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Bersatu padu, mempertahankan reformasi demokrasi tulen, buangkan khayalan, menghalang pemulihan Mahathirism.

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Bersatu padu, mempertahankan reformasi demokrasi tulen, buangkan khayalan, menghalang pemulihan Mahathirism.

 photo 2019.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9新年进步、万事如意!在新的一年里,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mahathir_PRU14_1.png

人民之友18周年(2001—2019)纪念,举办一场邀请4名专人演讲的政治论坛和自由餐会,希望通过此论坛激发更多的民主党团领导、学者、各阶层人士,共同为我国民主改革运动做出更大的努力和贡献。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16 Anniversary.PNG

人民之友16周年纪念,针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发表专题文章,供给我国民间组织和民主人士参考,并接受我国各族人民民主改革实践检验。

509.png

人民之友根据2017年9月24日发表的《人民之友 对我国第14届大选意见书 》的内容与精神以及半年来国内和国外的政治形势,对5月9日投票提出具体意见,供全国选民参考。

Hindraf.png

《人民之友》2019年国际劳动节发表对2007年兴权会游行示威的重要领袖乌达雅古玛(Uthayakumar)的专访(第一部分)。这次专访的主题是:兴权会的主要斗争对象乃是马来霸权统治集团。

Tuesday, 31 January 2012

Hentikan Penindasan Terhadap Orang Asal; Suara Orang Asal Perlu Diterima dan Diambil Berat

Hentikan Penindasan Terhadap Orang Asal;
Suara Orang Asal Perlu Diterima dan Diambil Berat

Kenyataan  Akhbar :   31 Januari 2012

SUARAM mengutuk tindakan polis yang menangkap 13 orang aktivis dan seorang peguam hak asasi manusia iaitu Siti Kasim apabila orang asli Temiar membuat bantahan untuk tidak membenarkan pembalak memasuki kampung mereka yang terletak di Gua Musang pada 28hb Januari 2012.

Sudah berkali-kali polis menjadi alat kepada syarikat besar atau kapitalis untuk menindas sesiapa yang ingin menghalang projek yang menguntungkan mereka dengan menangkap orang yang mempertahankan kampung halaman mereka. Kejadian ini pernah berlaku di Kampung Rawang, Selangor, kampung DBI Buntung, Perak, Kampung Sungai Palas di Cameron Highlands dan penduduk anti Lynas di Kuantan, Pahang pada tahun lepas. Artikel ke-9 dalam Deklarasi Hak Asasi Manusia Sejagat telah menyatakan bahawa tidak ada sesiapa yang boleh ditangkap sewenang-wenangnya tanpa alasan munasabah.

SUARAM sebagai badan hak asasi manusia telah memantau banyak kes penindasan hak orang asal. Paling ketara adalah tanah rizab mereka diambil alih akibat kerjasama antara syarikat besar dengan kerajaan negeri. Antara isu masalah tanah rizab orang asal dan peneroka bandar  adalah seperti proses pembalakan yang dijalankan di Ulu Baram, Apoh Tutoh dan Ulu Limbang di Sarawak pada tahun 1987  dan empangan Bakun pada tahun 1995. Projek Teluk Danga di muara sungai Skudai, Johor yang menjejaskan kehidupan orang Seletar (1996), Pembalakan di Keningau, Sabah (2000) dan pembinaan Kilang kertas dan Pulpa di Kalabakan,Tawau, Sabah (2000) dan projek empangan Sungai Selangor di Kuala Kubu Baru (2000)1.  

Deklarasi Persatuan Bangsa-bangsa Bersatu (PBB) Dalam Hak Orang-orang Asal (2007)2, Artikel ke-10 telah menyatakan bahawa orang asal tidak boleh dipaksa pindah daripada tanah rizab mereka sekiranya tidak mendapat persetujuan daripada masyarakat orang asal. Kerajaan Negeri mempunyai tanggungjawab untuk memastikan hak-hak orang asal dijamin dan sentiasa dilindungi.

Kami mendesak kerajaan negeri Kelantan untuk berunding dengan penduduk orang Temiar dan mengambil tindakan segera untuk menghalang syarikat pembalakan menjalankan proses pembalakan di kawasan tersebut. Deklarasi PBB Dalam Hak-hak orang orang Asal artikel ke-8 (2) telah menyatakan bahawa adalah tanggungjawab kerajaan untuk memelihara tanah rizab dan budaya serta etnik orang asal.

Tambahan, kami mendesak supaya kerajaan mengambil tindakan untuk memastikan hak-hak orang asal dijamin termasuk hak berpendidikan, hak memiliki tanah rizab dan memiliki budaya dan adat resam sendiri dengan tidak membenarkan syarikat kapitalis merampas tanah mereka untuk mengaut keuntungan. Sekali lagi, pihak polis perlu berhenti untuk menjadi alat syarikat multinasional dengan menindas rakyat terutamanya masyarakat orang asal.



