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6 May 2012

柔佛州2012年五一国际劳动节纪念会——主席团献辞 “劳动者只有团结起来,前途才有保障!”

柔佛州2012年五一国际劳动节纪念会
主席团献辞

劳动者只有团结起来,前途才有保障!

Dr. Hj. Ali Abdul Rahman、Y. Mohan、黄志威

主席团主席 Dr. Hj. Ali Abdul Rahman 宣读《五一劳动节献词》。

马来西亚各族劳动人民,面对的困境是非常尖锐及令人担忧的。这不但会影响我国各族人民的安宁,甚至会破坏我们的社会和谐,以及我们亲爱的祖国的安危。

我国劳工与外劳的矛盾

我国劳动人民最大的困境之一是,收入低廉,生活费昂贵。工厂工人、清洁工人等非技术工人的起薪介于400与550令吉之间 。他们有些是大家庭中唯一的经济支柱;有的则不得已住在大城市,如:新山,这个全马生活费最高的城市。

许多公司或园丘老板较喜欢雇佣薪金较低的外劳。虽然外劳所获得的薪水偏低,但是,他们可以容忍(不管是单身,还是把家眷留在家乡者)。只身在外的他们,愿意值更多班,以提高收入。这样,他们才能赚取更多钱,以便汇回家乡。汇回家乡的钱,兑换成他们家乡的货币,足以让他们的家人过着舒适的生活。这造成数以亿计的国家资金外流——这对被边缘化的马来西亚劳动者、及全国人民来说,是多么吃亏的一件事!

外劳所享有的优惠不仅限于此。雇主与外劳所签署的合约,保证外劳有两年的工作期,并经常获得延长. 本地劳动者签署的合约则只保证三个月的工作期,并且,随时都可以被解雇, 却不获赔偿。外劳获得特别待遇, 是因为两国之间曾签署协议。可见,外劳已对本地劳动者已构成威胁!

更糟糕的是,本应维护本地劳动者利益的人力资源部长,看来反而更加认真为外籍家佣争取权益(如:最低薪金制RM800、免费食物、周休一天)。正如马来谚语所说的:“森林里的猴子被哺乳,家里的小孩却在挨饿”。(即:只照顾外劳,不顾本地劳动者的死活。)

印裔劳工的困境

本地劳动者的处境不仅发生在单一族群,也发生在各民族劳动人民的身上。无论如何,印裔族群的处境最为恶劣。追溯马来亚独立前的历史,绝大部分印裔族群都在橡胶园工作和生活。当独立后政府把重点从橡胶业转移到油棕业时,油棕业主较喜欢雇用外劳(因为外劳看來比较忠诚,且愿意在压力下工作),许多本地橡胶园丘工人因而失去了工作。在目前还存在的橡胶园(如在居銮和昔加末一带)工作的许多本地园丘工人的命运,也同样非常悲惨。每当雨季来临时,工资被扣除。但是,这种情况并不会发生在同个园丘工作的外劳身上。

当时,引进印裔族群到园丘工作时,英国人对他们所作的一切承诺,显然都是空头支票。虽然他们之中许多已经是第三代了,都一直为同一个园丘和雇主服务,但是,雇主却从未实践过给予他们土地和免费住屋等的诺言。为什么这个族群如此被剥削与压迫?

因此,许多印裔工友被迫流散到大城市求生。由于新进工的产业工人年龄只限于35岁以下,许多印裔工友都碰壁了。 结果, 他们被迫当清洁工人、保安人员等等, 这些不需要特定技能的工作。由于工资偏低,夫妇两人都得工作,以维持整个家庭的生计。他们所租得起的房屋(租金昂贵),居住环境常发生许多社会问题。结果,他们无暇看管自己的孩子、无法提供充足的饮食、导致孩子辍学,加上恶劣的社会环境所影响,孩子成了问题少年。我国得面对居高不下的犯罪率,部分原因源自于此。

极为不幸的是,本地劳工已经、正在或将会面临无止境的恶性循环。社会并不了解他们所面对的困境根源,所以他们经常成为执法人员的对付目标。

身为马来西亚人,我们是否已经失去了赤子之心?印裔族群以及我国其他各族人民的权益,都非常需要受到维护。谁來保护他们?如何维护他们的利益?我们不能指望那些只为赚取利润的雇主。

本來,政府政策所引起的问题,应该由政府去解决。但是,政府不是缺乏关注、便是偏离正确的解决方法、或是没有采取必要的恰当解决方案。

最低薪金制

现已落实的最低薪金制的建议,虽然原先看起来对本地劳工具有吸引力,但实际上这会带来更多的灾难。目前,一些外资公司已开始撤走资金(半撤或全撤),迁厂到其他国家,如:越南和中国。因为,相对之下,这些国家的工资更加廉宜。在中期或长期内,这将导致我国的失业率增长。

难道我们应该袖手旁观,看着灾难降临我们的国家?

