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1 February 2011

华团应秉承前辈遗志维护民权 來届大选向朝野提出公民要求

华团应秉承前辈遗志维护民权
來届大选向朝野提出公民要求

柯嘉逊博士
[编按:本文转载自网络媒体“当今大马”,是人民之声主任柯嘉逊博士与2011年2月11日发表的文章。(点击阅读英文版: Neutral Or Otherwise, Chinese Association Leaders Are Expected To Raise Our Civil Rights Demands In The 13th General Election)]

在来临的第13届大选中,华社群众仍然期望华教运动和其他华团负起他们的责任。华团领导人,不论保持中立与否,必须向执政党和反对党提出华社的要求。

只要大马人民的权利仍然被否定,华团领导人就应该秉承华团前辈,如:林连玉、林晃生、沈慕羽的遗志, 继续努力维护民权。自独立以来, 在每届大选中,前辈们都不忘社群提出要求。这些要求是符合大马社会广大民众的愿望的。

《1985年华团联合宣言》在1986年的大选中,表达了华社的要求。这些要求都是符合全国人民的利益的。林晃生、沈慕羽与邱祥炽不遗余力地推广《1985年华团联合宣言》的精神,诚然是所有华团领导人的典范。随后,他们甚至成立 “华团民权委员会” 以落实这些要求, 并确保各州民众都了解这些要求。在1986年大选中,对相关的要求课题广为宣传。

1999年大选前, 提出了《1999年诉求》,那是为了表达华社在各方面的要求。同样的,《诉求》不只代表了华社的愿望,也代表了大马各民族的愿望。因此,《诉求》也获得非华团的非政府组织的支持。不幸的是,华团领导人屈服于巫青团的威吓,收回其中的几项诉求。
 
在大马华社历史上,这样的卑躬屈膝的退缩,是前所未有的。华团领导人如果不具备前辈林连玉、林晃生及沈慕羽等人所具有的勇气,而轻易地屈服于巫青团的威胁,就不该担任领导角色。相比之下,1996年, 在东帝汶会议上,大马非政府组织在面对巫青团纠众闹场时站稳立场,不向这些法西斯威胁妥协。

“中立”不能成为不提要求理由

自从《诉求》风波之后,董教总领导人都以“中立” 为借口, 避免在2004年与2008年的大选中提出华社要求。他们或者就静悄悄地向政府提呈备忘录,尽量保持低调,不想引人注意。结果,他们忽略了人民的公民权利, 不再确保各政党事先作出承诺: 在他们竞选胜利后,必须恢复人民的公民权利。

由于公民社会不再提出要求,各政党暗地里感到高兴, 因为他们不需要在竞选胜利后落实任何承诺。历史经验教训我们:公民社会必须提出明确的要求以及所要达致的目标,而万万不能接受政治人物信口作出的诺言。举个例子來说,自从我国独立以来,总共新盖了多少间华文和淡米尔小學呢?其实,这些小學不但沒有增加,反而是減少了。这么可悲的事实, 我们可以默然接受吗?

华团领导人必须履行他们的责任。他们不能只顾享有荣誉与地位,表面上似乎代表着各阶层的华裔族群的利益, 但实际上在逃避责任,不敢在政治领域提出华社的要求。这些华社精英对他们所享有的社会地位,或许感到心满意足。但是,整体华社民众却没那么幸运。作为民众选出的华团领导人,他们有责任为华裔族群,提出他们对民权的要求。

华社在不久的第13届全国大选中,究竟有什么要求呢?以下就是应该提出要求的一些基本公民权利:

第13届全国大选的公民要求

(获胜的政治联盟必须宣布, 在执政的100天内, 开始实践这些要求。)

1. 建立一个新经济纲领,以领域和阶级的需要为根基,以确保公务员有公平和平等的民族的代表;

2. 制定《族群关系法令》以对抗种族主义与种族歧视。设立 “族群关系委员会”以促进族群之间的和谐关系。

3. 改革选举委员会,特别要公平處理国会选区划分,就好像独立初期那样,各选区的选民人数差异,不得超过15%。

4. 成立"法律改革委员会” ,以恢复司法独立、检讨所有恶法、化解民事法与回教法之间的矛盾。

5. 恢复民选地方政府,制定《资讯自由法令》。

6. 限制首相、州务大臣、和首席部长的任期,只能连任两期。

7. 依据各政党选票比例民选上议员。

8. 废除《内安法令》和其他允许无审讯扣留的法令。

9. 根据地方需要, 建造华小与淡小(至少要建造20间新华小);确保这些學校获得同等拨款(在总拨款中,华小至少应获得25%,淡小10%),并且必须为这些小學培训足够师资。

10. 承认统考文凭,为独中提供财务支援,确保独中生像其他中学生一样,可获得免费教育。同时,只要外国大學學位符合我国学术标准,就应承认其文凭。

11. 检讨《煽动法令》、《印刷与出版法令》、《官方机密法令》、《警察法令》、《社团法令》等法令,以保护与确保言论自由,集会自由与结社自由。

12. 落实“监督警察滥权委员会”(IPCMC)及其他皇家警察委员会的建议,以保障透明度与问责制。同时,改革“反贪委员会” 及总检察署。

13. 立法强制民选议员与高级公务员公开财产。

14. 平反林连玉族魂的公民权以成立皇家委员会来处理公民权问题 - 出生于大马;在大马居住超过10年者;在大马已居住5年的我国公民的外国配偶, 应享有永久居留权;也应處理非法移民的问题(尤其是沙巴州非法移民问题)。

15. 为全国新村推行现代化计划,并鼓励新村內发展中小型企业。

16. 提倡永续性农业政策,为各领域提供公平与充足的资助,并且不分种族公平分配土地给农民。

17. 重要服务行业(包括水供、医疗、公共交通与能源等)实施国有化政策,并为私营化工程进行公开招标。

18. 付给产油州(包括沙巴、沙捞越、吉兰丹与登嘉楼)至少20%的矿地使用费。

19. 保护自然环境,重新规划森林与野生保留地。严格实施能源与水源保护措施。为太阳能及其它永续性能源提供发展奖掖,并实施再循环措施。

20. 实施公平与有效率的公共房屋政策与计划,以利贫困人民和边缘化的社群。

21. 在所有政府决策机构中,为女性代表提供30%固打。

22. 成立独立广播局, 只向国会负责,不向政府新闻部负责。应废除每年更新出版准证制度,并制定反垄断法,以预防媒体被政党或商业机构所垄断。

23. 立法保障最低薪金制,涵盖本地与外国劳工;检讨劳工法令,确保它符合国际人权标准,并鼓励各领域的劳工參加工会。

24. 保障原住民的权益,确保原住民拥有他们习俗地与资源的控制权,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政府应为他们提供支援, 以滿足他们的基本需求,如:保健、营养、水源与电供、交通等,同时,应促进和发展他们的母语。

25. 修改《大专法令》,允许讲师、学生与青年参与我国的政治事务。

26. 检讨我国的国防政策,促进东协各国之间的和平,并削减军事开销,让医疗保健与其他社会服务,获得更多拨款。

我们希望华团领导人能认真了解这些公民要求,并促使全国民众认识这些要求。同时,在下届大选前,要求所有政党对这些要求作出承诺。这就是真正的政治教育,所谓“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