Yap Heng Lung
Penyelaras SUARAM

1<Rakyat Dulu Untung Kemudian-Hak komuniti-komuniti Malaysia Dalam Pembangunan>/SIRD&SUARAM(2003)
2<Declaration on the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s>/ http://untreaty.un.org/cod/avl/ha/ga_61-295/ga_61-295.html

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来龙去脉

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来龙去脉

作者:阿丽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朱新伟、陆佳艳译

[《观察者网》按语]《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主编阿丽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左下图)近日为该报的第四本电子书《占领华尔街:原因、成员与未来》撰写序言,回顾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政治意义。该文获得读者的强烈反响。

2012年,美国人民将要走入投票站,选出他们在华盛顿的代表。但正如2011年所示,真正的政治动力不在华盛顿。体制让我们感到失望,不仅没能阻止自大萧条以来规模最大的金融危机,即使采取了一些措施解决问题,那些措施也还是差强人意。

实际上,危机与其说是社会运动的导火索,不如说是社会诸多问题的病症现象。社会危机已经蔓延了数十年:中产阶级衰落、不平等加剧、社会流动性下降。 但在2011年,随着对美国政治体制的信任逐渐破产,终于闹出了事情。人民说出心声:受够了,决定采用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时代》周刊捕捉到了这个 环节,将抗议者选为2011年年度人物。

2011年初,这一年的基石才刚刚开始打造。穆罕默德布瓦吉吉,一位贫穷的突尼斯水果摊贩,还没有给自己浇上油漆稀释剂点燃革命。而突尼斯革命还只是一系列革命的开始。埃及总统穆巴拉克舒舒服服地进入了他独裁统治的第四个十年。西班牙愤怒的人们Los Indignados)还没走上马德里街头。除了金融从业人员吃午饭的时候下楼闲逛以外,很少有人注意到祖科蒂公园的存在。那样一个纽约金融区的水泥地小 广场,后来很快成为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心脏。

占领运动的第一声枪响悄无声息——几位社会活动家和一个推特网站关键词就引发了几百人于2011917日汇集到祖科蒂公园。但是,占领者们的声音没有消失在电视机的——”消音里,他们留守公园,出现在了电视频幕上。然后,运动发展到公园外,蔓延至数十个城镇和大学校园。

占领华尔街运动要传达的信息很宽泛:现状糟透了,经济体制不公正,反而去救援那些最不需要救援的人,我们急需改变。有人批评运动缺乏切实的、可见的目标。可是,口号的简单性也促进了运动的发展。运动范围超越了党派、代际,甚至阶级界限,正如CNBC的凯斯博金(Keith Boykin)所说,占领华尔街运动吸引了高中生、家长、大学生、商务人士、普通上班族、失业者,以及白发苍苍的退休老人。

金融危机将整个国家拖入衰退期三年后,一夜之间,美国人民团结起来发起抗议,这印证了弗里德里克道格拉斯的真理之言:除非是被迫,否则权力不会自己让步,过去不会,将来也不会。奥巴马总统在堪萨斯州的演讲中,承认不平等已经成为我们时代的一个真实存在的问题,实际上并不是什么石破天惊之语,奥巴马只是在附庸示好——这些早就是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者三个月来反反复复在说的东西。

华尔街运动并不仅仅是对于我们政治体制的一个挑战,而更是对体制的回应,对许多人相信我们的体制已经失灵到无法实施措施来扭转我国发展不平等不公正趋向的回应,也是对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感受,对于美国梦的核心——只要你认真工作,并且遵守规则,你就会得到回报——这一价值观不再抱有信任的回应。不仅我们的政治体制无法修复这些不信任情绪,我们的政治体制甚至成为危机恶化的同谋。

对于那些盼望着执政者履行职责的人,我国政治领导层的回应让人大跌眼镜。华尔街运动可以被看作是一次检验,一次全国的核磁共振成像检查,使得我们看清我国民主的健康程度,而结果则发人深省。很明显华盛顿无法做出民众所需要的改变来扭转这些破坏性的趋势,并帮助协调华尔街利益和作为主体的民众诉求之间的平衡。

但是,这场运动以及对它的回应已经表明,统治阶级几乎完全脱离了那些它所声称要代表的人。领导人们的回应与其说是公布事实真相并且着手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倒更像是一群盗贼为警察的到来而惊慌不已,夺路而逃。

虽然在这次事件中,政治体制像是一个监守自盗的小偷,但这也正是这次运动的成功,可以被归功于它处于体制之外这一事实的原因。在一个人人都渴求威信的时代里,占领华尔街运动并不是自上而下的运动——它不是由任何党派或者机构组织领导的。

虽然占领运动已经被许多公园清场,但是,就算它明天结束了,它也已经改变了我国政治运作的方式,而这些放到一年前都是不可想象的。占领运动使得人们 开始从根本上对我们的政治和经济体制、以及这些体制是否在有效运作提出了质疑;它让人们思考美国应该代表谁,如何基于价值观进行赏罚;它让人们认识到一定有比目前更好的方法去组织自由市场和资本系统,这个方法必须能使得效率和公平得到兼顾。

