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6 January 2012

“追慕连玉思想,体现南大精神”——马来西亚百年难得一见的贺词 / Admiration for Lim Lian Geok's thinking, embodiment of Nantah's spirit

“追慕连玉思想,体现南大精神”
马来西亚百年难得一见的贺词

Admiration for Lim Lian Geok's thinking, 
embodiment of Nantah's spirit

陈成兴 (南大校友)





今日是2012年1月6日,马来西亚《东方日报》与《南洋商报》以及新加坡《联合早报》同步刊登一幅由分布在全球的11个南洋大学校友会联名的贺词,内容是“追慕连玉思想,体现南大精神”,祝贺一名用大半生的铁窗岁月来实践与光辉了南大精神的谢太宝同学,荣获林连玉基金在2011年12月18日马来西亚华教节颁发的“林连玉精神奖”。

上述贺词与事件,具有非比寻常的意义,对南大校友会与南大校友来说,可以说是空前的。在马来西亚,曾有南大校友因“事业有成”或“功在社会”而获得国内统治者颁发拿督拿汀、丹斯里之类的荣衔,受到亲近校友与个别校友会的祝贺,却无法获得广大南大校友的认同和共鸣。谢太宝与众不同,是用大半生的铁窗岁月来实践与光辉了南大精神,而获得为华教人士和华教运动所推崇而为国内外华人社会所景仰的“林连玉精神奖”。谢太宝面对李光耀的打压和迫害,表现艰苦奋斗和顽强抗争的精神,今天获得全球11个南大校友会和广大南大同学的肯定和支持,是难能可贵的。

“南大精神”活在南大人和人民心中

回忆在1963年,在时代精神的感召下,谢太宝等10名校友毅然决然在新加坡当时的左翼政党——社会主义阵线(简称“社阵”)旗帜下参加新加坡大选。陈六使也挺身而出,号召选民支持南大(毕业)生候选人,与人民行动党一决高下。结果由于力量对比敌强我弱而败下阵来,陈六使被李光耀秋后算账,像林连玉一样遭褫夺公民权,谢太宝当了国会议员不久之后也遭无审讯扣留和软禁长达32年。有一名年轻学者陈良把这场战役,看成是“南大生孤注一擲”,我不能同意这种带有悲情的说法。实际上,这场战役只是新、马华校(毕业)生当时全面投入民主运动、集体参加议会选举的首次实践,为新、马华教运动和政治运动提供了一次宝贵经验教训。谢太宝所发挥的“南大精神”,如今活在一群南大人和广大人民的心中,是李光耀无法加以磨灭的——这未尝不是这场斗争最后胜利的成果。

“南大精神”与当今的民主人权运动

谢太宝用大半生的铁窗岁月来实践与光辉了南大精神,虽然他获得自由以后主要是进行学术研究,几乎远离当前的新、马两国的社会政治运动,但是他的那种依然决然拒绝妥协投降、不被招安收编、准备“坐穿牢底”的高尚品质和可贵精神,为新、马两国当前阶段民主人权运动的积极推动者(主要是受英文教育的知识分子)所景仰。他们积极地通过社交网络和其他方式,传播谢太宝不向暴政低头的英雄事迹,让年轻一代认识和了解。就在谢太宝接受了“林连玉精神奖“之后,与到场祝贺的南大校友合照的会场上,就有许多民主党团人士,特别是以印裔族群为基础的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主要领导人(皆为印裔同胞),趋前与太宝合照之后进行亲切交谈。尽管新、马两国当前阶段民主人权运动的推动者对过去新加坡华教运动和左翼政治运动的实际情况缺乏了解或了解不深,尽管这些非华文教育出身的民主党团人士,或许并不完全理解或认同华教运动的任务与目标,但是,谢太宝所体现的”南大精神“,将对他们发生一定程度的影响,是可以肯定的。

谢太宝与第13届全球南大校友联欢会

南大从1980年被李光耀关闭以后,散布在各地的南大校友会,相约两年一度轮流在有条件举办的地区举行全球南大校友联欢会,至今已有12届之多。谢太宝因本身一路来的处境,都无缘参与这些盛会。记得2010年9月3日我出席在怡保举行的第12届全球南大校友联欢会,看到周增禧等领导同学大胆肯定谢太宝体现南大精神的崇高地位和成就,并且得到出席大会的同学一致支持。之后,又看到南大校友业余网站贴出一篇《我看第12届全球南大校友联欢会》文章,署名游黎的南大校友大胆提出“期待下届槟城(注:今已改在古晋)联欢会,向来抢尽风头的丹斯里拿督拿汀们靠边站,让标志真正南大精神的谢太宝作大会主宾,大快人心。”的建议。

我赞成这个建议。相信这不仅是广大南大校友的共同愿望,也应是关心华教运动和民主人权运动人士的共同愿望。

(2012年1月6日)





1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