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Bersatu padu, mempertahankan reformasi demokrasi tulen, buangkan khayalan, menghalang pemulihan Mahathirism.

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Bersatu padu, mempertahankan reformasi demokrasi tulen, buangkan khayalan, menghalang pemulihan Mahathirism.

 photo 2019.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9新年进步、万事如意!在新的一年里,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16 Anniversary.PNG

人民之友16周年纪念,针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发表专题文章,供给我国民间组织和民主人士参考,并接受我国各族人民民主改革实践检验。

509.png

人民之友根据2017年9月24日发表的《人民之友 对我国第14届大选意见书 》的内容与精神以及半年来国内和国外的政治形势,对5月9日投票提出具体意见,供全国选民参考。

Hindraf.png

《人民之友》2019年国际劳动节发表对2007年兴权会游行示威的重要领袖乌达雅古玛(Uthayakumar)的专访(第一部分)。这次专访的主题是:兴权会的主要斗争对象乃是马来霸权统治集团。

Saturday, 29 September 2012

董总领导缩头软脚,926行动虎头蛇尾——926华教救亡与抗议大会特写(组图)【更新:上载图11至图22】

董总领导缩头软脚,926行动虎头蛇尾
——926华教救亡与抗议大会特写(组图)
(2012年9月29日下午3点36分:上载图1至图10;
 2012年10月1日晚上6点50分:上载图11至图22)

针对魏家祥与马华领导的横幅(特别是图中右边的两条),全被926华教救亡大会排斥和打压的事件,能够说明董总与马华领导之间有隐议程存在!?
【图1】9月26日清晨5时,我们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3名成员,陈成兴、吴志鸿与梁碧琴,偕同柔州伊斯兰党华社工作者纳西尔(MOHD NASIR),驱车前往新邦令金,与当地一群热心华教人士会合,一起乘搭柔佛州董联会包租的巴士前往926集会地点。在路途中,我们分发了所携带的题为“926逼迫魏家祥辞去官职谢罪,正是表达华族愤懑的象征诉求”的声明传单给车上的每个同道,他们都认真阅读这份文件。其中一些人因此跟我们攀谈起来,对我们在这个课题上所表达的立场和见解,表示他们的赞同和欣赏。
【图2】大约10时45分,我们一行人抵达集会地点默波草场(Padang Merbok)。天虽然下着毛毛细雨,然而这雨无法阻止群众欲参与集会的决心。大家纷纷拿着雨伞、穿着雨衣,各自带着本身想要展示的标语横幅或大型纸卡来到这个指定地点。