这场和平的草根运动已经成功地唤醒了对于收入增长和财富不平等的关注,更广泛地说,还包括关注目前这个看上去更倾向于为少数特权阶层服务,而不是使更多人就业和过上好生活的体制。穆罕默德埃里安,世界上最大债券基金公司,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这样写道。

正像萧伯纳所指出的那样:一切进步都取决于不可理喻的人。占领华尔街运动已经表明当人们用不合理的方法去实现极其合理的目标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本文原载于《赫芬顿邮报》,由观察者网独家翻译)

Friday, 20 January 2012

13届大选首个具体诉求: 铲除制度性的种族主义 13GE DEMAND #1: ERADICATE INSTITUTIONAL RACISM

13届大选首个具体诉求:
铲除制度性的种族主义
13GE DEMAND #1: ERADICATE INSTITUTIONAL RACISM

人民之声董事 - 柯嘉逊博士
2012 -1 -18


照片说明: 2012年1月17日, 在吉隆坡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举办的“马來西亚的制度性的种族主义” 研讨会主讲台上 左起是N. 甘尼生 (兴权会全国顾问), 协调员林德义博士 (政策发展中心主任), 柯嘉逊博士(人民之声董事), 阿茲米.沙隆博士(學术研究人士)。
第13 届大选已不远了,应是马來西亚人把一些重大的课题摆在准备参选的候选人和各政党面前的时候了。他们必须对人民要求作出承诺。这些是政治人物必须参与辩论的课题,每位候选人和各政党都必须針对这些具体要求表态。大部份的具体要求, 他们都能很快实现。我们將紧密监督这些候选人和政党, 要他们力求实践这些要求。简单做法如下:

• 如果候选人不支持我们的要求, 我们就不投票给他!
• 如果政党不作出承诺, 实践我们的要求, 我们就不投票给这个政党!

首个要求是: 铲除 “制度性的种族主义”。自1969年发生了513事件后, “制度性的种族主义” 就植根于我国, 制造了既成事实的格局, 方便巫统/国阵推行”新经济政策”。

制度性的种族主义可定义为: “… 制度性的种族主义, 公开或隐敝地出现在公共与私人机构的各种政策、程序、操作、或文化中 ——它加强了个人的种族偏见, 而个人偏见又反过來加强了种族主义。” [西华纳登 (A. Sivanandan) 英国种族关系研究所主任]

这似乎是一个简明的、可作为依据的定义, 可用來检验马來西亚的制度性的种族主义的许多例子。自从1971年, 巫统党內的新兴官僚资产阶级实施“新经济政策” 以來, 马來西亚的制度性的种族主义就已开始肆虐.

公民自由权利 ——英国人背信弃义

马來西亚制度性的种族主义的产生, 是因为二战后, 英殖民政府背离他们对所有马來西亚人应获得平等权利的诺言所造成的。英国人会背信弃义, 那是因为马來贵族在1946年, 对 “马來亚联邦建议” 作出消极反应, 而英国人对他们作出让步的结果。

即便情況是这样, 这些年來, 巫统极端主义者对宪法第153条的 “马來人特殊地位” 隨心所欲地加以诠译, 使它完全脫离了其原有的目的。 自从 “新经济政策” 颁布以來, 他们一直都在采用 “土著主义” 这个字眼, 作为民粹主义的意识, 以获取马來选民的支持。 同时, 土著主义也为他们在经济领域中累积资本, 打开方便之门。

1971年后 宪法第531条被滥用

宪法第153条经1971年的修正, 增加了条款 [即: 关于 “固打制” 的第(8A)款]。 这条款由巫统隨心所欲加以实施. 他们不是根据 “元首”所指示的那样, 即: 以院系为根基, 按比例加以实施, 并且应少加以使用。

自1971年來, 在发展政策方面, 明目张胆的种族歧视, 在一些计划中, 如: 联邦土地发展计划、国油企业等实施。 这些计划涉及股权分配, 或实行私营化计划。

马拉工艺大學不收非土著學生

在教育政策上, 高教部长沙菲.沙烈在2004年巫统大会上大言不惭吹噓说, 他不允许任何非土著學生进入马拉工艺大學。 这种谈话可以说是最公开地承认: 在公共领域机构中, 存在着种族歧视的现象。 自1971年起, 在马來西亚纳稅人所资助的其他机构,也存在着类似的种族歧视现象。

在民事服务和武装部队中的种族歧视

自从1969年5月13日开始, 制度性的种族主义就已存在于民事服务和武装部队服务中。 1960年, 在民事服务中, 有30%华族, 而在马來西亚皇家武装部队中, 有40% 华族; 但是, 今天, 华族在民事服务中的比例已銳減, 还不到5%, 而在武装部队中的华人比例, 则不 到2%。

