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0 September 2012

柔佛州“909 捍卫华小董事主权大会” 不准展示“魏家祥须辞职谢罪”条幅(组图)(更新:上载图8至图18)

  柔佛州“909 捍卫华小董事主权大会”
不准展示“魏家祥须辞职谢罪”条幅
(组图)
(2012年9月10日晚上11点50分:上载图1至图7;
2012年9月11日晚上10点50分:上载图8至图18

魏家祥须辞职谢罪
【前言】在董总在吉隆坡号召“926到国会去声讨魏家祥”的同时,黄循积、黄剑锋为首的一些柔董联会理事却在新山宣布“909在居銮召开‘捍卫华校董事主权大会’”,而且特别申明这个大会将回避“魏家祥辞职谢罪”的课题。作为董总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的柔州董联会为何在同个阵营里独树一帜提出“回避魏家祥辞职谢罪课题”的主张呢?这就理所当然地引起华教人士以至华人社会的密切关注和深刻思考。

柔州人民之友工委会在9月6日对这项议题,发表了一篇题为《“926逼迫魏家祥辞去官职谢罪”正是表达华族愤懑的象征诉求》的声明,明确表达了我们作为民主人权组织的立场和观点,供给全国民主党团和个人参考。我们成立了一个工作队,并在9月9日当天向在居銮召开的“捍卫华小董事主权”大会,表达我工委会对当今闹得沸沸扬扬的华教课题的立场与我国华裔群众对民族母语教育遭受压迫摧残的感受。

以下是本工委会工作队参与这次大会的图片记录和简要说明。
909居銮中华独中
【图1】9月9日10时30分,我们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一行12人,从新山驱车前往柔佛州华校董事联合会(以下简称柔董联会)召开“华教救亡运动——维护华小董事主权大会”会场。我们在中午12时许抵达居銮中华中学门口,把车停放在校门口公路边的停车位后一起走进校门,一位印裔守卫看着我们手里的传单,质问那是什么文件。我们说:我们要会见大会负责人,要分发这些传单,这是我们对今日大会讨论的华教课题的声明,他接过我们给他的一份传单之后,不再说些什么。我们到达大会设在学校底楼的接待处,看不见柔董联会领导人在场,便在那里站着等候他们到来。

我们准备向柔董联会负责人提出两项请求: (1)允许我们向大会宣读我们工委会9月6日发表的针对今日大会议题的声明;(2)允许我们在会场内张挂写上“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的标语横幅,以表达我国广大华族群众的心声。
薛振明
【图2】我们在会场外分发的传单内容是(1)我们工委会在9月6日发表的题为“926逼迫魏家祥辞去官职谢罪,正是表达华族愤懑的象征诉求”的四点声明;(2)一首由昔加末华教人士薛振明利用邓丽君所唱的《你怎么说》歌曲来填词的《把我的独中还给我》的歌谱。图为有关传单的摄像,整份传单是两张A4型纸张,分4页印刷(第1、2、3页是声明,最后一页是歌谱)。
柔佛州董联会常务理事钟伟贤
【图3】大约下午1时半,本工委会主席团主席詹玉兰(上图穿黄衣者)及义务执行秘书方佩芬(站在詹玉兰身旁其脸部被遮盖者)向两名最先莅临大会底楼接待处的主办单位代表——柔佛州董联会查账黄诗文(右一)及柔佛州董联会常务理事钟伟贤(右二)提出上述两项要求。他们表示,他们没有权力决定,必须由柔州董联会主席黄循积亲自处理。两位在场代表的反应,就是告诉我们,等黄循积到场后才能对我们的要求作出决定。
新山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
【图4】柔董联会总务黄剑锋(右二)稍后抵达会场时,黄诗文和钟伟贤马上向他请示,他同样表示,我们的上述两个要求,必须交由黄循积定夺。随后,他仔细阅读我们的声明,摆出一副认真谨慎的模样,像是国家安全部人员审查某些破坏国家安全、扰乱社会安宁的犯罪活动似的。他读完了工委会的声明之后,不知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却只见他一直注意着我们的动向。
【图5】接着,我们看到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中)、柔州董联会署理主席陈大锦(右二)、昔加末复办昔华独中工委会主席兼昔加末广西会馆会长李儒森(右一)陆续来到接待处。詹玉兰(左一)和方佩芬(左二)立即趋前向他们递上我们工委会的声明并亲切交谈,她们还特别向邹寿汉表达工委会的立场是支持董总“926逼迫魏家祥辞官谢罪”的号召,认为这正是表达华族愤懑的象征诉求,并请他也能理解我们在这份声明所持的见解。他收下声明,略略阅读后,点了点头。上图是邹寿汉、陈大锦与李儒森三人接收工委会声明后,欣然与本工委会代表詹玉兰、方佩芬一起合照留影。
柔董联会常务理事韩庆祥
【图6】黄循积(左一)抵步后,詹玉兰和方佩芬向他提出工委会的两项要求,并说明我们只是来向大会表达我们的主张,不强迫任何人接受我们的观点。詹玉兰身后为柔董联会常务理事韩庆祥(右一),他正与本工委会其他工委愉快交谈。