尤其令我们感到兴奋的是,我们发现有许多横幅和纸卡的标语内容是表达群众要魏家祥下台也唾弃马华的共同心声。这无疑是群众响应董总发动926华教救亡和抗议斗争,而表现的最有象征意义的具体行动!我们不也是同这些群众一样,为了支持董总在集会前宣布要魏家祥“引咎辞职”、要争取华教权益而来的吗?
【图3】我们兵分两路,有的负责派发声明传单给群众,有的负责展展示我们的横幅。当大会麦克风响起“请大家集中到看台上来!”的呼声的时候,陈成兴与纳西尔偕同几名同车的同道立刻响应大会的呼唤,张拉着两条分别写上华文与英文标语的横幅,慢慢走上看台的梯阶。华文标语是: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英文的标语是:KA SIONG, MCA & BN BELONG TO DUSTBINS OF HISTORY(华文译意是:把魏家祥、马华和国阵,抛到历史的垃圾堆中去!)。有些群众看到这两条标语,就情不自禁地连续发出“魏家祥下台!魏家祥下台!”的呼喊。
【图4】当我们尝试把两条横幅移动到看台的较高阶梯时,大会即刻向来自全马各地的全体集会者宣布:“凡是横幅写上或印有涉及政治字眼都必须立刻撤下,大会已经收到及了解你们的心声,请大家给予合作。”我们坚持继续在看台的阶梯上展示我们的横幅。有位年长男子(面对镜头身穿白衣者)走来,也不告诉我们他是谁,就命令我们必须立刻撤下。陈成兴问他,“董总不是发表文告、宣布魏家祥5大罪状,并要魏家祥引咎辞职吗?”、“这两条横幅的标语内容,错在哪里?请告诉我吧!”他不回答问题,径自说些自以为是的话,就怒气冲冲走开。
【图5】在我们的坚持下,我们终于成功在看台的较高阶梯上,上下并排地展开两条表达华族群众心声的标语横幅。这时候,一部分群众情绪高昂起来,又陆续高喊:“魏家祥下台!魏家祥下台!”以及表达他们对马华与国阵的愤懑的话语。这无疑是显示了群众对马华领导不断典当华教的做法愤怒到了极点,并已认识到不仅要唾弃马华腐败领导,而且要唾弃国阵霸权统治,才有望摆脱长期以来的痛苦遭遇。
【图6】主办单位一而再,再而三,通过麦克风呼唤群众勿展示含政治字眼的标语横幅,并且派出工作人员不断进行纠缠,因此促使那些展示对魏家祥与马华领导愤怒心声的群众,只好收起整条的标语横幅,或把写有“魏家祥”这3个敏感字眼的部分折起来,只展示其余一半(不完整)的词语(如以上4张图所示)—— 左上角为蕉赖九里村委会所携带的横幅,原来完整的标语是:魏家祥教育部副部长狡辩!教育问题?一箩箩;右上角的横幅原来完整的标语是:讲一套做一套,魏家祥请解释;左下角为士毛月新村村委会的横幅,原来完整的标语是:魏家祥教育部副部长无能 华小师资问题?一年拖一年;右下角的横幅,原来完整的标语是:魏家祥典当华教利益。你看到了926出现了如此这般、不伦不类的标语,你看到了马来西亚华教最高领导机构的最高领导人居然发出令天下人笑话、荒唐透顶的指示,你有何感想呢?
【图7】在中午11时半左右,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冲突,也为了避免被套上破坏大会的罪名,我们决定离开看台,走到草场上继续张拉上述两条横幅。上图左起:纳西尔(头戴“哈芝帽”、绑上“魏家祥下台吧!”额带、穿红黑条子T裇、手撑横幅)、陈成兴(背着身体、戴皮帽,正分派“魏家祥下台吧!”额带给严居汉)、严居汉(站在横幅后面,准备绑上“魏家祥下台吧!”额带)、支持者(穿浅黄色衣服、白裤、戴大会免费派发的米色帽子、手撑横幅)、李振风(穿“325华教救亡运动”会服及披上蓝色外套、手撑横幅的年轻同道)。
【图8】我们在草场上展示我们的横幅之后,立刻引来了一些带有类似内容的标语横幅和纸卡,跟我们并排展示。一名穿黑衣男子带着录影机,面带怒容的走过来,说什么“大会不是说不要牵涉政治吗?”、“为什么还在这里展示?”、“你们是在破坏华教!”陈成兴回答他说,“我们有权利来这里表达我们对当前华教课题的立场和见解,你有什么权力阻止我们这样做?”当陈成兴追问他的身份时,他自称代表媒体,又不说出媒体的名称和自己的姓名,问我们敢不敢接受访问,还说什么“我把你们录下来,半小时后上网播放,看你们怎么办!”陈成兴向他表示,欢迎他把我们标语和言论录下来,放上网;我们也会同时录影,也会放上网,让大众评评理。当吴志鸿前来录影时,该男子却急急忙忙地掉头离开,看似有所顾忌。另一名男子(不在图中)也前来协助我们,质问该黑衣男子为何用粗俗字眼辱骂我们。该黑衣男子过后也就不再过来骚扰我们,每当我们发现到他时,就急急忙忙的远离。
【图9】我们在绵绵细雨和烈日当空下都坚持张拉着两条横幅。显然,标语传达的讯息引起了许多与会者的共鸣,陆续来了许多与会者聚集在我们的横幅下拍照留念以示支持。上图是几名披着写上“争取建立公教(2)校,益智(2)校”自制包包的妇女们聚集在横幅时所拍下的照片(之后才知道这群妇女是来自蒲种的居民)。其中前排右三,穿黑色外套、浅青色长裤的妇女还从包包里取出一张印上“魏家祥出卖华教”的小卡,拿在手上拍照留念。站在两边手撑横幅者是纳西尔(左)及严居汉(右)。
【图10】这群妇女们在“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的横幅前拍了照片之后,意犹未尽,立刻转到我们的另一条“KA SIONG, MCA & BN BELONG TO DUSTBINS OF HISTORY”英文横幅前拍照。上图显示他们各人脸上充满笑容,好像是用愉快的心情来鄙视魏家祥,似乎也是在认同华社应该把马华与国阵抛进历史的垃圾堆中去的意思。站在两边手撑横幅者是李振风(右)和严居汉(站在后面被遮住脸)。在右边半蹲着身、比“下台”手势者是陈成兴。
【图11】我们在草场上坚持展示两条横幅的激动人心的标语,引起越来越多的与会者的内心共鸣和行动支持,主办单位于是又派出一位工作人员(图中身穿325集会T裇者)前来,企图迫使我们放弃张拉横幅。上图是陈成兴(戴皮帽者)代表本工委会,正在回应那名自称为大会负责人而又不愿通报姓名的人。陈成兴向他表示:“我们已尊重大会而远离你们站立的看台,这是一个公众的场合,我们也有权利在这草场上对华教课题表达我们本身的立场和主张,你们有什么理由来阻止我们在这里表达意见?如果董总领导人认为他们可以这样做,就请他们来理论吧!”
【图12】过了不久,主办单位又派出他们雇佣的临时警卫人员)前来要我们撤下横幅。工委陈成兴坚决地向他们表示,我们来这里是向今天的大会表达我们的意见,不是来捣乱的。陈成兴很和气的告诉两名警卫人员,我们要知道,是谁命令你们来要求我们撤下横幅?他是属于什么组织?什么职位?根据什么理由、什么条例来撤下横幅?其中一名警卫人员(头戴褐色帽子者)当下拨打电话,要求负责人前来交涉。但是,直到大会结束,未见有什么负责人现身。
【图13】随后,再也没有任何人前来阻止我们张拉横幅。上图左边身穿全黑的中年男子用手势表示认同横幅写上“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的内容:右边则是两位年轻人高举黄色的树胶卡片。其中一位额头绑着“魏家祥下台!”、身穿黑衣及短牛仔裤的年轻人,高举写上 “55年了,人类连月球也上了,华教问题却还解决不了??、马华=卖华、华教华社权益统统都卖!!!”的卡片。另一位站在工委会横幅后面的年轻人,高举贴上七月二十八日的《东方日报》头版,剪报两旁则分别写上“说好的独中呢?”。这到底是体现了目前尤其是对华文教育有所关注的年轻一代,已经认识到55年来马华公会一直都在欺骗华社,马华不仅仅典当华文教育,更是在出卖华文教育的事实。
【图14】12时左右,或许是受到我们坚持展示我们的横幅,不向主办单位无理要求低头的鼓舞,越来越多的与会者将他们带来的印有“魏家祥”、“马华”、“马华副部长”、“教育部”等字眼的横幅,跟在我们张拉横幅的两边,拉起起来以表达他们的愿望和心声。图片左起:“马华出卖华教,董总捍卫华教”(部分横幅内容被穿红衣黑裤的与会者遮住)、“马华副部长,别让华社太沉重!”、“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工委会的华文横幅)、“魏家祥无能,快下台!”以及“KA SIONG, MCA & BN BELONG TO DUSTBINS OF HISTORY”(工委会的英文横幅)。几条横幅连成一线,传达一个明确讯息,格外引人注目。
【图15】以上图片显示,尽管现场不时听到主办当局广播,说什么“我们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今天是华教集会,是教育问题,不是政治问题”,不断“提醒”与会者不宜展示或表达反对马华、反对魏家祥的心声,却有许许多多与会者勇敢地展示他们所携带的大字报与横幅,表达他们针对华教问题的感受和看法。这说明了董总领导用尽一切手段,也无法掩盖或转移与会者对魏家祥、马华和国阵的愤懑。
【图16】上图显示那位穿全黑的女士,向陈成兴表示她是从事广告行业的,非常欣赏横幅上“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的字体,想要跟我们拍张合照留念。在拍照前,这位女士从她的包包里取出自己制作的 “魏家祥出卖华教”卡片,一手拿着那张卡片,一手拿着我们送她的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十周年纪念特刊》,便与我们拍下这张合照。左起:纳西尔、严居汉、那名女士以及陈成兴。
【图17】上图显示一群与会者自行将他们带来的“魏家祥太无能,快下台!”的横幅,绑在工委会两条横幅的木杆上。随后他们便站在中间拍照留念。这些群众是在现场最先带着他们本身的标语横幅,特意跟我们柔州人民之友工委会的两条标语横幅串联起来的一个队伍。这或许是因为他们看到我们一直敢于对大会主办者发出的荒唐指示进行合理抗争所鼓舞。他们的行动也同样地鼓舞了许多与会者重新拿起他们所特有的标语条幅,无所顾忌地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来。
【图18】带有摄像机的与会者都不会错过摄取我们所展示的两条横幅的镜头,很多与会者选择站在或蹲在我们的横幅前拍照,表示认同横幅所表达的立场,有的更是对着“魏家祥”三个字比出“下台”的手势,或者通过各种身体语言表达同样的讯息: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需辞职谢罪!
【图19】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主办单位不断向与会者提醒大会的禁忌:不准涉及人名,不准涉及政党,竟然有人在台上通过麦克风,唱起《把我的独中还给我》的歌来。《把我的独中还给我》是一首控诉马华领导承诺3个月复办昔加末独立中学却让华社苦等了26年没有结果的改编歌曲,歌词是:我没忘记你忘记我/你给的承诺没有做/证明你一切都是在骗我/看今天你怎么说/你说过三个月来找我/一等就是26年咯/九千四百九十个日子不好过/你心里根本没有我/把我的独中还给我。 