在公共机构中 贯输种族主义思想

制度性的种族主义最恶毒的形式莫过于: “国家纪律局” (Biro Tatatertib Negara – BTN)、教课书、 和其他机构在贯输种族主义思想。这种现象是在例來的巫统大会上暴露的, 或观察到的。 这些机构公开或隐敝地宣传 “外來人” (指非马來人)和 “马來主权” 的种族主义意识, 同时, 把国阵描绘成 “马來主权” 的捍卫者。 最近发生的 “连环扣”(Interlok) 纷争不仅是在当今发生的现象。 其实, 自从1971年开始, 这种论调早已在公共机构传播着。

对印族所实施的种族主义

官方宣传品中, 把华、印族形容为”外來人” (外來移民), 却把土著当作是 “土地的儿女”。 与此同时, 近年來, 印族首当其沖, 得面对官方的种族主义的打击。 这可以从警方扣押期间死亡事件和警方开枪射杀事件的统计数据, 看得出來。 这数十年來, 园坵领域被忽略,迁移至城市者被逼搬迁。 这些现象在在说明, 印度族群被边缘化了。

极端右翼的法西斯行为

我国的极端右翼分子消遙法外, 不受惩罚。 1969年5月13日的历史阴影, 笼罩着国家良知。 我们必须通过设立一个查明真相进行协调的委员会, 才可能把这阴影抺掉。 至于不久前, 2001年, 才发生的甘榜梅丹(Kampong Medan) 种族谋杀事件, 也必须进行公开调查。一个平等人权委员会必须确保, 我们所见证的1987年巫统领袖种族主义的突然高涨; 1999年, 在吉隆坡雪兰莪中华大会堂蛮橫对待诉求的事件; 种族大集会 [如: 2001年的马來行动阵线(Malay Action Front)]都必须禁止, 并给以足够严厉的處分。

铲除制度性的种族主义

因此, “铲除制度性的种族主义” 应该当作是我们第13届大选的第一项要求。 大选具体要求如下:

• 廢除 “新经济政策” —— 在经济和教育政策方面所采取的补救行动, 必须以需要、领域、阶级为根基, 不应以种族为准绳; 对原住民, 边缘化和贫困社群应给优先考虑。

• 廢除宪法第513条的修正条款(8A)。 那是1971年紧急狀态时期通过的修正条款; 它并不存在于原有的<1957年联邦宪法> 中。

• 在获取奬學金, 或其他政府津贴时, 应采用制度化的 “经济情況调查”。

• 在民事服务和武装部队服务中, 应实施以绩效为根基的招募制度。

• 通过《平等法》, 促进平等, 不以种族、信仰、宗教、性別, 或残障为歧视的根据。 法令內应加入设立 “平等与人权委员会” 的条文。

• 在學校、工会、机构等、促进平等和人权教育。

• 正式签署 《铲除种族歧视公约》和 《公民与政治权利、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Wednesday, 18 January 2012

13GE DEMAND #1: ERADICATE INSTITUTIONAL RACISM

13GE DEMAND #1: ERADICATE INSTITUTIONAL RACISM

By Kua Kia Soong, Director of SUARAM, 18 January 2012

Picture above show the stage of "Institutionalized Racism In Malaysia" public forum which held on 17th January 2012 at KLSACH. From left: Mr.N.Ganesan, National Advisor to Hindraf , Moderator Dr. Lim Teck Ghee, Director of Centre for Policy Initiatives, Dr. Kua Kia Soong, Director Suaram and Dr Azmi Sharom, Academic.

With the 13th general elections just round the corner, it is time for Malaysians to bring the big issues before the prospective candidates and their parties and to register their commitments to these demands of the Malaysian people. These issues are what the politicians should be debating and each candidate and political party should register their stand on each of these concrete demands. Most of these concrete demands can be delivered very quickly and we will be monitoring closely to see if the candidates/parties carry them out. The simple rule is:

IF THE CANDIDATE DOES NOT SUPPORT OUR DEMANDS, DON’T VOTE FOR THAT CANDIDATE!

IF A PARTY DOES NOT COMMIT TO CARRYING OUT OUR DEMANDS, DON’T VOTE FOR THAT PARTY!

The first demand is for the eradication of “institutional racism” that has been entrenched in our country ever since the May 13 Incident of 1969 led to a fait accompli situation for UMNO/BN to introduce the “New Economic Policy”. 

Institutional racism may be defined as:

“… that which, covertly or overtly, resides in the policies, procedures, operations and culture of public or private institutions – reinforcing individual prejudices and being reinforced by them in turn.” (A. Sivanandan,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of Race Relations, UK)

This seems like a concise working definition to look at the many examples of institutional racism in Malaysia that has been rampant ever since the “New Economic Policy” was put in place by the then emergent state capitalists in UMNO in 1971.

