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8 May 2012

鲉鱼潜艇舞弊案巴黎调查文件:马来西亚政府必须解释——— TERASASI公司所扮演的角色


鲉鱼潜艇舞弊案巴黎调查文件:

马来西亚政府必须解释——
TERASASI公司所扮演的角色

作者:柯嘉逊博士         译者: 徐袖珉         2012年5月5日

图片来源: http://mynewshub.my
由于有机会优先过目部分鲉鱼潜艇舞弊案的法国巴黎调查文件,我理应给那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人们一项 “搭顺风车指南”,帮助他们理解这些错综复杂的付款, 是如何持续地滋润这宗马来西亚史上最昂贵(超过70亿)的购买军火案。

2009年11月, 自从马来西亚人民之声向法国法院入禀司法审查鲉鱼级潜水艇合约后,法国检控官肯定在忙着他们的调查工作。他们走访了法国国有船舶制造企业DCN, 以及牵连的公司, 如: 泰雷兹(Thales,法国军工生产私营企业)的官员,还有法国国防部官员等。他们仔细翻查各方人员,包括巴金达(Abdul Razak Baginda)的银行保险库,审议相关合约、谅解备忘录、意向书、发票等。调查工作甚至揭露了某些国家企业DCN和法国国防部的内部机密报告。

表面上,马来西亚人看到了什么?

至今为止,马来西亚国防部已经向国会报告了下列资讯:

1. 两艘鲉鱼级潜水艇的价格, 连带后勤支援与训练的费用, 总额接近10亿欧元。
2. 已偿付 Perimekar 私人有限公司提供的 “协调服务费”,  共1亿1400万欧元。

马来西亚纳税人还需要为相关维修保养服务、支援与测试器材、导弹和鱼雷、潜水艇基地基础建设、船员特训等等项目, 支付更多款项。这两艘潜艇涉及的账款, 相信超过70亿令吉。难道单凭这见不得人的两艘潜艇交易,就夺走了皮肤白皙的蒙古女郎——阿丹杜亚(Altantuya Shaariibuu)的性命?

Perimekar 只不过是一间旅行社

潜水艇合约的磋商始于1999年。当时法国国营公司DCN 对 Perimekar 的看法是:“我们付给 Perimekar 的款额估算过高了,那并不划算……他们只不过是间旅行社而已……这价格太过高了. 他们的支援作用并不显著……,那家公司确实为股东创造了毫无根据的财富。” 可是,这种制度是马来西亚政府创建的,DCN公司没得选择。

2002年以前,法国付给他国官员的贿款甚至可申请扣税!

2002年以前,法国的新法律以及经济合作与发展公约(OECD Convention)尚未规定贿赂他国官员是一项刑事罪以前, 用來贿赂他国官员的金钱, 甚至可申请扣税!这就是全球军火交易的本质。

DCN公司前任财务董事,马纳耶斯(Gerarde Philippe Maneyas)曾申请一项3,200万欧元(1亿2400万令吉),声称是用來贿赂马来西亚官员购买鲉鱼潜艇开销的税务回扣。财务部长曾质问起这庞大的贿金,但他最终还是批准了相关税务回扣。

绕开法国法律和OECD公约

随着反贪腐的法国新法律与 <OECD公约> 于2002年实施后,法国的军火商贾们得另寻途径, 向外国客户支付佣金。其中采用的方法是, 创造可以“增加发票”的 “服务提供者费用”,以取代佣金。因此,当法国国有企业DCN终止了它的合约,由泰雷兹私营企业接管业务,不再牵扯国家。泰雷兹国际(Thales International) 被委派负责协调相关的政治联系。

后來, DCNI (DCN的子公司) 与泰雷兹签署了一项商业工程合约 (称为“C5”)。它涵盖了3000万欧元的国外商业支出。在马来西亚的案子上,使用的公司包括马尔他的Gifen、卢森堡的Eurolux 和比利时的 Technomar。巴金达与阿丹杜亚的行程费用, 由这些公司支付。此外,2000年, 丁特国际(亚洲)(Thint Asia)和 Terasasi 签署了另一项价值250万欧元的“咨询协议”。

通过Perimekar与Terasasi 付给佣金与红利

鲉鱼潜艇买卖的佣金与红利, 通过巴金达所持有的两间公司Perimekar与Terasasi付给。他的太太马兹琳达(Mazlinda) 是 Perimekar 的其中一位董事, 而他的父亲则是 Terasasi 的其中一位董事。马来西亚人曾听过 Perimekar 在潜水艇买卖中提供所谓 “协调服务”。可是至今为止,还沒提及Terasasi 。

国防部能告知马来西亚民众与国会,Terasasi 在鲉鱼潜艇买卖中确切扮演的角色吗?

根据巴黎调查文件,我们得知泰雷兹国际(亚洲)支付给 Terasasi 至少3200万欧元(1亿4400 万令吉)。有张志期2000年10月1日,由 Terasasi 发出的10万欧元发票。还有另一张359,450欧元 (144万令吉)的发票, 由 Terasasi 发给泰雷兹国际(亚洲), 志期2004年8月28日. 发票上手写的字迹是:“拉萨(巴金达)急着要拿到它”。这些发票替代了早前发放的高额佣金。在巴黎调查文件内的一项机密报告中的注解是:

 “这显示, 泰雷兹国际(亚洲)的管理层似乎意识到, 付给 Terasasi 的款额最终将利惠纳吉或他的顾问巴金达。”

因此,我们的法国律师佐瑟夫(Joseph Breham)总结:

“至今为止, 调查结果已经提供了足够证据, 可在这次审讯中, 直指马来西亚官员涉及此事。”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