黄循积表示大会只安排邹寿汉和他本人两人发言,不允许其他人演说。他回应说,他欢迎工委会到场内分发声明。至于张挂布条,他最初表示主办单位不欢迎任何有政党色彩的条幅张挂在会场。但在他了解这是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表达对当前华教救亡运动的立场的条幅标语之后,表示可以张挂在会场内。他还表示,他们的立场与工委会的立场是一样的。

当工委严居汉手持标语条幅朝着楼梯口走去,准备走上位于五楼的会场——姚美良讲堂张挂时,工委们听到在旁守候多时的黄剑锋突然发出声来,提出他反对的主张,他说“这布条是反马华的布条!”。因此,黄循积随即变卦,向詹玉兰表示,銮中校方在租借场地时,已经规定不得在校园范围内张挂任何指名道姓的标语条幅。他还向詹玉兰表示,“如果在校园范围以外展示你们的标语条幅,校方是无权干涉的。”
銮中大门
【图7】在到会场内张挂布条的要求遭到拒绝后,我们决定除了派出2位代表进入会场,以及两位人员继续在校内派发传单外,余下工委全数移步到学校门口马路边,在烈日下张拉起我们针对今日大会议题而准备的“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以及此前已向“325华教救亡大会”展示的“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华、巫文各一条)共三条横幅标语,一边向路人展示我们的立场和见解,一边等待大会结束时让与会者了解我们的意志和主张。
【图8】大会在2时15分正式开始。估计约有380人出席。整个过程只有柔州董联会主席黄循积和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两人发表演讲。黄循积的演讲内容,正如他事前所宣称的那样,完全回避董总号召926到国会去要求“魏家祥辞职”以及“向纳吉投诉”的议题,把当下董总发动和领导的“华教救亡行动”简单地说成是“捍卫华小董事主权”的斗争。他的演讲也回避马华领导必须负起50多年来向巫统霸权集团典当华族权利尤其是民族母语教育权利的罪责。
居銮中华独中
【图9】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在其演讲中,说明叶新田和他本人在增江北区国民型华文小学,分别担任的董事长和署理董事长的地位和权力是被非法剥夺的。他明确表示,以叶新田为首的董事会仍然是合法的,他们还是会行使作为董事会成员的权力。邹寿汉在演讲中特别指出,华小董事会依法由赞助人、信托人、学校校友、学生家长各选出3名代表与教育部长推荐3名代表所组成。由此可见,华小不是由政党所经营,具有政党背景的人士被选派成为华小董事,他们应该是向学校负责,而不是向政党负责。邹寿汉的这番言论,博得不少与会者的掌声。大会最后通过六项提案。
拆除人民之友布条
【图10】大约2时半,我们在校门外左右栏杆挂上我们的标语横幅。不久,銮中校长廖伟强(左二穿白色长袖衬衫者)带领着数位没有表露身份的人士,前来校门口要求我们把布条拆下,并要求我们把布条收起来,我们表示,主办单位向我们表达过我们可以在校门外张挂布条。廖伟强表示,这里是学校,他是校长,他不允许我们的布条张挂在学校的栏杆上。校长于是差遣学校守卫把我们的(两条)布条拆下。
銮中董事会总务
【图11】既然校长强硬拆下了张挂在学校围墙栏杆上的横幅,我们只好改用自备的木棍在原处把横幅张拉起来。之后,又陆续来了几个人,(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表明身份或说明是代表哪个单位)要求我们收起横幅,我们不理睬他们的无理要求。他们还派遣了临时聘用的警卫队人员(Rela)来逼迫我们收起横幅,我们仍然不理睬他们的无理要求。最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但自称是銮中董事会总务的男子(面向镜头左一,事后我们从銮中网站查出,其人名为赖奕洲)以不成理由的理由要求我们把横幅收起来,他居然说我们在校门外张挂横幅会影响学校(名誉)并令他们(董事们)难堪。我们向他表示,校门外是公共场所,不是学校的管辖范围,我们有权利使用公共场所张拉标语横幅,来表达人民群众的心声。
