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6 May 2010

寻求公正

寻求公正

再益.依布拉欣 (Zaid Ibrahim)

(编者按: 柔佛州人民之友 (FOS) 和印度族群的非政府组织大红花之友(Persahabatan Semparuthi)于2010年5月15日联合举办“从霹雳大臣双胞案,谈大马宪政危机”座谈会。这篇中文稿是辞去內阁部长职的再益, 在座谈会上讲话的主要內容。)

1.宪法的精神
2.新兴的法西斯国家
3.在衰败中的国家
4. 经済稳定得靠自由与公正
5.大家应站起來 进行抗争

1.宪法的精神


我国是一个建基于自由公正的民主国家。 多年來, 我国宪法为保障我国人民自由平等作出了贡献。 通过宪法, 我们希望能在公民以及各族群之间建立起密切关系, 并为不同利益群体之间保持制约均衡的格局。

不幸的是, 在这个国家, 民主与法治已不复存在, <>的精神也丧失了。
今天, 我国政府是一个由少数人组成的寡头政治集团所掌控的政府。 他们利用暴力维持这个国家。 他们不惜任何代价维護自己的既得利益。 因此, 目前我国遭受了在本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损失。 “宪法精神”也遭到了破坏。

什么是 “宪法精神”?

英国著名法官丹宁勋爵, 在他的著作<家庭的故事>中指出, 宪法精神的第一个因素是: 寻求公正的本能。 权利 (而不是强权) 才是社会的真正根基。 第二个因素是: 争取自由的本能。 自由意志(而不是强制) 是治国的真正根基。 这些因素虽然都是抽象的概念, 但是, 社会各阶层具有正义感或公平思想的人士, 都能理解和感觉到它们的存在。 还有第三个因素就是: 在权利和义务, 以及权力和保障之间所保持的平衡。 这种平衡狀态, 使权利和权力不被滥用或超越。

公正和自由提供了稳定的局面, 使局面不受政治, 野心等干扰。 强权、暴力、和不公平则会破坏所建立起來的政权。 如果一个国家接受暴力和不公平等这些价值观, 这国家迟早会完蛋。

令人感到悲哀的是, 宪法精神现在只能在法律书籍中阅读到。 我国法官是宪法的守護者, 一旦被剥夺了权力, 这个国家就开始走向自我灭亡的道路。 1988年, 宪法所规定的司法权被削弱, 原本尊贵的法官, 因被 “收编” 而落得个身败名裂的可悲境地。 从此, 我国人民对自由和公正的响往和期望也落空了。

从那个时候起, 大家对司法界一直都感到失望。 那是因为, 一些联邦法官竟然毫不汗颜地宣判: 三权分立的民主概念, 不是我国宪法的特征之一。 并且还宣判: 州议会议长无权決定某个州议席悬空。 其实, 州宪法明文规定议长是有权这么做的。 今天, 有些法官甚至裁決: 立宪君主可以罢免民選的州务大臣。 实际上, 法律条文写得很清楚: 州务大臣的去留, 不是由我国君主所決定的。

为什么我国会失去方向? 那是因为我国宪法遭受破坏。 对我们來说, 那是个致命伤。 目前, 这个国家百病丛生, 需要紧急措施來援救。 我们已迷失了方向, 那是因为我们的国家病了。 首先,在精神上有毛病, 接着躯体也有了毛病。

2.新兴的法西斯国家

由马哈迪统治了23年, 后來由他的得意门生纳吉。拉萨接任, 我国就变成了目前这个样子。 我们失去了民主。 从此, 我国也失去了明辨是非的能力。 14岁的孩子被枪杀。 数以百计的人在警察扣留所死亡。 我们的選举制度不自由也不公平。 我们的报章可以任意诽谤和摧毁政治对手。 我们的国会剥夺议员的言论自由, 还为此而引以为豪。 国会不再捍卫议员在国会中无畏无惧发言的特权。

今天, 这个病态的国家染上了危险的政治病。 这种政治病叫做 “法西斯主义”。

法西斯主义

如何理解 “法西斯主义”呢? 让我解释一番, 由你自己判断, 是否是事实。

法西斯国家要求人民对它效忠, 但它却剥夺人民的自由权利。 它强迫人民接受一种特殊的、施加种种限制的政治原则。 优越的一组人有权压制他们认为较为劣等的另一组人。 不接受人人平等的观念。