过后,又有人唱了另外一首表达对魏家祥不满的改编歌曲,歌词是:我们走在大路上/我们都反对家祥/没有把华教问题搞好/却想带我们去荷兰了/回家乡回家乡/回去家乡种番薯/卖番薯莫糊涂/不要黑米换番薯。这首严厉批判以魏家祥为教育部代表的马华领导的歌曲,获得了群众热烈响应。
【图20】一群蒲种居民因为他们所带来的双语条幅被强迫从看台的阶梯上撤下,觉得再等待董总代表团从国会回来的汇报,已经没有意义。他们于是决定提早离开。离开前,他们张拉着他们带来的横幅拍照纪念。那副双语横幅印上“Penduduk Puchong Membidas Wee Ka Siong Sabotaj Usaha Kerajaan S’gor Beri Tanah Kpd Sekolah Cina”和“蒲种居民谴责魏家祥破坏雪州政府拨地给华小, 魏家祥应下台!”的字眼。此外横幅的右边还印上魏家祥的人头照以及拇指向下的手势。这种境况,难道还不足于说明“要魏家祥下台”就是群众的愿望和要求吗?
【图21】大约一时许,董总代表团在叶新田主席(图中穿西装者)的带领下,呈交备忘录于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后,回返集会地点。代表团步入现场,群众纷纷向前移步,热烈地欢迎他们。欢呼声此起彼伏,有人甚至喊起“董总万岁!董总万岁!”,表达对董总维护华教的敬佩。此时,在他们心目中,以叶新田为首的代表团为了维护华教,不惜与以魏家祥为教育部代表的马华领导较劲,背负沉重的民族包袱,是维护华教的英雄!殊不知,以叶新田和邹寿汉为首的代表团呈交备忘录后接受访问时,特别澄清926集会无关“倒魏行动”,更没有要求魏家祥辞职。
【图22】叶新田(手拿麦克风说话者)率领的董总代表团到达集会地点后,马上向群众汇报呈交备忘录的过程,只字不提要求魏家祥辞职谢罪的事。他作了简短讲话之后,要求群众一起高唱《团结就是力量》,接着就宣布集会结束。

以叶新田、邹寿汉为首的董总,在926当天的行动,不仅违背了华族群众从325大会到926大会所表达的魏家祥必须辞职谢罪的愿望,更是欺骗了4万名签名支持“926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的群众。

在发动“926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签名运动及呼吁群众出席926集会的告社会人士书中,董总信誓旦旦一一说明魏家祥如何失信于民、典当华教,并要求魏家祥引咎辞职!群众也基于认同以魏家祥为教育部代表的马华领导典当华教,才踊跃签名支持及出席集会。 

摆在眼前的事实是:董总领导缩头软脚,926行动虎头蛇尾,不知华社会有什么反应?

相关视频与链接:

Saturday, 22 September 2012

华教前路在何方?——写在926抗议之前

华教前路在何方?
 ——写在926抗议之前
作者:孙誉
来源:《当今大马》读者来函栏目
【档案图片】此漫画取自部落格—天涯客-广角镜《华教面对单元教育政策进迫》 插图。
华教界近期所发生的风波清楚反映华社对华教立场的分歧,一方主张坚持维护母语教育的权益,另一方主张服从单元教育的政策。

其实两方立场切割存在已久,只不过平时被扫在地毡底下,如今在阳光下摊开来,抖得尘土满天飞扬,看起来比较“壮观”而己。

主张维护母语教育的董总,今年连续推展几项大动作诉求运动,包括325华小师资严重短缺抗议大会、520关丹申办华文独中请愿以及729昔加末申办华文独中,皆获华社群众大力响应,迫使当局稍让一步,做点“俯顺民意”的门面工夫,例如成立一个以副部长为首的“内阁华小师资短缺特别委员会”,以及批准关丹中华中学的成立等。

事实证明,内阁华小师资短缺委员会只处理一些枝节问题,魏家祥对董总提出按国小方式制度化培训华小师资的要求充耳不闻,董总只好退出圆桌会议以示抗议。

关丹独中批文更成为大众笑柄。关丹华社苦等26年,全国支援的5000人请愿大会议决通过的,明明白白要的是一所华文独中,让州内千多名家长不需让孩子越州升读华文,可是政府却在批文中指定修读国中课程,华文被列为附加课程,统考只字不提,只灰灰地说“教育部受通知会教导其他科目”,难怪华社除了马华,没有人对这种批文感到满意;也没有人敢肯定这是一所华文独中,除了马华及其同伙之外。

增江北区华小董事会纠纷也是,在华教风波升级后,原任董事长叶新田领导的董事会,一夜之间被另一帮未经合法手续产生的“董事会”完全取代,而之前魏家祥表示他曾经讲过6次,“只要把董事注册申请表格交到教育局就自动生效”的话,也就自动生效沦为谎言,明眼人都看穿这是故意通过行政机关拆身兼董总主席叶新田的台。

拥护单元教育政策的政党人士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指责叶新田搞个人名誉地位,董总另一位领导邹寿汉署理主席说得好,搞政治才有希望升官发财,搞华教就从来吃力不讨好,他们从事华教工作几十年,现在身为华教最高组织的领导,假如面对挑战不敢面对,不采取行动争取权益,做个逃兵,岂不愧对华教先贤捍卫民族教育所付出的努力与牺牲?

