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2 March 2012

爱国者书写国家独立历史 -- 《爱国者与冒牌者》书评之一

爱国者书写国家独立历史


--《爱国者与冒牌者》书评之一
作者:杨善勇



这个国家独立的历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政治正确的课本论述,和实际发生的场景,确是存有相当的落差。参读柯嘉逊博士新著,杨培根中译的《马来亚人民独立斗争的真相——爱国者与冒牌者》(吉隆坡:人民之声;2012)所载,自可明白。

兹举Lew Hee Men等合著的《Sejarah PMR》(莎安南:Oxford-Fajah;2010)初中三字里行间的说辞,我们读到的,都是“马来主权”(Ketuanan Melayu)和马来人万岁(Hidup Melayu)的主体思想。

长话短说,总而言之,恰如柯著所言:每年 “独立日” 所提起的另一个神话是: 这个国家的独立是巫统争取來的。实际上呢,柯博士所问确是:是谁极力反抗英殖民统治者?

不仅这样,所谓的“社会契约”,柯博士在书里解释,至少经历了三次的转变过程:独立后, 1969年 “513 事件” 发生以前的局面;1969年后的马來西亚社会 以及从1980年代开始, 把 “马來主权” 合理化的时期。

柯博士在第四章里,援引了材料佐证了联盟的“委员会从来没采用真正非族群态度,来处理马来亚所面对的问题”,以致“种族主义政治成了我国往后日子里的特征”。

此说非虚。叶韵翠在博士论文《国族论述下的新加坡华人聚落变迁》(台北:师范大学;2010)的分类,也把马来西亚的巫-华族群政治发展,归类为三:1957-1970年度相对温和开明;1971年-1990年的马来人至上以及1991年以来的松绑。(页33-26)

这里所谓的“松绑”,当然纯属表面之一时假相。513事发之后,这些年月,一党独大,众所共鉴。如我前引,谢诗坚博士著《巫统政治风暴》 提及敦拉萨当年之言,把政治的肠,都全部画出来:

“这个政府是基於巫统组成的,我為此权力赋予巫统,以使巫统来决定其形式──政府必须依随巫统的要求和愿望──它所执行的政策必须由巫统来决定。”

为何这个国家的运作模式如斯;官方的历史笔录,也是如是?2000年5月1日,首次落败国会的林吉祥先生远到澳洲国立大学的南方华裔研究中心(CSCSD)演讲〈华人或马来西亚人认同:课题与挑战〉表达了不少国人共有的困惑:

“在1970至1980年代,国族建构政策倾向以同化,而不是全民融合为主,例如‘一个语文,一个文化’政策,不准舞狮等文化(之)自由表达,不准自由使用、教导及学习各自的母语,设定长远目标关闭华小与淡米尔文小学。”

时隔十年有余,纳西尔医生为柯书所作的序言,仍然写得沉沉痛痛:“只是为了替政府宣传,把非马来人形容为共产党、凶残的恐怖分子、反宗教,企图把这个国家变成共和国。”

追溯远因,恐怕正是与同一套国有的封闭思维息息相关。殊为不幸,似是马来西亚两岸偏在建国的转型时刻发现了油田,改变了内阁旧有的运作和理财模式。从那刻起,三头马车的政府如今不再仰赖那些财力其实有限的华人头家。

柯博士翻出了日愈增加的公共发展开支,明确地论证了这一点:第一个五年计划 (1956-1960) 的开支是10亿; 第二个五年计划 (1961-1965)就增加到26亿; 第三个五年计划 (1966-1970) 则增加到36亿。

可是,从1971年到2000年, 公共发展开支超过了 3,000亿。柯博士说: 他们通过发现和开采岸外油田來支付新经济政策的开支。1985年, 岸外油田收入占了政府总收入的26%。

直此,一切都在悄然改变。教育人才的大专院校,也逐步朝向了 “固打制”。绩效如何?高等教育部长卡立诺丁前不久透露,全国210所活跃的私立学院里,只有三所学院或占总数1.4%的学院,达到六星级水平。

纵然高教部尝试借助限定教授年度论文发表的篇额,提高教育水平;讲师则以“一人书写,九人联名”的gotong royong方式,增加各自的产量。实质而言,没错,每一个人仅交出一篇论文。

到了好大喜功的马哈迪医生接班,局面犹是一发不可收拾。奉私营化之名,柯博士说:“与巫统有关连的公司, 专门挑选他们的朋党作为公司的主管。 这些朋党则从引起争议的私营化工程中得到利益。”

是的,权力运作的本相,经年累月,一直不变:经济的甜头左右了政治的领导,政治的领导影响了社会的结构,社会的结果再分割了经济的甜头。从殖民到独立,这一套游戏规则,贯彻始终。

就是面向瞬息万变的环球化,领导墨守成规,国家不思改变。 “土著威权组织” 的冒起,明确地说明这一点。可是,因为冒牌者的兴风作浪,真正的爱国者往往因此被边缘化了。

谦谦君子的柯博士乃是爱国者,自不待言。青壮之年,留英回国,近卅载了,他一直在为马来西亚的建构用心,也一再付诸文字,把见解和发现广达天下。细读《马来亚人民独立斗争的真相——爱国者与冒牌者》,自当深切同意这一点。

附记:柯嘉逊博士新著,杨培根中译《马来亚人民独立斗争的真相——爱国者与冒牌者》,3月18日由李万千前辈莅临柔佛新山推介。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