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0 March 2012

爱国者与冒牌者的历史 -- 《爱国者与冒牌者》书评之三

爱国者与冒牌者的历史

--《爱国者与冒牌者》书评之三

上图摄于《马来亚人民独立斗争的真相 —— 爱国者与冒牌者》新书推介礼。
左起作者柯嘉逊、推介人李万千、华文版译者杨培根。 

作者:杨善勇

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承继六经道统,个人传道、授业、解惑的夫子形象高大。他出口业精于勤,荒于嬉,他举手行成于思,毁于随,一脸的道德中人。

那是正史的官方说辞;野史所载,另有指责韩愈背地里奢侈十分淫荡九分。明朝詹詹外史评辑的《情史》悄悄透露,韩愈原来养有两个能歌善舞,性情聪慧的侍妾。韩愈出差外地,不忘给二位寄诗送信;个人感情之丰富,由此可见。

因为心头所爱的这两个女人,据云韩愈甚至发明渗透硫黄,称为火灵库的专用壮阳药。经年累月晨昏颠倒这样欢迎来搞,难怪韩愈自言36岁时,身体上下已经两视茫茫,白发苍苍,而牙齿动摇了。

而且,为了支付制作壮阳药的庞大开销,野史还说:韩愈嘛,此后不得不抛头露面,出外part time兼职,代人书写留名百年的碑铭墓志,赚取一点名家的稿费和酬劳。

有说他的价码,收马一匹并鞍衔、白玉腰带一条;有说他要的是绢五百匹;有说他一篇墓志铭所得钱够一百个人吃一年。不论何者为是,总之绝非免费。

既是见钱眼开之作,韩愈笔下的那些墓志铭内容是否可靠?读野史的人,谁不心存怀疑?不管怎样,如此正史和野史并读,我们因此看到,原来韩愈确是个凡夫男子,也有七情六欲:其情可悯,其欲可明。


古之野史如此,今之国史呢?读及柯嘉逊博士新著,杨培根中译的《马来亚人民的独立斗争——爱国者与冒牌者》(吉隆坡:人民之声;2012)所载,我们自可明白,课本所写,尽管政治正确,追溯本源,实事往往不少那么一回事。


爱国者有爱国者的写法,冒牌者也有冒牌者的版本;一切犹如官史和野史之中的韩愈。兼修两者,我们自可同时观见一个马来西亚当初的立国之誓约,确存鲜为人知的内情和事迹,犹如一匹布那么长。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