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7 July 2009

《独立新闻在线》总编辑就是“TECKPENG” “TECKPENG”就是“打狗棒”吗?

《独立新闻在线》总编辑就是“TECKPENG” “TECKPENG”就是“打狗棒”吗?

严居汉 人权/团体工作者

7月15日《东方日报》名家版发表了我的一篇题为《为何不提“诉求”?》的短文,主要是对郭全强向柯嘉逊博 士和杨培根律师呛声的事件,表达我的意见,以及对《独立新闻在线》有关新闻报导的处理,表达我的批评。《东方日报》删掉其中一段批评郭全强的文字,我因此 在当天中午把原文转发给其他媒体,希望其他媒体,特别是《独立新闻在线》,全文贴出。

《独立新闻在线》接到我以电邮发出的文稿,随即(在 12:48:09 pm), 按原来标题和内容,全文贴在昨日“读者来函”栏目上,并在文后附加以下“按语”:上文已刊登在今天的《东方日报》“八方论见”一栏,作者今天中午再寄发给 各大中文媒体。本刊稍后将作回应,谢谢”。



《独立新闻在线》果然在隔日下午02:41:25pm,特别在新闻栏目贴出一篇标题为“本刊回应严居汉的批评”的“公告”。我一看“公告”标题,还没看“ 公告”内容,就让我有受宠若惊的感觉。我的那篇短文,竟会受到《独立新闻在线》总编辑庄迪澎如此厚待。我要向总编辑说声“多谢了”。



当我回头再浏览“读者来函”栏贴着的我的那篇《不提诉求》原文,看到文末按语之后,有一则“读者来函”,是一篇文章,标题是“《独立新闻在线》必须坚持立场——回应严居汉的《不提诉求》”作者是TECKPENG,贴出日期、时间是 2009年07月16日 3:13pm。



当我转到“读者来函”栏目时,看到另一篇标题也是“ 《独立新闻在线》必须坚持立场——回应严居汉的《不提诉求》”的文章,作者是“打狗棒”,贴出日期时间是同日03:13:01pm。(比TECKPENG慢1秒罢了)



我感到受宠若惊之余,觉得非常费解——



1、 据我所知,TECKPENG是庄迪澎的英文名字,庄迪澎是《独立新闻在线》的总编辑。《独立新闻在线》在新闻栏贴出“公告”,回应我的批评,已经足够“隆 重”,何须总编辑化身为“读者”再回应我?难道是以“回应”我为名,实则制造他所要制造的舆论?《独立新闻在线》总编辑不是经常告诉读者和团体工作者,编 采部很忙,忙、忙、忙,忙得要死,忙于国家大事特别是大选后的重大政局演变的重要新闻,无暇顾及疯狗乱吠乱咬,咬到“UNCLE QUEK”的子孙根的花边新闻吗?贵为总编辑的TECKPENG,还有闲情逸致来写“读者来函”,你说奇怪不奇怪?



2、 更奇怪的是,总编辑为何一稿两用?用自己真实大名“TECKPENG”把文章张贴在我的短文的屁股,还不过瘾,再用别有意思的笔名“打狗棒”把同一文章另 外张贴在专设的“读者来函”栏目上,那才够爽。殊不知这样一来,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堂堂一个网站总编辑,原来是一个看到自己的主人被“疯狗”吠声吓坏, 急急忙忙、奋不顾身,拿起主人交给的那根“打狗棒”朝天乱喊乱叫的“总管家”。你说好笑不好笑?



特此附上TECKPENG和“打狗棒”的两个相同内容的贴文的扫描文本,以示我所写的是事实,是有根据的,不是《独立新闻在线》的总编辑所说“疯狗乱吠”,免得又劳驾TECKPENG,再拿起“打狗棒”来对付我。怕怕!



我 有一个傻想:要了解或证实柯嘉逊的华文程度是否如TECKPENG和“打狗棒”在《独立新闻在线》“读者来函”所说的那样“水皮”(广东话,意思是差 劲)?最好的办法是:邀请庄迪澎与柯嘉逊,在吉隆坡中华大会堂,来一个让公众人士洗耳恭听的华语大辩论(不准用英语),主题是(1)“‘董总的变质’,是 另一轮阴谋吗?”或(2)“柯嘉逊著作《新纪元学院事件:董教总的变质》是不是书?”(由庄迪澎任选其一)。辩论结果最好是证明“柯嘉逊的不懂华文是出了 名的”,让庄迪澎得偿所愿,也让公众人士解除疑惑。不知两位意下如何?一笑!

2009年7月17日星期五

见风云时报: 独立新闻在线总编辑"TECKPENG “就是“打狗棒”吗?

见独立新闻在线:“TECKPENG”就是“打狗棒”吗?(附回应)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