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1 December 2009

邱家金的偏見經不起檢驗
柯嘉遜
资料来源:《东方日报》

首先要弄清楚的是:邱博士指的,是馬來西亞華校培養抄襲者,還是指華文教育培養抄襲者?肯定的是,作為一名教育家,他應該知道兩者是不同的。如果他是說華文教育培養抄襲者,就是中國、台灣和港澳的教育制度也在培養抄襲者。那麼一來,我就不得不列出這些華文教育國家中,獲得諾貝爾獎者的名單,以反駁他的論點:

李政道(1957年物理學獎)、楊振寧(1957年物理學獎)、丁肇中(1976年物理學獎)、李遠哲(1986年化學獎)、崔琦(1998年物理學獎)、高行健(2000年文學獎)、高錕(2009年物理學獎)。

我肯定,邱博士會抗議說,他只是談到大馬的華校。但這又有什麼不同呢?是不是說,中國和台灣的華校即使不採用英語為教學媒介語,他們也不是抄襲者?這點必須加以澄清。其實,教學素質(而非媒介語)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早期,大馬華校課程就好像中國一樣,以死背書為主要學習方法。但自1919年發生「五四運動」的「思想革命」後,中國和馬來亞的華校教學方法,已改由現代化的課程所取代。情況雖已改善,但不可說課程是完美無瑕的。課程怎麼可能是完美無瑕的呢?

作為一名歷史學家,邱教授應該知道,英校是由英殖民當局所精心經營的,華校則完全被忽略了,但華校卻成了我國反殖民主義的堡壘。我國的華校和英國人所扶持的英校完全不同,它們必須靠自己才能生存。時至今日,1,280間華小和60間獨中,還必須依賴華社無償的犧牲和鼎力支持,才能生存下來。

華校存在最早的紀錄,可追溯到1815年的馬六甲(見柯嘉遜著:《馬來西亞華校鬥爭史》)。英殖民政府不提供華族教育方面的經濟支持,理由是:「英國殖民地行政官員,對馬來亞華人社群具有高水準的組織印象深刻,故決定放手由他們管理自己的事務。」(C.H.恩絡著:《多元族群政治:馬來西亞一例》。柯嘉遜在其著作2008:16中引述過)

華校生可獲取國家獎學金?

如果邱博士認真研究馬來亞的反殖運動史,他會領悟到,一大批的反殖運動人士是華校的產物。我們只要查一查數據,就可以看到,英殖民政府從以前直到我國獨立時所有政扣者中,受華文教育者在反殖鬥士中所佔有的比例。

邱博士可能會說,這不是他所要談論的課題。但是,作為一個民族主義者,他是不是應該把反殖民主義、平等、公正、自由與民主等,和「創造力」以及國際獎學金視為一樣重要?

邱博士所提起的國際著名學者,幾乎可以肯定是殖民地時代,以英語作為教學媒介的精英學校的產物。那有什麼值得驚奇呢?

毫無疑問,在本地精英學校受過教育,後來到常春籐名校留學的學生,在各自領域中,可能成為傑出人物。這在任何允許特權存在的社會都一樣。不論是在中國、俄羅斯、沙地阿拉伯、英美等國家都如此。因此,教學媒介語,不論是英語、華語或馬來語,都並非重點。

[註:「常春籐聯合會」指美國東部一些歷史悠久的名牌大學,如哈佛、耶魯大學等。常春籐各大學是美國最受人尊崇的大學,教育質量很高,學生都經過嚴格挑選,畢業生往往成為社會成功人士。]

至於1971後新生的一代,全都採用馬來語,情況又怎樣呢?是不是已培養出國際知名的學者?即使精英學府如雨後春筍般成長,情況又如何呢?如果沒有培養出國際知名的學者,是不是意味著,這些採用馬來語教學的國民學校,也在培養抄襲者呢?如果不是,那又是什麼原因?為什麼邱博士偏偏要專門詆毀華校呢?

邱博士也許不曉得,華校(包括獨中)自《1961年教育法令》實施以來,就採用國家所訂下的教育課程。如果華校培養的是抄襲者,那國民學校也在培養抄襲者!

華校中的佼佼者和平庸者

首先他應該知道,最少有90%的華裔生就讀於半津貼的華文小學。但其中只有10%進入獨中。因此,任何一名華裔生獲取國家獎學金的話,他很可能就具有華小背景,或者至少有9比1的可能性。如果確實太少華校生獲得國家獎學金,那是人權委員會所必須回答的課題。

另一方面,如果你追問為什麼沒有獨中生曾經獲得國家獎學金,那是因為政府不承認獨中統考文憑!多年來,國立新加坡大學一直都在爭奪我國獨中生。曾經他們每年想要錄取1,000名獨中生!在此,我建議邱博士盡力去取得新加坡的數據,查明多年來有多少大馬華校生獲得該國獎學金。邱博士一定會感到驚訝!