The British reneged on civil liberties

Institutional racism in Malaysia has come about through the British colonial power reneging on their post-war promises of equal rights for all Malayans after the reaction of the Malay aristocracy to the Malayan Union proposals in 1946.

Even so, the inclusion of Article 153 on the “special position of the Malays” has been interpreted by the Umnoputras all these years in their own fashion, clean from the purpose of the original intent. Since the promulgation of the “New Economic Policy”, they have been using “Bumiputraism” as a populist ideology to gain Malay voters’ support as well as a convenient way to accumulate their capital stake in the economy.

Article 153 abused after 1971

The 1971 amendments to Article 153, namely, (8A) on the “quota system”, have likewise been implemented by UMNO according to its whims and fancies, instead of proportionately on a faculty basis and sparingly as directed “by the Yang di-Pertuan Agung”.

The blatant racial discrimination in development policies since 1971 have been seen in projects such as the FELDA schemes, Petronas and others involving share allocations and the bestowing of privatized projects.

No non-bumis allowed in UiTM

In education policy, the proud boast by the Higher Education minister, Shafie Salleh at the UMNO General Assembly in 2004 that he would not allow a single Non-Bumiputera to enter UiTM is perhaps the most blatant admission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 in a public sector institution. But similar racial discrimination has existed for years since 1971 in other institutions paid for by Malaysian tax payers.

Discrimination in civil & armed services

Institutional racism has existed in the civil and armed services since May 13, 1969. Thus, while there were 30% Chinese in the civil service and 40% Chinese in the RMAF in 1960; today the proportion of Chinese in the civil service has fallen to below 5% while the proportion of Chinese in the armed forces is below 2% if that!

Racist indoctrination in public institutions

The more pernicious form of institutional racism has been the racist indoctrination that has been seen or exposed in UMNO general assemblies, the Biro Tatatertib Negara, school textbooks and other institutions. In these institutions, racist ideas of “pendatang” (them) and “Ketuanan Melayu”(us) have been overtly and covertly propagated while the BN is portrayed as the defender of “Ketuanan Melayu”. The recent “Interlok” controversy is merely a latterday phenomenon that has been propagated in public institutions since 1971.

Racism against Indians

While the Chinese and Indians have been portrayed in the official propaganda as the “pendatang” (immigrants) as opposed to the bumiputras who are supposed to be “princes of the soil”, in recent years Indians have borne the brunt of official racism as can be seen in the statistics on deaths in police custody and deaths through police shootings. Indians have been marginalized through the neglect of the plantations sector and their displacement as urban settlers in recent decades.

Fascism of the far-right

The far-right in this country has been getting away with impunity. The historical blight of May 13, 1969 on the national conscience has to be cleansed through a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There also has to be a public inquiry into the even more recent racist murders at Kampong Medan in 2001. An Equality &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should ensure that the racist outburst that we saw by UMNO leaders in Kampung Baru in 1987, at the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against Suqiu in 1999, and the racist rallies such as the Malay Action Front in 2001 are prohibited and adequately dealt with.

Eradicate institutional racism

Thus, “Eradicate institutional racism” should be the first of our 13th general election demands with the following concrete demands:
  • Abolish the “New Economic Policy” - corrective action in all economic and education policies must be based on need or sector or class and not on race with priority given to indigenous people, marginalised and poor communities;
  •  Repeal amendment (8A) of Article 153 that was passed during the state of emergency in 1971 and was not in the original 1957 federal constitution;
  • Institutionalize means testing for any access to scholarships or other entitlements;
  •  Implement merit-based recruitment in civil & armed services;
  • Enact an Equality Act to promote equality and non-discrimination irrespective of race, creed, religion, gender or disability with provision for an Equality &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 Promote equality & human rights education in schools, unions, institutions;
  • Ratify the Convention on the Eradication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 (CERD),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 Political Rights and Economic, Social & Cultural Rights.

    马来西亚 兴权会(HINDRAF)发动全球电子请愿 : 废除所有种族主义政策 保护马来西亚宗教自由 / HINDRAF's Global E-Petition Against Racism

    马来西亚  兴权会(HINDRAF)发动全球电子请愿 :


    废除所有种族主义政策

    保护马来西亚宗教自由

    图为兴权会全球电子请愿的标志;图为请愿对象:马来西亚首相及其领导下的政府。


    马来西亚兴都权利行动委员会[简称兴权会(HINDRAF]发动的全球网络电子请愿书的华文译本全文——

    这项请愿缘何重要?

