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8 January 2010

扣留期间死亡案件4度开审,兄长供证称办案警员掴掌吴炎标

续2009年12月29日审讯后,吴炎标在警方扣留期间离奇毙命的死因调查庭(或称验尸庭)在2010年1月6日下午4时展开了第四次公开听证会。当天审讯共有4 名证人出庭供证。

与死者扣留在同一间扣留室的嫌犯阿都拉在供证时说,吴炎标在出事前因为肚子疼痛而要求上厕所。他也表示上厕所回来后死者看起来非常虚弱,并在爬上床架时不慎跌伤并伤及右额。根据第二名证人,即昔加末警察局局长奥斯曼,他在接获扣留营打来的电话后便赶往现场了解情况。他强调警方没有耽误为死者进行急救。

第三名证人吴炎辉(死者的兄长)表示他与死者一起被警察逮捕,并在第一次同时录口供时亲眼目睹其弟弟因为不谙马来语而遭办案警员暴力的掴掌。他也表示死者在被警察扣留前,并没有任何病痛或疾病问题。出事前的一个月死者曾经进行身体检查,检查报告显示吴炎标身体状况一切正常、非常健康。

扣留期间死亡案件4度开审,兄长供证称办案警员掴掌吴炎标

续2009年12月29日审讯后,吴炎标在警方扣留期间离奇毙命的死因调查庭(或称验尸庭)在2010年1月6日下午4时展开了第四次公开听证会。当天审讯共有4 名证人出庭供证。

与死者扣留在同一间扣留室的嫌犯阿都拉在供证时说,吴炎标在出事前因为肚子疼痛而要求上厕所。他也表示上厕所回来后死者看起来非常虚弱,并在爬上床架时不慎跌伤并伤及右额。根据第二名证人,即昔加末警察局局长奥斯曼,他在接获扣留营打来的电话后便赶往现场了解情况。他强调警方没有耽误为死者进行急救。

第三名证人吴炎辉(死者的兄长)表示他与死者一起被警察逮捕,并在第一次同时录口供时亲眼目睹其弟弟因为不谙马来语而遭办案警员暴力的掴掌。他也表示死者在被警察扣留前,并没有任何病痛或疾病问题。出事前的一个月死者曾经进行身体检查,检查报告显示吴炎标身体状况一切正常、非常健康。

第四名证人,吴炎原(死者的弟弟)表示他在2008年1月20日凌晨接获死者岳母的来电表示吴炎标不幸在扣留所死亡。他在律师的陪同下前往昔加末医院了解情况可是并不被允许见死者的遗体。他在当天晚上11时左右前往昔加末医院停尸间。他发现死者的额头、颈项、双手及背部有一些瘀青及伤口。当时他立即使用手机拍下死者身体可疑的瘀青及伤口。推事莫哈末菲沙(Mohd Faizal)表示,鉴于吴炎原的照片是没有得到院方批准而摄影,所以不能成为呈堂证据。吴炎原也表示他认为吴炎标的死因是因为被殴打而导致内伤致死。

当天的公开听证会于下午4时开始并在下午6时左右结束。推事定于1月15日下判。

死者的母亲,杜宝在出席听证会后表示法庭没有提供翻译员予马来语不流利的吴炎辉及吴炎原,是对身为证人的他们极度不公平的,她对此表示非常气愤!据了解,死者家属的代表律师Firdaus在审讯前已经向法庭方面提出申请,要求提供翻译员协助这次审讯。

死者母亲表示希望法庭可以公正的审讯并还她的儿子一个公道。她也表示他对吴炎标的遗孀及孩子子的前途感到忧心,因为家里失去了经济的支柱。死者的弟弟吴炎原也随后表示希望通过法律途径可以知道他哥哥离奇毙命在扣留室的真相,并还其哥哥一个公道。

人民之声新山分会认为,我国频频发生警方扣留期间死亡事件,主要是我国人民的基本人权不受尊重。警方权力过大,加上当局无法有效监督警方执法过程,这导致警方在审讯犯罪嫌疑人的过程中使用暴力逼供、不尊重犯罪嫌疑人宝贵的生命以及拒绝为犯罪嫌疑人提供基本的生活需求。
针对这次审讯,人民之声新山分会表示不满昔加末推事庭无法为不谙马来语的吴炎辉及吴炎原提供翻译员,这对死者及其家属极不公平。该会还表示警方提供的证人和证据片面强调死者身体虚弱,却有意忽视死者本来是一个身体健健康康的人,在警方扣留期间却变得身体虚弱,遗体还布满可疑的瘀青及伤口。在这种情况下,人民之声新山分会质疑死因调查庭无法找出导致吴炎标‘身体虚弱’进而死亡的真正原因。

人民之声新山分会呼吁政府应该立刻成立搁置了数年的“投诉警察滥权委员会”(IPCMC)以改善并重新改革警察部队,杜绝目前种种光怪陆离的警方滥权事件如使严刑逼供、非法扣留、勒索及恐吓等,以重振人民对警察部队的信心。如果发生在警方扣留期间死亡这种严重罪案,最有效的方法是设立权力较大、较为中立的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死因和谁是罪犯。
.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