大家記憶猶新,80年代,一名芙蓉獨中的天才學生,曾獲得獎學金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求升造。華文報也報道過許多其他個案。最近,有一名發明pendrive的潘健成,他是巴生Z獨中生。目前,他是台灣一名非常富有的企業家。

不少南大生在大馬、新加坡和海外學術界,成了傑出人物。他們都是華校培養的人才。我的好友和同事陳泰昌博士是名南大生。在70年代,他在英國曼徹斯特大學路特佛科學實驗室里當核子物理學研究員。

我為自己的兒女是華校生而感到自豪。我女兒未獲得國家獎學金,但是她在英國念醫科,卻得到英國衛生部的贊助金。像其他華校生一樣,他們都能說一口流利的華語、還有英語和國語。我兒子也能用法語和西班牙和他人交談,還能講些淡米爾語。如果有誰指他們是抄襲者,他們將對他作出一番嚴厲的指責。

我反駁邱博士所提出的論調,這並不等於說,我國華校生全部都是佼佼者。以東馬和西馬來說,就有很大的差距──華校有大與小,貧與富,平庸與傑出之別。這要取決於地點,學校董事部以及社區的覺悟等。他們所面對的問題,如師資訓練和校舍不足導致學生過於擁擠等問題,都源自於缺乏政府支援。

有人致力於教育改革,但這些活動的積極與否,全賴華教運動領導層的素質和有限資源。目前的董教總領導層,在素質等許多方面值得關注。我要強調的一點是,雖然我國華校財務方面和師資訓練,面對困境並受到嚴重的歧視,但是他們在歷盡百般挫折下,仍然得以生存。如果有誰胡亂指責他們是抄襲者,那是19世紀的陳腔老調。

讓我引述蜚聲國際的作家韓素英於1983年3月12日,寫給我的信中的一段話:「(在大馬的)受英文教育者,幾乎可以說是南洋大學最糟透的敵人。他們只懂得英語,雖然明明知道以華語作為教學媒介語的華文教育極其優良,在某些方面還比英校更勝一籌,但他們仍堅持以英語來維持他們的優越地位。」這是韓素英的看法。

(譯自〈Untenable Prejudice Against Chinese Schools〉,Dr Kua Kia Soong,Director of SUARAM,Dec3, 2009,楊培根譯)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 对我国下届大选意见书
(华 巫 英)3种语文已先后贴出

作为坚守“独立自主”和“与民同在”的立场的一个民间组织,人民之友在今年9月24日对即将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发表了一篇以华文书写的“意见书”,题为: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这篇意见书的英文译稿(标题是: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已于10月22日张贴在本部落格。马来文译稿(标题是:Undilah "calon yang membantah pengislaman nega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Mencegah puak Mahathir kembali kepada kuasa!)也已接着在11月13日在此贴出。

此外,人民之友也将通过电子邮件、微信、WhatsApp等方式,尽可能向全国各民族、各阶层、各行业、各宗教的团体和个人,传送我们的这份“意见书”供参考。我们欢迎跟我们对下届大选的立场和见解一致的团体和个人,将这份“意见书”传送到更多的人手中去!

我们希望,我们在意见书内所表达的对下届大选的立场和观点,能够准确而又广泛地传播到我国各民族、各阶层的人民群众中接受考验,并接受各党派在这次全国大选斗争和今后实践的检验。


Pandangan Sahabat Rakyat terhadap PRU akan datang telah diterbitkan dalam tiga bahasa (Melayu, Cina dan Inggeris)

Sebagai sebuah pertubuhan masyarakat yang berpendirian teguh tentang prinsip "bebas dan berautonomi" dan “sentiasa berdampingan dengan rakyat jelata”, Sahabat Rakyat telah menerbitkan kenyataan tentang pandangan kami terhadap Pilihan Raya Umum ke-14 yang bertajuk "Undilah calon yang menentang Pengislaman Nege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Jangan benarkan puak Mahathir kembali memerintah! " (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dalam Bahasa Cina pada 24hb September 2017.

Penterjemahan Bahasa Inggeris kenyataan tersebut yang bertajuk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telah diterbitkan dalam blog kita pada 22hb Oktober 2017 manakala penterjemahan Bahasa Melayu telah diterbitkan pada 13hb November 2017.

Selain daripada itu, Sahabat Rakyat juga akan menyebarkan kenyataan ini seluas mungkin kepada pertubuhan dan individu semua bangsa, strata, profesyen dan agama seluruh Negara melalui email, wechat, whatsApp dan pelbagai saluran lain. Kami amat mengalu-alukan pertubuhan dan individu yang berpendirian dan pandangan sama dengan kami untuk turut menyebarkan kenyataan ini kepada lebih ramai orang!

Kami berharap pendirian dan pandangan kami berkenaan pilihan raya kali ini yang dinyatakan dalam kenyataan tersebut dapat disebarkan dengan tepat dan meluas untuk diuji dalam kalangan rakyat semua bangsa semua strata sosial melalui penglibatan mereka dalam amalan pelbagai parti politik dalam pertempuran pilihan raya umum kali ini mahupun amalan masa depan.


The Chinese, English and Malay renditions of Sahabat Rakyat’s opinions about next election have been published consecutively

As an NGO which upholds “independent and autonomous” position and "always be with the people" principle, on 24 September 2017, Sahabat Rakyat had released a Chinese-written statement of views with regard to the voting in the upcoming 14th General Election, entitled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The English rendition of this statement entitled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and the Malay rendition entitled "Undilah "calon yang membantah pengislaman nega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Mencegah puak Mahathir kembali kepada kuasa!" had been released on 22 October and 13 November respectively.

Apart from that, Sahabat Rakyat will also make every effort to disseminate this statement as widely as possible to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of all ethnic groups, religions and all walks of life throughout the country via email, WeChat, WhatsApp and other channels. We welcome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with the same position and views to spread this statement to more people!

We hope that our position and views pertaining to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expressed in the statement will be accurately and widely disseminated and also examined by the popular masses of various ethnicity and social strata through their involvement in the struggle of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carried out by various political parties and their practices in all fields in future.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