满天飞扬,看起来比较“壮观”而己。

主张维护母语教育的董总,今年连续推展几项大动作诉求运动,包括325华小师资严重短缺抗议大会、520关丹申办华文独中请愿以及729昔加末申办华文独中,皆获华社群众大力响应,迫使当局稍让一步,做点“俯顺民意”的门面工夫,例如成立一个以副部长为首的“内阁华小师资短缺特别委员会”,以及批准关丹中华中学的成立等。

事实证明,内阁华小师资短缺委员会只处理一些枝节问题,魏家祥对董总提出按国小方式制度化培训华小师资的要求充耳不闻,董总只好退出圆桌会议以示抗议。

关丹独中批文更成为大众笑柄。关丹华社苦等26年,全国支援的5000人请愿大会议决通过的,明明白白要的是一所华文独中,让州内千多名家长不需让孩子越州升读华文,可是政府却在批文中指定修读国中课程,华文被列为附加课程,统考只字不提,只灰灰地说“教育部受通知会教导其他科目”,难怪华社除了马华,没有人对这种批文感到满意;也没有人敢肯定这是一所华文独中,除了马华及其同伙之外。

增江北区华小董事会纠纷也是,在华教风波升级后,原任董事长叶新田领导的董事会,一夜之间被另一帮未经合法手续产生的“董事会”完全取代,而之前魏家祥表示他曾经讲过6次,“只要把董事注册申请表格交到教育局就自动生效”的话,也就自动生效沦为谎言,明眼人都看穿这是故意通过行政机关拆身兼董总主席叶新田的台。

拥护单元教育政策的政党人士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指责叶新田搞个人名誉地位,董总另一位领导邹寿汉署理主席说得好,搞政治才有希望升官发财,搞华教就从来吃力不讨好,他们从事华教工作几十年,现在身为华教最高组织的领导,假如面对挑战不敢面对,不采取行动争取权益,做个逃兵,岂不愧对华教先贤捍卫民族教育所付出的努力与牺牲?

反观现在的马华新生代,争上位抢爬头,不惜以民族权益作为奠脚石,对典当华教的头头吹嘘奉承,涂粉抹脂,民族气节荡然无存,与当年的总团长沈慕羽相去何止千里,马青先锋队之歌顿成绝响,与华教自划鸿沟,马华还能有什么作为?

华教前路何去何从,要回到华社手中作一抉择。其实还是只有两条路:坚持维护母语教育,或者服从单元教育政策。董总订9月26日到国会向首相上书,投诉副教长魏家祥渎职,要求首相重视解决华教课题,请问,你的选择会是什么,支持,还是反对呢?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