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 January 2012

爱碧嘉:公民身份而非种族决定权利 / Ambiga: Citizenship and not race determines Rights

爱碧嘉:公民身份而非种族决定权利

Ambiga: Citizenship and not race determines Rights

新闻照片:(上排右起)爱碧嘉演讲、再也古玛演讲、阿鲁姆甘演讲。其他为活动现场照片。

新闻来源:http://www.semparuthi.com/?p=20378
华文翻译:杨秀丽


我国人民的权利和义务的决定因素,是他们的公民身份,而不是他们所属族群的大小。

爱碧嘉向超过一千名的欢呼群众表示,公民的权利不因为他们属于少数或多数族群而有所区别。

净选盟2.0主席爱碧嘉笑容满脸表示:“有人告诉我,我在马来西亚属于少数民族。以前我不得不接受这一点。今天,我拒绝接受。我坚决宣称,在这个国家,我是属于多数,因为我是公民。”

爱碧嘉是Kelab Belia Kamuning于上周六(12月17日)假霹雳和丰敦善班丹花园会议中心举办“非政府组织家庭日”活动上所邀请的嘉宾。

她表示她将开始要求人民重新评估自己如何看待公民身份,以及向他人解释如何作为公民。

根据爱碧嘉的说法,马来西亚《联邦宪法》没有产生公民歧视。她说:“马来西亚根据《联邦宪法》赋予其具有公民身份的人所有的权利和义务。就公民身份而言,没有歧视状况存在。”

她促请她的听众要为自己作为这个伟大国家的公民而感到自豪。

爱碧嘉指出关于马来人的特别地位、(半岛)原住民的权利以及沙巴和砂拉越的原住民的特别地位,她表示“我们尊重《联邦宪法》”并补充说“我谈论的是基本权利”。

她说,公民社会和非政府组织当前在马来西亚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些组织代表人民的声音而我们的国家能有这样关心未来的公民是幸运的。

谈到净选盟2.0在7月的大集会,爱碧嘉说:“我感到自豪因为有这么多马来西亚人为了干净的选举,准备面对催泪瓦斯侵袭和警察暴戾行为。当我看到青少年崛起以保护我国的主权,我知道这对未来有着重要意义。

“我很感动,有来自全国各地的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的团结一致以和平的方式表达干净选举的诉求。这是一个伟大的和令人兴奋的发展。”

爱碧嘉提到于上周三(12月14日)因为要求学术自由权利而被拘留的15名大学生时表示:“他们很勇敢,我相信这些年轻的大学生是马来西亚的希望。”

被标签为恐怖分子

在净选盟大集会期间,她看到了主流媒体如何在其报道中歪曲人民为干净选举所作出的真诚努力,大集会的参与者都被标签为恐怖分子。

各种指控、威胁和诽谤的言论都抛向参与大集会的群众。她补充说: “但是,今天,国会遴选委员会已经认同了选举改革的需要。”

其他“非政府组织家庭日”的嘉宾也包括和丰区国会议员再也古玛医生(MP Dr D Jayakumar)、马来西亚人民之声主席阿鲁姆甘(K Arumugam)及《连环扣》全国行动小组(National Interlok Action Team,简称NIAT)主席Thasleem Ibrahim。

爱碧嘉继续谈到:“我从净选盟2.0得到的经验是,人民现在更加关注有关选举的事项,人民也要求开放、诚实和法律至上。这意味着人民要求自由受到高度尊重,包括表达自由、集会和结社自由。马来西亚人希望他们的权利得到尊重。

“为什么净选盟2.0能吸引大量的马来西亚人?尽管政府事前发出各种警告,警察疯狂逮捕那些身穿黄色衣物的群众和关闭所有通往吉隆坡市区的道路,无数的年幼老少突然走上街头。

“我承认选举改革是个枯燥的主题。我们在小组讨论时也担心或许无法引起人民的关注,特别是年轻人。”

据爱碧嘉说,净选盟2.0委员会起初并没有关于有效唤醒人民重视并参与这次大集会的知识。但是,她说:“当政府采取镇压行动时,我们的问题变得更简单了。直到今天,选举改革已成为最热门的课题。”

“原本是为争取选举改革而发动的和平大集会,因政府和警察的过于残酷的镇压,最终演变成一个为选举、也为民主改革的大集会。”爱碧嘉解释说。

缺陷的选民册

她补充说,我们发现很多选民册上的缺陷实际上都是由人民自己提出的。

但选举委员会继续推脱责任,令人无法接受。因此,发动大集会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变得非常明显,人民的要求也越来越强烈。

她列出以下净选盟2.0所取得的成就:

(一)、它提升了人民对有关选举课题的醒觉;

(二)、它打破了人民对513事件以及种族课题的恐惧和忧虑;

(三)、它也打破了人民对国家机器如警察权力及他们所可采取的残酷行动的恐惧;

(四)、政府首次任命一个国会遴选委员会审查关于选举改革的的事项,并提出建议。

爱碧嘉说:“民主和基本权利的问题并非新的诉求”,她同时指出世界各地已经出现了各种社会运动,如阿拉伯之春、印度安纳哈扎尔(Anna Hazari)的反腐败斗争及占领华尔街运动。

“因此,政府必须接受他们不可以在这个新兴的电脑科技和社交媒体时代以残酷和暴虐的方式执政,他们无法合理化《内部安全法令》(Internal Security Act)和其他类似的法律。”

爱碧嘉肯定地说,“已经通过的《2011和平集会法案》是另一项实际上限制集会基本权利的法案。提出这项法案有什么用呢?是否意味着就此可以避免净选盟3.0?当然不行。”

她随后质问为何政府政治化种族课题,并进而询问,这是我们想要的?群众回应:“不!”

接着,她问:“你们想要什么——一个廉洁的政府?干净的选举?我们的权利?”群众马上喊道:“是!”

爱碧嘉同时强调选举日出来投票的重要性。

几乎所有在场的群众都举手表示他们已经登记为选民,并发誓他们将出席投票。

2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