反观现在的马华新生代,争上位抢爬头,不惜以民族权益作为奠脚石,对典当华教的头头吹嘘奉承,涂粉抹脂,民族气节荡然无存,与当年的总团长沈慕羽相去何止千里,马青先锋队之歌顿成绝响,与华教自划鸿沟,马华还能有什么作为?

华教前路何去何从,要回到华社手中作一抉择。其实还是只有两条路:坚持维护母语教育,或者服从单元教育政策。董总订9月26日到国会向首相上书,投诉副教长魏家祥渎职,要求首相重视解决华教课题,请问,你的选择会是什么,支持,还是反对呢?

Thursday, 20 September 2012

5华团对董总926号召的批评令人失望!(更新:编者补报)

5华团对董总926号召的批评令人失望!

作者:陈成兴
(2012年9月24日晚上10点更新:编者补报)

【编者按语】本文是本工委会的一名年长工委陈辛(成兴)针对5华团的联署声明而写的一篇小感文章。他于当天(9月17日)下午完稿后发送给《东方日报》言论版,同时(电邮)抄送给工委会秘书处,但要求(秘书处)暂且不要(先)贴在工委会部落格。他在电邮中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争取这篇小文章在平面媒体发表,可以让更多的人(尤其是那些不懂上网的人或年纪大的受华文教育者)有机会阅读到它。20日凌晨上网浏览,未见于东方网(即《东方日报》网站)即日的言论版。

离926只剩5天,若再迟几天发表此文,必然让人有“明日黄花”之感,殊为可惜。为了让各个党派、各界人士在决定要不要参与或支持“926华教救亡抗议”斗争的最后时刻,有着多一种参照的意见,秘书处征得作者同意,决定就在今天贴出此文。作者期待《东方日报》言论版也尽早刊出。

以下是全文内容,主图与两张插图是编者所加的。

“魏家祥在325大会上被喝倒彩以及在会后走出会场时,被群众一路跟着呼喊他“下台!”、“下台!”(点击观看视频)。这种罕见的事情的发生,不是董总领导或其他什么人的意志所能决定的。这根本就是华族群众的愿望和要求的最集中表现。换句话说,“逼迫魏家祥辞去官职谢罪”正是表达华裔族群愤懑的一个象征性诉求。”

9月17日《东方日报》全国新闻A4版赫然出现一则令华教人士非常关注、标题为“5华团冀董教总枪口对外”的新闻,内容是“5个华团今日(16日)发表6点声明,对当前华教局势表达忧虑,认为復办关丹独中困难重重,董教总应闭门协商內部矛盾,枪口一致对外。这5个华团罕有地针对现今华教队伍,因926抗议大会、关丹独中和增江北区华小事件造成的不和谐状况深切关注与担忧。”(借用新闻报道语言,详细内容参阅该则报导

这5个团体分別是,林连玉基金、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马来西亚华校校友会联合会总会、马来西亚留台校友会联合总会,以及马来西亚留华同学会。这5个团体可以说是,在董教总以外的华族文化教育方面有着不可忽视的言论地位的领导组织,在董总领导已经发出号召”各界人士、不分党派,926到国会去‘逼迫魏家祥辞去官职谢罪’以及向首相纳吉表达华裔族群对政府排斥和打压华教的愤懑的重要时刻,对董教总提出“枪口应对外”的批评,确实令许多热爱华教人士震惊与失望!

登录《当今大马》华文版新闻网站浏览这篇6点声明的全文内容,我发现在有关贴文之后,有多达66则各种各样的“读者评论”。我个人认为,截自今日下午为止,其中颇有见地、有针对性的批评如下:

•    “1.关丹独中到底该边办边要求修改批文,或等批文修改问题明朗化才办,五华团总该给华社一个说法;不能模棱两可,叫华社何去何从? 2.五华团把增江北区华小董事会的问题视为内部矛盾造成,是在为教育部该负的责任寻求解脱。”
•    “五华团的文告不但没有提出任何建设性解决问题的办法;满篇似是而非,模棱两可,口号式的言论。不但不能解决当今华教的问题,反而更给华社添乱。”
•    “很悲哀看到当年华文中学改制的局面重现!!”
•    “‘926华教救亡抗议行动’必须轰轰烈烈地完成;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午饭后打开电子邮箱,看到过去在新山活跃于民主人权活动而今在吉隆坡研读硕士课程的年轻朋友严居汉传来一则电邮。他在电邮中对5华团声明表达了他的看法如下:
•    “我认为,持这种主张的组织,也与方天兴为首的华总的立场是一样的。他们简直就是3保(一保马华、二保国阵及三保巫统统治集团)。”
•    “我认为,这种思想,也显示了:(一)他们避开敌人从内部瓦解我国华文教育运动的事实;(二)他们渐渐脱离林连玉的斗争精神。”

读了严居汉的电邮,我真正感到“后生可畏”。仔细阅读了5华团的联合声明之后,在回答一些年轻朋友的电邮询问中,联想起9月9日那天,我和老伴以及整10名年轻朋友,出席了柔佛州董联会与华小工委会召开的“909捍卫华小董事主权大会”的亲身经历,不由得我不做出这样的评断:

5华团声明,就像黄循积、黄剑锋和柔佛州董联会一样,(1)回避“魏家祥必须辞职谢罪”的重要议题;(2)回避马华领导是当前阶段华教运动的斗争对象(因为目前它是巫统霸权统治的主要帮凶)的重要议题。在现阶段还幻想团结马华领导来争取华教权益而发表(对待马华当权派)立场和观点都很模糊的言论,严格说来,跟保皇派的言论相差无几了。

我的上述论点的根据是,在当前阶段,主张或不主张埋葬巫统霸权统治、支持或不支持国阵统治集团(包括各个成员党当权派),就是检验我国各民族、各阶层人民以及各种社团组织的政治立场(是改革派?还是保皇派?)的最根本的标准。

一名年轻朋友问我,“难道你不认为,董总领导发动的“926华教救亡抗议行动”含有他们个人的“隐议程”(如挽救他们在增江北区华小董事会的地位或其他)吗?”