法西斯主义者为他们的所谓 “改革” 进行包裝, 其实, 那是极端反动的政策。 它使人民产生依赖性。法西斯主义者为了达到目的, 他们使用国家强权剥夺人民的权利。 他们通过不合理的法律和其他机制, 甚至利用赤裸裸的暴力, 在人民大众中制造恐惧心理。 在一个法西斯国度里, 各方权益不能达致平衡, 只有国家统治精英的权益, 才得到照顾。

法西斯国家特別嗜好滥用宗教或种族主义。 他们塑造种族优越论的思想与文化。 他们彻底歪曲、扭曲神圣的信仰和文化传统的核心价值, 然后把他们当作政治万灵药。 他们利用人民的恐惧心理和害怕心理, 利用种族主义和宗教为资本, 巧夺政权。

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 法西斯主义者的施政方針, 是建立在这样的结构上: 对人民实施分而治之的手段, 否定人民享有公平与平等权利, 只把权利保留给少数特权子分享。 他们把特定阶层视为更优越于其他阶层, 让特定阶层享有更多更大的权利。

本质上, 法西斯主义是一种专政制度。 他们颂扬和美化领袖和夫人; 通过暴力和恐惧來实施反动的沙文主义政策。 阿谀奉承者得到奬励; 而那些敢于进行抗争者, 面对的则是: 警棍、水炮、被驱逐出境、或遭受无限期拘留。

法西斯主义者的生命线就是种族优越论。 他们具有恐惧心理, 担心受到劣等敌人的威胁。 这就是法西主义者反常和极为矛盾之處。 如果敌人是劣等的, 那他们怎能构成威胁呢? 大家想想: 如果沒有敌人, 种族优越论者能做些什么呢? 他们的荒唐行为, 如: 援用<內安法令>扣留人、拋置“牛头”事件等, 都是为了制造假想敌。 种族优越论并不是扶弱政策, 而是为了毫无合法理由地强求獲得绝对权力。 种族优越论是法西斯主义最好的朋友。 这就是我国当今政治领袖的真实写照。

今天, 马來西亚确实是一个新兴的法西斯国家。 “一个马來西亚” 的口号只是一种欺骗伎俩。 任何人反对 “一个马來西亚” 就是颠覄分子, 必须加以打压和毁灭。

如果我国人民要求改革, 要恢复人民的意志, 我们必须一同和法西斯主义抗争。 我们普通的人民必须站起來, 反对法西斯主义者的进攻。 在这场抗争中, 我们不能依赖财雄势大者。 虽然还有一部分人眷恋旧政权, 或不能认清现实, 但是, 我们必须向他们伸出触须, 团结他们, 继续坚持反对: 数以亿计的寻租和贪污腐败的 “工业” 、滥用权势、侵犯人权、掠夺土地和家园、使某些社群边缘化、恶劣的施政手法、国家领袖以及其家庭成员的狂傲和虚荣心。

我们鍥而不捨的寻求公正, 最终会传达一个消息: 一个国家如果治理不当, 最后將导致衰败。 破坏宪法精神的国家, 正走向国家衰败的道路。 法西斯国家注定要失败, 因为法西斯主义者已病入膏肓, 无药可救。

3.在衰败中的国家

菲律宾可作为例子说明, 我国正步其后尘, 走向衰败。 独立前, 菲律宾具有优良的立法、卫生保健措施、和教育制度。 人力资源远远超越这个区域的其他国家。 独立时, 菲律宾有个民主政治制度, 司法制度已发展得很健全, 新闻自由开放, 农业迅速发展, 人均收入比其他国家來得高 (但还比不上马來亚等四个国家)。

但是, 从60年代开始, 它就逐渐衰退了。 财政出现赤字, 通货膨胀快速, 不再能够吸引外资, 经済日愈衰退。 1997 亚洲经済风暴, 使它的经済每況愈下, 人均收入迅速下降, 治安失控, 官僚机构膨胀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大事砍代森林, 大量人才外流 (如:医生、工程师、护士等等)。 11%人口流连在国外, 打工赚钱, 寄钱回国养家糊口。 今天, 这个国家得依赖达美金160亿的外汇过活。 他们的法庭, 极其脆弱, 沉湎于贪污, 法治几乎不复存在。 他们对付反对党领袖和积极分子, 连新闻从业员也不放过。

1986年, 统治国家达26年的马可斯总统, 带着妻儿逃离国土, 隨身带了300箱的金銀财宝。 虽然他已死了, 但是, 国家经済至今仍然无法复元。

4. 经済稳定得靠自由与公正

一个健全的国家要走向衰败, 并不难。 今天, 马來西亚是一个正在走向衰败的国家。 我国有可能步菲律宾的后尘。 我国领袖有时说, 我国太民主, 太开放或太自由, 这对国家不利。 他们似乎认为, 独裁政体、少数人掌控政权的寡头政治、和鎮压行动等, 对我国有利。

