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3 May 2012

拟下周访马汇报军购案发展 法国律师正申请工作入境证

拟下周访马汇报军购案发展
法国律师正申请工作入境证

来源:《当今大马》
ops scorpene dinner 220711 willian bourdon

随着备受瞩目的马法鲉鱼潜水艇军购案于巴黎法院开审,而检控官寻获的证据显示我国首相纳吉涉案之后,负责诉讼的律师准备入境大马,向大马人民之声汇报案件的发展。

根据人民之声董事仙蒂娅,代表律师威廉波顿(William Bourdon,右图)或约瑟布里亨(Joseph Breham)计划在下周访马商讨有关案件。

人民之声是在2010年4月越洋告状,入禀法国法庭要求彻查2002年马法二国的鲉鱼潜水艇交易,即DCNS支付给纳吉亲信阿都拉萨巴金达的Perimekar公司的1亿1400万欧元款项,是否属违法回扣的佣金。

经过长达两年的准备工作,此军购案终于在法国巴黎高级初审法院开审,承审法官是罗杰卢瓦尔(Roger Le Loire)和希尔多奈(Serge Tournaire)。

去年曾被扣押遣返回国

仙蒂娅接受《当今大马》电访时表示,法国律师最终能否到来汇报案情,端视他们是否可以成功入境大马。

“别忘了,威廉波顿去年在槟城举行的闭门晚宴演说后,旋即在吉隆坡国际机场被扣押。”

威廉波顿去年前往槟城的筹款晚宴为出席者汇报案件进展后,从槟城国际机场乘机,准备到雪州八打灵再也的另一场筹款晚宴,孰料他却在吉隆坡国际机场被移民局官员扣留,并在同晚遣送回国。

移民局及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当时指控,威廉波顿抵触了游客签证条例,而被遣返回国。

为禁入境制定后备计划

suaram french submarine case 280410 cynthia gabriel此外,仙蒂娅(右图)披露,法国律师现正在申请工作准证进入大马,尽管根据移民条例,他们仅需要处理社交访问准证。

据她所知,一旦成功入境,法国法律也计划在吉隆坡召开一项记者会,汇报案件最新进展。

尽管对此保持乐观,她表示,人民之声已经为律师被禁止入境制定后备计划。

“我们或需要(出境)去找他们,但依然希望大马政府会批准他们的工作准证。毕竟,他们只是来这里会晤客户,我们有权见他们,这一点都没错。”

人民之声原定今天在吉隆坡办事处召开记者会,唯因技术问题而告吹。

随着鮋鱼级潜水艇案在法国开审,这宗备受争议的马法军购案内情陆续曝光。根据法国检控官的调查,时任国防部长的首相纳吉曾经要求法国造船厂DCNS,向Perimekar公司支付10亿美元。
Perimekar有限公司的拥有人,是纳吉的亲信阿都拉萨。阿都拉萨也是蒙古女郎阿旦杜亚命案的第三被告,他已因唆使谋杀罪名不成立而获释。

针对此案,纳吉否认涉及其中,并拒评是否接受传召供证。国防部长阿末扎希则表明,不会到法国出庭作证。


相关贴文:
1)鲉鱼潜艇舞弊案巴黎调查文件:马来西亚政府必须解释——— TERASASI公司所扮演的角色
2)法国法官查案揭潜艇案黑幕,黑钱流入谁口袋是调查重点
3)法国以刑事角度调查潜艇案 法官或传召纳吉巴金德作证
4)纳吉名字出现在潜艇案文件 与纳吉会面须支付10亿美元
5)我国购买两艘鲉鱼型潜艇丑闻 4月19日 在法国法庭开庭调查
6)人民之声起诉鲉鱼潜水艇弊案最新情况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