我的回答是,董总的个别领导存有个人的或隐蔽的议程的可能性,此时此刻是无需特别加以强调的。但是,如果你是因为叶新田和邹寿汉怀有他们的个人议程而不愿支持或告知群众不必支持董总发动的926抗议行动,那就大错特错了!我的理由是:

(一) 巫统主导的国阵统治集团(当然包括马华统治集团),无疑是摧残我国各民族(当然包括华族)母语教育的罪魁祸首,因此必然是人民的斗争对象;如今,董总领导群众在926到国会去展开抗争行动,斗争的矛头不正是“对敌”(或者说是“对外”)吗?所有的民主党团和热爱民族母语教育的人士,都应该不分党派,搁置分歧,团结一致,共同对敌。
(二) “逼迫魏家祥辞去官职谢罪”,不仅是董总领导如叶新田与邹寿汉等人的愿望和要求,更加是广大华裔族群对马华领导长期以来向巫统霸权统治集团典当华教权益的愤懑和抗议。魏家祥在325大会上被喝倒彩以及在会后走出会场时,被群众一路跟着呼喊他“下台!”、“下台!”。这种罕见的事情的发生,不是董总领导或其他什么人的意志所能决定的。这根本就是华族群众的愿望和要求的最集中表现。换句话说,“逼迫魏家祥辞去官职谢罪”正是表达华裔族群愤懑的一个象征性诉求。

总之,5华团对董总926号召的批评是令人失望的!

(2012年9月17日)

相关链接:
1. 5华团2012年9月16日联署的6点声明—《聚焦教育政策改革,民主协商内部矛盾》
2. 本会2012年9月6日的声明—《“926逼迫魏家祥辞去官职谢罪" 正是表达华族愤懑的象征诉求》



【编者补报】离926只剩两天,未见《东方日报》刊出,为了扩大宣传此文的见解,秘书处征得作者同意,今日特将它同时发给《当今大马》(电子报)与《光华日报》编辑,午后即分别见于其读者来函与异言堂栏目,以下是相关链接:
•   《当今大马》五华团批评董总926集会令人失望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09731
•   《光华日报》5华团对董总926号召的批评令人失望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2/09/24/121.html


Sunday, 16 September 2012

“926 Demand for resignation of Wee Ka Siong” - A symbolic demand expressing the resentment of the Chinese community

“926 Demand for resignation of Wee Ka Siong”
  – A symbolic demand expressing 
the resentment of the Chinese community  

Statement by Friends of Suaram (FOS) Working Committee Johor
(This text is translated from the original Chinese version released on 6 September 2012)

PictureIn “325 Save Chinese Education Campaign”, Wee Ka Siong, Deputy Minister of Education, escorted by a group of police and RELA, left with embarrassment through the main gate when the campaign supporters repeatedly clamoured for his resignation by “stepping down”. He was also booed by the crowd (see video). He must have felt extremely embarrassed at the sight of the bilingual banners entitled “Revitalise all ethnic communities’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 Have no illusions about the BN and the government ! 


On 1 September 2012, Dong Zong,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Yap Sin Tian and Chow Siew Hon, officially announced their plan to call for action at Parliament on 26 Sep, demanding resignation of Wee Ka Siong, and to lodge a complaint with Najib Razak, the Prime Minister, that Wee Ka Siong has messed up Chinese education issues.

On the same day, members from the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nd Teachers’ Association of the State of Johore, led by Wang Toon Jui, announced their plan to call for an assembly at Kluang Chong Hwa High School on 9 September, for the purpose of safeguarding the sovereignty of Chinese primary school management committees.

They were of the view that Dong Zong should focus on issues related to Chinese primary schools, instead of demanding resignation of Wee Ka Siong. Such demand serves only to harm the Chinese education.

This incident was the continu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325 Save the Chinese education” campaign. What does it tell us? How should we deal with it? These issues will certainly attract widespread attention and due consideration of the Chinese community generally and the Chinese educationists in particular.

We, FOS Johor, as a grassroots organization striving for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including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in Johor, would like to put forward the following 4 main points for consideration by democratic political parties, NGOs and individuals who are concerned with the survival and development of the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of all ethnic communities under the hegemonistic rule of the powers that be.

1. We are of the view that it is in order for Dong Zong to call for action at Parliament on 926, demanding resignation of Wee Ka Siong, the deputy prime minister of education. Democratic political parties, organisations and individuals who are concerned with the national education should regard this as a just demand expressing Chinese community’s great dissatisfaction with the MCA leadership. MCA leadership has been subservient to UMNO’s hegemonistic group over the past 55 years since Independence, thereby threatening the future of the Chinese education.

We are of the view that the just demand for resignation of Wee Ka Siong is not merely a complaint about Wee, as Deputy Minister of Education for “messing up Chinese education issues” or for “telling pack of lies after “325 Save Chinese Education Campaign”. It is also a symbolic protest expressing the strong resentment of the Chinese community against the MCA leadership (except for leaders like Too Joon Hing, Lee Siok Yew, etc.).  MCA leaders have reneged on their promises to "strive for the welfare for the Chinese community" and to "sink or swim with the Chinese education". Therefore, the campaign should not be directed against Wee only, but it should be against the MCA’s core leadership as a whole.

2. Dong Zong is demanding resignation of Wee Ka Siong, but at the same time it is lodging a complaint with Najib Razak, the prime minister, for assistance and providing solutions for the Chinese education issues. In this connection, it should be borne in mind that the broad masses of all ethnic groups nation-wide are spurning and rejecting the UMNO-dominated BN regime. To seek help from Najib Razak, the prime minister for the alleged purpose of resolving the problem of Chinese education, is tantamount to a move with a “hidden agenda”!

