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 August 2012

华社何以要真正独中,不要变种独中?

华社何以要真正独中,不要变种独中?

作者:金明                 来源:《当今大马》专栏

【编者按语】昔加末华社独中729请愿大会明确表达“华社要真正独中,不要‘变种’独中”强烈愿望与要求的当天,华总会长方天兴在吉隆坡的一个集会上宣布,关丹独中绝对不会是一所“变种独中”,並呼吁全国华社大力支持中华独中有限公司筹款3000萬令吉兴建该分校的运动。

华教领导机构和广大华人群众还在追问教育部发给关丹独中的批文内容的时候,方天兴却迫不及待表示,“由始至终他都支持和认同关丹中华独中採取和吉隆坡中华独中一样的教学模式,即准备採取隆中华的双轨制度,並认为它符合时代要求以及大马国情。”他完全不去理会至关重要的两个问题:(1)国阵政府在批文中强加给关丹独中的所谓“双轨制”,与中华独中的现行的双轨制度,是否在本质上有所不同?(2)“学生必须参加大马教育文凭考试”的强制性规定,是否将迫使华文中学和华族子女逐步放弃以母语为媒介语的多元化教育课程,最终完全接受巫统霸权集团所顽固推行的单元化教育课程?

本文作者金明在文章中,提到50多年来马华和国阵带给华社的“从华文中学改制,变成‘国民型中学’,最后沦为‘国民中学’”惨痛经验教训,让华社领袖和华族群众对当权集团为了骗取华人的选票以延续他们的统治地位而推行的所谓的“双轨制”教学,提高警惕,以避免华文独中再一次遭遇如同上世纪60年代一样的厄运。


继325华教救亡大会和520申办关丹独中和平大集会后,“729动起来吧”申办华仁中学昔加末分校请愿大会成功举行,7千余人出席表达意愿,让人感动。

现场悬挂的标语,足以倾吐现场民众的心声:“苦等一间独中,等苦万千百姓”、“我们等太久了,别为难孩子们”、“26年的梦,希望成真”、“我要独中,一诺 千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我要读独中”、“janji 26 tahun dahulu belum ditepati, Barisan Nasional segera luluskan”、“山埃采金了,国光要来了,稀土开厂了,独中???”等等。

在关丹独中批准信刚发下来之际,“华社要真正独中,不要变种独中”成为了主旋律,分外显著;然而,在另一边厢,许多人还在谈着单轨双轨的问题。

勿忘当年威迫利诱

也许还有很多人不知道,独中是《1961年教育法令》下的产物,前身是华文中学。当国家独立时,第一部的《1957年教育法令》阐明各源流及语文教育获得公平的发展机会,然而,才短短四年,风云骤变,政府以《1960年拉曼达立报告书》作为掩饰,推出《1961年教育法令》取而代之,将小学分为国民 (Sekolah Kebangsaan)和国民型(Sekolah Jenis Kebangsaan)两类,在中学部分,则强迫华文中学改制(成为国民型中学),否则失去津贴,成为“独立中学”。

当时,由于英文至上,马来文方兴未艾,因此,纷纷接受改制的华文中学,主要以英文为媒介语,另外由于政府的威迫利诱策略,除了保证给予充足经援,还保证改制中学可以三分之一的学习时间中文教学(意即若每周50节,至少16至17节可以中文教各种科目)。于是,许多办校者如获至宝,家长则趋之若鹜,逾80所的华文中学,仅剩16所坚持不改制,尤以南马为主。

改制中学好景不常

改制初期,在政府的照顾下,改制中学的确发展蓬勃,办学出色,反观失去了政府支助的华文独中,经费拮据,师生士气低落,然在华社的支持下,坚持苦撑,并且自行寻求出路,各出法宝,包括收取会考不及格的落第生、超龄入学学生、被国中开除学籍的“问题”学生等,勉强度日。

然而,改制中学好景不常,谎言终究很快被戳破,原来的保证,其实都只是讨好人的伎俩,很快的,许多国民型中学的董事会发现,原来教育部的保证都只是口头保证,没有真正履行,学校获取经费依然不公平、师资依然面对困难、中文教学也无法如愿等,于是,在华社的群策群力下,许多学校纷纷恢复开办原来以中文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华文)独立中学,并且迅速恢复至60所。

独中复兴路艰辛非常

1973年,由霹雳州华教人士发起的“独中复兴运动”,开始为独立中学寻求出路,除了发动筹集一百万办学经费,更促成董教总全国华文独立中学工作委员会(独中工委会)的成立,统一课程、考试等等,成功将华文独立中学打造成今天的“品牌”。

许多人不晓得,这样的路程其实非常艰辛,得来不易。然而,在开启华文独中办学特色的路上,也曾出现许多的不同意见,包括以家长需求、社会现实需要、办学多元化、文凭价值等等的理由,强调办学自主权,进而形成了所谓双轨制的诞生,尤以中北马独中为甚。

双轨制不适合多数学生

的确,对于属于较少数学习能力强的学生,掌握两种以上语文,报考两种,甚至更多考试,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是,对于大多数中等,甚至中下程度的学生,学习一种语文,应对一种考试,已经是一种不小的挑战,如果强硬的把双轨的压力加诸在这类学生的身上,恐怕只能获得适得其反的效果。

许多的教育学家已经提出了各种理论与调查结果,结论是,能够应付两种语文/考试的学生,只是全部学生中的15%,所谓尖子,而余者皆属于一般生,应该视情况加以辅导学习,以达到最佳的学习效果,其中还有最后的15%属于学习能力较弱者,施教者还得花更多心力给予特别关注,否则很容易就会脱轨,甚至被牺牲掉。

鉴此,董教总和许多教育学者才提出了以统考为主,政府考试为辅的办学方针,既能考虑到开办独中的特性,也能兼顾社会的需求,让能力强的学校、学生在考好统考之余,辅导学习增加获取其他文凭的机会,然而,对于大多数的学生,既然选择进入独中就读,当然必须考好独中的考试(统考),才不会辜负华社支持独中的善意,否则,如要以考好政府考试为目标,只须进入国中或国民型中学就读即可。

如上浅析,应可道出何以关丹独中批准函内容何以获得如此广泛的关注,何以主事者至今依然闪闪躲躲,不能直接公布批准函内容,而也间接让“华社要真正独中,不要变种独中”成为729的主轴了!

(2012年8月2日《当今大马》专栏)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