    马来西亚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已经演变成一个转弯抺角狡猾地、全面渗透各领域、越來越具有侵略性的种族主义国家。这个国家以马来人主权马来人至上论说为特征。这种论说假定,马来穆斯林是马来西亚的“TUAN”(读音,马来语,主人之意)。其他非马来人、非穆斯林,据他们说, 都被认为是外来人(外来移民), 所以, “外來人必须因为1957年获取公民权而永久欠马來人一个人情。作为回报,马來人应享有《联邦宪法》第153条所阐明的 特殊地位”(Special Position(这被他们诠译为特权” – 即英文Privileges)。

    153原来只是设定为一种暂时措施,以提高贫困的马来农民,解决他们在半岛面对其他民族时所感到的不安。当时巫人统一机构(简称巫统)的领袖向宪制委员会作出一项保证,即15年是足够的时间來达到这个目的,其后应重新检讨这项条文。

    153条文从那时开始就牢固确立了, 从此成了马来西亚种族主义政策的根源, 使非马来人處于不利地位。第153条文已成为一个独特的种族隔离政策。它与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背道而驰,使到马来西亚近乎一半的人口, 在自己的土地上, 每天遭受不平与不公的侮辱。

    质疑第153 条文下的任何事情、权利、身份(地位)、特权,都被认为是对马来穆斯林特权的一项挑战,或者当作是对皇室和伊斯兰教的侮辱。 这將会招來巫统及其领导下的政治组织所发出的暴力和流血威胁。 这些政治组织,其中包括外围的种族主义非政府组织,即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全称为 Pertubuhan Pribumi Perkasa Malaysia)、伊斯兰传教与福利组织 (PEKIDA,全称为Pertubuhan Kebajikan Dan Dakwah  Islamiah  SeMalaysia ) 以及臭名昭著的地下半军事组织 ”3线” (3 LINE)

    国家独立了55年,如果马来西亚想要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合法地参与国际大家庭的活动,那么,这正是改正严重侵犯平等的基本原则 和人的尊严的时候。

    马来西亚不应存有两个等级不同的公民

    此外,马来西亚宪法有条文规定宗教自由;政府却通过非常肯定但转弯抺角的方式,对这项权利设置了许多限制。对马来西亚非穆斯林的任何事物,民事法庭具有最终裁决和维护宪法的宪制地位。如今,它正在不断丧失这个崇高地位。在许多个人改变宗教信仰的案件中,以及在涉及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间纠纷的家庭法的某些领域,伊斯兰法庭的管辖权,已不断扩张, 侵蚀了民事法庭的宪制地位.

    每当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间发生纠纷时,往往总是由伊斯兰法庭依据穆斯林法作出裁决,完全不管案件的情況, 也不顾及关于法庭审理制度的宪法条文。

    这一切, 都是实践 马来人主权论说的直接后果。 这种偏执的论说,纯粹是出于一小撮马来穆斯林精英的狭隘和自私的需要, 但它却剥夺了所有马来西亚人的尊严。普世原则告诉我们: 沒有平等, 就沒有尊严.

    因此,我们,所有国家的公民——

    1. 呼吁马来西亚政府,立即撤销《联邦宪法》第153条文,并立即废除所有的种族主义政策和法律条文,应平等对待全体马来西亚人。
    2. 呼吁马来西亚政府,立即提出一项法案, 修正宪法第121条文,以澄清伊斯兰法的地位,说明它只是用来审理和裁决穆斯林个人的法律而已,并采取措施保证, 所有涉及其他信仰的马来西亚人的争端纠纷,应交由民事法庭审理和裁决。
    3. 呼吁马来西亚政府,设立一个皇家委员会,对所有种族主义政策以及破坏宗教自由的事件,进行调查和提出报告。
    4. 呼吁联合国组织,代表(马来西亚)近1,250万其他信仰的公民,向马来西亚最高当局陈情,要求一视同仁和受到尊重的对待,并通过提出修改宪法,废除所有种族主义的和宗教至上主义的政策,并把这些基本权利牢固确立在宪法中, 以符合联合国所通过的各种协定与公约,旨在保护马来西亚人的子孙后代。

    上述电子请愿书由马来西亚兴都权利行动委员会[简称兴权会HINDRAF]所发动。若欲支持这项请愿,请登录:https://www.change.org/petitions/the-prime-minister-of-malaysia-dismantle-all-racist-policies-and-protect-religious-freedom-in-malaysia 。

    净选盟2.0发动“JOM 100 ”宣传活动 推动第13届大选 百分之百选民投票

    净选盟2.0发动JOM 100 宣传活动

    推动第13届大选 百分之百选民投票

    2011117日文告

    翻译(华文):方佩芬

    左起:净选盟2.0监督委员会成员廖国华,净选盟2.0监督委员会联合主席拿督沙末赛益,净选盟2.0监督委员会联合主席拿督爱碧嘉及净选盟2.0监督委员会成员邱进福


    2008年的大选,816万选民运用他们的权利,投选他们的国会代表。这个数字大约占了2008年的总数1,070万注册选民的76%。然而,我国有近500万人有资格投票,因为他们没有去登记(成为选民)而无法投票。基于以上数据,我国有近700万有资格的选民在上届大选没有进行投票。

     净选盟2.0正式宣布我们最新的宣传活动,即“JOM 100。这是一个以“推动第13届大选,百分之百选民投票”为目标的宣传活动。


    为什么要百分之百选民投票?