We are of the view that the gradual erosion of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fac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ty (as well as Indian and other minority ethnic groups) is a direct consequence of national oppression and national assimilation policy doggedly pursued by the UMNO-dominated ruling clique.

The struggle for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of the Chinese and other ethnic communities should be targeted at the existing BN government (formerly the Alliance government). In fact, hegemony practised by the UMNO ruling clique is the root cause of the policy of national oppression and national assimilation! Only by discarding all illusions about the UMNO-dominated BN ruling clique, can the Chinese and other ethnic minorities’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be revitalised!

3. We believe that the main aims of the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Johor holding an assembly to “safeguard the sovereignty of the school committees in Chinese primary schools” in Kluang Chong Hwa High School on 9 September, are:
(1) to nullify the positive effect of Dong Zong demanding resignation of Wee Ka Siong;
(2) to protect the whole MCA leadership from being condemned by the Chinese educationists, the Chinese groups and the entire Chinese society.

To us, some members of the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Johor led by Wang Toon Jui, are deliberately evading the issue of demanding resignation of Wee Ka Siong, but at the same time magnifying the issue of " safeguarding the sovereignty of the school committees in Chinese primary schools” as pivotal to the survival of the Chinese education today.

Such move is far more deceptive and misleading than the Dong Zong leadership’s demand for resignation of Wee Ka Siong (done purposely to avoid the greater issue of condemning the mastermind behind, that is, the core leadership of UMNO supported by the upper echelon of MCA).

Democratic political parties and groups as well as individuals who are concerned about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in Johor or nation-wide, should make it a point to attend the 909 Kluang rally organized by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Johor. Everyone at the assembly may express how they feel about the matter in any appropriate way, to make the campaign a success.

4. We are of the opinion that only a handful of MCA leaders and their henchmen are out to seek power, positions and interests, to the prejudice of the rights to survival and development of the entire Chinese community (including the Chinese education). We believe that the majority of the MCA members and grassroots leaders are prepared to safeguard the fundamental rights and the dignity of the community.

We believe that the MCA top leaders have never been courageous enough to voice against the hegemony of the UMNO ruling clique. They have been deceiving and misleading the grassroots members of the party and the masses of the Chinese community all along. The has led to their total disillusionment with MCA, particularly in respect of such slogans as: "it is good to have someone in the Cabinet”, “MCA serves the interests of the Chinese” and “MCA sinks or swims with the Chinese community” for the past 50 over years.

We believe that given the historical experience and current lessons, in the coming General Elections, the MCA members and masses of the Chinese community will certainly deliver a heavy and direct blow to the MCA leaders for being the accomplice of the UMNO ruling clique. This has been done by the Gerakan party members and masses of the Chinese community in Penang. They have abandoned Parti Gerakan and its leaders for serving as the accomplice of the UMNO ruling clique.

Similarly, the MIC members and masses of the Indian community have abandoned MIC and its leaders for being the accomplice of the UMNO ruling clique. SUPP members and masses of the Chinese community in Sarawak have deserted SUPP and its leaders for being subservient to the Taib dictatorship rule.

Let them be consigned to the dustbin of history!

Links:

1. “325 Save the Chinese education” campaign to protest severe shortage of Chinese school teachers – Wee Ka Siong’s attendance was booed by the crow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ixRgdMagVo

2. 3-point statement on “325 Save the Chinese education” campaign: Revitalise all ethnic communities’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 Have no illusions about the BN and the government! http://suaramjb1.blogspot.com/2012/03/blog-post_21.html

3. Chinese community wants pure Chinese schools, not “mutated” Chinese schools  http://suaramjb1.blogspot.com/2012/07/blog-post_29.html

4. Banner entitled "Wee Ka Siong Should Resign" was banned during the "909 Safeguarding the Sovereignty of Chinese Primary School Management Committees" assembly  http://suaramjb1.blogspot.com/2012/09/909.html


Editor's Remark: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version of this statement was recently published by Malaysia Chronicle website in the morning of 17 September 2012. The article triggered numerous responses and opinions among the readers. Please click this link to read the article in the site and also the feedbacks from the readers at 
 http://www.malaysia-chronicle.com/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41082:demand-for-resignation-of-wee-ka-siong%E2%80%9D__statement-by-friends-of-suaram-fos-johor&Itemid=2

Monday, 10 September 2012

柔佛州“909 捍卫华小董事主权大会” 不准展示“魏家祥须辞职谢罪”条幅(组图)(更新:上载图8至图18)

  柔佛州“909 捍卫华小董事主权大会”
不准展示“魏家祥须辞职谢罪”条幅
(组图)
(2012年9月10日晚上11点50分:上载图1至图7;
2012年9月11日晚上10点50分:上载图8至图18

魏家祥须辞职谢罪
【前言】在董总在吉隆坡号召“926到国会去声讨魏家祥”的同时,黄循积、黄剑锋为首的一些柔董联会理事却在新山宣布“909在居銮召开‘捍卫华校董事主权大会’”,而且特别申明这个大会将回避“魏家祥辞职谢罪”的课题。作为董总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的柔州董联会为何在同个阵营里独树一帜提出“回避魏家祥辞职谢罪课题”的主张呢?这就理所当然地引起华教人士以至华人社会的密切关注和深刻思考。

柔州人民之友工委会在9月6日对这项议题,发表了一篇题为《“926逼迫魏家祥辞去官职谢罪”正是表达华族愤懑的象征诉求》的声明,明确表达了我们作为民主人权组织的立场和观点,供给全国民主党团和个人参考。我们成立了一个工作队,并在9月9日当天向在居銮召开的“捍卫华小董事主权”大会,表达我工委会对当今闹得沸沸扬扬的华教课题的立场与我国华裔群众对民族母语教育遭受压迫摧残的感受。

