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1 February 2011

“茅草行动“使马来西亚成为警察国


“茅草行动”使马来西亚成为警察国

[编按:人民之声主任柯嘉逊博士于2011年2月10日发表题为《“茅草行动”使马来西亚成为警察国》(点击阅读英文版原文:OPS LALANG WAS THE MAKING OF A POLICE STATE)的文章,批驳前首相兼巫统党魁马哈迪企图篡改历史,逃避责任。网络媒体“独立新闻在线”以《掩饰警察国及巫统内斗事实,柯嘉逊抨马哈迪欲漂白污点》为题报道,全文如下:]


掩饰警察国及巫统内斗事实
柯嘉逊抨马哈迪欲漂白污点


【本刊记者撰述】前茅草行动被扣者、马来西亚人民之声董事柯嘉逊抨击前首相马哈迪早前接受外国记者访问时,试图掩饰自己在茅草行动中的角色,借以掩盖马来西亚已沦为警察国及当时巫统发生内斗的事实。

柯嘉逊今天发表文告说,无论马哈迪如何漂白他涉及“茅草行动”(Operasi Lalang)的黑暗历史,他始终不会成功,因为许多历史学家能够探索到真相,拿出铁证。

“至少有一件事成立:马哈迪现在似乎对自己在茅草行动中扮演的角色感到羞耻。况且在超过20年的时间内尝试合理化那残忍的行动,他是应该要感到羞耻。”


无法逃避签署延长扣留责任

柯嘉逊抨击道,在当年巫青团大集会的事件中,警察不但没有控制宣扬种族主义和煽动性言论及标语,还豁免此事;而若他们无法管理数千人,他们是有何考量批准举行近50万人的巫统周年集会?

“没有干净利落驳回大集会的计划,进一步推高种族关系的紧张感,而这提供另一个适当理由让马哈迪援引《内案法令》剔除异议人士。”

他指出,马哈迪巧妙地计算到这位没有完成事件调查的外国访问者,会忽略提问他是如何在60天的单独监禁后,签署扣留两年的指令。“他无法逃避这一点,抑或前总警长能够玩弄公务员……”

马哈迪在美国新闻记者普雷特(Tom Plate)的新书《马哈迪医生:为马来西亚操刀》(Doctor M: Operation Malaysia)中称马来西亚皇家警察在1987年茅草行动大逮捕期间,违反其意愿行事,逮捕了逾百名在野党与社会运动分子。

茅草行动背后的原因

柯嘉逊表示,通常警察制国家的法律与执政者行使政治权力几乎没有分别。这不代表警察夺走了政治主宰权。而允许无审讯扣留法令更进一步使整体情况恶化。

生活在警察制国家,人民没有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而秘密警察可以任意地向执行者告密,指何者是“国家之敌”。

“在1987年,当茅草行动爆发,尽管国阵里面的笨驴没有发现,但国父东姑阿都拉曼能够看清马来西亚成为警察制的国家,甚至了解到马哈迪采取行动背后的原因。”

马来西亚政治在1986年动荡不安,其中背后主因就是巫统的权力角力。鉴于当时新经济政策(NEP)的破坏规模,这场无情的权力争斗是避无可避。

当时马哈迪带领的A队和东姑拉沙里(Tengku Razaleigh)的B队势不两立,造成国阵出现不稳定。同时,这也在国阵成员党之中产生破坏性的力量。

不惩巫统的种族言论

柯嘉逊在文告中提到,随着族裔主义(communalism)成为国阵成员党的惯用手段,造就常见的种族政治,而马来西亚政治的特质是当巫统内部有问题,这些问题迅速延伸到外。

他指,巫统从1986年开始高歌马来主权,而马华公会则倡言本身是华社的喉舌。“敏感课题”在这情况下充斥四周,而在1987年十月份教育部决定委派语言上不合格的高级助理到华小任职。

1987年5月份,马六甲学校出现非马来人无法接受回教信仰和含义,过后在七月份,马来亚大学则宣布取消以中英和淡米尔文教学的选修课程。此外,回教徒更出现强烈抗议,称基督传教士基督化马来人。

在十月份中旬,巫青团于吉隆坡一栋体育馆举行大集会,数名巫统政治人物包括内阁部长(现任首相)发表了煽动种族主义的言论,甚至出现“以华裔之血覆盖这(马来剑)”的口号。

“这些巫统领导人却能够躲开《内安法令》的法网。或许前总警长能够解释为什么?”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