    1、百分之百选民投票,强化民主
    马来西亚公民对国家负起责任,必须首先参与选举国家领导人。公民有权利要求,政府的决策反映人民的需要。 公民也有责任监督政府施政的可靠。这就是我们人民要回我们的权利去重新塑造我们国家的未来及马来西亚人民下一代的未来。因此,所有有资格的选民在即将来临的第13届大选出来投票,是非常紧要的事。

    2、百分之百选民投票,或将减轻选举舞弊及不公平选区划分的影响
    在过去的一年里,公民社会组织、公民及政党曝露了无数的选举舞弊案件,并向选举委员会施压要求立即采取严厉行动以杜绝选举舞弊发生。选举舞弊案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的指控浮上台面。选举委员会却缓慢处理有关弊案。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执政联盟利用操纵选区划分,以确保(本身)可以轻易赢取某些选区。选举委员会已表示,在第13届大选前不会进行选区划分。关于选区划分的任何改革,只在第13届大选后才进行。
    因此,若要减少由选举舞弊及不公平选区划分对选举结果的影响,唯一权宜办法就是确保最多选民出来投票。

    3百分之百选民投票,旨在支持选举改革
    净选盟2.0 呼吁所有相信我国的选举制度必须改革的马来西亚公民,积极号召你的朋友、家人及群体,踊跃出来投票或登记成为选民。百分之百选民投票(最多选民出来投票),将向第13届大选的胜利者传达一个信息:无论他们是什么政治背景,马来西亚选民要求下一届政府立即实行民主改革,包括一个完全彻底的选举制度的改革。


    基于上述理由,净选盟2.0的“JOM 100”宣传活动,是积极号召所有马来西亚公民,通过投票选举,表达出自己的心声。我们将通过全国性的宣传活动,传达这个信息给全体马来西亚公民。活动节目将在华人农历新年后正式开始。

    净选盟2.0也担心选举委员会罔顾居住国外以及居住于远离选区的马来西亚人的投票权利,如居住在马来西亚半岛的啥把人和砂拉越人,反之亦然,他们无法前往所属选区投票。这群居于国外或远离选区的选民,在联邦宪法下当做缺席选民,他们的投票权利显然已遭剥夺。举委员会必须立即进行必要的改变,以确保这群缺席选民,在第13届大选可以(在居住地)投票。 

    BERSIH2.0呼吁所有关切的公民支持“JOM 100宣传活动,趁农历新年的良好时机,鼓励朋友和家人,在第13届大选出来投票或立即登记成为选民。这个国家的未来,是每个公民的责任。当我们的民主权利被剥夺时,我们必须挺身而出,抗争到底。

     宣布监督委员会新成员


     左图为拿督沙末赛益;右图为阿末苏克里

    净选盟2.0也借此机会正式宣布并欢迎净选盟2.0监督委员会增加两名新成员,他们是拿督沙末赛益与阿末苏克里。拿督沙末赛仪或昵称为“沙末伯”对于净选盟2.0运动来说并不陌生。沙末伯是国家文学家,他近年身体力行,参与多项维权运动,包括母语权利及最近的民主权利运动。在率领净选盟2.0大集会中,沙末伯成为发言捍卫全体人民的民主权利的一个关键人物。 因此,沙末伯受邀加入净选盟2.0监督委员会,并与现任主席拿督爱碧嘉一起成为联合主席。

    阿末苏克里(Ahmad Shukri Abdul Razab)是学生运动活跃份子以及全国学生团结阵线(Solidariti Mahasiswa Malaysia ,简称SMM)主席。阿末苏克里向来主张学生争取学术自由权利及公开反对不公不。净选盟2.0的联署组织提名阿末苏克里,目的是加强青年在推动民主和选举改革的参与。

    马来西亚第13届大选跫音已近,净选盟2.0监督委员会及参与联署的非政府组织,谨此表达我们对选举制度改革作出的承诺。 

    Salam BERSIH 2.0!

    Jom mengundi!

    净选盟2.0 监督委员会

    净选盟2.0监督委员会成员是:
    Dato’ Ambiga Sreenevasan (Co-Chairperson), Datuk A. Samad Said (Co-Chairperson), Ahmad Shukri Abdul Razab, Andrew Khoo, Arul Prakkash, Arumugam K., Dr Farouk Musa, Liau Kok Fah, Maria Chin Abdullah, Richard Y W Yeoh, Dr Subramaniam Pillay, Dato’ Dr Toh Kin Woon, Dr Wong Chin Huat, Dato’ Yeo Yang Poh and Zaid Kamaruddin.