以下是本工委会工作队参与这次大会的图片记录和简要说明。
909居銮中华独中
【图1】9月9日10时30分,我们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一行12人,从新山驱车前往柔佛州华校董事联合会(以下简称柔董联会)召开“华教救亡运动——维护华小董事主权大会”会场。我们在中午12时许抵达居銮中华中学门口,把车停放在校门口公路边的停车位后一起走进校门,一位印裔守卫看着我们手里的传单,质问那是什么文件。我们说:我们要会见大会负责人,要分发这些传单,这是我们对今日大会讨论的华教课题的声明,他接过我们给他的一份传单之后,不再说些什么。我们到达大会设在学校底楼的接待处,看不见柔董联会领导人在场,便在那里站着等候他们到来。

我们准备向柔董联会负责人提出两项请求: (1)允许我们向大会宣读我们工委会9月6日发表的针对今日大会议题的声明;(2)允许我们在会场内张挂写上“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的标语横幅,以表达我国广大华族群众的心声。
薛振明
【图2】我们在会场外分发的传单内容是(1)我们工委会在9月6日发表的题为“926逼迫魏家祥辞去官职谢罪,正是表达华族愤懑的象征诉求”的四点声明;(2)一首由昔加末华教人士薛振明利用邓丽君所唱的《你怎么说》歌曲来填词的《把我的独中还给我》的歌谱。图为有关传单的摄像,整份传单是两张A4型纸张,分4页印刷(第1、2、3页是声明,最后一页是歌谱)。
柔佛州董联会常务理事钟伟贤
【图3】大约下午1时半,本工委会主席团主席詹玉兰(上图穿黄衣者)及义务执行秘书方佩芬(站在詹玉兰身旁其脸部被遮盖者)向两名最先莅临大会底楼接待处的主办单位代表——柔佛州董联会查账黄诗文(右一)及柔佛州董联会常务理事钟伟贤(右二)提出上述两项要求。他们表示,他们没有权力决定,必须由柔州董联会主席黄循积亲自处理。两位在场代表的反应,就是告诉我们,等黄循积到场后才能对我们的要求作出决定。
新山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
【图4】柔董联会总务黄剑锋(右二)稍后抵达会场时,黄诗文和钟伟贤马上向他请示,他同样表示,我们的上述两个要求,必须交由黄循积定夺。随后,他仔细阅读我们的声明,摆出一副认真谨慎的模样,像是国家安全部人员审查某些破坏国家安全、扰乱社会安宁的犯罪活动似的。他读完了工委会的声明之后,不知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却只见他一直注意着我们的动向。
【图5】接着,我们看到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中)、柔州董联会署理主席陈大锦(右二)、昔加末复办昔华独中工委会主席兼昔加末广西会馆会长李儒森(右一)陆续来到接待处。詹玉兰(左一)和方佩芬(左二)立即趋前向他们递上我们工委会的声明并亲切交谈,她们还特别向邹寿汉表达工委会的立场是支持董总“926逼迫魏家祥辞官谢罪”的号召,认为这正是表达华族愤懑的象征诉求,并请他也能理解我们在这份声明所持的见解。他收下声明,略略阅读后,点了点头。上图是邹寿汉、陈大锦与李儒森三人接收工委会声明后,欣然与本工委会代表詹玉兰、方佩芬一起合照留影。
柔董联会常务理事韩庆祥
【图6】黄循积(左一)抵步后,詹玉兰和方佩芬向他提出工委会的两项要求,并说明我们只是来向大会表达我们的主张,不强迫任何人接受我们的观点。詹玉兰身后为柔董联会常务理事韩庆祥(右一),他正与本工委会其他工委愉快交谈。

黄循积表示大会只安排邹寿汉和他本人两人发言,不允许其他人演说。他回应说,他欢迎工委会到场内分发声明。至于张挂布条,他最初表示主办单位不欢迎任何有政党色彩的条幅张挂在会场。但在他了解这是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表达对当前华教救亡运动的立场的条幅标语之后,表示可以张挂在会场内。他还表示,他们的立场与工委会的立场是一样的。