他们在暗示, 给予人民更大的自由, 將导致经済不稳定。 但是, 他们从不告诉人民, 自由开放如何使韩国经済复苏。 1980年, 韩国改革运动于5月18日, 举行大规模示威。 经过7年艰苦奋斗, 终于在韩国首都首尔, 推翻了军事统治。 今天, 韩国的经済仅次于日本。 但是, 大家可以看到, 在首尔, 和平集会和示威游行, 是司空见惯的事。

大马反贪指数在滑落

我们的国家领袖也不要我们知道, 即使在印尼, 改革运动已有10 年了, 经済现在已出现了转机。 根据 “国际透明组织” 的反贪常年指数, 印尼的反贪指数已提高, 由2007年的2.3 增加到2008年的2.6; 又在2009 年提高到2.8. [2.3 – 2.6 – 2.8] 但是, 马來西亚刚刚相反, 不进反退, 从2007和2008年的5.1, 滑落到2009年的4.5. [5.1 – 4.5]

以国际标准來说, 在亚细安国家中, 在反贪方面, 印尼取得了最大的成就。 印尼从2007年排名145, 普升至2008年的第126名, 进而在2009年取得了第111名。 [145 – 126 – 111]

然而, 马來西亚却刚刚相反, 一直在退步。 从2007的第43名, 跌落到2008 年的第47名, 又再滑落到2009 年的第56名。 [43 – 47 - 56] 可以看出, 我国的反贪工作完全沒有进展, 反而在倒退。 值得注意的是, 2008-2009年, 在亚细安国家的反贪指数倒退行列中, 我国高居首位, 确实可悲。

国家衰败的发展过程中的第一个步骤就是, 行政干预立法和司法。 这导致法律界和司法界放弃原则, 向政府妥协了。 他们被 “收编” 了, 一切都可出卖。 独裁者很清楚, 必须侵袭宪法精神, 才能达到他的目的。 当臭名昭彰的马可斯发觉到, 在1935年的宪法下, 他不能连任第三届总统时, 他就在1972年, 宣布实施军法统治, 完全中止国家宪法, 继而采用新宪法, 授权总统每届可连任6年, 并且可任意连任, 沒有期限。

5.大家应站起來 进行抗争

我们必须挺身而出, 反抗统治精英和少数寡头政客。 他们在自欺欺人, 说什么他们所做的一切, 都是为了 “民族, 国家和宗教”。 实际上, 他们是在维护他们私自的地位和财富。 他们为他们的怯懦, 贪婪和争权夺利而辩护。 他们声称懂得人民要些什么。 其实, 人民自己能決定要的是什么。

社会各阶层人士都必须参加到追求公正的抗争队伍中來。 目前, 反对党国会议员正面对围困。 那些意志较薄弱的议员, 可能会跳槽, 支持或加入国阵。 其余能站稳立场的议员, 正在国阵的淫威下受到欺压。 他们因而无法对国家政策和法律, 进行认真的辩论。

国会<会议常规> 经常被利用來剥夺国会议员的言论自由, 阻挠他们评述人民所要了解的课题。 警察部队则从未间断地骚扰反对党。 至今, 已经有15名反对党领袖在<煽动法令>下受到盘问。 可是, 巫统头头几乎每天都在喋喋不休地发表种族主义言论, 警方却充耳不闻, 无动于中。 反对党的小型集会经常不允许召开。 他们即使得到集会准证, 有时集会还在进行时, 从中受到阻挠, 这主要看演讲者谈的是什么课题。

国阵所举行的集会却几乎完全不受到约束。 当局从來不阻止巫统领袖、报章、和电视明目张胆地撒谎, 針对我个人,大事人身攻击。 大马人民必须勇于对这罪恶政权说不。

如果民联执政的话, 我们將尊重人权, 多多照顾那些被边缘化的人群和贫困者。 我们將鼓励媒体自由, 恢复民主。 同等重要的是, 你们必须监督我们。

那些猶豫不決者要切记: 国家必须主持公正; 并且必须让大家看到, 我国在主持公正。 否则, 这个逐渐衰败中的国家, 其灵魂將离开躯体, 而躯体將开始腐烂。 我们可以称之为 “自杀”。 我们唯一可以走的道路就是, 不断治疗和滋养这个患病的 “宪法精神”。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