銮中门外
【图12】本工委会义务执行秘书方佩芬在会场内拍摄了照片,正走向学校大门,准备和在校外张拉横幅的工委会合时,听到守在校门口的一名穿蓝色短袖衬衫的男子故意提高声量说“马上要打电话报警”。3时许,果然有一辆警车载着两个警员到来,停在我们的前面。一位警员前来询问我们的身份、来自哪里?我们如实回答,另一位警员则打电话向上司报告情况。过后,警察又进入校园,向在门口等候的校长和蓝衣男子了解情况后,便走到学校大门口对面的路边静静观察一会儿后,就驱车离去。为了表达对校方招来警察干扰我们的正义行动的不满和抗议,我们决定把已经移到距离校门较远的两条横幅重新靠近学校大门(每条标语条幅是由两名工委手持木棍支撑和张拉着的),并准备迎接大会结束后出来的300多名与会者。
校门口无理挑衅
【图13】校长对付我们的计策失效之后,身穿蓝色短袖衬衫的男子(事后查出,他是銮中董事部财政王绥恒)妄图利用警察来收拾我们,反而激发我们的更坚决的抗争意志和行动。他于是恼羞成怒,偕同校长,走出校门对我们大声咆哮,说什么“不是说好了吗?你们却不讲信用。”、“已经协调好了,现在你们却离校门口这么近。”、“你们这么做,要学校如何向别人(注:不知他是指什么人)交代”、“你们这种做法,怎么维护华教?怎么成为领导人?怎么帮助人民做事?”。廖伟强校长也帮腔,说什么“你们这样做,有帮助到华教吗?你们的行为,只能让我们受辱(注:我们实在不明白他的话的含义)。”在场的几名工委对他们两人自以为是的无理挑衅行动不予理会。他们自讨没趣,只好返回校内。
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
【图14】4时许,大会主持人在大会结束之前,特别宣布“在学校门口外面的布条不是我们董联会的布条。”这反而引起在场采访的记者以及其他与会人士的好奇,不管是步行还是驾驶汽车经过校门口时,都对我们的标语特别留意。上图显示国内四家华文报馆的记者在大会结束后,第一时间赶到校门外争相摄取我们在校外张拉标语条幅的照片。这四名记者为了取得最佳的角度,还冒险站到繁忙的车道中间进行拍摄,真可谓敬业精神可嘉!
銮中大门口
【图15】离开会场的人们也对我们的两条横幅的标语特别感到兴趣,纷纷举起相机拍摄。许多坐在车上的与会者还竖起拇指,表示他们对这个行动的赞赏和支持。我们有着充分的信心:与会者看到了我们展示的两条横幅的标语,回到家里仔细阅读我们分发的9月6日的声明内容,心里一定会更加明亮起来,对某些人之所以处心积虑模糊人民群众视线,也就不难理解了。
李尚韩佑平郑振利许金龙
【图16】“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正好表达了华裔族群对马华领导不断典当华教权益的愤懑,也必然引起当地一些老战友的共鸣。我们熟悉的4位前辈(图中男性)愉快地站在此横幅前留影。上图右起是郑振利、韩佑平、李尚、许金龙、钟立薇(站在最后面)、吕雅蕾(穿红衣、手撑横幅)以及杨秀丽(站在左侧手持横幅)。
銮中门口
【图17】黄剑峰离开会场步出銮中校门时,一边向人解释门前两条布条并非由柔董联会张拉,一边别过头,尴尬的快步离开令他非常不安的标语条幅。无论如何,这两条不寻常的标语所表达的思想,都将通过平面媒体传到全国各地,也将通过网际网络传到世界各国,任何人都是阻止不了、转移不了、扑灭不了的!
【图18】4时半左右,参与这次行动的工委在完成任务后,愉快地在銮中门外拉起两条横幅合影。右起为:吴志鸿、钟立薇、严居汉(站在后排、手撑横幅)、王佩仪(自愿工作者)、方佩芬、詹玉兰、朱信杰、陈成兴、杨秀丽(站在后排、手持横幅)、吕亚蕾(自愿工作者)和洪佩珊。

2012年9月9日恰巧又是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成立11周年纪念日,我们一致认为,今日以这样的活动权当庆祝工委会11周年纪念,并作为对我国民主人权运动的一个小小的献礼,意义可不小呢!

2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