当工委严居汉手持标语条幅朝着楼梯口走去,准备走上位于五楼的会场——姚美良讲堂张挂时,工委们听到在旁守候多时的黄剑锋突然发出声来,提出他反对的主张,他说“这布条是反马华的布条!”。因此,黄循积随即变卦,向詹玉兰表示,銮中校方在租借场地时,已经规定不得在校园范围内张挂任何指名道姓的标语条幅。他还向詹玉兰表示,“如果在校园范围以外展示你们的标语条幅,校方是无权干涉的。”
銮中大门
【图7】在到会场内张挂布条的要求遭到拒绝后,我们决定除了派出2位代表进入会场,以及两位人员继续在校内派发传单外,余下工委全数移步到学校门口马路边,在烈日下张拉起我们针对今日大会议题而准备的“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以及此前已向“325华教救亡大会”展示的“丢掉对国阵与政府的幻想,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华、巫文各一条)共三条横幅标语,一边向路人展示我们的立场和见解,一边等待大会结束时让与会者了解我们的意志和主张。
【图8】大会在2时15分正式开始。估计约有380人出席。整个过程只有柔州董联会主席黄循积和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两人发表演讲。黄循积的演讲内容,正如他事前所宣称的那样,完全回避董总号召926到国会去要求“魏家祥辞职”以及“向纳吉投诉”的议题,把当下董总发动和领导的“华教救亡行动”简单地说成是“捍卫华小董事主权”的斗争。他的演讲也回避马华领导必须负起50多年来向巫统霸权集团典当华族权利尤其是民族母语教育权利的罪责。
居銮中华独中
【图9】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在其演讲中,说明叶新田和他本人在增江北区国民型华文小学,分别担任的董事长和署理董事长的地位和权力是被非法剥夺的。他明确表示,以叶新田为首的董事会仍然是合法的,他们还是会行使作为董事会成员的权力。邹寿汉在演讲中特别指出,华小董事会依法由赞助人、信托人、学校校友、学生家长各选出3名代表与教育部长推荐3名代表所组成。由此可见,华小不是由政党所经营,具有政党背景的人士被选派成为华小董事,他们应该是向学校负责,而不是向政党负责。邹寿汉的这番言论,博得不少与会者的掌声。大会最后通过六项提案。
拆除人民之友布条
【图10】大约2时半,我们在校门外左右栏杆挂上我们的标语横幅。不久,銮中校长廖伟强(左二穿白色长袖衬衫者)带领着数位没有表露身份的人士,前来校门口要求我们把布条拆下,并要求我们把布条收起来,我们表示,主办单位向我们表达过我们可以在校门外张挂布条。廖伟强表示,这里是学校,他是校长,他不允许我们的布条张挂在学校的栏杆上。校长于是差遣学校守卫把我们的(两条)布条拆下。
銮中董事会总务
【图11】既然校长强硬拆下了张挂在学校围墙栏杆上的横幅,我们只好改用自备的木棍在原处把横幅张拉起来。之后,又陆续来了几个人,(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表明身份或说明是代表哪个单位)要求我们收起横幅,我们不理睬他们的无理要求。他们还派遣了临时聘用的警卫队人员(Rela)来逼迫我们收起横幅,我们仍然不理睬他们的无理要求。最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但自称是銮中董事会总务的男子(面向镜头左一,事后我们从銮中网站查出,其人名为赖奕洲)以不成理由的理由要求我们把横幅收起来,他居然说我们在校门外张挂横幅会影响学校(名誉)并令他们(董事们)难堪。我们向他表示,校门外是公共场所,不是学校的管辖范围,我们有权利使用公共场所张拉标语横幅,来表达人民群众的心声。
銮中门外
【图12】本工委会义务执行秘书方佩芬在会场内拍摄了照片,正走向学校大门,准备和在校外张拉横幅的工委会合时,听到守在校门口的一名穿蓝色短袖衬衫的男子故意提高声量说“马上要打电话报警”。3时许,果然有一辆警车载着两个警员到来,停在我们的前面。一位警员前来询问我们的身份、来自哪里?我们如实回答,另一位警员则打电话向上司报告情况。过后,警察又进入校园,向在门口等候的校长和蓝衣男子了解情况后,便走到学校大门口对面的路边静静观察一会儿后,就驱车离去。为了表达对校方招来警察干扰我们的正义行动的不满和抗议,我们决定把已经移到距离校门较远的两条横幅重新靠近学校大门(每条标语条幅是由两名工委手持木棍支撑和张拉着的),并准备迎接大会结束后出来的300多名与会者。
校门口无理挑衅
【图13】校长对付我们的计策失效之后,身穿蓝色短袖衬衫的男子(事后查出,他是銮中董事部财政王绥恒)妄图利用警察来收拾我们,反而激发我们的更坚决的抗争意志和行动。他于是恼羞成怒,偕同校长,走出校门对我们大声咆哮,说什么“不是说好了吗?你们却不讲信用。”、“已经协调好了,现在你们却离校门口这么近。”、“你们这么做,要学校如何向别人(注:不知他是指什么人)交代”、“你们这种做法,怎么维护华教?怎么成为领导人?怎么帮助人民做事?”。廖伟强校长也帮腔,说什么“你们这样做,有帮助到华教吗?你们的行为,只能让我们受辱(注:我们实在不明白他的话的含义)。”在场的几名工委对他们两人自以为是的无理挑衅行动不予理会。他们自讨没趣,只好返回校内。
各民族教育才能起死回生
【图14】4时许,大会主持人在大会结束之前,特别宣布“在学校门口外面的布条不是我们董联会的布条。”这反而引起在场采访的记者以及其他与会人士的好奇,不管是步行还是驾驶汽车经过校门口时,都对我们的标语特别留意。上图显示国内四家华文报馆的记者在大会结束后,第一时间赶到校门外争相摄取我们在校外张拉标语条幅的照片。这四名记者为了取得最佳的角度,还冒险站到繁忙的车道中间进行拍摄,真可谓敬业精神可嘉!
銮中大门口
【图15】离开会场的人们也对我们的两条横幅的标语特别感到兴趣,纷纷举起相机拍摄。许多坐在车上的与会者还竖起拇指,表示他们对这个行动的赞赏和支持。我们有着充分的信心:与会者看到了我们展示的两条横幅的标语,回到家里仔细阅读我们分发的9月6日的声明内容,心里一定会更加明亮起来,对某些人之所以处心积虑模糊人民群众视线,也就不难理解了。
李尚韩佑平郑振利许金龙
【图16】“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正好表达了华裔族群对马华领导不断典当华教权益的愤懑,也必然引起当地一些老战友的共鸣。我们熟悉的4位前辈(图中男性)愉快地站在此横幅前留影。上图右起是郑振利、韩佑平、李尚、许金龙、钟立薇(站在最后面)、吕雅蕾(穿红衣、手撑横幅)以及杨秀丽(站在左侧手持横幅)。
銮中门口
【图17】黄剑峰离开会场步出銮中校门时,一边向人解释门前两条布条并非由柔董联会张拉,一边别过头,尴尬的快步离开令他非常不安的标语条幅。无论如何,这两条不寻常的标语所表达的思想,都将通过平面媒体传到全国各地,也将通过网际网络传到世界各国,任何人都是阻止不了、转移不了、扑灭不了的!
【图18】4时半左右,参与这次行动的工委在完成任务后,愉快地在銮中门外拉起两条横幅合影。右起为:吴志鸿、钟立薇、严居汉(站在后排、手撑横幅)、王佩仪(自愿工作者)、方佩芬、詹玉兰、朱信杰、陈成兴、杨秀丽(站在后排、手持横幅)、吕亚蕾(自愿工作者)和洪佩珊。

2012年9月9日恰巧又是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成立11周年纪念日,我们一致认为,今日以这样的活动权当庆祝工委会11周年纪念,并作为对我国民主人权运动的一个小小的献礼,意义可不小呢!

Friday, 7 September 2012

国内四家华文报从各自角度报导工委会9月6日四点声明

国内四家华文报从各自角度
报导工委会9月6日四点声明


本工委会5名代表(左起:陈成兴、朱信杰、严居汉、吴志鸿和杨秀丽)昨日在新山举行记者会,发布《“926逼迫魏家祥辞去官职谢罪”,正是表达华族愤懑的象征诉求 》的声明,并回答记者提出的问题。派出记者与会的国内4家华文报都从各自的角度,作出了相关报道。


以下是《中国报》相关报导的扫描——



以下是《东方日报》相关报导的扫描——



以下是《南洋商报》相关报导的扫描——



以下是《星洲日报》相关报导的扫描——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