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6 January 2011

不准复办独中是国阵的政策

   不准复办独中是国阵的政策
 文:金明


副首相慕尤丁
丁能补选投票在即,对于173华社团体复办昔加末昔华独中的要求,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不置可否,表明国阵政府不会复办任何华文独中,除非是华仁中学分校,则会考虑。

柔佛州务大臣阿都干尼聪明,回应华社“要求”(有人说是为难)时,明知这是不能之事,于是顺水推舟,把球踢回中央,说如果中央政府批准,柔州政府准备拨地;不得罪华社,也无须承担。

马华再让华社失望,除了盘踞该区多年的蔡细厉父子无法正面回应,最绝者当属廖中莱的“第一次听说当地要复办独中”之说,足以证明马华早和华社脱节,且渐行渐远。

不准设新校成为两面伎俩

马华不可能不知道,自1973年由霹雳州响起号角,响彻东西马的“独中复兴运动”取得初步成功后,原本欲通过《1961年教育法令》消灭华文中等教育的巫统,既已从睡梦中彻悟惊醒。

NONE
柔州7团体发布《2011年丁能补选诉求》
然 而,面对华社坚实支持独中的现实,唯有“只准保持现状,不准开办新校”的政策,一边厢可以继续讨好华社,让华社沉醉于自我膨胀与赞美中(每次大选前必然赞 美华校的伎俩),另一边厢则让华社不敢得罪于当权者,甚至需要讨好执政当局,以祈盼获得一两间新校准证,聊以告慰。(宽中分校就是很好的例子)

上 述情况,其实针对华小部分亦然。最终,为了面对华社增建学校的强大压力,马华唯有和巫统妥协,以“一校換一校”的折衷方式,让面临关闭危机的超微型华小, 由原来的地方,搬迁至华裔人口稠密,不断要求增建华小的地区,成就了“迁校也是新学校”的经典说辞,这样的做法,除了无须开罪于巫统不准增建新学校的政 策,又可暂时舒缓华社对学校的急迫要求,可谓一石二鸟。

“连马华以前都已同意”

巫统一党独大
其实,慕尤丁的“诚实”,值得嘉奖,至少没有欺骗选民,清楚让大家知道,复办昔华独中等于多加一所独中,这是有违国阵既定政策的,他说的透彻,马华也是同意的,因此,蔡细历说华社有意为难,其实真是其事,马华根本无法和巫统在政策上较量,既已是政策,马华当然难为。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除了昔华独中,华社尚要求复办关丹中华和加影育华等4所独中,且相继在1986年前后被当时的教育部门拒绝;随后董教总更领导成立“四区复办独中委员会”,其中当以昔加末区华社复办昔华独中工委会最为卖力。

于是,董教总在历年来的教育备忘录、教育总要求等,多有提及各地复办或新建独中的要求,任何对上述要求“首次听闻”的政治人物,除了不负责任,没做功课外,还有什么言语可以形容?

诚然,独中在《1996年教育法令》仅能以“私立教育”姿态存在,和各种以英文或其他语文作为教学媒介的私立牟利学校同列,本该“符合资格”,就可申请开办,然而,由于其特殊的地位,国阵却以政治考量,制订“连马华以前都已同意”的政策。

换政府才有改弦易辙机会

因此,要复办昔华独中,除非换了政府,才会有可能重新拟订新政策,否则,国阵就必须修订不建新独中的政策,才可能实现。至于华仁中学分校之说,说穿了,就是在不改变政策的情况下,在政治压力下,准许已存在的学校开办分校(如同宽中分校。

penanti by election 310509 voting.jpg在华社,它是一所新学校,拥有自己的校长和行政体系;但在教育局的记录里,全国还是只有60所独中,而所谓分校只有从院校“派去”的行政主任或副校长,没有校长。)这样的做法,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就是一种欺骗人民的行为。

那么,要国阵修订这慕尤丁斩钉截铁说不的政策,华社唯有向他强烈的表达出来,用选票压力让他改变。多几天的投票日,我想,全部华团人士、华教分子,应该知道如何投票吧!


*本文转载自2011年1月26日当今大马新闻网中文版“当今专栏”栏目。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154585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