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1 June 2007

属于工人伟大的纪念日 - 五一劳动节

今年 2007年五一劳动节筹备委员会呼吁新山及柔南地区的工友们在五一劳动节当天出席属于我们的和平集会。活动时间由早上十时起,地点在新山大钟楼草场旁。我们不仅仅要捍卫先辈辛苦争取回来的 八小时工作制,而且要争取回属于人民的其他权益。 甫成立的五一委员是由柔南地区关心工人权益、社会民主的数个非政府组织以及政党组成的超越政党组织。今年2007 年五一劳动节筹备委员会将在新山把劳动节最传统的精神呈现出来。

基于秉持五一最传统的精神的使命,从 1994年起,我们也把自 1886年 5月1 日起工人通过大型集会表达立场的行动方式给继承下来。那个时代的 美国,工人们每天要劳动14至16个小时,有的甚至长达18个小时,但工资却很低。1886年5月1日美国和加拿大的工友举行总罢工,迫使资本家实施八小时工作制。当时在罢工工人中流行着一首 " 八小时之歌" ,歌中唱道:" 。。。我们从船坞、车间和工场,召集了我们的队伍,争取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休息,八小时归自己!" 虽然遭受到资本家的反击、当权者的镇压,先辈们仍然英勇地斗争,最后争取到现今的八小时工作制。

纪念劳动节最重要的意义,便是庆祝过去工人们艰辛地奋斗,争取回来的种种被资方剥夺的基本权利,例如 八小时工作制 。这是为了鼓舞现在和未来的工人秉持同样的精神,继续捍卫这些先辈们的斗争果实,争取其他属于工人的权益。这是劳动节最传统的精神。

我国独立了半个世纪,人民应该当家作主,权利应被尊重,可是辛勤劳动的工友们的基本权益依然被侵蚀。开拓城市的低收入人民的居住权岌岌可危,例如吉隆坡干榜伯仁邦人民的房屋随时可以被发展商拆除。工厂的工友经常被逼迫加时工作,组织工会争取集体利益的权利率率遭到雇主剥夺。女性的工友在工作场合面对诸多性别歧视以及性骚扰。外籍的劳工被欺骗越洋过来,在这里被欺凌的案件比比皆是。接下来许多的私营化政策无异促使工人们的生活雪上加霜。于是,今年 2007年五一劳动节筹备委员会将劳动节的活动主题设定为:"国家独立 50年,工人依然被殖民"。

纵观现今有些雇主藉着劳动节假日举办消遣与聚餐活动,让工人们逐渐淡忘这个节日的最传统的精神。于是当工人们都不了解劳动节意义时,资本家就会理所当然以提高生产力换取更大的利益下,催促工人每日工作超出八小时,而造成工人们不仅体力劳累而且精神与心理上的不平衡。这也是资本家们最乐意见到的结果。

1994 年5月 1日是历史性的一天。大约 3000名以园丘工友和城市开拓者为主的人民在独立广场举行了规模盛大的示威。主要促成单位包括 CDC(社群发展中心)、JSPB (城市开拓者支援委员会)、ALAIGAL (不断斗争)都是长期和被压迫、被边缘化社会群体共同争取权益的草根性非政府组织。起初,提出举行大型集会的固然是非政府组织,实际上顾虑最多的也是这些人士。后来,反而人民更加坚持以示威的方式来提出人民的劳动节诉求。当天早上十点,来自四面八方的群众聚集在首都独立广场。纵然警方多次尝试阻扰,但是这项和平集会依然进行了长达一个小时半的示威活动。

之后这项活动都成功地在每一年五一进行。每年的主题如一下所示:

1994 - 园丘工友与城市开拓者应该享有居住权;废除强硬逼迁行动

1995 - 将园丘社群纳入郊区发展计划

1996 – 支持"月薪运动"

1997 - 人民要求公正 – 薪金、房屋 /土地以及通货膨胀

1998 - 经济危机:雇主被庇护,工人被压迫

1999 - 马来西亚工人争取真正的改变

2000 - 工人争取最低薪金法

2001 - 为全民的公平发展

2002 - 归还工人的权利: 薪金、工作、工会

2003 – 资本家的战争,工人水深火热

2004 – 工人争取真正的民主

2005 – 全球化侵蚀工人的权利;停止水供和医院私营化

2006 – 停止水供服务和医疗服务私营化

2007 – 国家独立50年,工人依然被殖民

虽然每一年的活动主题不同,但是我们都贯穿相同的基本立场,即无论社会面临什么变化,我们坚持表达工人的心声,我们工人要求应该得到的属于工人的权利。第一次成立五一劳动节筹备委员会是在 1998年。当年的劳动节活动是由数个非政府组织以及国会反对党联合成立的 1998年五一劳动节筹备委员会举办。是年的活动在室内的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井井有条地举行,超过 1500人出席。

全世界五一的历史证明了工人的每一项权利都要经过不断地艰辛的争取回来的,包括集会自由的人权。 2003年以前,我们整十年来的五一活动,不曾申请过集会准证。但是 2003年警察部队主动给与集会准证。由此证明了不必申请之下,警察是可以给与集会准证的。比起往年, 2003年这回人民获得了优待。警方礼貌地协助人们的巴士到场。事先得到五一劳动节筹备委员的认同后,镇暴队留驻于远处。人民再度将集会地点从新移到独立广场,只是气氛平静许多。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我们终于成功地克服重重困难,包括有关当局的镇压,最后打开一个允许人民继续举办这类集会活动的民主空间。

2007 年五一劳动节筹备委员会发言人
吴振宇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