我们是应该为本地劳工争取更优渥的薪金,但同时也许考虑其持续性。我们需要雇主给予本地劳动者与他们工作品质与生产力相符的薪金。

政府应该为本国劳动者提供特别基金,来提升本国劳工的素质和技能。通过这个基金,本地劳工会依据其工作所需的技能接受相关培训。这样一来,雇主便不需要在本地劳工进工后再提供培训,劳工在上班的第一天即可投入工作。有关态度和工作质量的培训也不可或缺。当本地劳工的工作素质比外劳的高, 这意味着, 公司的生产力也随之提高,公司就不得不聘请本地劳工。雇主甚至还会心甘情愿付出高薪给本地工人。这就是解决工人薪酬问题的一个可持续的双赢的办法。

政府理应采取措施,包括提供优惠,如税收优惠,给愿意聘请本国劳工的公司,让这些公司有能力聘请和持续雇用本国劳工。

可惜,当今的政府显得软弱无能,缺乏创意和主动性,就连政府直接掌管,资源充沛的公共领域,也得面对劳工问题。

公务员新薪金制

最近,政府拟议推行公务员新薪金制【Skim Baru Perkhidmatan Awam (SBPA)】以取代现有的马来西亚退体制【Sistem Saraan Malaysia (SSM)】。虽然新制度有其弊病,但有许多公务员因为新制度所带来的显著利益,而同意把退休年龄延长至60岁。但是,首相却在2012年3月,突然宣布取消推行公务员新薪金制(SBPA),转而实施稍加改善的马来西亚退体制(SSM)。

政府的这项举动暴露了它在制定政策和决策过程中显著的弱点。例如,公务员新薪金制(SBPA)的一个特点,是制定“退出政策”(exit policy),旨在解决没有效率的员工问题。政府还未实行公务员新薪金制就先临阵退缩,这显示政府已经失去了方向。同时,暴露了政府并没有决心推行转型计划。除此之外,许多公务员是为了起薪而选择在新薪金制下延长退休年龄,他们这个決定,却在这个制度被取消后,依然生效,这就使他们有受骗的感觉。

延长退休年龄对我国年轻的劳动者造成负面影响。许多大专院校毕业、准备进入职场的青年,因为公共领域没有空缺,无法成为公务员而感到极度失望。青少年是国家未来的栋梁,但他们的才能被白白浪费了. 正如一句英语格言所说的:“最浪费的莫过于一个停顿的脑袋”(An idle mind is the most terrible thing to waste)。他们所面对的恶运,将影响国家的未来。

小结: 各族劳动者团结起來,捍卫自己的权利

这就是祖国现有的,和未来的劳动者的处境,园丘里的劳动者被边缘化、被驱赶,工厂里的劳动者被轻视。公共领域的劳动者也遭遇困境。劳动者们需要保护。旨在谋取暴利的雇主会保护他们吗?失去信用的政府会保护他们吗?其实,这两者只会增添他们的痛苦。

唯有劳动者(园丘工人、工厂工人、公务员等)自己才能捍卫自己的权利。因此,各族劳动人民应该团结起来,作为亲爱的祖国人民,必须争取我国《联邦宪法》所赋予的权利。我们必须逼使这个高喊“以民为本”,口是心非的政府兑现承诺,不可以讲一套,做一套。国会应该依据《联邦宪法》通过制定公平的法律,迫使雇主公平对待本地劳动者。

这就是马来西亚劳动者们一致的诉求。劳动者,不分种族和宗教,团结一致,争取长久以来被剥夺的权益,我们的诉求才有可能实现。工人权益实现后,前途才有保障!  祖国和全国人民的未來也才会有保障。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