    通告 Notification


    成立18周年纪念,9月21日举办论坛

    我们决定举办“‘509改朝换代’马哈迪当政,民主改革运动前进抑或倒退?”论坛与自由餐会,作为我们今年(2019年)纪念人民之友成立18周年的活动内容。以下4名专人欣然接受作为论坛的主讲人:
    • 兴权会2.0领导乌达雅古玛 (P. Uthayakumar)
    • 人权律师西蒂卡欣 (Siti Kasim)
    • 自由撰稿人及评论人唐南发(Josh Hong)
    • 媒体工作者及评论人蓝志锋(Lum Chih Feng)
    4名主讲人将针对论坛主题分别出具论文,发表讲话,并回答现场问题。我们会在论坛过后,将主讲人的专题文章和讲话视频,上载到人民之友部落格(sahabatrakyatmy.blogspot.com),供公众阅览。我们希望通过此论坛激发更多的民主党团领导、学者、各阶层人士,共同为我国民主改革运动做出更大的努力和贡献。

    论坛举办日期:2019年9月21日(星期六),时间:下午2:00—5:30时分,地点:柔佛古来,新国泰餐馆。论坛结束后才进行简单的自由餐会,同时进行互相交流。我们欢迎关心我国政治发展的公众人士前来聆听论坛主讲人的演讲并参加自由餐会(入场免费,但请事先报名参加,以便准备食物。有意参加者请填上表格https://forms.gle/SWbjEaiwNikEUiKF6或联系以下负责人)。

    9月9日张贴一篇具参考价值英译文章

    我们已在今年9月9日(成立纪念日)这天,发表人民之友秘书处委派人员翻译的一篇新加坡前工会领袖庄明湖2013年所撰写的《廿世纪六十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遭遇问题探索(续篇)》(原是华文版)的英文译稿,作为人民之友18周年纪念的一个献礼——提供一个新马人民反殖独立运动遭遇敌人从内部破坏的历史殷鉴,为在9月21日举行的论坛所探索的现实课题,增添一份具有启示意义的参考材料。

    “人民之友”是一个着重促进我国民主人权运动的思想交流平台。人民之友工委会都是义务的自愿工作者,我们坚持独立自主的立场,我们采取自力更生、节约苦干的方针,为推动我国民主人权运动朝向正确方向发展而奋斗。我们欢迎“有心人”赞助我们的这项活动及其他工作,有意赞助者请联系:

    (1)朱信杰 017-7721511
    (2)钟立薇 012-7177187
    (3)吴振宇 013-7778320


    Forum to be held on 21 September in commemoration of 18th anniversary

    We will be organising “Mahathir returns to power after regime change in the 14th General Election, A progression or regression of the democratic reform movement?” forum cum buffet in commemoration of our 18th Anniversary. The following 4 experts have accepted the invitation to become our panel speakers:
    • P. Uthayakumar – Leader of Hindraf 2.0
    • Siti Kasim – Human rights lawyer
    • Josh Hong - Freelance writer and commentator
    • Lum Chih Feng – Media worker and commentator
    All 4 panel speakers will present papers, deliver speeches and answer questions on the theme of the forum. After the event, we will also be uploading the paper and video of the speeches of the panel speakers to Sahabat Rakyat blog(sahabatrakyatmy.blogspot.com)as reference material for the public. Through this forum, we hope to inspire more leaders of democratic parties, organisations, scholars and peoples of all walks of life to make more contribution to the democratic reform movement of our country.

    Particulars of the event are as follows:
    Date: 21 September 2019 (Saturday)
    Time: 2:00pm – 5:30pm
    Venue: Cathay Restaurant Kulai, Johor
    Buffet will start upon the completion of the forum, concurrent with the sharing session
    . We welcome all who are concerned with the political developments in Malaysia to attend this event and join the buffet meal. (Admission is free, but please register in advance so that we can make necessary arrangement for food. If you are interested, please fill in https://forms.gle/SWbjEaiwNikEUiKF6or contact person in charge below)

    9 September - Published the English rendition of an article of value for reference

    On 9 September this year (the actual day of our anniversary), we had published an English rendition of the "Probing into the sufferings of Singapore's left-wing labour movement in the 1960s (Part II)"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by Chng Min Oh, a former trade union leader in Singapore on Sahabat Rakyat blog, as a gift of our anniversary. This English rendition was translated by personnel delegated by the Secretariat of Sahabat Rakyat. This article provides a historical lesson learned about the destruction bore from within of the anti-colonial independence movement of the people of Malaya and Singapore plotted by the enemy, and constitutes revelatory reference material to the realistic issues that this coming forum is probing into.

    Sahabat Rakyat is an ideological exchange platform that focuses on promoting democratic human rights movement in our country. All committee members of Sahabat Rakyat are volunteers. We adhere to the stance of being independent and autonomous, we adopt the principle of being self-reliant, thrifty and hard work, and strive to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democratic human rights movement toward the right direction.
    We welcome those who are generous hearted to sponsor this event and other work that we carry out. For those who are interested to sponsor, please contact:

    (1)Choo Shinn Chei 017-7721511
    (2)Cheng Lee Whee 012-7177187
    (3)Ngo Jian Yee 013-7778320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